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五二章 铁路之利

第三五二章 铁路之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喧天的锣鼓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停在站台的火车一声长鸣,喷着滚滚浓烟,缓缓的驶离了车站,看着拖着十二节满载的庞大的货厢的列车逐步加快速度,渐渐的消失在视线中,看台上一众官员才回过神来,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休。~說

    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虽然易知足在《铁路兴国十八条》中列数铁路诸般好处,虽然《西关日报》连篇累牍的介绍火车的种种优越性,但那都是虚的,今日亲眼目睹火车的诸般不可思议,人人心里都满是震撼。

    高台下,一众士绅商贾也是议论纷纷感慨不已,对他们来,火车完全是超乎想象的存在,就那么一个铁疙瘩,居然能够拉动上百万斤的货物,而且还能跑的飞快,不是亲眼目睹,破大天去也没人相信。

    林则徐招手将易知足叫过来,道:“知足想过没有,铁路火车一开通,有多少人会因此失去生计?沿线船夫车夫,驿站客栈,茶铺酒肆等等都将大受影响。”

    这是反对修建铁路的一个主要原因,易知足一转念便反应过来,林则徐这是要他当众驳斥,他当即朗声道:“部堂大人不能片面的看问题,确如大人所言,会有不少人因为铁路的开通而失去生计,但大人也应该看到,铁路修建给无数人提供了生计。

    铁路修建需要大量的铁路工人,需要火车司机,列车员、调度员、养护工人,扳道工人等等,这且还只是表面的,实则,铁路修建不是单纯的修铁路,它包含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诸如,铁矿的开采冶炼,铁轨锻造,机器制造等等,这都需要大量的工人。

    这笔帐仔细算下来,铁路修建提供的生计至少是十倍,甚至可能百倍千倍于丢失生计的人数,而且,尤为重要的一是,铁路修建能创造大量的财富,能拉动带动地方经济,能为朝廷源源不断的缴纳丰厚的赋税。”

    听的能够为朝廷带来丰厚的赋税,绵性登时来了兴趣,道:“易大人能否详细。”

    “还望钦差大人见谅,这里可不是详细的地方。”易知足含笑道:“铁路运输不仅胜在量大,而且胜在速度快,运费低,在陆地可以大范围的调运物质,就以广州为例,广州如今需要大量的优质煤,但附近却不产优质煤。

    广州的优质煤从哪里来的?从安南海运而来,不仅速度慢,而且限制了运输量,运费也因此而高昂,咱们大清并不是没有优质煤,在山西就是有大储量的优质煤,若是广州至山西修通了铁路,山西的煤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运来广州。

    这将极大的促进山西的优质煤开采,也将极大的促进广州对煤炭的消耗,因为煤炭价格降下来了,而且能够保证足够的供给。那么朝廷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山西开采煤矿,朝廷可以收税,煤炭铁路运输,朝廷也能受益,广州因为山西低廉而充足的煤炭,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反过来也为朝廷提供更多的赋税。”

    听的这番话,琦善问道:“广州对煤炭的需求很大?”

    “不只是广州,以后大清的所有省城府城县城都将大量需要优质煤炭。”易知足道:“广州如今正在逐步的推广高效节能煤炉,若是煤炭价格低廉又能保证充足的供给,煤炭将完全取代木柴。除此之外,工厂也需要大量的优质煤,所有的蒸汽机都是以优质煤为燃料,如今广州的优质煤是供不应求。”

    听的这话,林则徐一笑,“知足所言的高效节能煤炉就是元奇免费提供给各大衙门的蜂窝煤罢,确实方便好用,既无烟也无煤味,且干净,只是听闻煤价不菲,比用柴薪还贵,原来那煤是从安南运来的。”微微一顿,他才接着道:“若是煤价能够降下来,倒真是值得大力推广。”

    “京师用煤人家颇多。”户部左侍郎吴其浚开口道:“这蜂窝煤若确实有这般好处,京师倒是大可推行,京师的煤价并不高。”

    “看来吴大人平素是远庖厨。”林则徐含笑道:藩台衙门后厨应该也是用的蜂窝煤,吴大人回去可仔细查看了解。”

    见的几人将话头扯到煤炭上面去了,易知足自然不愿意,今天如此好的机会,正是大力推销兴建铁路的机会,可不能被岔开了话题,他当即不急不缓的道:“在西洋,煤炭已经被广泛的用于工业燃料和生活燃料,咱们大清对于煤炭的应用可是还没起步,有一是毫无疑问的,煤炭的广泛应用将会极大的促进大清的地方经济。”

    着,他话头一转,“铁路运输,可不仅仅只是用于运煤,铁路运输的优越性,将极大的促进东南西北各地商品的快速流通,商品流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财富!意味着赋税!就山西的煤,煤在山西不值钱,运到广东就值钱了,这一流通,山西、广东、朝廷,三方面都受益。

    还有,铁路运输不只是加快了商品的流通速度,还加快了货币的流通速度,不论是商品还是货币,流通的速度越快,产生的财富就越多,朝廷从中得到的赋税也就越多,大清要想富国强兵,兴建铁路,势在必行。”

    “若论经济之道,大清怕是无人能及知足。”林则徐着看了绵性和琦善一眼,道:“兴建铁路,争议颇大,此番借着佛广铁路通车之机,知足最好是将《铁路兴国十八条》再加以阐述引证完善,如此方能得到更多的支持。”

    话才落音,“呜”一声长鸣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一俩客运列车缓缓的驶进了站台,待的列车停稳,易知足才含笑道:“诸位大人,这是客运列车,有兴趣的可以上车乘坐,到佛山转一圈回来。”

    绵性率先起身笑道:“自然是要亲身体验一番,才能尽知火车诸般好处。”

    林则徐跟着道:“钦差大人有此雅兴,下官自当奉陪。”

    “末将也凑个趣。”关天培跟着道。

    见的绵性、林则徐、关天培都要试乘,琦
波凯村没有村长无弹窗
善便含笑不语,总不能一众大员都去试乘,毕竟不清楚这洋玩意是否安全。

    受邀请试乘的自然不只是一众官员,广州稍有名望的士绅商贾都在邀请之列,广州几大学院的先生士子也在邀请之列,原本不少年纪较大的士绅商贾对乘坐火车还有些担忧,见的钦差大臣辅国公绵性,两江总督林则徐、水师提督关天培、粤海关监督豫堃等大员都欣然登车,一个个自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纷纷跟着登车,当然,也有不少人将机会让给自家的子弟。

    登上火车,林则徐等人在易知足的带领下兴致勃勃的参观熟悉车厢,待见的还有厕所有自来水洗手,他不由的笑道:“设计的可真是周到。”

    “不周到可不行。”易知足道:“佛广铁路是路线短,长的路线要坐好几天,甚至是十多天,吃喝拉撒总的解决好,以后还会增加卧铺车厢,可以睡觉,这木椅子也要改进,改成软垫坐椅,否则时间长了受不了。”

    “不错。”林则徐轻赞了一句,一行人回到车厢,三三两两的分头坐下,这节车厢是专为一众官员准备的,上来人不是很多,显的空荡荡的。

    落座之后,林则徐抬头张望了一下,才看向易知足,道:“知足知道蜀道难,闽道难,可听过晋道更比蜀道难?山西境内,大山重重,深涧沟壑,丘陵连绵,可非广州这一马平川可比,要想修铁路出晋,可非易事。”

    “晋道难行,在下听闻过。”易知足道:“不过,山西出好煤,而且储量极大,即便再难,也要修一条铁路进去。”

    林则徐担忧的道:“铁路造价昂贵,佛广铁路不过三十余里,且是一马平川,尚且要数百万银元,山西.......。”

    “山西老抠,富甲天下。”易知足道:“修铁路进山西对山西人来意味着什么,晋商比谁都清楚,只要让他们实实在在看到修铁路的好处,游晋商修铁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话一落音,就感觉微微一晃,他连忙提醒道:“车开了,大人留神。”

    也就是微微一晃,列车就缓缓向前滑行,往着窗外向后倒退的站台,林则徐有些诧异的道:“这么平稳?”

    易知足了头,笑道:“火车不颠簸,看报喝茶都可以。”

    “哦,那可是免了舟车劳顿。”

    出了站台,火车渐渐加速,看着窗外景色飞快的倒退,林则徐感慨的道:“这似乎不比奔马慢,但却毫不颠簸,若是真能在大清推广普及,出行倒是方便多了。”

    “不仅方便,而且快捷。”

    “确实快。”林则徐着话头一转,“这铁路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

    “这可不好。”易知足斟酌着道:“看地段来,象佛广铁路,修建难度,成本低,又是经济繁华之地,货运客运量大,五六年就能收回投资。若是偏僻荒凉之地,估计二十年也收不回投资。”

    到这里,他略微一顿,才接着道:“西洋修建铁路,极少是朝廷出钱,都是商人组建铁路公司修建,毕竟投资铁路的回报相当丰厚,就象佛广铁路,再怎么算,十年也能回本,可这条铁路养护的好能够使用百年,回报之丰厚,非同一般。”

    回报如此之大?林则徐惊的半晌没有吭声,良久,他才道:“朝廷如何受益?”

    易知足道:“不花银子就能在大清建立起铁路网络,这是最大的益处,再则,铁路公司每年的税银也不是数目,还有因为铁路发展而带动的经济,这算是间接受益,另外,考虑到铁路的巨大作用,朝廷可以成立部门统一管理铁路公司,核定票价运费税银,在战时或是重大突发事件——比如大的自然灾害,朝廷有权利临时征用调度车辆等等。”

    沉吟半晌,林则徐才颌首道:“知足的不无道理,倒也不是不可尝试。”

    易知足可不想一直跟他聊,笑了笑,道:“大人稍坐,后面车厢多是广州有名望的士绅商贾,在下得去招呼一下。”

    林则徐听的一笑,挥手道:“今日你也算是主人,去罢。”

    后节车厢里一色都是广州城里有名望的商贾,行商、票号、茶商、丝商、盐商、米商、铁商等等,易知足大多都熟识,进的车厢,一路走一路见礼寒暄,走到山西票号一众掌柜跟前,他站脚道:“初次乘坐火车,诸位掌柜感觉如何?”

    “好,相当好。”日升昌票号掌柜王德昌着起身伸手让座,随即才道:“西洋这火车,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原本读《西关日报》,还有些将信将疑,今日亲眼所见,亲身乘坐,才知确实一不虚。”

    易知足含笑道:“诸位掌柜应该清楚广州的煤价,山西出好煤,诸位就没想法?”

    志诚信票号掌柜员辻宽快人快语的道:“易大掌柜是打算在山西修铁路拉煤来广州?这太远了吧?”

    “山西的煤只要能出山西,那就是银子。”易知足着扫了一众西票掌柜一眼,道:“若是晋商没兴趣,元奇倒是极有兴趣。”

    身为山西人的一众票号掌柜自然清楚,山西煤矿储量大分布广,最大的局限就在于有煤难运,车推舟载,输出实在是有限,而火车强大快速的运输能力他们刚刚见识到了,听的这话,一个个都有些兴奋,员辻宽沉声道:“咱们山西可不比广东,向东向南可尽是大山,能修铁路?”

    “当然能。”易知足笃定的道:“能穿山凿洞自然好,不能,绕远路也无妨,火车速度快,而且还能不断的改进,速度会更快,拉载的也更多,不碍事。”

    听的这话,一众掌柜登时大为兴奋,山西若是能修建铁路,对于山西来,意味着什么?山西将富的流油!王德昌轻咳了一声,才道:“听铁路造价不菲,佛广铁路这距离就要四百万银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