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八零章 开战了

第三八零章 开战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璞鼎查通过澳门向两广总督府发出照会,正式废除实际上双方都没承认和执行过的《澳门合约》,提出赔偿军费,烟价三千万元,割让舟山群岛和香港岛等新的要求,并且声明,一日没签订新的合约,两国就一日处于战争状态,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开战了!

    同日,英军舰队从磨刀洋开往九龙海面。

    二十三日一早,九龙海面响起了隆隆炮声,英军从海陆两路猛攻官涌、九龙炮台,仅仅坚守了半日,九龙官涌营参将王季辉就率众逃离炮台,英军占领香港,义律随后张贴告示,宣布香港为自由贸易港,同时还宣布,即日起封锁珠江口。

    虎门寨,提督署。闻报英军攻占官涌、九龙炮台,占领香港,关天培连忙下令,全面戒备,并派快船分赴总督府和花地大营求援,以防英军攻击虎门。

    璞鼎查根本没心思啃虎门这块硬骨头,在任命伯麦为粤海舰队司令封锁珠江口,任命布尔利为香港陆军司令驻守香港之后,他率领五十艘大小战舰北上。

    五月初一,英军攻陷厦门。

    五月十八日,英军攻陷定海。

    五月二十三日,英军攻陷镇海。

    五月二十六日,英军攻陷宁波,随即●长●风●文●学,w≤ww.cf↙wx.≌t分兵数路,焚掠慈溪、奉化、余姚等县。

    五月二十七,英军一支舰队离开定海北上。

    消息传开,东南恐慌,举国震惊,朝野上下一片沸腾,英军卷土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横扫东南沿海,犹如无人之境,兵锋所指,无一合之敌,谁也不知道英军下一步会攻击哪里?

    上海道衙,书房。

    易知足叼着一支雪茄愣愣的出神,离开定海北上的英军舰队规模是三艘三级战列舰,其他四五六级战舰二十艘,几乎是璞鼎查率领的舰队的一半实力,璞鼎查想干什么?兵分两路?攻击天津?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一则现在时间还早,再则英军一路攻击,打的极为顺手,璞鼎查在自信心极度膨胀之下,分兵攻击,或是来个沿海各省四处开花,都有可能,而且英军也有这个实力。

    元奇团练的横空出世,早已让这场战争变的面目全非,战争的走向和进程或许会依照原由的轨迹或许会大为改变,他可不能犯刻舟求剑的蠢事。

    而最令他担心的,还是朝廷的反应,面对这种局面,朝廷会如何应对?英军再占定海,洗劫宁波,与去年懿律抢一把就走完全不同,朝廷若是不调兵围剿,怕是会朝野沸腾,出兵,道光会不会抽调杨芳的湖南湖北绿营甚是元奇团练?

    就在他凝神思虑之时,李旺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探头看了一眼,才轻声道:“少爷,陈军门来了。”

    松江府城距离上海不远,在英军攻打厦门之后,陈化成就已成为道衙的常客,隔三差五就会跑来一趟,易知足早已习惯,当即吩咐道:“请他进来。”说着放下雪茄,起身缓步迎了出去。

    一身便服的陈化成不急不缓的走进院子,见的易知足站在台阶上迎接,他也不以为意,到的跟前,两人略微拱手就算是见礼,他也不寒暄,径直道:“英夷进犯宁波已数日,接下来,会否前来松江?要否调集兵力布防连接浙江的水陆海要冲之地?松江富庶可是名声在外。”

    易知足一边伸手相请一边不急不缓的道:“军门是江南提督,英夷进犯近在咫尺的宁波府,调兵遣将布防也是情理中事,不至引人生疑。”

    陈化成询问的重点是英夷会否在松江府沿海几县登陆劫掠?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如今他对易知足是打心里佩服,能将英夷的行动判断的如此准确,他自问没这个本事,怕是大清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见易知足避重就轻,他也懒的兜圈子,径直道:“英夷究竟会不会来松江府?知足也是苏松太兵备道,可别一点不上心,英夷犯境,知足少不了也要吃挂落的。”

    松江府几个县都濒临杭州湾与宁波府隔海湾相对,走海路相当近,易知足身为上海道,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略微沉吟,他才道:“英夷以定海为据点,轻松掌控整个杭州湾,嘉兴府、松江府都环杭州湾,皆在英夷骚扰劫掠的范围之内。

    不过,英夷不是倭寇,不是以劫掠为主,而是有着极为明确的目的,再说,宁波府也足够富饶,能够满足英夷所需,再一个,英夷舰队已分兵北上,舟山英夷四下散开,四处劫掠的可能不大。”

    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陈化成放下心来,身为江南提督,管辖苏州、松江、常州、镇江四府,他可是憋着劲在扬子江与英夷恶战一场为两个儿子报仇,不想将兵力分散调到松江府沿海几个县来。

    易知足顺手取过雪茄缓缓吸了一口,道:“英夷占据定海,攻占宁波府,有蔓延之势,朝廷会如何应对?”

    “还能如何应对?”陈化成不以为然的道:“无非是严令浙江大员或是闽浙总督派兵收复失地,委派钦差也有可能。”略微一顿,他才试探着道:“知足担心什么?担心朝廷会从两江抽调兵力?”

    “这倒不担心。”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借这机会将江西兵力调到杭州嘉兴等地,反倒是有利于江宁会战。”

    陈化成追问道:“那知足担心什么?”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缓声道:“福建要抽调兵力布防沿海,怕是抽调不出多少兵力来浙江,仅凭浙江绿营是不可能收复失地的,从江西安徽和湖南湖北调兵的可能性更大,若是出现这种情况,英夷会是何反应?”

    听的这话,陈化成不由一楞,半晌才迟疑着道:“知足担心英夷以逸待劳,将浙江作为主战场?”

    “确切的说,是以杭州作为主战场。”易知足沉声道:“英军已经打到宁波府余姚、慈溪,距离杭州不过二百
倾宋小说5200
余里,以英军的兵力和战力,要攻打杭州,并不是难事,一旦英军摆出攻打杭州的姿态,朝廷会是何反应?”

    杭州是浙江省城,是大运河起点,繁华富庶不逊于南京,一旦被英军攻陷,必然天下哗然,朝廷断然无法坐视容忍,必然倾力防守,想到这里,陈化成心里一沉,真要如此,英军先机占领宁波府,以逸待劳,占尽地利,各省绿营却是远道而来,那是什么情况?

    主客易位!原本绿营就不是英军对手,如此一来,劣势更为明显,而且对于英军而言,以杭州为战场,比攻打江宁要轻松的多,果真是这样,会是什么情形?

    略微沉吟,他才道:“知足不会是多虑了吧,英夷已经分兵北上,若是意图攻打杭州,他们就不会分兵,或许英夷并不了解杭州的情况。”

    英军不了解杭州,天地会难道也不了解杭州?英军攻打镇海宁波,焚掠慈溪、奉化、余姚,都有大股汉奸参与,很显然那些汉奸大多都是天地会的会众,易知足默默的抽着雪茄没吭声,英军确实没有打过杭州,是什么原因让英军对近在咫尺的杭州无动于衷?

    沉吟良久,他才开口道:“这事不能不防,不能让英军将杭州作为主战场,那样的话,咱们没有丝毫赢面,还的劳烦陈化军门跑一趟金陵,向林部堂详细分析,陈明厉害。”

    陈化成有些意外的道:“知足不去金陵?”

    易知足笑着磕了磕烟灰,道:“我高价雇了几艘沙船出海打探英军北上舰队的情况,得随时守在上海,咱们的机动性不如英军,早一日确定英夷的意图,也就能多一分胜算。”

    “好,让老夫跑腿也可以。”陈化成笑道:“不过,知足最好是写封信,老夫年纪大了,这记性可不好。”

    所谓年纪大了不过是托词,易知足也不以为意,他才不怕担风险,当即爽快的答应下来,洋洋洒洒写了封信,交由陈化成将他送出院子,这才折回书房,李旺就来禀报道:“潘公子、严掌柜还有位薛掌柜的,在外求见。”

    “潘仕明到了?”易知足问道,见李旺点头,他微笑着道:“先请他进来。”

    潘仕明还是头一次来上海道衙,进的院子抬头见易知足在台阶上候迎,不由的一笑,加快了步子,还离着十几步,他就拱手笑道:“英夷攻陷宁波,杭州人心惶惶,士绅商贾富户大多出逃,在下可是到大掌柜这里避难来了。”

    “则诚兄避难可选错了方向,上海如今比杭州更危险。”易知足笑着拱手,随即关切的道:“一路可还顺利?”

    “有漕帮护送,还能不顺利?”潘仕明说着一叹,“这次可算见识了什么是兵荒马乱,运河上挤满了各种船只,两岸也尽是扶老携幼的百姓,一眼望不到头,哎朝廷无能,百姓遭殃。”

    “英军还离着杭州二百里,杭州就乱成这样了?”易知足一边问一边伸手礼让,两人进屋落座,潘仕明不客气的从桌子上取了支雪茄点上,长长的吐出一股烟雾,象是要将满腹的怨气吐出来一般,“英夷占领宁波,抢掠****,无恶不作,且又出兵攻占慈溪余姚,距离杭州不过两三日行程,杭州焉能不乱?所幸那些大员未敢逃离,否则,杭州跟宁波一样,还未见着英夷的人影,就已是空城一座。”

    宁波的情形易知足很清楚,镇海失陷,浙江提督余步云、宁绍台道鹿泽良、宁波知府邓廷彩及鄞县知县王鼎勋等大小文武官员就已弃城而逃,提镇二营也溃散一空,英军不到千人,一枪未发就轻松攻占宁波府城。

    听的这话,他轻笑道:“杭州是省城,敢弃省城而逃,阖城大小文武同样难逃一死。”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问道:“听闻新任浙江巡抚刘韵珂积极备战,宁波失陷,杭州岌岌可危,他采取了那些措施?”

    略微沉吟,潘仕明才道:“宁波失守,刘抚台便着在籍布政使郑祖琛率师扼曹娥江,总兵李廷扬、按察使蒋文庆、道员鹿泽良驻守绍兴,同时募兵二万守省城,招抚沙匪十麻子等投降效用,并下令全城戒严,肃清奸细。”

    宁波化妆的情报,易知足不是没有,但没潘仕明了解的这么全面,他起身笑道:“看来则诚兄在杭州城已站稳了脚跟。”

    “《临安日报》的一众东家都是杭州的士绅名流,而且创办以来一直积极的宣传抗击英夷,这些消息根本不算什么。”潘仕明边说边转过身,见的易知足在书桌上摊开一张地图,忙起身凑了过去。

    桌上地图是勾画简单的浙江地图,易知足用手指点着曹娥江的位置,沉吟着道:“曹娥江守不住,英夷蒸汽轮船完全可以乘涨潮之机逆江而上进行攻击。”

    听的这话,潘仕明一惊,“英夷会攻击杭州?”

    “难说。”易知足缓声道:“不过短时间内不会打杭州,要打早打了,不会在宁波耽搁如此长时间,让杭州有足够的时间部署防务。则诚兄会杭州还请转告刘抚台,若是英夷进攻,最好是退到钱塘江北岸,依江而守。”

    还回杭州?潘仕明愕然道:“杭州现在是危城。”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有漕帮,则诚兄担心什么?就算英夷攻打杭州,漕帮也定然能够护得则诚兄安全。”

    听的这话,潘仕明放下心来,从杭州一路过来,他是深刻领会到漕帮在运河沿线的能耐,漕帮的防护绝对比八旗绿营官兵更为安全,想到这里,他一脸狐疑的看向易知足,既然不是让他躲避战乱,巴巴的将他叫来上海干嘛?

    易知足一笑,伸手道:“坐下说。”两人落座,易知足给他斟了杯茶,这才缓声道:“对杭州官兵士绅百姓而言,《临安日报》能够起到正面宣传,引导舆论,激励士气,稳定民心的作用,不过,则诚兄想过没有,英夷也能通过《临安日报》收集情报,掌握朝廷官兵的动向。”**.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