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六四章 举荐师爷

第三六四章 举荐师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能够体谅林则徐的复杂心情,身为两广总督,自然是不希望江宁城被英军舰队攻击,不希望江宁的繁华毁于战火,而且这一战,大清赢面甚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一旦江宁惨败,不仅有损他一生清名,大好仕途也将毁于一旦,但他也担心英军攻击天津,毕竟这场战争可以说是因为广州禁烟挑起的,若是天津兵败,危及京师,他同样是难辞其咎。

    如此患得患失,可不是什么好事,易知足不自觉的摸出一支雪茄来,意识到场合不对,又收了回去,林则徐看了他一眼,道:“没有外人,想抽就抽罢。”说着起身支起一扇窗户,而后转身问道:“知足对江宁至海口这段内河航道可有详细的了解?”

    易知足也不扭捏,划根火柴点了一支雪茄,缓了缓,才开口道:“大人是担心英夷舰队不敢进入大江?”

    林则徐微微颌首道:“内河航道水文复杂,海口浅滩,江中暗礁,有些航段还有急流,英夷战船庞大,吃水颇深,仅是海口浅滩,怕是就难以通过。”

    易知足没急于回答,却是问道:“魏先生熟悉大江航道情形?”

    “谈不上熟悉,但他居住苏州、扬州、江宁多年,大致了解。”

    “魏先生应该没见识过英夷的蒸汽轮船。”易知足含笑道:“海口浅滩,航道不深,可以乘涨潮之际通过,急流江段,可以利用蒸汽轮船拉拽,至于江中暗礁,熟悉航道,自然可以避开。”

    说到这里,他突然明白过来,英军当年为什么要攻打江宁了,他如此提醒,林则徐尚且将信将疑,不敢置信英军舰队会进入长江航道逆水而上攻击江宁,看来,从道光到江宁地方大员,都是将长江倚为天险而疏于防范,而将防御的重点放在了天津,让英军避实就虚,轻松打到江宁城下。

    听的这话,林则徐半晌没有吭声,他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昨日魏源的提醒,江宁到海口这一段航道艰难,大船难行,回来后让人一打听,果然如此,英军体型庞大的战舰连通过海口都难,更别说逆江而上攻击江宁。

    当年郑成功攻打江宁,船队从镇江到江宁短短一段航程就生生耗费了半个月时间,英夷可不比郑成功,沿途容易征集民夫纤夫,并且能够得到充足的补给,不敢在航道上如此耽搁时间。

    但他却疏忽了英夷有蒸汽轮船,根本无须以人力拖拽战船,如此说来,英夷还真有可能铤而走险,出其不意的攻击江宁!

    见他不吭声,易知足接着道:“大人不妨密陈皇上,调集重兵防守天津,声势越大越好,如此更利于引诱英夷前来攻击江宁,至于江宁,准备一二万精兵,及时增援即可。另外,大人最好能够争取到节制广东水师、福建水师之权。”

    林则徐缓缓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英夷倾力而来,江宁可能守得住?”

    江宁守不守得住,易知足哪敢乱开口,略微沉吟,他才道:“若是兵力充足,又足够精锐,且能部署周密,江宁未必就守不住,不过......。”略微迟疑,他才接着道:“在下窃以为,即便是以江宁一城,换取全歼英夷的机会,也是值得的,这是一场关乎大清百年国运之战,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林则徐瞥了他一眼,沉声道:“知足是打算困住英夷?”

    易知足道:“如果不能成功困住英夷舰队,那就只有一个结果,功败垂成!成功困住英夷之后,如何打?是围而不打,还是火攻,夜攻,强攻,那的看英夷是何反应,首要任务是围困住英夷舰队。”

    不等林则徐问,他就接着道:“大江之上要围困英夷舰队?无非是堵住上下游航道,简单快捷有效的法子,莫过于选择适合的地段沉船。”

    堵塞航道这方面,水师经验丰富,林则徐倒不太在意,略微沉吟,他才问道:“花旗商船抵达广州了?”

    花旗国确实有船来,但不是商船,而是战舰,奥利芬行、卫特摩行在过年的时候交付了三艘巡防舰和一批火炮、线膛枪管,这批军火易知足可没打算做贡献,他的元奇团练需要。

    他昨日信口胡诌花旗商新送来英吉利制造铁甲舰的情报,当然不能矢口否认,而且他也清楚林则徐有此一问,意在军火,江宁大战在即,急需军火,也很正常,笑了笑,他才道:“如今哪里还有商船队敢前来广州,只来了一艘商船,主要是为了传送消息,为防英夷战舰搜查,也没敢运送火炮火枪。”

    听的这话,林则徐不由的有些失望,却也没多问,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元奇团练的驻防地,知足应该仔细考虑过罢?”

    终于是说到正题了,易知足缓声道:“元奇团练虽做绿营装扮,但五千人不是小数目,入驻江宁,即便是江宁周边,也容易引人注目,为谨慎起见,在下窃以为,应驻扎在一交通便利,距离江宁城也不远的地方,安徽太平府,倒是颇为理想,乘船顺江而下,大半日就能抵达江宁。”

    林则徐略微想了想,才颌首道:“太平府确实比较适合,本部堂这就行文用印,着督标副将随同前往太平府协调。”

    从总督府出来,易知足一身轻松,太平府是什么地方,大名鼎鼎的马鞍山,是华东最大的铁矿,若是在江南建大型钢铁厂,太平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打算利用这个短暂的驻军机会,去实地考察一番。

    走出街口,小厮李旺带着轿夫迎上来,待其上轿,才道:“少爷,去哪里?”

    “回客栈。”易知足吩咐道,江宁官场他没心思去应酬,逛江宁城,那还的寻个好向导,他最想去的是秦淮河,不过这个时辰游秦淮,显然不是好选择,还是等到黄昏时再说。

    刚刚起轿,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追了上来,道:“易大人且停轿。”

    听的有人叫他,易知足大觉意外,他在江宁可没什么熟人,当即吩咐停轿,掀开轿帘,看了那小厮一眼,那小厮甚是伶俐,
踏天无痕sodu
连忙道:“易大人稍后片刻,我家老爷随后便到。”

    “你家老爷是.....?”

    “我家老爷姓魏。”

    魏源?他追来有什么急事?易知足不敢怠慢,连忙哈腰出轿,出的轿子便见魏源正快步赶过来,连忙迎上前,笑道:“在衙署不便拜访魏先生,还望魏先生见谅。”

    作为两江总督的得力幕僚,魏源等闲确实不见客,也没人到总督府去拜访他的道理,这涉及到幕僚的操守,听的这话,魏源摆了摆手,笑道:“听闻易大人刚从潇湘馆出来,这不,连忙追出来,寻个地方坐坐?”

    知他有事要说,易知足笑道:“一大早,胡乱吃了些早点就进了城,如今已是正午,咱们寻家酒楼如何?”

    “好。”魏源爽快的道:“这条街我熟悉,咱们就去‘醉太白’。”

    ‘醉太白’离两人说话地方不过一箭之地,是一座庭院式的酒楼,魏源进门就吩咐伙计道:“要一间清净的独院。”

    伙计连忙领着两人往后走,魏源一路走一路介绍道:“这家酒楼环境清幽,适合谈事,不少前来总督府的官员最喜欢选择在这里宴客说事。”

    随着伙计传过游廊,拐进了一个跨院,易知足才发觉这家酒楼真是不小,估摸着消费也不会低,入院进房,两人谦让着落座后,魏源便径直道:“易大人如今可还欠缺幕僚?”

    原来是荐人,不过,易知足如今也确实是急需幕僚,当即点了点头,道:“魏先生有合适的人选?”

    “有。”魏源含笑道:“不过,这人肯不肯来,在下不敢担保。”

    自命清高的可不适合,易知足心里暗忖,“此人是湖南湘阴人,名叫左宗棠,字季高,师从长沙城南书院山长贺熙龄,功名不过一举人,却是当代奇才,遍读群书,钻研地理舆地、兵法,陶文毅公对其极为赏识,招入幕中,并与其接为儿女亲家.......。”

    听他滔滔不绝的介绍,易知足却是有些发愣,左宗棠他岂有不知之理,晚晴四大名臣,‘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收复新疆,倡导洋务运动,开办福建船政局......,可谓是晚晴一大牛人,这个时候,他就开始展露头角了?他与两江总督陶澍还有这层关系?

    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左季高多大年纪?如今在哪里?”

    “正是而立之年。”魏源道:“此人如今正在湖南安化小淹陶文毅公的宫保府第教授陶公子——也是他未来的女婿。”

    易知足摸出一支雪茄点上,没有急于表态,晚晴四大名臣,也是晚清的中流砥柱,元奇可不想做大清的中流砥柱,不想力挽狂澜挽救大清,而是干的挖大清墙角的勾当,左宗棠虽然有才,也赞同洋务运动,但骨子里却还是忠君爱国的思想,三十岁了,他根本就无法左右影响其思想,招到幕中,不定是自找苦吃。

    见他沉吟不语,魏源不觉有些意外,却也不再多说,静静的等着,半晌,易知足才开口道:“左季高之名,在下略有耳闻,眼下却是不宜聘请他......。”

    听的这话,魏源有些意外的道:“易大人这是......有顾虑?”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不瞒魏先生,元奇团练规模略微有些大,左季高年轻,且熟知地理舆地、兵法,若是聘其入幕,怕是会引起无端猜疑。”

    魏源并不清楚元奇团练的情况,听的这话,颇为惊讶的道:“朝廷如何会猜疑元奇团练?”

    “魏先生有所不知。”易知足缓声道:“元奇团练是仿西洋陆军规制所建,一应训练装备,皆是仿效花旗国,而且.....在下林部堂曾经向朝廷举荐在下为广州团练大臣。”

    魏源缓缓点了点头,道:“易大人是想将元奇团练长期保存,难怪朝廷会有所猜疑。”

    “元奇这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易知足苦笑着道:“八旗绿营已不堪大用,元奇不惜花费巨资为朝廷打建一支新军模式,换来的却是猜忌。”

    魏源听的一笑,“既是如此,易大人何不将元奇团练带来江宁,立下大功,朝廷或许还能回心转意。”

    看来林则徐的口风也是蛮紧的,元奇团练来江宁的消息连最得力的幕僚都没透露,林则徐都没泄露,他自然更不会了,当即摇头道:“没有朝廷的调令,在下焉敢擅自调元奇团练来江宁?”

    略微沉吟,魏源才道:“易大人最好早做准备,若是英夷攻击江宁,朝廷极有可能会调元奇团练来江宁。”说着,他好奇的问道:“元奇团练较之英夷,孰优孰劣?”

    易知足笑了笑,道:“俗话说老婆是别人家的好,儿子是自家的好,元奇团练是在下一手组建的,岂能说不好?”说着,他话头一转,“如今道衙只有包先生一人,在下又是杂务缠身,还望魏先生帮忙物色几个幕僚,谙熟地方,擅理政务便可。”

    魏源笑道:“易大人放心,部堂大人早有交代,江宁城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咳。”一声轻咳远远的传来,随即就听的伙计的声音,“客官,酒菜来了。”

    日头西沉之时,易知足才回到“六福安”客栈,正打算歇息一下,晚上去秦淮河逛逛,李旺却进来禀报道:“少爷,有人前来拜访。”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见是空手,不由的一皱眉头,“没帖子?”

    “没有,是个中年人,瞧着不象是善茬......。”李旺的话还没说完,就听的外面喝道:“什么人?未经许可,不得入内。”

    易知足连忙起身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见一个三十左右身材魁梧的精壮汉子被两个属下拦着,见的易知足出来,那汉子双手一分,轻松将两人分开,就往里闯,迎面却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他,“再走一步,就让你横尸当场。”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