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九八章 江宁会战(八)

第三九八章 江宁会战(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收到英军攻击嘉定的消息,在上海严阵以待的易知足暗松了口气,既然英军转移了攻击方向,再来进犯上海的可能性几乎可说是微乎其微,能让上海免遭英军荼毒,招募组建二千义勇,也算是能对上海的士绅商贾百姓有了一个满意的交代。

    其实这两日,随着义勇击退来犯英军的消息传开,大量百姓陆陆续续返回县城,易知足的威望随之大幅提高,相应的,义勇也获得一众士绅商贾百姓的交口称赞,不仅是因为义勇击退了来犯的英军,更因为义勇日夜巡逻,秋毫无犯,城内的宅院商铺全部都保护的完好,基本上没有丝毫损失。

    吩咐人去请知县刘光斗和元奇分行掌柜严世宽之后,易知足便低头审核元奇团练和义勇报上来的有**猪**猪**岛**小说 zhuzhudao.com功名单,前日那一战,他心里很清楚,有着极大的侥幸,若不是肖明亮、宋大春两人反应敏捷,伤亡不知道会有多大,结果也很难说。

    根据事后反馈上来的报告,这二千义勇还是可用的,虽说训练时间短,实弹训练也不足,但初次上战场,能够遵守号令,没有炸窝,仅是这一点就让易知足颇为满意了,他相信,若是给予义勇享受元奇团练的待遇,再经历一两次实战,绝对可堪大用。

    刘光斗和严世宽两人来的很快,易知足在书房接见了两人,待的两人见礼之后,他看向刘光斗,直接说道:“两件事,一是张贴安民告示,尽快恢复原有的秩序。二是做好准备接受容纳流民,刚收到消息,英军大举进攻嘉定,怕是有不少流民前来上海避难。”

    英军大举进攻嘉定?刘光斗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随即皱眉道:“大人,接受容纳流民,所费钱粮可不是小数额。”

    “这可是政绩。”易知足斜了他一眼,道:“县衙若是不愿意出头,道衙不会推让。”

    刘光斗当然清楚这是政绩,也不愿意往外推,见易知足没有划拨银子的意思,不由的看向严世宽,苦笑着道:“看来又的麻烦严掌柜了。”

    这是易知足交办的事情,严世宽哪会打脸,当即就笑道:“大人放心,元奇分行不会推诿。”

    听他如此表态,刘光斗心里一松,连忙起身拱手道:“下官尊命。”见的易知足往外颌首,他便道:“下官告退,这就着人张贴安民告示。”

    待的刘光斗离开,易知足随意的丢了一支雪茄过去,严世宽一边剪角一边道:“如今县城内外的商号都以元奇分行马首是瞻,分行是不是可以开门营业了?”

    “明天就开门营业吧,英军应该不会来上海了。”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已经有些时日了,购置田地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听他问起这事,严世宽笑道:“大掌柜交办的事情,在下岂敢不上心?从县城北郊沿江而下,十里之地,几乎尽被收购,总计约有二万亩,大多都是荒地,不值几个银子。”

    “才十里?”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不够,至少要二十里地,三十里更好,另外,宝山沿江荒地也可以大量吃进。”

    略微沉吟了下,严世宽才有些为难的道:“如此大手笔,只怕银子周转不过来。”

    “无妨,银子我来筹。”易知足道:“这事得抓紧,这次黄河决口,河南安徽两省遭灾州县不少,我已经安排招募大批灾民前来上海,届时会采取以工代赈的方式,组织灾民修堤,修路,沿江岸纵深二里之地,以后都是繁华之地,清楚不?”

    严世宽眨巴着眼睛道:“那么大一片区域,得多少年才能发展起来?”

    “别怕占用资金。”易知足笑道:“一旦修路修堤,价格马上会番几番。”话才落音,李旺在外禀报道:“少爷,陈军门来了。”

    陈化成快步走进院子,对向他行礼的严世宽看都没看一眼,就急匆匆的上了台阶,易知足含笑拱手道:“军门来的正好,有功名单。”

    陈化成看了他一眼,道:“四千英军进攻嘉定,知足可有听闻?”说着,他大步进了房间,易知足缓步跟进来,道:“军门不会是想增援嘉定吧?”

    陈化成没好气的道:“裕抚台担心英军攻占嘉定之后,经昆山直取苏州。”

    “这么说,裕抚台是着陈军门率军增援昆山?”易知足试探着道:“裕抚台不知江宁会战计划?”

    “知道。”陈化成道:“否则吴淞也不会只有那么点兵力防守。”

    易知足沉声道:“既然知道,他就不怕因小失大?”

    “知足确保英军不会进犯苏州?苏州可是有运河。”

    “裕抚台乱了分寸,军门难道也乱了分寸?”易知足缓声道:“苏州到嘉定二百里,且无水路,英军若有心攻打苏州,就不会只派四千人,至少要一万人。”

    “焉知这四千兵力不是前锋?”

    易知足懒的跟他浪费唇舌,“既担心是前锋,那不妨看看再说。”

    “等英军兵发昆山,根本就来不及救援。”话说到这份上,陈化成也不兜圈子,径直道:“裕抚台着老夫从上海抽调兵力赶赴昆山,昆山不容有失。”

    “我这里没兵。”易知足硬邦邦的道:“二千义勇是上海士绅商贾捐输招募组建的,不可能去救援嘉定。”

    “裕抚台倒是没打义勇的主意。”

    易知足冷笑一声,道:“元奇团练更不可能!”

    见他这态度不是一般的强硬,陈化成苦笑着道:“裕抚台也是为苏州安全着想,知足身为苏松太兵备道,增援昆山也是份内之事。”

    “军门莫非忘了,在下如今是钦差大人林部堂的。”

    眼见的越说越僵,陈化成恼怒的道:“你小子咋就那么犟?你一个,就算有林部堂给你撑腰,可得罪了江苏巡抚,也必然是
虫噬星空笔趣阁
处处受掣,何必为这点小事把关系闹僵?”

    对于易知足来说,这还真不是小事,元奇团练他是不会交给别人指挥的,太危险,就算是让他亲自带领前去增援昆山,他也不干,天知道昆山有多少兵马,他既不想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八旗绿营正面冲突。

    略微沉吟,他才道:“上海就二千义勇,五百团练,军门也清楚,这五百团练就是义勇的主心骨,英军战舰随时都有可能沿江进犯,我不可能置上海的安危于不顾。

    至于苏州,四千英军英军断然不会敢于攻击,军门只管让裕抚台把心放宽,退一万步讲,就算英军发兵攻击苏州,杭州、镇江也可以通过运河迅速增援,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这话说的还算婉转,哪里不能调兵,怎么非的从上海一小县城调?况且上海的这点兵力还不是属于八旗绿营体系的。

    陈化成也是大半辈子在军营里打滚的,这点意思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略一沉吟,他才笑道:“正所谓病急乱投医,裕抚台估摸着也是听闻上海一战,元奇团练战力强悍,所以才有就近调用元奇团练之意,得得得,这擂台老夫去跟裕抚台打。”

    能不得罪裕谦这个江苏巡抚那自然是更好,易知足拱手道:“裕军门面前,有劳军门美言。”

    “知足跟老夫犯不着客气。”陈化成爽朗的道,两江这一战,借重元奇团练的地方多,他可不愿意因为一点小事与易知足弄僵,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清楚,这小子极有主见,不是轻易能够左右的。

    顿了顿,他将话头又绕了回来,“吴淞至江宁水道五百里,曲折迂回,节节俱有浅滩,且关隘重重,而苏松之地却一马平川,既无关隘,又无重兵,苏州不仅富庶,而且能控制运河,知足真不担心英夷改变计划,直取苏州?”

    默然半晌,易知足才道:“据可靠消息,英军在攻占吴淞之后,即派船只沿江而上勘测航道,目标很明确,除非是舰队无法沿江而上,否则不会轻易改变计划。苏州繁华富庶,紧傍运河,但论地位之重要,还不及杭州,军门别被英军迷惑。”

    次日清晨,英军向嘉定县城发起攻击,仅仅一个时辰就攻占嘉定,随后英军再次从宝山增兵五千前往嘉定,消息传开,昆山、苏州登时人心惶惶,江苏巡抚裕裕谦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大局不大局,直接下令,抽调松江、狼山、徐州、淮阳几镇兵马驰援苏州。

    收到军报,易知足一阵无语,他敢断定,英军随后会攻击昆山,摆出进攻苏州的架势,逼迫整个江苏的兵马向苏州汇集,也让两江和江苏大员将目光都聚焦苏州。

    英军似乎并不急于进攻昆山,在嘉定足足停留了五日,这才出动六千人向昆山进发,六月二十八,昆山大战爆发,昆山外围地势平坦,无险可守,聚集在昆山的一万清兵只能据城而守,在英军火炮和康格里夫火箭的密集打击之下,一万清军仅仅支撑了半天就放弃了昆山县城,退往苏州。

    上海道衙,签押房。

    包世臣递上刚送来的战报,语气沉重的道:“东翁,苏州虽非兵家必争之地,但繁华富庶却仅次于江宁,若是被英军攻占苏州,必然朝野震惊。”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浑不在意的道:“先生不必担心,英军已是强弩之末,不会攻打苏州。”

    “强弩之末?”包世臣有些惊讶的道:“英军兵锋正盛,东翁是何以断言是强弩之末?”

    易知足笑了笑,伸手让座,待其落座,这才缓声道:“英军与元奇团练都是火器部队,对于弹药的消耗非同一般,在下一直在密切的注视宝山吴淞的英军动静,这段时间,宝山吴淞根本没有向嘉定运送弹药,而且后面增援的嘉定的五千英军押运的辎重亦不多。

    简单说,攻打嘉定、昆山所消耗的弹药几乎都是第一批四千英军所携带的,两战下来,消耗已经不小,不可能再对苏州发起攻击。”

    “东翁是说英军弹药不继?”包世臣疑惑的道:“英军舰队随行的运输船高达五十二艘,岂会弹药不继?”

    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才道:“英军弹药尚算充足,但却不敢继续在苏州浪费弹药,原因很简单,英军的目标不是苏州。”

    包世臣并不知道江宁会战的计划,听的这话颇为吃惊,正待再问,一个亲卫领着个驿差在外禀报道:“大人,杭州八百里加急。”

    杭州的八百里加急自然是林则徐发来的,匆匆拆开一看,易知足登时无语,林则徐竟然要他率领上海这二千多兵力去攻打嘉定,以解苏州之围,这简直是在开玩笑,英军据城而守,既有火炮,又有康格里夫火箭,兵力比他还多了将近一千,二千宝山吴淞的英军还随时能够增援,这简直是让去送死!

    包世臣仔细看完,迟疑着道:“东翁要不领兵去嘉定转一圈?”

    略微沉吟,易知足缓缓摇了摇头,道:“咱们这支人马必然是处在英军密切的关注之下,一旦出动,必然会被英军察觉,不宜轻举妄动。”顿了顿,他才道:“直接回复林部堂,就说英军不会攻打苏州,没必要节外生枝。”

    杭州,钦差行辕。

    收到易知足的回复,林则徐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居然连他这个钦差大臣,两江总督的命令都敢置之不理,也难怪江苏巡抚裕谦告状说指挥不动,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分析有道理,略微沉吟,他才将信递给魏源,吩咐道:“直接转给裕谦。”

    魏源看完之后,犹豫着道:“东翁,易知足的分析虽然不无道理,但万一有甚变化,裕抚台怕是会借题发挥。”

    “无妨。”林则徐摆了摆手道:“要说对英夷的熟悉了解,无人能及易知足,转给裕谦,也挫挫他锐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