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八八章 官商合办

第三八八章 官商合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奇这次赈灾相当于在河南安徽打广告,岂会通过地方官府之手?再则,对于地方州县的官员,易知足也不信任,那些个雁过拔毛的龌龊官儿但凡银子过手都会捞一把,一众胥吏也是猪过拔皮,层层侵吞克扣,落到灾民口中的还能剩下多少?

    他可不希望元奇用于赈灾的银子大部分都落入贪官污吏的腰包,不过,他自己就是官员,这些话却是不好说出口,当即就瞥了吴飞扬一眼。√

    吴飞扬一笑,大包大揽的道:“易大掌柜放心,元奇此次赈灾,堪称从未有过的壮举,漕帮上下必然竭尽所能帮衬,漕帮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

    “有飞扬这话,我可就放心了。”易知足含笑道,说着话的功夫,一应早点已是流水般的送了上来,糖粥藕、糖芋苗、五香蛋、荤素干丝、酥烧饼、小笼包、锅贴.....林林总总摆了一大桌。

    吴飞扬一早就来了,灌了一肚子的茶水,早就饥肠辘辘,当即连忙殷勤的招呼,易知足也确实有几分饿了,当即打住话头,先填肚子。

    吃过早点,用茶水漱口之后,易知足点了支雪茄,这才缓声道:“最近一段时间生的大事不少,我打算借机上书朝廷,再次建言修建铁路,明确提出修建京杭铁路——京师至杭州的铁路,希望漕帮也能乘势而动,以为呼应。”

    “那么快?”吴飞扬大为意外的道。

    “不过是乘这机会造造声势罢了。”易知足道:“眼下朝廷根本无暇考虑修建铁路事宜,怎么着也得等安定下来,才会考虑修建铁路之事,至少得等到一两年后。”

    “京杭铁路?”杜长德试探着道:“易大掌柜有几分把握?”

    “英夷侵犯沿海,户部银库亏空案、河南大水,这三件事情接连生,根子都在于银子.....。”易知足顿了顿,才道:“如果说以前促使朝廷下决心修建铁路只有三分把握,经历这一串的事情之后,如今至少能有六七分的把握。”

    那么大的把握?杜长德有些将信将疑,吴飞扬却道:“咱们素来不问政事,易大掌柜能否详细的说说,修建铁路跟英夷有什么关系?”

    易知足笑了笑,道:“英夷舰队侵犯大清沿海,水师无一战之力,只能任由英夷舰队在沿海横冲直撞,恣意肆虐,朝廷对此如何想?最迫切的便是整饬沿海水师,建造能与英夷舰队抗衡的战舰,如此,才能保得东南财赋重地的安宁。

    战舰有多贵,知道吗?一艘战舰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甚至是数百万两银子,建造一支庞大的水师舰队,那需要数千万两甚至是上亿两的白银。

    户部银库亏空案的爆,说明国库空虚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步,河南大水对于朝廷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朝廷眼下最需要什么?银子!铁路修建,尤其是京杭铁路,一旦建成,一年至少能为朝廷节省数百万两银子,你说朝廷会不会动心?对于朝廷来说,眼下没有什么事情比增加国库收入更为紧要!”

    杜长德点了点头,道:“还是易大掌柜看的透彻。”

    闲谈了几句,见易知足再没提什么正事,吴飞扬、杜长德两人便起身告辞,这事他们得尽快回禀,毕竟不是小事。

    待的两人离开,江宁分行大掌柜姜雨恒谨慎的道:“此次黄河决口,河南有十余州县遭灾,江宁分行颇有些周转不开,且河南并无分行,能否将赈灾数额压低一些,一个州县五千两......。”

    此番元奇赈灾,易知足定下的是一个州县一万到二万的赈济规模,不仅是因为遭灾的州县数目多,也是考虑到元奇这段时间手头紧,听的这话,他摇了摇头,道:“元奇在河南是没开设分行,但迟早会开,还有,元奇团练有不少河南籍的,一视同仁,有利于增强元奇的凝聚力,再则,上海会接纳不少的河南流民灾民,眼光的看长远一点。”

    姜雨恒哪里想得到一个赈灾还能牵扯到这么多事,当即讪讪的道:“还是大掌柜的虑的长远。”

    “广州很快就有大笔汇款过来,不用担心周转不过来。”易知足说着起身来,边走边道:“此次赈灾,事无巨细都要细问,要积累经验,事后还要做好总结。”

    “属下谨尊大掌柜吩咐。”姜雨恒连忙应道。

    出了‘孙楚酒楼’与姜雨恒分手之后,易知足没回总督府,而是沿着秦淮河西岸一路缓行,欣赏秦淮河景色,走走停停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一座不甚起眼的院子前面,他略微偏头示意警卫上前拍门,很快,门一开,露出金英俏丽的脸庞来。

    待的易知足缓步入内,关上门,金英才惊喜的道:“少爷来金陵了?”

    打量了院子里情形一眼,见拾掇的甚至是整洁,易知足才含笑道:“来几日了,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那少爷定然没有看到奴婢新禀报的消息。”金英领着他进了厅堂,才道:“近些日子,江宁来了不少道上的朋友,都是打广州广西福建来的。”边说她边麻利的给易知足斟了杯凉茶。

    喝了一杯凉茶,易知足才道:“没打听他们的来意?”

    “哪能不打听.....。”金英道:“这些人来江宁是给一位收山的老前辈祝寿的。”

    祝寿?易知足随口问道:“谁过生,有这么大的面子?”

    “说了少爷也不认识。”金英笑道:“徐庭山,金陵‘顺泰镖行’徐老爷子,今年六十大寿,徐庭山走南闯北四十年,交际广,手面宽,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寿辰还有多长时间?”

    “下个月初八,还有大半个月。”

    不出所料,这些前来江宁祝寿的江湖人应该都是天地会的,只不过为了保密,天地会将这些会众都蒙在鼓里的,等到英军战舰进了吴淞口,天地会才会部署具体的任务,很明显,这是为里应外合做准备,易知足心里暗忖,天地会这次可是走的有些远了。

    不过,从这一点,他也能
制作人吧
更加肯定,英夷的攻击目标是江宁,七月初八,看样子,英夷攻击江宁,也确实是定在七切都附和他的猜测,半晌,他才问道:“青莲教有没有人来凑热闹?”

    “有——。”金英点头道:“江西湖广零星的来了几个,都不认识。”说着,她眼珠一转,道:“不会有危险吧?”

    易知足笑道:“能有什么危险?只要他们不生事,没人愿意理会他们。”

    将近中午,易知足想回到总督府,回到暂住的独院,洗了个澡,他正准备睡个午觉,李旺却进来禀报道:“户部左侍郎吴大人前来拜访。”

    吴其浚?易知足略微有些意外,他来江宁并未在官场上走动,知道的人并不多,吴其浚如何知道的?心里疑惑,他还是快步迎了出去,对方虽然是在江宁筹备户部银行,但毕竟是户部左侍郎的官身,他还真不好怠慢。

    易知足赶到门口,就见吴其浚一身长衫,不慌不忙的摇着折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当即连忙拱手笑道:“吴大人有事遣人来知会一声便是,何敢劳大人亲自登门。”

    吴其浚含笑还了一礼,道:“知足悄然前来江宁,老夫敢公然召唤?”

    “大人请。”易知足连忙伸手礼让。

    两人进的房间寒暄落座,易知足便含笑道:“户部银行筹备的如何,打算何时挂牌开张?”

    提起这茬,吴其浚微微摇了摇头,道:“如今这情形,老夫还真是有些担忧,不敢贸然开张。”

    易知足拿不准对方是否清楚江宁会战之事,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笑了笑,他才含糊的道:“这是大清第一所官办银行,大人谨慎一些,也是情理中事。”

    “听说元奇的动作倒是够快的,如今在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都已相继开设了分行。”吴其浚缓声道:“户部银行开张,知足可得多多帮衬。”

    这是什么意思?易知足试探着道:“大人的意思,户部银行与元奇联号划拨?”

    吴其浚看着他道:“有没有可能更进一步合作?”

    更进一步合作?易知足一楞,随即道:“大人不妨明言。”

    话说到这份上,吴其浚也不兜圈子,径直道:“王中堂给老夫来信,提出一条新思路——官商合办银行。”

    王鼎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易知足不由的暗自腹诽,官商合办银行,朝廷现在穷的叮当响,拿什么跟元奇合办?打着合办的名义吞并元奇?这胃口未免太大了,也不怕绷掉牙。取了一支雪茄缓缓点燃,喷出一团烟雾,他才闷声道:“官商合办,可有具体的章程?”

    “暂时还没有具体章程。”吴其浚如实说道:“不过,朝廷希望与元奇联手,垄断江南的钱业。”

    易知足略带讥讽的道:“朝廷能拿出多少银子来?”

    “重在监管,股份是其次。”吴其浚毫不讳言的道:“朝廷目前的窘迫境况,知足想必很清楚,如今朝廷急于垄断江南钱业,以便于能够尽快在江南行国债。”

    易知足抽着雪茄没吭声,朝廷急于在江南行国债,却又不放心让元奇垄断江南钱业,所以才想出一个官商合办银行,主要目的在于监管,这个想法,不算过分,甚至可说是合情合理,但问题是如何监管?这年头,要监管遍布几省数以千计甚至是上万家银行分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见他不吭声,吴其浚接着道:“王中堂在信中说的很明白,若是能够官商合办银行,别说是垄断江南,就是垄断整个大清的钱业,朝廷也是乐见其成。”

    垄断整个大清的钱业,这个**倒是足够大,易知足身子略微往后靠了靠,道:“朝廷打算如何监管?”

    听的他如此问,吴其浚心里暗喜,看来还真是有戏,当即便斟酌着道:“朝廷充分尊重元奇的意见,最好是既不有损元奇的利益,又能有效的监管。”

    易知足听的心里暗笑,也就是说,朝廷如今只是有这个意向,没有具体的章程,也没有具体的监管办法,而是想通过与他洽谈协商,看有没有可行的法子,说白了,这是让他提出可行而又有效的办法来,这简直就是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不得不说,官商合办银行,对于元奇来说有着巨大的好处,有朝廷的参与,实施垄断,可说是事半功倍,若是拒绝,元奇在江浙必然是举步维艰,而且朝廷还有可能与其他商帮联手开办银行以打压元奇,杭州如今就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官商合办银行,这在西洋各国没有成例,无例可循,而且在下也不清楚,朝廷所谓的监管,是监管哪些方面?这事需要从长计议。”

    听的这话,吴其浚略微有些失望,沉吟了片刻,他才道:“元奇如今能否尽快在江浙行国债?”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在江浙行国债,待的江南战事结束,安定下来,可以尝试,但是元奇不能象在广州那般承接包揽,大人也清楚,元奇在江浙还没有站稳脚跟,而且近段时间元奇的资金实力在大幅缩水。”

    大幅缩水?吴其浚看了他一眼,道:“赈灾?”

    “赈灾不过数十万两。”易知足苦笑着道:“大人不为认为在下这个参赞大臣仅仅只是参赞军务吧?”

    吴其浚登时反应过来,朝廷任命易知足为参赞大臣完全是冲着元奇的银子去的,他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朝廷是怎么想的,元奇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这么着折腾,也亏的是元奇,换做其他商团,早跨了!

    略微沉吟,他才道:“户部银库巨额亏空,朝廷眼下处境是艰难一些,不过,眼前总还能应付的过去,往后才更为艰难,若是不能尽快在江浙行国债,才是最为堪忧,孰轻孰重,知足可的掂量清楚。”

    这话说的含糊,但易知足却是听的明白,当即拱手笑道:“谢大人提点。”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