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五三章 别有用心

第三五三章 别有用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佛广铁路造价确实不低,易知足修建这条铁路时,处处要求高标准,为的是引起朝廷和士绅商贾的高度重视,听的王德昌这话,他不以为意的道:“这是咱大清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所需材料全部是从西洋跨洋运来,价格难免贵些,山西地形复杂,要修建铁路,仅是勘测线路,就需数年时间,待的动工修建,这铁路造价早就降下来了。⊥說”

    王德昌将信将疑的道:“这造价能够降下来?”

    “当然。”易知足笃定的道:“昌化铁矿再有一年多时间就能大量的提供优质铁矿,届时,广州自己能够生产修建铁路所需要的优质铁,也能自行锻造铁轨,生产蒸汽机车,铁路修建完全可以自力更生,这造价焉能降不下来?”

    王德昌暗忖,难怪元奇舍得在昌化投入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原来是冲着这铁路修建来的。略微沉吟,他才道:“在下还有一不明白,广州如今的煤都是从安南购进的罢,似乎用不着山西的煤,易大掌柜何以对山西修建铁路如此有兴趣?”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笑,“原因很简单,因为修建进出山西的铁路最赚钱,谁能控制进出山西的铁路,谁就控制了山西的煤。”

    “易大掌柜快人快语。”王德昌笑道:“修建铁路所需金额巨大,在下等做不了主,但会将铁路火车的情况详尽的禀报总号,并极力建议修建铁路,易大掌柜的意思,咱们也会如实转告。”

    “好。”易知足道:“烦请诸位转告各自总号和东家,晋商修建铁路,元奇必然会鼎力相助。”

    蔚丰厚票号的范器贵忍不住开口道:“易大掌柜似乎并无染指山西铁路之意,为何却极力促成山西修建铁路?”

    “投桃报李。”易知足笑道:“西票对于元奇屡有援助,元奇自然也要有所回报。”着他起身拱手道:“在下还的去后面看看,改日再叙。”

    起身礼送易知足离开,王德昌才缓缓坐下,看了几位掌柜一眼,道:“怎么样?”

    “必须的修。”员辻宽道:“诚如易大掌柜所言,谁能控制进出山西的铁路,谁就控制了山西的煤,这可是一本万利之事,怎么着也不能让元奇来修。”

    “山西的铁路,元奇修不了,这自知之明易大掌柜还是有的。”王德昌缓声道:“否则他也不会如此鼓动咱们来修。”

    “王大掌柜这是不赞成?”

    王德昌笑了笑,道:“一本万利之事,岂能不赞成?不过,这条铁路没个几千万怕是修不下来,资金都用于铁路修建,票号怎么办?”

    员辻宽疑惑的道:“这是别有用心?”

    天成亨票号的任天德道:“这话可别乱,人家口口声声的是晋商,可不是票号。”

    王德昌摆了摆手,道:“这里不是话的地方,回去再议。”

    佛广州铁路通车,轰动了整个广州城,火车的力大无穷,快速平稳都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不过,易府的老爷子易允昌却不关心铁路火车,而是关心易知足的婚姻大事,易知足今年已经不,虚岁都二十三了,婚姻却是一拖再拖,与他同龄的,人家孩子都几岁了,不由的他不急。

    着急当然不止是易允昌,夫人林氏比他更着急,吩咐人安排了晚宴事宜之后,她看向易允昌,道:“乐儿明日就赴上海上任,今儿无论如何得清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婚姻大事,不能一味的由着他的性子。”

    易允昌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是四了,估摸着三子也应该回来了,中风之后他将孚泰行交给两个儿子打理,就基本已经不管事,如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三子的婚事,对这事他心里有些内疚,当年若不是孚泰行经营不善,欠债累累,三子的婚事早就定下来了。

    “儿大不由爷,这事咱们急有什么用?”易允昌慢条斯理的将怀表放回袋子,这才慢悠悠的道:“乐儿自有主见,他如今已是实授的四品道员,瞧着架势,估摸着还的往上升,若能有个好姻亲,也是一大助益,提提就好,没必要逼他。”

    “都是老爷一味的纵容......。”林氏埋怨了一句,想到对方急不得,当即顿住,道:“好,就依老爷的,不逼他,提提总可以吧?”

    “提,当然要提,也老大不了。”易允昌话才落音,易知书就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才从火车站回来,不等他见礼,林氏就问道:“乐儿没跟你一道回来?”

    “回母亲。”易知书含笑道:“三弟事务繁杂,怕是还得一阵子才能过来。”

    易允昌看了他一眼,道:“那两个喜欢女扮男装找你三弟的丫头,你可打探清楚了?”

    “回父亲。”易知足头道:“打探清楚了,一个是许家的,不过听已经订了亲,夫家是洞庭湖那边的,一个是金家的,尚且待字闺中。”

    “天壕街盐商金家?”

    “正是。”

    “那倒也门当户对。”易允昌颌首道:“待会找机会探探他口风。”

    林氏却问道:“那金家女子如何?”

    “乐儿喜欢的还能有差?”易允昌道:“问那么多做甚?门第不差就行了。”

    五过一,易知足才赶回易府,明日要去上海上任,还不定什么时候能回广州,自然是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顿饭,进的大门,他便径直赶往正院,才到门口,易知书就迎了上来,满面笑容的道:“三弟回来了。”

    “见过兄长。”易知足含笑拱手道。

    “三弟何须如此客气。”易知书着还了一礼,道:“三弟投数百万修建佛广铁路,原本非议不,今日通车,可全是一片盛赞,这得多长时间收回成本?”

    听的这话,易知足有些意外,他这位大兄素来比较本分,今日对铁路火车怎的如此上心?他斟酌着道:“这可不好,主要还是看运输量,尤其是货运。”

    “货运怕是不太乐观。”易知书道:“三水才是粤西粤北的货物集散地,火车只到佛山,货物从广州用火车运到佛山,又的转运一次到三水,怕是没多少商人愿
希望与图腾sodu
意倒腾,除非是货物只到佛山。”

    易知足听的一笑,“那就再往前面修,修到三水。”

    “铁路真打算修到三水?”易知书欣喜的道。

    看来是真是有想法,易知足也不问,也不走,摸出支雪茄上,静等下文,易知书笑了笑,道:“火车站,三弟打算如何管理?”

    这是想荐人?易知足沉吟着道:“对于铁路的管理,咱们没有经验,如今正处于铁路推广的关键时期,一丁的事故都不能出,所以,元奇高薪聘请了花旗人来管理佛广铁路,同时从义学抽调一批会英语的学生跟着学习管理。”着,他一笑,“兄长若是有人要照拂,先让他进义学学习英语。”

    易知书有些失望的道:“还的先学夷语?”

    “学英语好,以后元奇需要大量的会英语的人才。”易知足含笑道:“铁路以后也会大规模的修,不要担心没有机会。”

    听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易知书笑道:“谢三弟提。”

    进的正堂,一眼瞅见易允昌、林氏都端坐在上首,易知足心里暗自纳闷,这是什么情况?他也无暇多想,连忙快步上前见礼,抬起身,他便笑道:“父亲的身子一日好似一日,如今瞧起来,已是完全康复了。”着,又对林氏道:“母亲这几日瞧着倒似清减了些。”

    林氏绷着脸道:“的人客不断,都是拐弯抹角的夸赞这家女人容貌好,那家女子贤淑,这能不清减?”

    这又是要亲事,易知足登时头大,连忙陪着笑道:“都是孩儿不好,累母亲操劳了。”

    “不用站规矩,坐。”易允昌着指了指椅子,待其落座,他才和煦的道:“你也老大不,现如今又是实授的上海道,还没成亲,传出去象什么话?你母亲为此也是终日操心,这些日子,精挑细选,终于是有一家合意的,已经着人上门提亲,这次可不许再推脱了。”

    都上门提亲了?易知足不由的一呆,半晌才迟疑着道:“哪家的女子?”

    易允昌老神在在的道:“南城,天壕街,金家,广州城里有名的书香门第,也是有数的大盐商,与咱们家可谓是门当户对.....。”

    金兰香?易知足一转念便反应过来,这是在诈他,当即笑道:“父亲可别乱鸳鸯谱。”

    听的这话,屋里几人都是一楞,不是金家的,那是许家的?可许家的那丫头不是已经许了人家?两老口登时齐齐看向易知书,难道是弄错了?见这情形,易知书连忙道:“许家那姑娘可是订了亲事的,三弟如今是朝廷命官,这声誉......。”

    “兄长哪里去了?”易知足郁闷的道:“我跟那俩丫头可是清清白白......。”他心知这只会越描越黑,当即打住,看向易允昌和林氏道:“父亲母亲且别着急,孩儿这才多大年纪?二十二,如今正是一帆风顺之时,三年,再等三年如何?不定还能升个三品大员,到时候娶个公主回来。”

    “公主就算了,咱们侍候不起。”易允昌笑着摆了摆手。

    易知书却道:“三弟不喜欢金家那女子?”

    “不是不喜欢。”易知足道:“这事得讲究个缘分。”实在的,他心里也没底,这年头要想遇上一个心仪的女子,那可不是一般的难,等闲人家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一面都难,对于金兰香,他不上喜欢,也不上不喜欢,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许怡萱,他倒是有几分喜欢,可人家却是订了亲的。

    安静了片刻,易允昌才开口道:“这事你可的仔细想清楚,婚姻还是门当户对的好。”

    次日一早,两青布轿就停在了磊园的大门外,轿帘一开,女扮男装的许怡萱从轿内走了出来,负手望着磊园的大门,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同样是女扮男装的金兰香缓步走过来,道:“姐姐,咱们是不是来早了。”

    许怡萱转身吩咐厮道:“去禀报一声。”然后才看向金兰香道:“昨晚一宿没睡着吧,半夜还在翻身。”

    金兰香道:“想着今天要乘坐火车,自然是兴奋。”

    听的这话,许怡萱打趣着道:“是想着今天要见某人,兴奋的睡不着吧?”

    “我看姐姐才是。”金兰香毫不示弱的回击道:“姐姐不是也没睡着。”

    许怡萱轻叹了一声,道:“姐姐睡不着,是因为就要出嫁了。”

    “啊?”金兰香一呆,道:“席家来人了?”

    许怡萱了头,道:“也就是下个月。”

    听的连许怡萱也要远嫁了,金兰香心里登时堵的慌,眼圈一瞬间就红了,道:“姐姐这一走,只怕今生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那倒未必。”许怡萱道:“只要妹妹不远嫁就行。”

    什么意思?金兰香不解的看着她,却张不开口问,许怡萱却不以为意的道:“急于成亲,是为了冲喜,估计是凶多吉少。”

    “啊?这不是将姐姐往火坑里推吗?”

    许怡萱冷笑道:“如此也好,就当是还债了。”

    两人正着话,易知足已是迎出门来,人家今日明摆着是来送行的,他当然要迎一迎,“许兄、金兄。”他拱手笑道:“不过是去上海暂住,隔三差五还会回广州,何敢劳二位前来送行。”着,他伸手道:“二位请。”

    “谁来送你。”许怡萱道:“咱们要去坐火车,顺道......。”

    听的这话,金兰香连忙拱手还礼道:“隔三差五回广州,易兄这是上海广州两头住?”

    “在下有快船,广州到上海也就五六日行程。”易知足着一笑,“昨日通车典礼,就想着二位不会错过......。”

    “昨日人多,咱们可不敢去。”金兰香道:“想着今日应该人少,特意邀约了几个姐妹一道去看看。”

    易知足了头,笑道:“这事要大力支持,我吩咐他们特意给你们安排一节车厢。”

    金兰香连忙拱手道:“谢谢易兄,也祝易兄一路顺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