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七九章 慈不掌兵

第三七九章 慈不掌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人接连开口,各自是什么心思?易知足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细细的琢磨着,奕山是钦差大臣,也是宗室,但却是没落的闲散宗室,他是从大局着想为大清的国运担心?还是为自身着想,担心英军势大,江宁一战毫无赢的希望?又仰或是担心被调往天津,失去主持江宁一战的机会?

    杨芳是参赞军务的副使,而且统领湖南湖北两省绿营驻扎九江,增援天津的机会微乎其微,应该是担心江宁的局势,林则徐就不消说了,他只关心江宁,担心徐州兵力被抽调往天津,削弱江宁的防守兵力。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开口道:“英军援兵才抵达,目前尚无行动,无法分析英军的战略意图,江宁会战是既定战略,还是静观其变为上。”

    林则徐看了他一眼,道:“知足的意思,是上折子,坚定皇上的决心?”

    听的这话,易知足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几人是担心道光动摇,而上折子坚定道光的决心,却又担心英军攻击天津,事后难辞其咎,他当即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道:“不错。”

    “说的轻巧。”僧格林沁冷笑道:“这折子递上去,万一英军攻击天津.....知足倒是无须担责。”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那以王爷的意思,该当如何?”

    僧格林沁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不予理会,他们之前就是为此犯难,上折子坚定道光打江宁会战,怕贻误军情,事后道光肯定要秋后算账,若是不上折子,又怕道光动摇,抽调徐州之兵增援天津,错失江宁会战的机会,是以易知足一来,几人就接连询问,如今易知足反问回来,他能如何说?

    见这情形,奕山起身到桌子上拿过自己的水烟壶,慢条斯理的填了烟丝,然后埋头抽烟不吭声,见状,,僧格林沁也摸出一个精致透明的鼻烟壶来,易知足烟瘾本就不小,见两人一个水烟一个鼻烟,不甘示弱,掏出一支雪茄来点上,杨芳则抽出了一根铜烟杆来。

    林则徐很是无语的看了四人一眼,又看了一眼不抽烟的陈化成,摇了摇头,起身将窗户打开,烟雾缭绕中,易知足缓声道:“诸位都是老军务,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道理都明白,如何才能知彼知己?自然是通过收集情报,也就是所谓的情报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实则,情报收集更行在粮草之前,英夷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收集咱们大清的情报,但咱们却从来没有去收集过英夷的情报,可以说,情报战咱们已经一败涂地。

    去年,英夷为何敢于派遣由三艘主力战舰组成的舰队,兵力一万余人就敢来大清耀武扬威?这完全是因为“阿美士德号”沿海收集了各省水师以及沿海港口城池的情报,对于“阿美士德号”,诸位应该都不陌生吧?”

    这事陈化成知道,他点了点头,道:““阿美士德号”沿海北上乃是道光十二年的事情,其时,末将任福建水师提督,曾在厦门驱逐过该商船,听闻该船之后又闯入江浙各洋。”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阿美士德号”在吴淞口一带逗留了半个多月时间,另外,去年英夷舰队肆虐东南沿海,也完全可以看做是一次全面的军事试探和考察,我相信,英夷舰队一直将重点放在东南沿海,而不是天津。”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忍不住道:“就凭此断定英夷舰队不会攻击天津,未免太过轻率了吧?”

    易知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接着道:“英夷这次援兵规模不小,不知诸位留意没有,大小战舰四十艘,十二艘蒸汽轮船,而运输商船也是四十多艘。”

    林则徐连忙问道:“有何端倪?”

    “去年英夷的战舰和运输商船的比例是一比二。今年增援的战舰与运输商船的比例却是一比一。”易知足缓声道:“英夷的火器威力不俗,弹药的消耗相当大,此次援兵只来了四十多艘运输商船,装载的应该都是弹药补给。”

    杨芳沉声道:“知足的意思是说英夷没有携带足够的粮草?”

    易知足缓缓点了点头,道:“粮草可以在咱们东南沿海筹措,但弹药不可能就地筹措,当然.......不排除英夷后继还有运输船队前来......。”

    听的这话,众人心里都是一沉,英夷若是后继还有运输船队前来,必然还有战舰随行,半晌奕山才问道:“以知足判断,后继还有运输船队的可能大不大?”

    “不大。”易知足笃定的道:“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是广州的面粉价格持续走高,这说明有人在持续不断的大量收购,英夷是以面食为主食。二,南洋和远东的英军粮食是由印度供应,随同璞鼎查前的英海军少将、陆军少将皆是从印度抽调来的,若是有船队应该随同前来了。”

    奕山听的微微颌首,心里暗自赞叹,这小子不愧是行商出身,连面粉价格都留意到了,他语气轻松的笑道:“处处留意皆学问,我看应该改一改,处处留意皆情报。”

    “大人说的极是。”易知足认真的道:“收集情报本就应该全方位的收集,细枝末节反映的情况最为真实。”

    “早就听闻知足熟知英夷,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奕山毫不吝啬的夸赞了一句,接着道:“以知足分析,英夷舰队接下来会如何行动?”

    “大人这可是出了个难题。”易知足含笑道:“这事如何敢妄言?”

    听这话的语气,他还真对英夷的行动有所分析,在座几人登时都大感兴趣,林则徐扫了几人一眼,笑道:“知足姑妄言之,咱们也姑妄听之,但说无妨。”

    在座几人,就数易知足的官位最低,他若不掏点干货出来,很可能就会被忽视,难以进入这个核心的决策圈子,再则,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这几人去坚定道光江宁会战的决心,当下也不推诿,缓声道:“广东水师如今大大小小有三十艘风帆战舰,以英夷对战舰的划分来说,都
回到三国当皇上sodu
属于五六级辅助战舰类,不过,英军舰队不会对广东水师放任不管,一定会留下一支足够封锁广州海口的舰队将广东水师关在虎门内。”

    林则徐反问道:“英夷不担心重蹈粤海舰队磨刀洋被全歼的覆辙?”

    易知足道:“广东水师,英军舰队必须封锁。否则就有后顾之忧。”

    “知足言之有理。”杨芳赞许的道:“接着说。”

    略微顿了顿,易知足才接着道:“鉴于磨刀洋的教训,也因为广东水师有一战之力,英夷舰队一路北上必然会沿途攻击沿海的军事港口,既为扫清海路,也为消除后顾之忧——避免福建水师南下广州内外夹击留守舰队,厦门可能是第一个攻击目标。”

    陈化成道:“去年英夷舰队不是已经清理了一遍,连台湾基隆都未能幸免......。”

    “不过是举手之劳,英夷舰队应该不会放过。”易知足缓声道:“接下来,应该是定海,宁波,打定海是因为英夷舰队在这片海域需要一个基地,打宁波则是为了筹集军需粮饷。”

    僧格林沁道:“英夷不是以面食为主食?”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王爷或许不知,英夷舰队中有不少汉奸。”

    英夷舰队中有汉奸,去年各地遭受英军舰队攻击的地方文武官员都频频提及,在座几人都清楚,奕山接着道:“接下来,就是吴淞口?”

    林则徐扫了众人一眼,道:“是否有必要快马通知福建浙江早做准备?”

    “没必要。”奕山不假思索的道:“这不过是知足的猜测,再则,这一战江宁才是关键,万不能因小失大,另外,不通知,或许少些伤亡。”

    听的这话,陈化成不由的暗叹了一声,易知足这番分析可谓是头头是道,英夷舰队十有**会沿途攻击北上,不通知,等于是见死不救,不过,通知的话,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未战先溃,一是徒增伤亡,还有可能让英夷起疑,虽说是慈不掌兵,但想到不知道有多少绿营官兵会战死,他心里还是隐隐作痛,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去年死于英夷之手,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如此被放弃的结果。

    听的易知足的这番分析,杨芳对他不由的刮目相看,当即笑道:“元奇团练一战收复定海,实非侥幸,知足稍加历练,日后必然能为一代名将。”

    “侯爷如此谬赞,知足可不敢当。”易知足连忙谦逊道:“不过是纸上谈兵,诸位姑妄听之,姑妄听之。”

    “知足何必谦逊。”奕山含笑道:“对战英夷,论及知彼知己的功夫,大清怕是无人能及知足。”

    见高帽子一顶接一顶不要钱的送上来,易知足连忙客气了几句,随即看向林则徐道:“一上岸就急急赶了过来,饥肠辘辘,部堂大人能否赏顿饭?”

    “这可真是疏忽了。”林则徐笑着起身道:“诸位大人且稍稍歇息一下.....。”

    杨芳笑道:“年纪不饶人,老夫也正想歇息片刻。”

    “下午还要商议,西厢就是卧房,侯爷不妨就在西厢歇息。”奕山说着站起身看向僧格林沁,道:“这院子景色不错,王爷可有兴趣走走?”

    众人行礼分开,奕山和僧格林沁缓步踱到书房后面的院子,沿着游廊漫步,默然良久,奕山才轻叹道:“易知足聪明过人,心思缜密,要想把元奇团练当枪使,怕是没有可能。”

    僧格林沁点了点头,道:“元奇团练五千兵马分驻三地,不与绿营往来,一应供给都不仰仗朝廷,根本无法探知详细情况,可见已有防范之心,而且易知足那小子也不是好拿捏的主,真要拿元奇团练当枪使,那小子不定敢当场翻脸,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唯有取舍了,孰轻孰重,当无须赘言。”

    孰轻孰重,奕山自然清楚,江宁会战大捷,这是大功劳,就算不能借机削弱元奇团练的实力,道光也不会苛责,相反,若是这一战打输了,就算元奇团练伤亡殆尽,他身为钦差大臣,也是在劫难逃。

    略微沉吟,他才轻笑道:“既是如此,王爷这白脸也无须再唱了,咱们好好笼络下他,这一战要借重他的地方怕是不少。”

    “不是笼络。”僧格林沁说着掏出鼻烟用力的嗅了嗅,随即长出了口气,道:“英夷瞧着势大,但要分兵防堵广东水师,分兵驻扎定海,可用兵力最多只有一半,天津有重兵防守,英夷极有可能避重就轻攻击江宁,不出意外,江宁会战已是定局,要想大捷,得精诚团结,得拿出诚意,消除易知足的戒心。”

    紧靠着厨房的东花厅里,林则徐伸手让座,待的下人奉茶离开之后,才道:“知足也不赞成通知福建、浙江?”

    易知足给两人斟了杯茶,自个也斟了一杯,这才看向陈化成,道:“陈军门认为是否该通知?”

    “好小子,拿老夫当枪使?”陈化成说着浅浅的呷了口茶,才看向林则徐道:“慈不掌兵,末将觉着应从大局着想。”

    林则徐看了看二人,道:“江宁一战,可有把握?”

    “没有。”易知足肃然道:“不管输赢,江宁一战都是难得的一次机会,而且是仅有的一次机会。”

    林则徐反问道:“为了江宁一战,把元奇团练五千精锐全部填进去,也在所不惜?”

    “别说是五千,就是一万,也在所不惜。”易知足沉声道:“这一战的意义和影响之大,可能远远超过咱们的想象,别说是元奇团练,把元奇填进去,也是在所不惜。”

    听的这话,林则徐不由的为之动容,他可是清楚知道元奇的规模有多大,易知足能说出这话来,足见这一战在他心目中有多重要,陈化成却是不相信他这鬼话,乘机道:“知足能否送给咱们一批元奇火药和西洋望远镜?”

    易知足白了他一眼,假装没听见,端起茶杯喝茶。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