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九四章 江宁会战(四)

第三九四章 江宁会战(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威胁定海!僧格林沁转念就反应过来,威胁定海的意义何在,威胁定海,可以最大限度的削弱定海的英军增援进入长江航道的主力舰队!实际上是起到牵制的作用。

    反应过来,他心里暗喜,既要收复宁波,林则徐这个钦差大臣兼两江总督就会坐镇杭州甚至是直接坐镇宁波府,江宁的指挥权就有可能完全的落入奕山之手,他暗自琢磨着,是不是要主动请求回江宁以相助奕山。

    听的林则徐刻意强调威胁定海,刘韵珂心里大为疑惑,威胁被英夷占领的定海有什么意义?不过,听的三人对话,似乎早已预料到英军舰队可能会攻击江宁,而且早有计划,当下自然不好再开口。

    见三人不吭声,林则徐略微沉吟,便沉声道:“浙江巡抚刘韵珂听令。”

    刘韵珂心里一震,这是要他打头阵?即便心中不愿,他还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起身微微躬身道:“下官在。”

    “令退守曹娥江之浙江绿营,明日一早全力攻击绍兴府,务必两日内收复绍兴府!”

    两日内收复绍兴府?那可是被英军打怕了的残兵败将,这难度可不小,但刘韵珂不敢讨价还价,连忙躬身道:“下官遵命。”

    “扎萨克郡王,僧格林沁听令。”

    “小王在。”僧格林沁连忙起身拱手道。

    “命你率领钱塘江北岸一万五千兵马,以最快度,不计代价的收复宁波府全境,定海除外。”

    “小王遵命。”僧格林沁虽然有几分不愿意,却依然朗声道,刘韵珂却是暗松了一口气,有僧格林沁这一万五千兵马协助,那倒是不用担心了。

    林则徐瞥了两人一眼,道:“浙东战事,以僧格林沁为主,刘韵珂全力协助。”

    “遵命。”僧格林沁、刘韵珂两人连忙躬身道。

    “参赞大臣,一等果勇侯杨芳听令。”

    “末将在。”杨芳连忙拱手道。

    “即刻微服赶往镇江。”林则徐沉声道:“一旦英军舰队沿江而上,务必在镇江尽力拦截。”

    “末将遵令。”杨芳声如洪钟的道。

    屛退几人,林则徐又遣人将刘韵珂召回,将江宁会战的计划细细给他述说了一番,听的这个计划,刘韵珂不由的大为惊愕,忍不住道:“大人有把握一口吞掉英军舰队主力?”

    “英夷舰队纵横海上,咱们根本没有机会,不管有没有把握,这都是难得的一次机会。”林则徐说着轻叹了一声,“七分在人,三分在天,尽力罢。”顿了顿,他才接着道:“浙东战事,玉坡最好是亲临前线,坐镇宁波府,在收复宁波之后,僧格林沁所部就会调往长江沿线,浙东战事须的玉坡主持。

    江宁会战,吴淞口炮台的争夺将极为重要,收复宁波,威胁定海,在于牵制定海英军,使其不敢大肆增援吴淞口,可说是关系全局,玉坡切忌掉以轻心。”

    听的这话刘韵珂有些急了,“虽说英夷舰队主力已往长江,但在宁波兵力至少还有四五千之多,仅是浙江绿营,下官殊无把握,别说威胁定海,甚至还有可能被英夷反攻宁波。”

    “玉坡尽可放心。”林则徐含笑道:“本钦差已从江西调兵五千,另外,闽浙总督邓部堂已派兵一万赶赴浙东,其中有五千水师。”

    听他如此说,刘韵珂长松了一口气,拱手道:“大人放心,但凡下官有一口气在,断不会让浙江拖累江宁战事。”

    上海县城,北门谯楼。

    官袍齐整的易知足坐在一把宽大的太师椅上,手中不停的摇着折扇,烈日当空,酷热难耐,他后背官袍早已湿了一片,与他并排而坐的陈化成也是官袍齐整,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着,但却不时的扫一眼江面。

    江面上没英军战舰的影子,一骑快马却是沿着江堤疾驰而来,易知足眼尖,一眼瞥见连忙抓起望远镜观看,待见的骑手背上插着绿旗,他才顺手将望远镜递给陈化成。

    放下望远镜,陈化成沉吟着道:“已过正午,看来今天又不会来了。”

    “有点古怪。”易知足皱着眉头看向陈化成,道:“英军攻占吴淞已经三日,却迟迟不来攻击上海,为什么?”

    “人的名,树的影,知足坐镇上海,英夷会不会不敢来犯?”

    易知足笑道:“军门可别拿在下打趣。”

    “不是打趣。”陈化成道:“知足在广州归还了四千英军战俘,上海也无足轻重,英军投桃报李,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今英军全权公使可是璞鼎查,他才不会领情。”易知足道:“再说了,此战事关两国利益,哪有私情可言。”说到这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脸色不由的一沉,随即站起身道:“不好,英军极有可能是水6两路来犯!”

    听的这话,陈化成心头一亮,点头道:“确有这个可能,若是以战舰来犯,无须等待几日,想来是知足准备的火船数目太过庞大......。”

    “水6两路进犯......。”易知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那倒是可以借这机会好好锻炼下义勇。”说着,他吩咐道:“马上将肖明亮和刘大人叫来。”

    “等等。”陈化成担忧的道:“知足别玩的太大。”

    “不能示弱。”易知足道:“英军应该很清楚上海的防守兵力,元奇团练有一个营在上海,不可能瞒的过英军,没必要藏着掖着。”

    陈化成沉声道:“英军若是上海吃了亏,会否影响江宁会战?”

    “英军岂会因为元奇团练一个营的兵力而改变计划?”易知足道:“军门尽管放心,元奇团练会见好就收,不会给英军造成太大的伤亡。”

    陈化成赖在上海不走,就是想详细的了解元奇团练的战力,当即颌道:“知足知道克制就好。”

    不多时,刘光斗、肖明亮两人便联袂上了北门谯楼,见礼过后,易知足便径直道:“英军可能会水6两路来犯,不仅是苏州河炮
宅之崛起小说5200
台要加强防范,县城北郊要挖修战壕,以便于防范,事不宜迟,马上征集民工开始挖修,另外,警戒游哨再向北推五里,严防走漏消息。”

    一行人顶着日头赶往北郊,城外房屋街道并不少,城北虽然不如城南繁华,却也稀稀拉拉的绵延了三四里,到了地头,易知足四下里环顾了一阵,却是有些泄气,原因很简单,在这里挖修战壕狙击英军,将会遭受英军的水6夹击。

    肖明亮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有些迟疑的道:“英军若是明日进攻,时间怕是来不及。”

    默然半晌,易知足才看向刘光斗道:“尽量多召集青壮民工,连夜轮番挖修,一天**三百文工钱。”

    一般民工打散工一天不过四五十文,易知足竟然开出三百文的工钱,这可是五六倍的工钱,刘光斗连忙道:“大人放心,这个工价,他们会挣破头。”

    易知足叮嘱道:“要他们自带工具。”

    陈化成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知足就不怕把风气带坏。”

    易知足懒的解释,战壕能够极大的减少伤亡,元奇团练的抚恤高的惊人,多花几百两银子,减少伤亡,这笔帐怎么算都合算。

    次日一早,吃过早点,易知足就迫不及待的骑马赶到北郊,战壕已基本完成,大量的青壮民工正在几个团勇的指点下忙碌着进行修整,陈化成比他来的还早,见他过来,感慨的道:“有这么一个战壕,对战的时候,这便宜可就占大了。”

    易知足笑道:“英军若是不来,咱们可就亏大了。”

    这笔银子没有白花,不到九点,就有探马来报,英军四艘战舰——两艘四级舰两艘五级舰,四艘蒸汽轮船,沿黄浦江向上海进犯,6路,约一千人沿江而来,水6两路齐头并进。

    听闻禀报,易知足毫不迟疑的吩咐知县刘光斗道:“不拘你用什么手段,尽快将依然滞留在县城以及城外的百姓尽快疏散,撤往松江府。”

    刘光斗脸色苍白的道:“上海守不住?”

    “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易知足沉声道。

    “那......下官呢?”

    易知足一笑,“刘大人不会存了心与上海共存亡吧?撤,有事本官给你担着。”

    “谢大人。”刘光斗满心感激的道。

    在一队队荷枪实弹的义勇和元奇团勇开往北郊的同时,苏州河炮台的气氛也紧张起来,一箱箱炮弹火药接连不断的搬运到炮台,见这情形,一众船夫水手哪有不明白的,纷纷也跟着紧张起来。

    对于6战,易知足根本不担心,看着一队队义勇进入战壕,他将三团团长肖明亮叫到一边,道:“这一战的目的是什么?你可明白?”

    “请校长示下。”肖明亮干脆的道。

    “上海能守就守,不能守,不勉强。”易知足缓声道:“这一战的目的是实战练兵,义勇没见过血,没上过战场,借这一战,练练他们的胆。要切记的是,伤亡不能大,最多两成伤亡,情形不对,就撤离。后面还有大仗硬仗等着咱们。”

    “学生遵命。”肖明亮响亮的道。

    “这里就交给你了。”易知足说着翻身上马,“炮台那里我去看着。”说着一夹马肚,折回到陈化成身边,道:“军门是在这里观战?还是去炮台?”

    “老夫就在此处观战。”陈化成想都没想便回道,苏州河炮台上的火炮还比不上吴淞炮台的,有什么看头,呆在这里还能就近仔细的观察一下元奇团练的战力。

    易知足也不多言,一扬马鞭,催马赶往苏州河炮台,对于这一战,他并不是很担心,英军水6并进,一旦6军受阻,战舰必然不会抛下6军不管,其实,英军单纯的战舰来犯,更让他头痛。

    策马抵达苏州河炮台,三团一营营长宋大春就快步迎了上来,翻身下马,易知足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十点过了,装回怀表,他掏出一支雪茄点上,这才道:“紧张吗?”

    “回校长,有点紧张。”宋大春如实说道:“这些火炮太差,炮手也缺乏实弹训练,学生担心战绩太差。”

    易知足听的一笑,“一百二十二门火炮集中炮击,就是三级战列舰来,也讨不了好,别担心。”说着他指了指火炮阵地,道:“这一战放手打,主要是练胆,战绩好坏不要考虑,另外,注意伤亡,要尽量减少伤亡。”

    “是,学生遵命。”宋大春连忙敬礼道,放下手,他迟疑了下,才提醒道:“校长这身官袍忒扎眼了点......。”

    “提醒的好,不过现在还不能换。”易知足说着又牵过马,翻身上马后,又叮嘱道:“阵地上的火药包要妥善藏好,英军的康格里夫火箭你应该见识过,小心防范。”

    “学生明白。”

    沿着江堤赶到祥记码头,见着王桐春等几个沙船主,易知足才一松马缰,翻身下马,待的众人见礼之后,他才问道:“都准备妥当了?”

    “回大人话。”王桐春连忙回道:“已按大人吩咐,全部准备妥当,必然不会误事。”

    中午刚刚过,英军四艘战舰便缓缓出现在北郊的江面上,两列身着红色军装的英军也出现在江堤上,战壕里,肖明亮举着望远镜细细的观察着,身旁同样举着望远镜观看的三连连长唐富贵一脸羡慕的道:“这些个英军的军装可真好看,比咱们这身好看多了。”

    “望远镜收起来。”肖明亮边说边放下望远镜道:“太阳下望远镜镜片会反光,容易被察觉。”顿了顿,他才道:“喜欢英军的军装?等打完了这仗,老子让人扒一身给你换上。”

    唐富贵讪笑着道:“说说而已,娘们才穿红色,咱们一大老爷们.......。”

    “滚蛋。”肖明亮没好气的道:“义勇都是新兵,初次上战场不免紧张,吩咐各级军官缓和下气氛,别******敌人还没进射程就给老子走火暴露目标。”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