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四六章 不乐观

第三四六章 不乐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同安街街口,张维屛一下轿就看见那一长溜极为显眼的大小官轿,心里暗自诧异,瞧这阵势,广州城里所有官员似乎都赶来了,这动静可真够大的,再瞧一眼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同安街,他心里不由的打鼓,这如何进得去?

    “南山公也来迟了?”随着话音,林伯桐、梁廷枏缓步走了过来,林伯桐笑道:“没料想,一个证券交易所开张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动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越华书院监院,林则徐幕僚——梁廷枏指着人头攒动的同安街,道:“元奇发行国债,乃是九折。”

    “不仅是有利可图,还有名可沽。”张维屛道:“老夫倒不为这点子小利,而是冲着‘爱国’二字而来。”

    购买国债是爱国行为,是为君分忧,为国抒难,这是《西关日报》推销国债的宣传语,听的这话,林伯桐、梁廷枏都是一笑,梁廷枏道:“既来之则安之,易大掌柜请咱们来,看中的可不是咱们的银子,而是咱们的笔。”

    张维屛有些犯难的道:“这如何进的去?”

    梁廷枏拱手道:“林部堂的官轿在,二位稍候片刻,在下去找几个总督府的衙役来开道。”

    待的张维屛三人挤到交易所大门外,剪彩揭牌仪式刚刚完成,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易知足陪着广州一众文武官员进了交易所的交易大厅,大厅宽阔敞亮,大厅中的每根柱头上都挂着醒目的红牌,上面写着,国债001,现价1元。

    钦差大臣,辅国公绵性指着红牌道:“这是什么意思?”

    “回辅国公。”易知足含笑道:“国债001,这是编号,以后陆续发行的国债将会,按照顺序编为002,003。现价一元,这是国债当天当时的价格,方便人们根据价位买卖,这上涨的是红牌,下跌的则是绿牌,即便离的远,也能一眼看出涨跌。”

    “看《西关日报》国债001是九折发行?”绵性看着他道:“这岂不是说,一买就能够获利一成?”

    “是这个道理,不过,要卖,还的有人买,卖掉了才能获利。”

    “若是没人买呢?”

    “有卖无买,价格下跌,有买无卖,价格上涨,这国债价格的波动以及波动幅度是根据买卖的比例决定的。”

    “若是一直没人买,会是什么情况?”

    “跌!跌成废纸一张。”易知足说着一笑,“不过,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国债是以朝廷的信誉担保,永远不可能跌成废纸一张。”

    “说的好!”绵性说着又问:“那最高能涨到多少?”

    “最高价格,当然是国债连本带利的收益。”易知足道:“国债001是五年期国债,月息八厘,最高价格不会超过一元五。”

    一直捻着胡须没吭声的琦善这时开口道:“国债的价格应该很稳定,不会出现大的波动吧?”

    “琦中堂明鉴。”易知足道:“国债的价格一般不会出现波动,除非爆发危及大清存亡的战争,否则不会出现大的波动,不过,在利息发放前后,会有小小的波动。元奇以九折推出这期国债,但凡购买的,可以说是稳赚不赔,价格会缓慢上涨,下跌的可能几乎是没有。”

    “诸位都听明白了吧。”琦善笑道:“那咱们就开始购买吧,别耽搁元奇的时间,外面等着买国债的人可不少。”

    “朝廷发行国债,咱们身为朝廷官员,自然要积极支持”辅国公绵性扬声道:“我买五千元!”

    “本爵阁也买五千。”

    两位钦差都买五千,这等于是给一众官员定了基调,易知足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这数额不高也不低,作为宣传是足够了,当即伸手礼让道:“诸位大人请随在下请前往柜台交易。”

    一众大大小小的官员买了国债离开,易知足就下令,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进入证券交易所,不论是前来购买国债的还是来瞧热闹的,立时纷纷涌了进来,好在一路都有伙计维持秩序,人虽然多,但却不乱,不到盏茶功夫,诺大的交易大厅就挤得满满当当,一片嗡嗡的议论声,有询问购买流程的,有打听国债是否保险是否有利可图的,有询问交易规则的。

    一众行商、西票掌柜、丝商、元奇股东则带头排队开始踊跃购买,整个交易大厅一片忙碌,见这番热闹景象,易知足不由的暗松了口气,这几个月功夫没白费,正打算转到后院去抽支烟,一个伙计快步迎上来,道:“禀大掌柜,有人求见。”说着递上帖子。

    一看是张维屛三人,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请他们去后面的会客厅,我随后就来。”

    在后院抽了半支雪茄,易知足才缓步走进会客厅,一进门,他就拱手笑道:“今日抽不开身,没能远迎三位,还望见谅。”

    张维屛没跟他客套,直接问道:“一个证券交易所怎的弄那么大的排场?”

    梁廷枏笑道:“易大掌柜素来走一步看三步,这交易所不仅仅只是为了发行国债罢?”

    “既是为了扬名,也是为了正名。”易知足说着径直在下首落座,缓声道:“交易所交易的不仅仅只是国债,以后还会陆续发行各种证券,元奇毕竟没有正式的官方身份,仅有雄厚的资金是不够的,需的官方正式认可。”

    “陆续发行各种证券?”张维屛道:“知足还打算发行什么证券?”

    易知足笑了笑,道:“股票,比如铁路公司股票,若是要修建广州到其他各省会城的铁路,甚至是到京师的铁路,就必须发行股票以筹集资金。”

    股票这个词,三人还是头次听说,张维屛连忙伸手打断他话头道:“知足能否详细点?”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诸位对元奇熟悉些,就以元奇银行为例说吧,元奇银行发行股票一千万,诸位卖了元奇的股票,就是元奇的东家
最强狂兵帖吧
,股票拿在手上,每年可以分取元奇的红利,当然,股票也可以在交易所自由的买卖。有关股票的详细介绍,稍后会在《西关日报》连续刊载。”

    “我就说这个交易所不会那么简单。”林伯桐笑道:“知足这是借发行国债之机,为元奇日后的扩张预为铺垫。”

    “开办交易所不仅仅是为了元奇的发展。”易知足正色道:“可以说是为朝廷,为所有有志创办实业的士绅商贾开办的,咱们大清的金融很不发达,借贷利息太高,这不利于大规模的创办和发展实业,就说铁路,铁路的回报大,但投资成本也大,若是不能吸纳民间闲散资金,就是以元奇的实力也很难独立完成一条铁路的修建。

    除了铁路之外,大型的矿场,比如昌化铁矿那样的大型矿场,需要投入的资金也是数以百万甚至是千万,大型的钢铁厂,大型的机器厂,造船厂,军工厂都需要借助交易所这个平台来筹集资金,另外,一些小型的民生类的厂子,比如自来水厂、表厂、加工厂,农场、玻璃厂、水泥厂等等之类的也都需要通过交易所这个平台来筹集资金。”

    听的他这一番话,三人都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却已经意识到,这个交易所一点不简单,半晌,梁廷枏才道:“也就是说,这个交易所主要就是为了筹集资金?”

    “当然不止于此。”易知足含笑道:“交易所既是筹集资金的平台,也是金融投资的平台,把银子投入交易所远比藏在银窖里合算,这些年鸦.片贸易猖獗,白银流失严重,这其实只是表相。

    咱们中国,从明代以来,对外贸易就一直是处于出超的地位,可以说近三四百年以来,全世界开采的白银大部分都源源不断的流入咱们中国,鸦.片贸易才多少年,能够流出多少白银?咱们中国现在不是没有白银,而是大部分白银都在地下的银窖里睡大觉。”

    张维屛抚了抚长须,笑道:“知足的意思,是希望咱们呼吁一下?”

    “国人喜欢储藏白银,这个观念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扭转的。”易知足缓声道:“诸位都是广州学院的学长山长监院,在下不仅是希望诸位能在《西关日报》上呼吁,更希望诸位能影响学院的先生和学生。”

    “知足可比咱们都要想的远。”梁廷枏笑道:“这一届届的学生出去,可比咱们在《西关日报》上的呼吁要强的多。”

    看了三人一眼,易知足缓声道:“广州几大学院历来提倡经世致用,在下建言,学院必须重视金融经济教育,金融经济是富国强兵,发展经济,发展实业不可或缺的。”

    张维屛笑道:“知足莫非有意来咱们学院讲课?”

    “在下也只是略知皮毛。”易知足笑道:“不过,在下可以为学院提供教材,聘请外籍先生并提供翻译,前段时间《西关日报》刊载的《国富论》其实就是不错的教材。”

    “我留意过,确实很有意思。”梁廷枏道:“闲暇之余,让学生看看,也不无裨益。”

    易知足笑道:“既是如此,元奇就印刷一批《国富论》译本,赠送各大书院。”

    下午四点,交易所关门,开始进行紧张的盘点,户部左侍郎吴其浚、易知足、伍长青坐在后院里静静的等着,不多时,解修元便快步进来,道:“大掌柜,已经统计出来了今天一天,总计卖出国债五百三十六万元。”

    半天就卖出五百多万?吴其浚心里暗自震惊,元奇的能耐再次让他感到吃惊,如此看来,一千万两国债,对于元奇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他当即含笑道:“都说两江富甲天下,看来,广东才真真是富甲天下。”

    易知足皱着眉头缓缓摇了摇头,道:“大人,这情形很不乐观。”

    “还不乐观?”吴其浚有些意外的道。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一千万两国债,约合一千四百万元,第一天才卖了五百万元,堪堪才超过三成。”说着,他看向解修元,道:“购买一万元以上的有多少,都是哪些人?”

    “回大掌柜。”解修元看了一眼手中的统计表道:“一万以上者,总计一百一十二人,都是十三行行商和顺德、南海、香山、三水的丝商,再有就是西票的票号。”

    听的这话,吴其浚登时就不吭声了,除了西票,那些人都是元奇的东家,而西票也就那么几家,说白了,是元奇自己人在买,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元奇的主力资金。

    解修元道:“大掌柜,今天时间有限,关门之时,尚且还排着长队。”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虽然只是半天,但这半天都是元奇资金最为雄厚的两大群体在买,后面的人虽多,但购买的实力却是无法相比的,不过,人气还是能够维持的,想到这里,他缓声道:“明、后两日,必须维持足够的人气,吩咐下面各个厂子做好准备,不论买多买少,交易所必须维持火爆的场面。大后日,停止国债售卖,对外一律宣称,国债已经售光。”

    在场几人听的都是一楞,吴其浚一肚子纳闷却不好相问,伍长青催问道:“然后呢?”

    “那还要问?”易知足道:“自然是抬高价格。”

    伍长青不解的道:“抬高价格还能卖的出去?”

    “今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易知足缓声道:“来的人不少,这说明对国债感兴趣的人不少,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利可图。但国债和证券交易所都是新鲜事物,人们不熟悉不了解,咱们得帮着他们熟悉了解,顺带也刺激下他们,激发他们购买的**。”

    解修元道:“如此说来,这价格上涨的幅度不宜太大。”

    “那是当然。”易知足颌首道:“金融投机,必须掌握大众的心理,涨的幅度大了,容易引发人们继续观望,具体涨幅,视明后两日的销售情况再定。”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