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四七章 小心呵护

第三四七章 小心呵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奇证券交易所开业发行一千万两国债,广州文武大员一个不拉的全部前往恭贺并且购买国债,广州周边府县大商巨贾云集西关踊跃抢购国债,这事对于广州城来不是一件事,官绅士商,平民百姓在茶余饭后闲暇之余谈论的几乎都是这个话题。說

    但凡只要元奇有什么动作,西关大茶楼的生意就会火爆,西关老字号天海阁茶楼更不会例外,一大早,一楼大堂就坐了一大半,瞧着有不少生面孔,一众伙计们都打足了精神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忙碌,殷勤的侍候着,他们都清楚,这些个生面孔都是附近府县的富商大贾,或许其中不少都是元奇的东家,可不敢因为他们是外地人就敢怠慢。

    大堂里谈论的话题自然是国债,这些个茶客早早赶来喝早茶,为的就是打探有关国债的事情,虽《西关日报》这几个月以来连篇累牍的介绍国债和证券交易所,但凡是看报的,对此几乎都可是耳熟能详,但这毕竟是他们从来没有接触的新鲜事物,拿真金白银去购买国债之前,自然是想多听多看。

    “客官里面请。”在伙计的殷勤招呼下,粘着八字胡须,戴着一副黑色宽框平光眼镜,传着一袭夹袍的易知足缓步迈进了大堂,他一早过来喝早茶,也是想在茶楼了解下风向,国债发行的好坏,对他对元奇来都意义不,他可不想只听下面的汇报,想亲自听听。

    在伙计的带领下才刚刚走到桌子边,就听的不元处一桌客人高声道:“别听元奇宣传的国债风险,朝廷为什么发行国债,是因为与英吉利打仗,虽咱广州不怕英吉利,但东南和北方可比不上咱广州,英吉利在东南沿海连番烧杀抢掠,朝廷可是一办法也没有,这仗打输了,朝廷能偿还得了这国债?”

    “这话有道理。”随即有人附和,“朝廷这些年可没少用兵,皇上御极之初用兵西北的时候,也没见朝廷发行国债,会不会是朝廷揭不开锅了?”

    “瞧这话的......。”一人不紧不慢的道:“西北用兵,朝廷是没有发行国债,可那时候不是还没有元奇嘛,众所周知,是元奇易大掌柜上疏《国债论》首倡发行国债。再了,西北用兵,各地士绅商贾捐输了多少?别的地方咱们不,就咱们广东,张格尔叛乱五年,广东捐输至少在三四百万两白银以上。

    朝廷发行国债,总比勒令地方捐输好吧?况且,这国债还有利可图,月息八厘,又是九折发行,与月息一分相差无几......。”

    “别扯远了,什么息不息的,先确保本钱再,咱们担心的是朝廷能否偿还国债,若是与英吉利打上五六年,耗费数千万两银子,朝廷拿什么偿还国债?”

    “朝廷若是不偿还国债,必然是威信扫地,声誉全无,我不担心朝廷无法偿还国债,就算朝廷没银子,也会勒令各省捐输以偿还国债。”

    “这可难,与英吉利开战,遭殃的可是东南沿海,东南历来是财赋重地,若是东南连年兵祸,朝廷不仅岁入无法保证,就是勒令捐输,怕是也收不了几个银子。”

    “你这是危言耸听,英吉利来犯,皆是水师,不可能大举登陆作战,如何能祸乱整个东南?无非是沿海几个府县遭殃而已,无碍大局。”

    “咳咳。”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口道:“诸位难道没听过,钦差大臣琦善琦中堂已经与英吉利签订协议,这仗怕是打不起来了。”

    “与英吉利签订协议?有这事?”

    “这事知道的人可不少。”那中年人缓声道:“其实,你们的担心毫无必要,元奇既然敢承接国债,就不必担心偿还的问题,元奇从创建到现在,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再了,元奇银行这么大的摊子,元奇能允许这一千万国债坏了元奇的名声?杞人忧天!”

    听到这里,易知足微微笑了笑,看来还是有明白人,那中年人却接着道:“你们还不知道吧,这次发行国债,易大掌柜号召元奇所有的东家积极购买,并鼓动元奇名下所有的掌柜、伙计、工人还有义学的先生,积极购买国债,你们,易大掌柜会害元奇的下属职员不?”

    七半,易知足赶回交易所,大门外的街道上已挤满了人,有不少是身着长乐机器厂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易知足一路行过来,招呼见礼者接连不断,进的大门,解修元就快步迎上来,含笑道:“今日人不少,怕是金额不会大。”

    “那可未必。”易知足道:“召集众掌柜去会议室。”

    元奇有早上开碰头会的习惯,解修元自然了解易知足的习惯,早就吩咐了交易所一众大掌柜管事的早早候着了,进的会议室,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道:“原本是担心人气不足,才让各厂工人轮流放假前来交易所,如今看来,这个担心有些多余。

    派人通知下面各厂,各厂购买国债,采取统一购买方式,不必放假,另外,开辟专门的大户柜台,负责办理千元以上的业务,三千元以上的优先办理。”

    听他如此吩咐,解修元心里暗喜,看来外面反馈回来的消息不错,果然,一个上午下来,销售就已经突破百万,达到一百三十二万,虽然跟昨日没法比,但却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想。

    听的禀报,易知足不由的暗松了口气,今天虽然有不少元奇的职员参加购买,但职员的购买力有限,能破十万都算不错了,这等于是实打实的销售了一百多万,看来,一天二百万不是问题,只要明天还能维持这个销售额,他就无须担心了。

    到的下午关门盘,总计卖出来二百零六万,第二天,势头有增无减,总计卖出二百上一十八万,总计三天时间,一共买九百六十万元。

    禀报完之后,解修元试探着道:“大掌柜,如今国债售卖势头良好,预计最多三日,就能销售一空,是不是再销售两日......再则,剩余四百多万,正常交易抛出去,会引
世间自在仙无弹窗
起动荡。”

    “考虑的有道理。”易知足满意的看了他一眼,道:“明天再卖一天,咱们手头必须留存一两百万。”

    “留存一两百万?”解修元道:“为什么?”

    “交易。”易知足道:“涨个一分两分,怕是没人愿意出售,咱们手头不留存一,就无法促进交易正常进行,这债劵就好比是筹码,咱们手里必须掌握一定的筹码,如此才能掌控整个局面。”着,他又吩咐道:“催促下面各厂,统一购买,明日下午就终止。”

    证券交易所国债售卖仅仅只卖了四日,第五日一开门,就宣布国债已经卖光,所有债券进入自由交易阶段,交易大厅里的柱头上挂出了醒目的红色价牌,国债001,竞拍价为0.91元。

    第一日就涨了0.01元,这让没有购买持币观望者后悔不已,购买者则是欣喜无比,有些人好奇尝试着去柜台卖掉,但都卖的不多,数元十数元的卖,主要是看看是否能够卖掉,很快,大厅里的价牌上就标出了以0.91元售卖的数目。

    只不过,这价牌刚刚挂上去,售卖的数目马上就被擦掉了,众人纷纷询问,伙计连忙解释,“已经被买了。诸位要买要卖,皆可去柜台预先登记。”

    到的中午,竞拍价涨到了为0.92元,见这势头,一众持币观望者哪里还敢犹豫,纷纷前往柜台挂单购买,而且数目越来越大,见这情形,解修元连忙赶到后院征询易知足的意见,“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大量的抛售手头的债券?”

    易知足不慌不忙的了支雪茄,才问道:“交易所当前的任务是什么?”

    “促进交易正常化。”

    “这只是其中一个任务。”易知足缓声道:“别忘了咱们开办交易所的初衷是什么?咱们开办交易所是为了发行股票,为了筹集民间的闲散资金,国债001作为第一个交易证券,咱们要保证让大家赚钱,如此,以后才能顺利发行股票。”

    “在下明白了。”解修元着又问道:“价位拉到什么位置合适?”

    “不是咱们拉。”易知足笑道:“要根据买卖的比例来决定价格,不到危险地步,交易所轻易不要干涉价格,咱们手头的债券,为了活跃交易气氛,可以适当的抛一些,但不要多抛,价位若是太高,涨的太快,就大量抛,尽量让价格稳定。”

    解修元道:“那若是跌的太低太快呢?”

    “那自然是大量吃进。”易知足道:“第一支债券,尽量不要让大家吃亏,不能让大家丧失信心,咱们现阶段是培养市场阶段,让大家稳定盈利是主要任务,你记住,金融投机,必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钱就有人亏钱,交易所才起步,需要咱们心翼翼的呵护,要严防大起大落。”

    国债001是九折售卖,持有者的期望都较高,目标价几乎都看到一元,大家都惜售,好在有元奇不断的抛售,价格才的以稳住没有出现快速上涨,但不过四五日,仍然是涨到了0.95元,到了这个价位,买卖双方的交易就活跃起来,有人见好就收,有人冒进吸纳。

    见的交易活跃起来,解修元终于是松了口气,这几日为了活跃交易气氛,稳住价格,不使价格快速上扬,他陆续抛出了二十多万元,如今总算可以不用理会了。

    国债的顺利发行,交易所正常运转,国债自由交易,不仅是元奇上下长松了口气,钦差大臣辅国公绵性、琦善,户部左侍郎吴其浚以及广州一众大员无不暗暗松了口气,绵性特意在藩台衙门设宴宴请易知足。

    易知足这段时间的注意力早就从交易所转开,一天到晚不断的见人事,为前往上海赴任做准备,国债顺利发行,与英吉利谈判也已经结束,他这个上海道已经没有理由再赖在广州不走,接到绵性的请柬,他不敢怠慢,匆匆赶到藩台衙门。

    进的大门,就见户部左侍郎吴其浚迎了出来,易知足连忙拱手道:“大人亲自出迎,可折杀下官了。”

    吴其浚笑道:“顺利发行这一千万国债,知足功莫大焉,当得起老夫亲迎。”

    “下官如今忝为上海道,为朝廷分忧,乃是份内之事。”易知足微笑道:“再,发行国债,下官不过是尊旨而行,可不敢居功。”

    “知足如此年纪就知居功不傲。”吴其浚笑道:“难怪王中堂对你如此赏识。”着他伸手道:“走罢,两位钦差可都在后院等着。”

    听的这话,易知足才知琦善也来了,两人一路前行,吴其浚试探着道:“此番国债发行顺利,是否意味着朝廷日后可继续发行?”

    这话易知足可不敢乱表态,略微沉吟,他才道:“大人,此番发行之国债,概由广东一省担之,若是再发行,广东怕是承受不了。”

    吴其浚含笑道:“知足这是话里有话。”

    “下官倡议朝廷发行国债,自然不是为了只发行一期。”易知足斟酌着道:“广东可是偏居一隅,不论是地理位置还富庶都不及两江,下官琢磨着,在江宁再建一个交易所,如此,则有能力承接更大规模的国债。”

    江宁确实是比广州更为适合,而且江宁距离京师也近的多,吴其浚放缓了脚步,道:“户部是否适合出面开办证券交易所?”

    “当然适合。”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户部开办交易所发行国债才是名正言顺之事。”

    听的这话,吴其浚不由一笑,“名正言顺倒是不假,可问题是要能顺利发行,此番一千万国债,一多半都是元奇购买的,户部可没有元奇那么大的号召力。”

    听他如此,易知足也不虚与委蛇,缓声道:“目前大清没有成熟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户部也没有属于自己的金融网络,要开办证券交易所确实难度不,还须从长计议。”(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