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七二章 县衙募捐

第三七二章 县衙募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尽管陈化成只是猜测,易知足也不得不由衷的佩服,对方能从把总一路迁升到提督,实非侥幸,仅这分见微知著的洞察力就不是一般武将所能比,不过这事他既不便泄露,也不敢肯定,道光究竟是否会下决心在江宁与英军大战一场,他还不敢确定。

    见陈化成一双浑浊的小眼睛紧紧的盯着他,易知足露出一丝微笑,道:“江南是否有一场大战?如此军国大事,在下不过区区一道员,如何能知?上海招募义勇,乃是防范于未然,至于在下的行踪谈不上隐秘,是为了些私事前往江宁。”

    “高饷招募二千义勇,就为防范未然?知足可真是财大气粗。”陈化成揶揄了他一句,才道:“看来,老夫只有跑一趟金陵城了。”

    易知足笑了笑,不做理会,也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要引诱英军舰队进入长江航道攻击江宁,长江口及沿途的抵抗就不能露出破绽,换句话说,长江口及沿途的守军最好是不知情,如此才最为真实。

    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陈军门一上任,便亲率部众赶赴吴淞口视察,加紧部署吴淞炮台防务,下官冒昧问一句,英夷舰队再犯,军门可有把握守住?”

    盯着易知足看了足有移时,陈化成才长叹一声,道:“知足亦算是带兵之人,老夫不妨如实相告,江南绿营去年新败,将领畏敌如虎,兵如惊弓之鸟,皆是谈夷色变,将懦兵疲,已至无以复加之地,况且吴淞炮台,火炮老旧,防御工事几近于无,根本无力抵抗英夷进攻。”

    说到这里,他看向易知足道:“听闻广州虎门炮台、天津大沽口炮台还有定海的防御工事皆是知足设计规划并亲自督建,能够极大的抵御英夷的火炮攻击知足身为分巡苏松太兵备道,似乎对辖内军务不甚关心。”

    这话已然是带有问责的口吻,易知足微微欠身道:“非是下官不关心,实是初上任,事务繁杂,没能腾出时间来,下官原本打算过几日就前往松江府城拜访军门,再商议此事。”略微一顿,他才道:“不过,挖修防御工事,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还需要不菲的银子。”

    合着招募义勇有银子,挖修防御工事就没银子了?陈化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却不想与他打擂台,毕竟要借重对方的地方不少,他也不接这话茬,反问道:“知足与夷商往来频繁,能否代为采购一批火器?火炮火枪皆行。”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战事一起,商贸断绝,西洋商船根本不敢前来广州贸易,有银子也没地方采买。”

    陈化成顺了顺两撇八字胡,道:“老夫可是听说知足准备为二千义勇配备火枪。”

    易知足连忙摆手道:“不过是为了激发他们招募义勇的积极性而已,陈军门可别当真。”

    “当真?”陈化成一脸狐疑的道。

    易知足笑了笑,道:“磨刀洋和定海两战,广东水师缴获了不少英夷火枪,在下打算跟他们交涉一下,买一批过来。”

    听他如此说,陈化成不免有些失望,听的封耀祖禀报,他还以为易知足有渠道购买西洋火枪,从广东水师手里买,哪能买到多少?大敌当前,谁都不会嫌弃西洋火枪多,即便是易知足出面,广东水师也不会大批量的卖,顶多也是半卖半送两三百支,他难以沾光。

    见他一脸失望,易知足颇有些不忍,陈化成以勇猛著称,人送绰号‘陈老虎’,手下绿营也有两三万之多,江宁若有大战,少不得他配合,可不能第一印象就给他留下一个坏印象,略微沉吟,他才斟酌着道:“军门从江宁回转,下官陪同军门视察吴淞炮台。”

    从这里探不出真实情况,陈化成也确实准备前往江宁见林则徐,当即起身道:“往返江宁无须几日,知足尽快将手头事宜处理妥善,别忘了,当前第一要务乃是军务。”

    “下官明白。”易知足连忙起身拱手道。

    将陈化成送出大门,目送他升轿离开,易知足才暗松了口气,正准备转身会衙,一眼却瞥见县衙的师爷董千秋脚步匆匆的赶过来,前段时间办理交接,董千秋曾过来帮忙,他见过两面,当即站着未动。

    董千秋早就看见易知足送客,待的轿子起轿,他才快步赶过来,上前面躬身见礼后,他便陪着笑道:“县尊正在县衙宴请县城的一众士绅商贾,特意着小的过来禀报。”

    这个刘光斗的动作倒是不慢,今儿就迫不及待的召集众士绅商贾捐输了,易知足看了董千秋一眼,什么禀报,这是想请他去县衙坐镇壮胆,这事也确实该支持,当即笑道:“如此盛会,本官也该去凑个热闹,走,看看去。”

    县衙大堂前的院子里,一溜摆了十多张桌子,一桌八人,全部桌子都坐的满满当当,县城内外稍稍有点名望的士绅商贾以及一众公所会馆的当家人全部都被知县刘光斗请了来,易知足虽是吩咐小范围内组织一场捐输,但高饷招募义勇,一个月开支就要上万两银子,他还是希望多募一些捐输。

    不过,人来的不少,偌大一个院子人头济济,却没几个慷慨解囊的,除了几家公所会馆报了数字之外,其他人不是哭穷诉苦就是沉默以对,这让刘光斗既觉意外,又有些下不来台,原本是想将事情漂漂亮亮的办下来,眼看要办砸了,他不得不让董师爷去请易知足。

    元奇上海分行掌柜严世宽也在座,而且是坐在首席首位,不独是因为元奇分行掌柜的身份,也因为捐输了一万五千两银子,刘光斗特意安排他坐首席首位,见的场面反应冷淡,县太爷板着脸一声不吭,他心里暗自好笑,这是要比耐心?这样下去,怕是坐到天黑,也是枉然,毕竟是要真金白银往外掏的,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眼见的日头已经过午,严世宽摸出一支雪茄客气的让了一圈,随
斗天仙途吧
即自个点上,说实在的,他有些饿了,这知县大人下帖子是说宴请,但桌子上除了一人一杯清茶,却是连瓜子都没备一盘,茶水倒是管够,随时有人续水,可问题是喝茶不管饱,反而是越喝越饿,他忍不住暗自腹诽,也忒抠门了。

    瞧了瞧其他桌子,见一众士绅商贾都在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他不由的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坐这首席干嘛?活受罪!正自有些坐不住,却听的一声长喝,“道宪大人到——。”

    一听救兵到了,刘光斗连忙起身快步迎了上去,院子里一众士绅商贾也都赶紧的站起身齐齐望了过去,易知足一身便服缓步跨进院子,见的刘光斗要行全拜礼,连忙伸手架住,随即一摆手,朗声道:“大家都无须多礼。”

    一路前来,董千秋已经将大致的情形详细的说了一遍,易知足心中有数,缓步走到中间的桌子,他才朗声道:“大家无须拘礼,都请坐。”

    待的一众人迟迟疑疑的坐下,他才道:“本官有两个想不到——。”顿了顿,他才朗声道:“本官第一次与诸位见面,竟然是为了捐输。”说到这里,他问道:“钱业公所倪思元来了没?”

    见易知足突然点到他名字,倪思元一楞,连忙站起身道:“大人有何吩咐?”

    “本官给你说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还记得?”

    “在下记得。”倪思元朗声道:“大人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造福地方,莫过于振兴地方经济,大人愿与地方士绅商贾齐心协力,繁荣上海经济。”

    易知足伸手示意他坐下,随后才道:“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本官这个上海道没个十年八年怕是流不走,要造福地方,振兴经济,咱们先的有能力护得上海的安全。”略微一顿,他接着道:“本官第二个想不到,上海士绅商贾竟然都是善财难舍的主。”

    说着,他向刘光斗伸手道:“把捐输的名单给本官看看。”

    刘光斗连忙将名单双手呈上,易知足瞟了一眼,高声念道:“商船会馆,捐输纹银一千两。”略微一顿,他问道:“商船会馆馆主王桐春可来了?”

    “小人在。”王桐春连忙站起身,他一开始只报一千两,就是估计到易知足会来,早就做好了加价的准备,拱了拱手,他才道:“小人一时糊涂,招募义勇实乃为维护地方安宁,商船会馆愿意报效纹银。”

    “先坐下。”易知足说着伸手虚按了按,随即念道:“饼豆业公所,捐输纹银八百两。”

    不等易知足点名,饼豆业公所会长阮凯明连忙起身,道:“小人在。”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豆饼是上海最大宗的贸易商品,八百两不少。”

    阮凯明背后冷汗都沁出来了,连忙道:“大人,豆饼贸易是薄利。”

    “先坐下。”易知足道,说着他瞟了一眼单子也不在一个个念,看到潮惠会馆,他才大声道:“潮惠会馆,捐输纹银一百两。馆主钟海潮。”

    “小人在。”钟海潮连忙站起身解释道:“潮惠会馆去年才成立,一成立就遭遇英夷破城。”

    易知足问道:“潮惠商人都有哪些?各自捐输了多少?”

    听的这话,钟海潮看了看同桌几人,迟疑着不敢回话,刘光斗记性甚好,指着名单下面道:“大人,应该是这几人。”

    易知足看了看,居然都是捐输十两八两的,还有个捐输二两,他忍不住道:“还有捐输二两的,你们可真给潮惠人涨脸,方才本官过来,给诸位在禄庆楼叫了十五桌两红两白整烧烤席,够饭钱了。”

    听的这话,院子里登时爆发出一片笑声,一桌子两红两白整烧烤席面就要十二两银子,一桌子八人,平均一人合一两五钱,捐输二两还真是只够这席面钱的,当然,不少人也是高兴,县太爷只给一杯清茶,道台大人却是叫了两红两白整烧烤席面,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易知足慢条斯理的划了根火柴将名单烧了,随即扫了众人一眼,道:“元奇上海分行捐了多少?诸位应该都知道,相比之下,我想诸位应该汗颜无比,招募二千义勇,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保境安民,保护诸位的财产,保护诸位生命安全,诸位也无须诉苦,去年英夷破城,诸位的损失都不小,本官很清楚。”

    略微一顿,他提高声音道:“诸位都是上海稍稍有些名望的士绅商贾,本官说过,愿意与诸位齐心协力,繁荣上海经济,这不是一句虚言,本官不仅是上海道员,还是元奇大掌柜,给诸位两刻钟时间,重新商议捐输的数额,声明一点,完全自愿,多少不限,一毛不拔也是可以的。”

    说着,他大步走进大堂,严世宽早就坐不住了,当即就跟进了大堂,一边递上雪茄一边笑嘻嘻的道:“大人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小的愚钝。”

    “摸底。”易知足接过雪茄点燃,慢悠悠的吸了一口。

    摸底?摸的什么底?跟着进来的刘光斗一楞,吩咐衙役去搬桌椅之后,他才讪讪的道:“卑职无能,累及大人。”

    易知足摆了摆手道:“上海知县一年三换,这些个士绅商贾心里也是没底,出现这种情况,怨不得刘大人,也怨不的他们。”

    这倒是实情,刘光斗心里一热,喃喃着道:“大人体贴。”

    易知足一笑,转移话题道:“一杯清茶募捐,刘大人这是跟谁学的?”

    “县衙实在是没银子。”刘光斗愁眉苦脸的道:“英夷破城,县衙被洗劫一空,衙役书吏去年的工食银都拖着没发。”

    易知足看了严世宽一眼,道:“严掌柜不在这里,跟他借贷,工食银不能拖,否则遭罪的还是城里的商贾百姓。”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