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八六章 抠门道光

第三八六章 抠门道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道光允准,王鼎接着又道:“祥符决堤八十余丈,水围开封,浪高数丈,黄水弥望无际,四顾不见村落,可见水势凶猛,以微臣之经验,至少会有四五十州县遭灾,恳祈皇上尽快调拨银两自湖广、江浙采买粮食用于赈济救灾。√”

    “祥符黄河决堤,运河必受影响。”潘世恩跟着道:“恳祈皇上下旨,着安徽、河南境内漕粮就近交付地方州县,用于赈济灾民。”

    听的两人这话,穆章阿这才意识到这次黄河决堤非同小可,怕是一次罕见的大灾,他反应极快,连忙跟着道:“皇上,当前正值英夷侵扰沿海非常之际,务必着遭灾州县全力赈济灾民,妥善安置,以免祸起肘腋。”

    道光缓缓扫了三人一眼,沉声道:“定九,祥符决堤,运河有何影响?”

    王鼎不仅做过河南巡抚,而且还主持过河务革新,对于河务十分熟悉,当即不假思索的道:“回皇上,祥符决堤,水注洪泽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下游将会断流,运河徐州至淮安一带,须借黄行运,将无法保证正常水位,无法航行。”

    听的这话,就连反应最为迟钝的载铨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运河断航,英夷舰队又封锁洋面,这意味着京师与江南的航运将断绝,这可就不是小事。

    道光六年,漕粮海运,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高家堰大堤溃决,运河水势低弱,重运北上成为难题,如今海疆不宁,漕粮海运根本不敢想,默然半晌,一脸峻然的道光才沉声道:“堵筑祥符大堤决口,需要耗时多长,耗银多少?”

    这事王鼎可不敢贸然回答,半晌才斟酌着道:“微臣不知具体情形,不敢妄言,黄水泛滥,物质调运艰难,耗银费时皆数倍于寻常......。”

    道光放缓了语气道:“但说无妨,朝廷亦好有所准备。”

    听的这话,王鼎大着胆子道:“以微臣之经验,粗粗估算,耗银至少得四五百万两,费时须得三四个月。”

    仅是河工银就要四五百万?这还是粗粗估算,再加上赈灾,没个千儿八百万的银子根本就应付不过来!道光脸色变的极为难看,目光在穆章阿身上停留了一下又转向载铨,略微停顿,他将目光投向窗外,他眼下实在是没心情过问户部银库亏空案的进展,他心里很清楚,要追缴这八百多万亏空,不是短时间能够追缴得上来的,远水难解近渴。

    见道光不吭声,善于揣摩道光心思的穆章阿轻轻磕道:“河南特大水灾,奴才恳祈皇上特开大捐。”

    所谓大捐就是常例捐纳之外,因为暂行事例如战争、灾荒、河工重大工程等而特开的捐纳,听到穆章阿提议大捐,王鼎沉声道:“河工、赈济动辄数以百万甚至上千万,大捐能筹措多少银子?一年百十万两无异于杯水车薪,微臣恳祈皇上行国债!”

    行国债?道光仿佛是在黑暗中看见一丝曙光,怎的忘记还有行国债这个法子?不允许元奇垄断江浙钱业,他潜意识里已对行国债没做指望,如今内外交困,国库空虚到难以为继的地步,却处处需要大笔银子,或许行国债是唯一的法子,至于元奇形成尾大不掉之势,那是以后的事情,先将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说。

    听的王鼎建言行国债,载铨也有意卖元奇一个人情,而且也希望借此缓和与汉员的关系,当即附和着道:“臣窃以为,行国债乃是正途,还请皇上明鉴。”

    见载铨居然支持王鼎,穆章阿心里一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正待开口,道光已是开口道:“元奇如今还有能力承接国债?”

    王鼎微微躬身道:“若能一统江浙钱业......。”

    “万万不可!”穆章阿连忙反对道:“江浙乃朝廷财赋重地,岂能任由元奇垄断钱业,奴才恳祈皇上慎虑。”

    道光看了他一眼,没做理会,略微沉吟才道:“定九接着说。”

    “皇上,户部银行既缺雄厚的资金,也缺人才。”王鼎缓声道:“若是能与元奇携手......官商合办银行,垄断江浙钱业,对于朝廷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捷径。”

    官商合办银行?道光登时大感兴趣,连忙追问道:“定九可有详细章程?”

    “皇上,这事得户部派员与元奇商议。”王鼎缓声道:“不过,微臣窃以为,官商合办银行,股份多少在其次,主要是重在监管,若是能将元奇银行置于户部的监管之下,别说一统江浙,就是一统大清所有省份钱业,朝廷也是乐见其成。”

    这个思路是不错,但如何监管?如何才能有效的监管?道光对此也是一无所知,但他对这个建言颇为心动,略微沉吟,才道:“定九给江宁户部银行的吴其浚去封信,让他跟易知足商议下,尽快回复。”

    “微臣遵旨。”王鼎说完抬起身道:“此事怕是短时间内商议不出结果。”

    道光微微颌道:“在江宁行国债之事,不妨也着吴其浚与他谈谈,看看元奇有哪些困难。”

    “微臣遵旨。”王鼎连忙躬身道。

    见这情形穆章阿大为着急,一旦元奇在江宁开办交易所,再次承接大额国债,就等于在江南扎下了根,以后要想遏制元奇,怕就不是一般的难,他反应极快,连忙重重的磕了个头,道:“皇上,若是江南无战事,仅是河南水灾,即便不行国债,朝廷也能周转的过来。”

    道光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才沉声道:“英夷再度兴兵,所为何来?赔款二千万!割地!江南无战事?你能让英夷退兵?”

    听的道光疾言厉色,穆章阿连冷汗都吓出来了,连忙磕道:“英夷舰队已出现在登州洋面,显见是欲攻击天津.......。”

    对于这事,道光心里也疑惑,他烦闷的道:“都跪安吧。”

    奕山、僧格林沁的八百里加急仅仅迟了一天,第二天午后就送到了圆明园军机处值房,穆章阿不在,
这个末世有点苏笔趣阁
军机处以潘世恩为,略微看了几眼,他便吩咐小章京道:“将折子送给祁中堂。”

    祁中堂,祁隽藻是才调任的户部尚书,新任的军机大臣,看完折子,他便明白了潘世恩的意思,皇上昨日才提到户部与元奇合办银行的事,这是让他去呈送这份加急快递,不过,对于官商合办银行的事情,他同样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正犹豫着,潘世恩已是起身踱了过来,道:“走罢,正好顺带禀报下灾情。”

    两人出了值房,一路前往勤政殿,祁隽藻忍不住道:“元奇究竟有多大的财力,竟似有用不完的银子?”

    听的这话,潘世恩含笑道:“叔颖之前一直在兵部、吏部、都察院,对于元奇关注的不多,如今主掌户部,可的多关注元奇。”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元奇资金雄厚不假,却也经不住如此折腾,是易知足长袖善舞,叔颖若能将他网罗到户部来,可就省心多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祁隽藻有些纳闷,易知足如今是上海道员,又是参赞大臣,哪能离得开江南?一转念,他就想到官商合办银行的事,利用这机会让易知足在户部挂个虚衔,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想到这里,他笑道:“易知足是难得的经济大才,但眼下却只是四品的上海道,而且年纪也轻,把他网罗到户部来,可不好安置,如此年纪,总不能给个侍郎吧。”

    “如今朝廷急缺经济人才,何必拘泥?”潘世恩缓声道:“再说了,这次江南若能大捷,易知足论功行赏,三品,甚至是二品也都有可能。”

    这倒是真有可能,祁隽藻琢磨了下,才道:“皇上可有意召他来京师?”

    “元奇初创之时,王中堂就想提携他,被拒绝了。”

    两人说着话来到勤政殿外,递了牌子,随即就被领了进去,进的暖阁,请安见礼毕,潘世恩便道:“禀皇上,奕山、僧格林沁送来八百里加急。”

    一听又是八百里加急,道光心里一沉,这些日子的八百里加急就没一件好消息,接过折子翻开一看,他眉头不由的微微一扬,虽说不是好消息,却是颇令他欣慰,不过,欣慰的同时,他也深感担忧,能让在徐州的奕山、僧格林沁担心朝廷因为河南水灾而放弃江宁会战,足见灾情之严重。

    他看了一眼潘世恩,道:“河南灾情可有新的消息?”

    “回皇上。”潘世恩道:“具目前收到的急件统计,河南安徽遭灾州县已有十一。”

    道光轻叹道:“看来这次灾情远胜往昔。”瞥了祁隽藻一眼,他才缓声道:“银库乃天下财赋总汇,乃是朝廷根本所在,此案影响不小,从内务府调拨四百万两白银充实银库,大张旗鼓的转运。”

    内务府属于皇室,大清建制以来,就将国家财政与皇室财政严格区分开来,分属户部和内务府管理,一般户部将每年的常额经费六十五万两拨给内务府,两者之间便不再互相牵涉,如今国库亏空,道光一口气就划拨四百万两白银充实户部银库,着实是令两人有些激动。

    道光崇尚节俭,一登基就大幅削减各地的进贡的贡品,将宫廷每年的开销降到二十万两,并且以身作则,带头用普通的毛笔、砚台,每餐不过四样菜肴;规定除太后、皇帝、皇后以外,其他人非节庆不得食肉。

    皇后生日庆宴,他特意批准御膳房宰猪两头,用打卤面招待前来恭贺的群臣,就这还是格外开恩,因为他明确规定:万寿节(皇帝生日)、千秋节(皇后生日)以及除夕、元旦、上元(元宵节)、冬至的庆贺宴席一律取消,为皇后祝寿赐宴算是破了例。

    道光对别人苛刻,对他自己也同样苛刻,除了龙袍外,衣服穿破了就打上补丁再穿,被人私下里戏称为“史上第一抠门皇帝”。

    如今这个抠门皇帝却从自个的腰包掏出四百万两银子充实户部银库,祁隽藻眼圈瞬间就红了,正要磕头,道光却摆手道:“这是借的,以后户部宽裕了,还须的还回来。”

    合着还要还?祁隽藻一楞,转念就想到,瞧这情形,猴年马月才能还得起,反正不会是在他的任上,当即连忙磕头,干巴巴的道:“皇上圣睿.......。”

    “罢了。”道光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了奕山、僧格林沁的这份折子,他心情确实不错,元奇能在朝廷危难之际毫不犹豫的表态承担江南的军费开支,这比元奇承接千万国债更让他感到欣慰。

    潘世恩可是有些日子没见道光露出笑颜,自然清楚他为什么心情好,当即凑趣道:“元奇实是堪称商团楷模,若是大清商团皆如元奇,区区英吉利又何足道哉。”

    道光含笑道:“朝廷还不至于供应不起江南的军费开销,难得的是元奇有这份心意。”说着,他看向祁隽藻道:“划拨的四百万两白银,调拨二百万给江宁户部银行,以备不时之需,祥符的河工银,王鼎但有所需,要尽力满足,及时调拨。”

    祁隽藻连忙叩道:“微臣遵旨。”

    “跪安吧。”道光将两人打走,又拿起折子细看,因为元奇团练的规模和展现出来的战力,他对元奇一直抱有很大的戒心,令林则徐为督师杭州,易知足参赞军务,他就有着试探的意思,没想到河南一场大水灾,却让他彻底看清楚了易知足,能够如此不遗余力的支持朝廷,元奇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转念,他又想到了河南的水灾,这次可能是特大的水灾,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银子,朝廷一年在河工上的投入着实是令他心痛,或许,真的应该考虑修建铁路,若是不用朝廷出银子,何乐而不为?其它且不说,就修建一条杭州到京师的铁路,朝廷河工银一年就节省七八百万两,还有漕粮的庞大运费,这两项加起来,朝廷一年至少能够节约一千多万两白银,一千多万两,那能做多少事情!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