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五一章 通车典礼

第三五一章 通车典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制台调任两江,利于元奇在两江迅速打开局面。”解修元说着拱手笑道:“在下等前来恭喜大掌柜。”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一大早在门口守着,就为了恭喜?”

    “林制台调任两江是喜。”孔建安道:“调离两广却是忧......年关将近,逢此大变,大掌柜必然会有所安排。”

    这是担忧琦善接任两广总督会对元奇不利,易知足伸手道:“走,进园子说。”

    三人进的园子,解修元轻叹道:“元奇创建四年,三换制台,前两任邓制台、林制台对元奇皆是大力扶持,这一任琦制台.....却是难说。”

    易知足道:“因为琦制台是满人?还是因为琦制台主抚不主战?”

    “两者皆有。”解修元道:“元奇发展到现如今这地步,朝廷已有防范之心,主抚不主战,则有可能打压元奇团练,进而打压元奇。”

    “不论琦制台对英吉利是何主张,身为两广总督,守土有责,他必须先保证广州安危,打压元奇团练,无异于是自剪羽翼,如此蠢事,以琦制台之精明,岂会为之?”易知足放缓脚步,缓缓说道:“朝廷与英吉利这一战,方兴未艾,战事一日不休,朝廷一日不会对付元奇。”

    孔建安惊愕的道:“与英吉利还有大战?”

    英军大举增兵,仅仅局限于广州几个大吏知晓,没人敢泄露消息,怕引起恐慌,易知足对此也是守口如瓶,如今他即将离开广州,前往上海,不得预先透露一点风声,不过,对于元奇团练调动五千兵力赶赴江宁之事,他还是不敢透露丝毫。

    微微点了点头,他才道:“这一战,朝廷不甘心,英吉利也不甘心,自然还有的打,琦制台乃是局中人,你们无须担心他对元奇不利。”

    三人说着话几了房间,招呼二人落座之后,他敞开了窗户,而后点了支雪茄,待的金英进来奉上茶水,解修元才开口道:“大掌柜,与英吉利一战能打几年?战事结束之后呢?”

    “英军舰队跨洋远征,英吉利国内又正闹经济危机,战事不会旷日持久,两年三年已是极限,至于休战之后.......”易知足说着缓缓吸了口雪茄,才笑道:“那将是一个完全崭新的局面,不必再担心朝廷的打压,也不必担心朝廷无休止的盘剥,元奇将迎来第一波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完全崭新的局面,不受朝廷打压和盘剥,这可能吗?那是个什么局面——造反?割据?似乎都不太可能,以元奇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况且,朝廷也不可能容忍!

    元奇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发展到如今这规模,在易知足眼里居然还不算是快速发展?第一波快速发展将会是什么情形?孔建安、解修元两人虽然对易知足的才干和眼力佩服的无以复加,但对这番话却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等了片刻,见易知足不主动解说,两人也就索性不问,反正问也是白问,两人都清楚易知足的性子,若是有心说,不问他也会解说,既然不说,问也不会说,迟疑了下,解修元才道:“两三年时间,一晃即过,咱们需要做什么?”

    “积累。”易知足道:“资金积累,人才积累。”

    将孔建安二人打发走,易知足正准备去铁路公司问问情况,李旺却进来禀报道:“伍公子、潘公子来了。”

    一脚迈进房门,潘仕明就笑道:“林大人调任两江,咱们报馆在江宁立足,可就无须担忧了。”

    易知足起身给二人递了支雪茄,这才道:“这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两江管辖江苏、安徽、江西三省,闽浙总督是邓廷桢邓大人,如此一来,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江苏、安徽,东南六省已经全部没有障碍,则诚兄可的好好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详细的筹划一下,争取在两年时间之内,覆盖东南。”

    “那难度可不小,主要是交通不便。”潘仕明道:“如果东南六省都能通火车就好了。”

    “迟早会通的。不过,得一步一步来,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子。”易知足道:“急递铺的速度也不慢,日行三百是能保证的,先将就着。佛广铁路开通,浓墨重彩的进行报道,加强国人对铁路火车的了解,如此,也便于我在两江鼓动修建铁路。”

    “这事何须叮嘱。”潘仕明笑道:“初五通车典礼,我已妥善安排,准备铺天盖地的宣传。”

    “好。”易知足说着看向伍长青,道:“长青一早就赶过来,可是老爷子对新上任的琦制台不放心?”

    伍长青点了点头,道:“知足兄跟琦制台接触颇多,阿爷着我前来探探底细。”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琦制台久历地方,善于权衡,颇识时务,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掣肘。”

    “既是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伍长青暗松了口气,道:“知足兄前往上海,又换了位不熟悉的新制台,我这心里还真是没底。”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的一笑,“元奇如今可不是地方官员想拿捏就能够随便拿捏的,不过,与地方官员的关系也须的处理好,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年关将至,长青陪我一道去各衙门走动走动。”

    卖麻街,总督府,签押房。

    琦善殷勤的给林则徐斟了杯茶,伸手道:“少穆兄请。”他是接到林则徐催办交接事宜才匆匆赶来的,当然,具体的一应交接事宜自然是由下面一众幕僚负责,无须他两人亲自办理,他们需要交接的,只是大印而已。

    浅浅的呷了几口茶,琦善才道:“少穆兄来广州两年,禁烟成效斐然,署理两广,也是有声有色,抗击英夷,尤为突出,英夷虽是船坚炮利,却也未敢越虎门半步。”

    林则徐笑了笑,放下茶杯,道:“静庵兄就别给在下脸上贴金了,禁烟是卓有成效,但却挑起了边衅,署理两广,无非是按部就班罢了,至于抗击英夷,
江湖江湖又见江湖笔趣阁
也只能说是一个胆大罢了。”

    “胆大?”琦善有些意外的道。

    林则徐点了点头道:“实则也是逼于无奈,禁烟挑起边衅,皇上严旨苛责,英夷骄横狂妄,炮击澳门,出于无奈,才冒险一搏,方有磨刀洋大捷和定海大捷,说起来,都是易知足与元奇团练的功劳,在下不过是胆大,采纳了他的建言而已。”

    琦善道:“也就是少穆兄,换了别人,可没这份胆魄。”

    换了别人,确实没这个胆子,林则徐对这话颇为受用,磨刀洋大捷,他就已经化危为安,定海一战,不奉旨越省跨海出兵,这可是将一世清名,仕途前程甚至是身家性命都交付给了易知足,到了他这个位置,还敢如此冒险的,确实是寥寥无几。

    看了琦善一眼,他含笑道:“静庵兄也是不遑多让,与英夷谈判,敢于先斩后奏,要说胆大,咱们可是彼此彼此。”

    听的这话,琦善一笑,“那都是因为易知足之故。”

    见他提及易知足,林则徐顺着话头道:“此子虽则年少,却着实不凡,行事不落俗套,看似喜欢弄险,实则却是深思熟虑,此番实授上海道,却仍是元奇大掌柜,元奇的根基都在广州,日后他怕是免不了要搅扰静庵兄,还往静庵兄多多照拂。”

    易知足有什么让他照拂的,这是让他照拂元奇,琦善微微颌首道:“皇上对于元奇也是极为关注,少穆兄放心。”说着,略微顿了顿,他接着问道:“少穆兄何时启程?”

    这是要为他饯行?林则徐摆了摆手道:“难得闲暇几日,静庵兄就无须折腾了,至于启程......,佛广铁路正月初五通车,总要亲眼看看,甚至是做做火车,体验一下,再安心赴任。”

    “好,那咱们一道坐坐火车,亲身体验一下。”琦善笑道:“看看究竟有没有易知足说的那般神奇。”

    正月初五,珠江南岸,石围塘码头。

    佛广铁路的起点,石围塘火车站就在码头不远,由于《西关日报》从年前就宣传起,广州以及附近府县不少人都知道,正月初五佛广铁路举行通车典礼,过年本就闲暇,又是难得一见的西洋的新奇玩意,一大早,就有不少人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都想亲眼目睹一下这能拉动上百万斤,还能跑的飞快的机器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易知足也是一早就赶了过来,负责修建佛广铁路的伊利铁路公司的安德森一见他,就急忙道:“易先生,来的人太多了,需要维护秩序。”

    “放心。”易知足含笑道:“已经调派元奇团练前来维持秩序,八点之前就能赶到。”

    进的车站,易知足一眼就看见停在铁轨上的那列火车,式样古老的出乎他的想象,而且机车个头似乎也不算大,比起他见过的蒸汽机车个头小一圈都不止,他很怀疑这机车有没有足够大的动力。

    他指了指火车,道:“测试过没有?”

    “当然。”安德森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道:“在美利坚就经过反复测试,在广州组装后,也经过反复的测试。”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今天通车典礼,钦差大人和两位总督大人很有可能会乘坐火车,这对于在大清扩大铁路修建十分重要,我不希望出现哪怕是一丁点的失误。”

    听的这话,安德森登时显的有积分兴奋,连忙道:“易先生,我敢担保,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这机车是多大的马力?”

    “二千。”安德森连忙道:“这是目前最为稳定成熟的机车型号,能够在平直线路上牵引六百吨的列车,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三十五公里。”

    一小时三十五公里,广州到佛山这一段铁路十七公里都不到,也就是说,半个小时就能到佛山,易知足点了点头,这速度对于习惯了乘船、走路、坐轿、骑驴、骑马,坐马车出行的人来说,无异于是极快的,更何况,这火车还能负重六百吨,这可一百二十万斤。

    八点过后,随着花地大营的团勇抵达车站,广州城的一众士绅商贾也陆续抵达,很快,站内就被挤得满满当当,一眼望过去,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车站外的铁路两边,也满是看热闹的人群。

    上午十点,钦差大臣辅国公绵性、两广总督琦善、两江总督林则徐、户部左侍郎吴其浚,广东巡抚怡良、广州将军德克金布、水师提督关天培、粤海关监督豫堃等广州大小官员浩浩荡荡的抵达火车站。

    一众大小官员被迎进站内,登上临时搭建的高台,一见到火车,绵性就问道:“就这铁疙瘩能拉动上百万斤?”

    “回钦差大人。”易知足朗声道:“这是西洋目前最常用的火车机车,能拉动六百吨,也就是一百二十万斤,时速可达七十里,也就是一个时辰可以跑一百四十里,从广州到佛山,两刻钟可到。”

    话一落音,一众大小官员纷纷交头接耳,这实在超出了众人的想象,拉负一百二十万斤,还能跑那么快?广州知府余保纯笑呵呵的道:“易大人,这机器吃什么?”

    “烧煤。”易知足道:“还需要水,一般跑个百里,就需要加煤加水。”

    绵性道:“那得要多少煤?”

    “回钦差大人。”易知足含笑道:“这机器肚量小,吃得不多。”

    “人也到齐了。”绵性道:“开始吧。”他是迫不及待想看看这火车究竟是咱们回事,更是跃跃欲试的想亲自上火车体验一把。

    易知足一笑,伸手道“请钦差大人主持佛广铁路通车典礼仪式。”

    绵性一楞,随即摆手道:“这不妥,还是琦中堂适合。”

    琦善一笑,“这是林大人任内修建的,该由林大人主持才最为适合。”

    林则徐连忙谦让道:“琦中堂如今是两广总督,此事非琦中堂莫属。”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