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六三章 犹豫不定

第三六三章 犹豫不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魏源本就对元奇有着浓厚的兴趣,对于倡导修建铁路,发行国债,开办机器缫丝厂的易知足也是极为赏识,否则也不会因为林则徐一封书信就同意给易知足做幕僚,况且上海还有个与他志同道合的包世臣,两人一同在两江总督陶澍的幕府共事十数载,情谊非同一般。

    对于去上海,他并无抵触之心,但林则徐这话却让他隐隐有些不安,林则徐这才走马上任,却就说到离任,而且这话的语气也有些不对,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对于这盘棋,他是一点也不看好?

    两人一路缓步走进路边的凉亭,落座后,魏源才谨慎的道:“东翁似乎肯定英夷必然来犯江宁,而且对这一战无甚把握?”

    “英夷势众,兼之船坚炮利,沿海水师难以抗衡。”林则徐缓声道:“相比起天津,老夫更愿意英夷攻击江宁,至于胜负,实是不容乐观。”

    魏源不解的道:“既知如此,为何不另做图谋?”

    林则徐微微摇了摇头,道:“实力相差悬殊,没有更好的法子。”

    虽然林则徐没有明说,但魏源已是隐隐猜了个大概,默然半晌,他才开口道:“元奇团练一战收复定海,足见战力不俗,英夷既然攻击广州的可能不大,何不将元奇团练调来江宁?”

    林则徐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虽说对魏源他是深信不疑,今日携他出游也是有意透露出一些信息,但元奇团练暗中前来江宁的事情太过机密,他不敢透露,略微沉吟,他才道:“元奇团练是新练之军,规模亦小,且不善水战,难派大用。”

    话未说完,听的马蹄声声,他转身望去,就见易知足一马当先疾驰而来,忍不住道:“这小子还会骑马?”

    易知足是在八所学的骑术,平日里也很少有机会骑马,逮着机会自然是手痒,还离着凉亭十数步远,他就松开了缰绳,绕了一圈才甩镫离鞍,纵身下马,魏源迎出凉亭笑道:“好身手。”

    易知足在马上就打量了对方几眼,见他四十出头,瘦瘦弱弱,一副老夫子模样,便知必然是魏源,当即大步迎上前,拱手笑道:“只是会骑而已,可不敢当魏先生谬赞。”

    魏源一笑,拱手道:“承接千万国债,佛广铁路又建成通车,易大掌柜如今可是名动朝野,今日有幸得见,实是幸何如之。”

    “魏先生名满天下,在下亦是仰慕已久。”易知足说着大步走到跟前,因为之前有着聘请对方为师爷的缘故,他还待正寒暄几句,林则徐在凉亭里笑道:“知足那艘西洋快船可不是一般的惹眼。”

    “部堂大人提醒的是,在下下次来江宁换一艘。”易知足说着步进凉亭见礼。

    “这里是白土山。”林则徐道:“墨生跟知足说说那场战事。”说着,他伸手示意两人落座。

    听闻当年郑成功还曾经率战船三千,大军十万攻打江宁,败兵于此,易知足不由的大觉意外,他还是头一次听闻郑成功有如此败绩,默然半晌,他感慨的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非兵败白土山,郑成功也不会从荷兰人手中收回台湾。”

    “这话不无道理。”林则徐颌首道:“不过,知足这话似乎是有借古喻今之意?别藏着掖着,说说看。”

    易知足也不谦让,略微沉吟,便开口道:“在下窃以为,与英吉利一战,不论结局如何,对于大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这一战至少是让大清朝野上下见识到了西洋的船坚炮利,认识到大清与西洋之间的差距,若是这一战爆发的再迟上数十年,那才是大清真正的悲哀。”

    “哦?”魏源不解的道:“为何迟爆发数十年,反而是真正的悲哀?”

    “因为西洋各国如今正处于快速发展的起步阶段。”易知足沉声道:“大清此时若能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认识到与西洋各国的差距,还不算晚,只要能奋起直追,还有希望赶上甚至是超越西洋各国,若是再晚上。

    不须多晚,再晚上十年二十年,大清与西洋各国的差距就远不是如今这点差距,完全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那时再爆发战争,来的就不只是英吉利一国,怕是西洋各国会轮番上阵,前来进犯也不只是海军,而是陆海军齐上阵。”

    魏源惊讶的道:“易大人何出此言?”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林则徐,道:“花旗商才传来消息,英吉利、法兰西两国如今已研发出了无须借助风力远航的铁甲舰,并且说英吉利有可能在这场战争中使用铁甲舰以检验铁甲舰的威力,希望我们能够不择手段的缴获铁甲舰,两国共同研究仿造。”

    “铁甲舰?”

    “全部用钢铁建造的战舰,全舰上下没有一根木头,也没有风帆,采用蒸汽机为动力,听说排水量在二千吨,可装载兵力一千余人,火炮百门以上,寻常火炮无法伤其分毫。”

    还能用铁造船?难道不会沉?林则徐、魏源不由的面面相觑,无法想象出铁甲舰是何等模样,又是如何建造的,不过,西洋匪夷所思的玩意多了,而且两人也清楚,易知足也不可能在他两人面前信口胡诌。

    默然半晌,林则徐才开口道:“英夷若是真派铁甲舰参战,岂非极有可能攻打广州?”

    铁甲舰云云,自然是易知足信口开河,听的林则徐如此问,他略微沉吟才道:“有这可能,英夷有可能用虎门炮台来检验铁甲舰的威力,不过,一艘铁甲舰应该不足以威胁虎门炮台,况且广州毕竟不是英夷的主要攻击目标。”

    林则徐点了点头,放下心来,他还真担心易知足为了自保而抽调元奇团练兵力回广州,对方如此说,显然是为了顾全大局,他站起身来,道:“既然来了,咱们去白土山看看,看看这段江面。”

    白土山这一段江面开阔,水流平缓,适合停泊规模庞大的舰队停泊,也难怪
剑诛江湖笔趣阁
当年郑成功选择在白土山扎营围攻江宁城,易知足自然明白林则徐前来这里实地勘察的目的,自是用心勘察默记,别人不清楚,他可是相当清楚,给英军舰队引路导航的就是天地会,郑成功在天地会的地位十分崇高,由天地会引路的英军舰队,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停泊在这段江面。

    日头西斜之时,林则徐一行人才从白土山下来,易知足在江边与他分手,径直在附近码头叫了艘小船赶往三山门。

    三山门在江宁城西南,俗称水西门,因为西水关紧靠在侧,水陆二门是江宁城西出要道,一直以来就是商旅

    繁辏之地,易知足乘着小船沿江而上,在黄昏十分才赶到水西门外码头,在两岸密密麻麻停泊的船只中,他轻而易举的就看见了自己那艘格外显眼的飞剪船。

    他当然知道飞剪船显眼,此番刻意乘飞剪船前来江宁,就是因为飞剪船显眼,便于与元奇团练的官兵联络,小船才划近飞剪船,船长胡海生就带着几个水手船员就赶到船舷边警惕的注视着,待见的易知足从船舱中出来,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将小船稳住,将他接上了船。

    上的船来,易知足才道:“警惕性这么高,可是有人寻麻烦?”

    “回少爷。”胡海生漫不在乎的道:“有几个泼皮前来敲诈,被吓走了。”

    还有那么不开眼的泼皮?易知足皱了一下眉头,这船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可不是一般的泼皮无赖敢招惹的,况且林则徐才坐这船来江宁上任,难道是帮会?冲着他来的?略微沉吟,他才道:“都警惕点,有事马上禀报,尽量不惹事,事情找上门来,也不要怕事,万事我兜着。”

    “是,小的明白。”胡海生连忙朗声道,说着,他压低声音道:“船一靠岸就有人来联络,已经随同李旺去了客栈。”

    人已经到了?看来他们还算顺利,易知足暗自松了口气,道:“去客栈。”

    “六福安”客栈距离码头不远,不过一刻钟路程,易知足进的包下的独院,李旺就迎了上来,道:“少爷,他们已经到了,在东厢。”

    易知足点了点头,转向东厢房,跨进门,三团一营营长佘苟成和两个团勇就连忙起身立正敬礼,道:“标下三团一营营长佘苟成见过校长。”

    对于元奇团练营一级军官易知足都熟悉,微微点了点头,他才问道:“一路还顺利?”

    “回校长,一路顺利。”佘苟成道:“就是过年找不到船,在湘潭停留了两日。”

    落座之后,易知足伸手虚按了按,道:“坐。”随即又问道:“大部何时能到?”

    “回校长,大部如今应该才抵达长沙。”佘苟成道:“大部带着辎重,一路乘船到韶关,再转陆路到衡水,需要的时间不短,估摸着还需半月光景才能抵达江宁。”

    也就是说,押送辎重,一个半月时间足够抵达江宁?易知足心里暗忖,如此,就完全没有必要走海路,毕竟一旦开战,海上运输的风险就会变的无限大,后勤保障需要的是稳定,再则,从惠州府入海,他也担心瞒不过天地会的耳目,英军大举增兵,天地会的态度也就难以琢磨,他没有必要冒险。

    次日一早,易知足早早起身就进了江宁城,直接赶往了街总督府,昨日碍着魏源在旁边,他不好与林则徐商谈驻军事宜,这事耽搁不得,须的早早敲定下来。

    两江总督府在城中心,原为前朝汉王府,规模宏大,易知足递了禀帖进去,很快就被引了进去,他一路稍稍留意了下,就发觉两江总督府比起两广总督府规格似乎要高些,心里纳闷,琢磨了半晌,才想到这里可能还是巡宫,康熙、乾隆都是喜欢南巡的主,没少下江南,不定就曾下榻在这总督署里。

    门子一直将他领到一个院子外,才止步道:“易大人请。”

    易知足看了一眼院子门口,见上面写着潇湘馆,一进院子,他就看见林则徐站在门外台阶上,连忙快步迎上去见礼,林则徐摆了摆手道:“知足无须多礼。”

    两人进屋,林则徐便径直问道:“可有消息?”

    易知足连忙回道:“回部堂大人,团勇大部已到长沙,因带有辎重,速度可能慢些,估摸着半月之内能抵达江宁。”

    林则徐没有吭声,半晌才道:“两江以及周边各省,没有兵马大举调动,本部堂也没接到相关的谕旨。”

    这是什么意思?易知足一楞,随即试探着道:“部堂大人是担忧事情有变?”

    林则徐闷声道:“绿营兵马集结调动,速度可是远不及元奇团练。”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如今还是正月,时间尚早,况且,既然要引诱英夷攻打江宁,此时也不宜大举调动兵马前来江宁。”

    林则徐沉声道:“知足想过没有,英夷若是不来江宁,而是前往天津。”

    “不会!”易知足笃定的道:“在下敢担保,英夷必然会前来江宁。”

    林则徐看了他一眼,道:“皇上南巡,不在京师,英夷若是由天津登陆,兵锋直指京师,知足可想过后果?”

    “不会。”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北方地势开阔,易于骑兵行动,英夷不可能冒险前去攻打京师,况且从天津到京师,战舰无法成行,英夷不可能弃长就短。”

    他之所有敢虽然笃定,自然是因为知晓历史的走向,知道英军援兵抵达之后,直接越过广州,攻打江宁,逼迫大清签订了《江宁条约》。

    “但愿如此。”林则徐轻声道,说实在的,他感觉这完全就是一场豪赌,若真是易知足的判断不差,在江宁能够获得一场大捷,那自然是锦上添花,若是判断失误,英夷直接攻打天津,那后果就不堪想象了,不仅易知足要倒霉,道光也定然会迁怒于他!**.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