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八七章 难得机会

第三八七章 难得机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年能够节约一千多万两白银!道光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烘热,放下折子起身在暖阁里缓步的踱着,这不仅能从根本上扭转财政亏空,而且还能有大额的节余,有充裕的财力,象元奇团练那样的新军,朝廷养个十万八万根本不费力,也有能力建造象英夷那样庞大的舰队。

    被英夷舰队两次肆无忌惮的横扫东南沿海,不仅是他,许多大臣都已经清楚的认识到,现有的海防体系已经太落后,要保海疆安宁,须得重新训练甚至创建新型的水师,建造能与英夷战舰抗衡的大型战舰。

    虽说能认识到这点,但一支庞大舰队的建造和日常养护的费用高昂的怕人,他之前是直接选择无视,朝廷年年都是入不敷出,哪来的银子去建造庞大的舰队?一艘战舰动辄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哪里是他敢轻易问津的。

    但若是修建一条杭州至京师的铁路,一年就能节省下上千万两白银,凭什么不修?经历过这次战争和他水灾,他确实是动心了。

    “来人。”道光停下脚步吩咐道:“把易知足那篇《铁路兴国十八条》找来。”

    朝廷没有银子修建铁路,完全可以商办,道光心里暗忖,只要朝廷每年能够将河工银子和维持漕运的银子实实在在的省下来,就算朝廷无法掌控铁路又有何妨?如今当务之急,是要保证东南海疆和东南各省的太平,朝廷眼下实在是经不起大的折腾。

    这边太监刚刚领命出去,又有太监进来禀报,“定郡王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道光随意吩咐道,河南大水,东南用兵,天津可能也会爆战事,处处都急需银子,户部银库亏空案必须的加快进度,尽快拿出追缴亏空的方案,不能拖延。

    载铨自然也清楚当前的局势,而且还打算借这机会狠狠打压穆章阿的势力,因此对于案子的进度也是分外上心,进的暖阁,请安见礼之后,他正待主动禀报案情进展,不料道光却道:“朕记的,对于修建铁路,你是极力反对的?”

    修建铁路?载铨一楞,随即反应过来,河南这次大水可能激了道光修建铁路的念头,他原本确实极力反对修建铁路,但与肃顺一番谈话,他起了支持元奇洋务运动以打压穆章阿的心思,如今道光既然有意,他乐的卖个顺水人情,当即躬身道:“回皇上,奴才之所以反对修建铁路,实在是因为铁路造价昂贵,以朝廷之财力不堪负重。”

    这个回答让道光略微有些意外,似乎反对的并不强烈,载铨是皇室宗亲的领军人物,修建铁路毁誉参半,争议颇凶,道光要修建铁路,至少要先争取皇室宗亲的支持,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元奇修建的佛广铁路已经通车营运半年有余,对于火车营运情况,绵性是一月一报,你抽时间查阅一下。”

    略微一顿,他接着道:“英夷舰队肆虐沿海,不少朝中大员和地方大吏皆呼吁建造能与英夷战舰抗衡的大型战舰,易知足熟知西洋情形,奕山、僧格林沁在江南,不妨着他二人详细询问了解,具折上奏。”

    建造战舰?如今银库都快见底了,哪里还有银子建造战舰?载铨一转念就反应过来,这也是道光起意修建铁路的原因之一,他连忙躬身道:“奴才遵旨。”

    略微沉吟,道光才道:“银库亏空一案,可有新的进展?”

    “回皇上。”载铨缓声道:“以奴才愚见,银库亏空一案,非是短期能够彻查,经奴才这些日子查核,银库出现巨额亏空,除了管库官员长期渎职,吏役长期侵蚀,库兵长期盗窃之外,还存在常年累月的积欠——这包括各府县对各省藩库的积欠,各省藩库对户部银库的积欠,要详加查核,非有数月之功不可。

    总而言之,银库亏空,要之责在于管库大臣、查库王大臣、查库御史、银库司员等大员收受贿赂,长期严重渎职,方有如此巨额亏空出现。

    奴才窃以为,自和珅以后,凡担任以上之职务者,皆应按任职长短进行追缴,过世者,由其子孙赔付,赔付不出者,家产籍没入官,在职官员一律依照溺职罪革职,奴才亦曾任管库大臣,难辞其咎,恳祈皇上削去郡王爵位,以正视听。”

    说着,他双手摘下自己头上的凉帽摆放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头道:“奴才恳祈皇上恩准。”

    道光微微有些动容,半晌才长叹了一声,才道:“事隔多年,官非一任,尽数追查,恐人心慌乱,如今却是乱不得。”

    “皇上,八百八十余万库银,不如此,实难以追缴。”载铨说着叩道:“如今多事之秋,处处皆需银子,奴才恳祈皇上三思,不如此严惩,一众官员必然心存观望或是侥幸。”

    八百八十万两库银,道光哪有不追缴之理?当略微沉吟便沉声道:“将自嘉庆五年以来的历任管库大臣、查库王大臣、查库御史、银库司员等各职名开单呈览,按月罚赔数额也须早日核记上奏。”

    “奴才遵旨。”载铨连忙躬身道,抬起身,他接着道:“奴才思虑,即便如此,怕是仍然难以如数追回亏空库银,再三斟酌,窃以为,除向以上官员追缴罚赔之外,还应追缴库丁书吏侵蚀库银,并从重治处,积极退赔者,许以从轻落。

    另则,眼下朝廷各处急需用银,奴才恳祈将库支各款,减平放,先济国用。所有王、贝勒、贝子、公、满汉大臣、文武职员、世职官员每季应领俸银养廉,并一切由户部库银领项,以及兵饷,皆减平放。”

    再则,没收各省榷关、海关‘库吏规费’等陋规银以弥补库亏。清查历年积欠,敦促地方各省完纳欠银,提解部库。”

    听他说如此全面,道光颇为满意,很显然,载铨是很费了番心思的,略微沉吟,他才道:“细细拟份条陈上来。”

    “奴才遵旨。”载铨心里一喜,连忙躬身应道,这个案子他办的妥当,削掉的郡王爵位不消一两年就能赏回来,但其他官员可就难说了,连他这个只担任过一年
倾风全文阅读
管库大臣的郡王都削了爵位,多次担任管库大臣,并且主管户部银库的穆章阿能逃脱革职的命运?不信扳不倒他穆章阿!

    江宁,两江总督府,易知足暂居独院。

    正值六月,素有‘火炉’之称的江宁又闷又热仿佛一个大蒸笼似的,虽然已是夕阳西下,却依然酷热,书房里,易知足一身短纱褂,正端坐书写一份折子,这次河南大水,正是为修建铁路造势的好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其实在佛广州铁路通车之时,他就将《铁路兴国十八条》做过详细的阐述,但当时觉的还不完善,再一个也觉的机会不好,是以没上折子,这次机会难得,他想一举造出声势,打动道光。

    “少爷。”李旺在门口禀报道:“部堂大人和魏先生来了。”

    听的林则徐和魏源一道前来,易知足连忙搁下笔,道:“快,拿长衫来。”

    待他穿上长衫出的书房,林则徐、魏源两人已经进了院子,他连忙快步迎上前,拱手笑道:“部堂和魏先生这个时辰来,可是叫了席面,犒劳在下?”

    “咱们可是来蹭酒席的。”魏源笑呵呵的道:“你个元奇大掌柜,难不成还好意思让咱们掏腰包?”

    易知足一笑,“在两日多有叨扰先生,理当在下设宴答谢。”说着,他便吩咐李旺,“去叫桌上好席面,清淡些的。”

    “是,少爷。”李旺指挥人将桌椅搬到院子里,奉上茶水后,便将院子里的人都叫了出去。

    林则徐是听魏源提及易知足在准备上书修建铁路,特意过来的,落座后便含笑道:“英夷侵犯东南,户部银库亏空大案,黄河决堤,运河断航,事情都凑一块了,确实是难得的奏请修建铁路的机会。”

    “此事还的劳烦部堂大人。”

    林则徐抚须笑道:“利国利民之举,本部堂责无旁贷。”

    见他如此爽快,易知足连忙起身去书房将草稿拿了过来,道:“请部堂斧正。”

    细看了一遍,林则徐转手递给魏源,才道:“对于筹建铁路的方式,知足也该草拟一个条陈,如今国库空虚,若无妥善可行的法子,怕是难以壮大声势。”

    易知足笑道:“谢部堂点拨。”

    “无须客气。”林则徐摆了摆手,随即道:“河南大灾,听闻元奇已派人前去赈济?可有需要本部堂出力之处?”

    河南特大水灾,对于元奇来说,是极为难得的机会,一则是可以借赈灾的机会在河南安徽江苏打响元奇的名声,为日后元奇进驻打下良好的基础,再则,元奇可以借着机会收容大批儿童和少年,再则,还能招募大批的流民前往上海,而且,此举还能为朝廷减少不小的压力。可谓是一举数得,如此机会,易知足自然不会放过。

    听的这话,易知足毫不客气的道:“部堂既是有心,在下就不客气了,大灾之后往往是大疫,除了运送粮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防疫病之药材,但最近各地药材纷纷坐地起价,这银子花的可着实有些心痛。”

    “知足放心。”林则徐肃然道:“本部堂明日就传令两江各府县,严惩囤聚居奇,坐地涨价之奸商。”

    魏源却道:“只是药材涨价?难道知足没有采买粮食?”

    “粮食的采买,在下通过漕帮从两湖采买。”易知足缓声道:“江宁大战在即,粮食不宜外调,元奇在江浙采买的粮食数额并不大。”

    林则徐看了他一眼,道:“元奇赈济的手笔似乎不小?”

    易知足知道他担心什么,含笑道:“部堂大人放心,轻重缓急,在下分得清。”

    “好。”林则徐颌道:“知足须的抓紧,三日后,咱们就得启程前往杭州。”

    次日一早,天才刚放亮,易知足便早早起身前往水西门,说是喝早茶,实则是与元奇江宁分行掌柜、漕帮吴飞扬等几人碰头,昨日是在聚宝门,今日约的是水西门的‘孙楚酒楼’一天一个地方。

    水西门一如既往的繁忙,易知足乘船在水西门上了岸,径直就前往‘孙楚酒楼’,才到大门外,江宁分行的掌柜——四十出头的姜雨恒就迎了上来,拱手见礼道:“大掌柜来了。”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飞扬来了吗?”

    “吴公子和杜先生都已在二楼雅间候着了。”姜雨恒说着伸手礼让道:“大掌柜请——。”

    为方便说话谈事,吴飞扬特意要了一个转角的雅间,既能欣赏秦淮河的美景又清净,见的易知足缓步踱进来,他和杜长德两人连忙起身相迎,神情恭敬的拱手道:“见过易大掌柜。”

    还了一礼,易知足才含笑道:“坐,都坐,没必要拘礼。”说着,径直在主位上落座,吴飞扬殷勤的为他斟了杯茶,这才落座笑道:“易大掌柜所需的船只昨日都已备齐,何时启运,吩咐一声便是。”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辛苦了。”

    “易大掌柜这话可就见外了。”吴飞扬笑道:“元奇这次大手笔赈济河南安徽灾民,咱们漕帮上下可是佩服的紧,家父已经捎信给漕帮各个码头,但凡是插有元奇旗帜的赈灾船只,一律沿途护送,妥善照顾,但有所需,竭力满足。”

    “有漕帮大力协助,这次赈灾必然顺利不少。”易知足说着拱手道:“代我谢过令尊。”

    “易大掌柜无须客气。”杜长德缓声道:“漕帮有不少帮众都是安徽河南两省的,漕帮这次既是帮元奇,也是帮自己,大当家说了,此次元奇所用船只一律免费,也算是咱们漕帮为赈灾尽一分力。”

    “吴大当家高义。”易知足道:“以在下所知,河南安徽两省已有二十三个州县受灾,如此大面积,元奇人手严重不足,漕帮能否调派些人手协助?”

    杜长德有些意外的道:“元奇不打算通过地方官府赈灾?”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