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零零章 江宁会战(十)

第四零零章 江宁会战(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京师,圆明园,勤政殿。

    道光放下林则徐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折子,一时间忧喜交加,喜的是英夷舰队终于是进入长江航道,近半年时间的部署总算是没有落空,忧的是英夷舰队规模庞大,江宁一战,怕是未必能得偿所愿,若是最终无法重挫英夷,后果不堪设想。

    与英夷一战,事关大清百年国运。他不自觉的又想起易知足说的这句话,若说以前他对这话还将信将疑,如今却是确信不疑,无他,英夷舰队既然敢深入长江航道,那为祸的就不仅仅是东南沿海!而是整个东南腹地!甚至是整个大清!一旦英夷攻占镇江,控制住京杭大运河,就等于是掐住了大清的命门!

     [猪_猪_岛]小说zhuzhudao.com; 百年国运,大清能有几个百年?这一战,哪怕是倾尽国力,亦要重创英夷舰队,使之以后不敢轻入内河!

    英军主力舰队沿江逆流而上,沿江府县官员士绅商贾百姓顿时有若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消息传开,朝野震惊,天下瞩目,谁也没有料想到纵横海上的英夷舰队居然敢进入长江内河,一时间,海防之议,遍及朝野。

    广州,虎门,码头。

    夜色中,五艘快速巡防舰缓缓的驶离了码头,麦廷章满心不甘的站在码头上,见他一脸的失落,关天培笑了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眼馋,一旦江宁大捷,咱们说不定还收拾堵在门口的这帮家伙。”

    广州火车站,气氛一派肃杀,各个出入口皆有荷枪实弹的元奇团练把守着,一箱箱弹药源源不断的搬运进车站装车,车站站台上,六个营,三千元奇团练整整齐齐的站立着,等候着上车。

    候车大厅里,伍长青扫了一眼面前的八个团营级军官,沉声道:“我再给诸位重申一遍,二十日内,必须押运所有辎重赶到江宁,否则军法不容,都听清楚了吗?”

    “标下等明白。”代团长冯仁轩带头敬礼道。

    “好,出发!”

    待的八人整齐的敬礼离开,伍长青不由的轻叹了一声,这次看玩的够大了,一个,仅仅是明面上的元奇团练就投进去八千人,加上八艘巡防舰,总兵力至少是一万以上,这一战要是打败了,损失可就大了!

    吴云栋一脸郁闷的看着冯仁轩一行人离开,这次江宁会战没能参与,他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伍长青瞥了他一眼,道:“顺德、香山的团练都安排妥当了?”

    吴云栋点了点头,道:“四千人分驻花地大营、河南大营。”

    点了点头,伍长青道:“回吧。”边走他边缓声道:“大掌柜安排你留守广州主持团练事务,这担子可不轻,你要办砸了,以后可就真没机会了。”

    吴云栋连忙道:“长青兄放心,在下知道轻重,这段时间会抓紧训练。”

    琼州,。

    尚且简陋的港湾里停满了西式帆船,码头上一片忙碌,高大的吊塔忙碌着将一门门火炮吊装到船上,另一边,一队队团勇井然有序的开始登船,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既紧张又兴奋的表情。

    衙,书房。

    黄昏十分,院子里,一张桌子,一壶清茶,包世臣、易知足两人相对而坐。

    “本朝立国之初,郑成功率领水师十万,大小战舰三千攻打江宁,大败而返,至今已几近二百年,不想英夷舰队居然亦敢溯江而上,深入内河。”包世臣说着看向易知足,道:“不出所料,英夷舰队中必有大量熟悉沿江情况之汉奸会党,东翁可有详察?”

    易知足放下手中的大蒲扇,给他续了一杯茶,这才道:“先生放心,部堂大人等对此皆心中有术。”说着,他试探着道:“郑成功当年可有攻击江阴?”

    “没有。”包世臣缓缓摇了摇头,道:“当年江阴闭门坚守,郑成功未曾攻城,越江而上。”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江阴可以不攻,但镇江,英夷却是非攻不可。”

    “先生接着说。”易知足说着掏出支雪茄点上。

    “镇江城雄峙长江南岸,地处长江和运河两条黄金水道的交会处,是南北交通的要冲。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包世臣说着呷了口茶,这才缓声道:“占据镇江,进可攻,退可守,且能掌控运河,英夷岂有不攻占之理?”

    易知足点了点头,第一次鸦片战争,镇江之战就是最后一战,也是最为激烈惨烈的一战,江宁虽是签订条约之地,但英军似乎没有攻打江宁。

    他也预料到,镇江可能是英军溯江而上的第一个战场,不知道杨芳坐镇镇江能够能否多拖延些时间,至于打赢,他根本没敢想,对于镇江这一战,他也没打算让元奇团练参与,一则是不想损耗元奇团练的实力,再则,也是不想让英军过早的发现元奇团练抵达江宁。

    再一个,他也想让朝廷好好体验一把英军舰队的真实战力,这一战,不论输赢,最后都要签订条约对外开放的,不让英军将清兵打痛,朝廷只怕不会乖乖的开放沿海的几个通商口岸,况且,他也散心朝廷不识趣,这一场战争变成持久战,那可就真成了罪人了。

    见易知足没吭声,包世臣斟酌着道:“部堂大人在广东发动地方士绅,悬赏杀夷,坚壁清野,在两江会否亦是如此?”

    “应该会。”易知足说着看了他一眼,道:“先生可是有些担心?”

    略微沉吟,包世臣才道:“地方士绅组建团练,一旦尝到了甜头,怕是未必肯轻易解散团练,日后隐患不小。”

    易知足笑了笑,未及开口,李旺带着任安快步进来,躬身见礼后,任安禀报道:“少爷,吴淞又来二艘西洋战舰瞧旗帜,并非是英吉利国,是三色旗。”

    易知足问道:“红白蓝三色?”

    “正是。”任安道:“还请少爷指点。”

    “你应该见过,是的国旗。”说着,他眉头一
超幻想具现最新章节
皱,法兰西战舰出现在吴淞,法兰西这是什么意思?略微沉吟,他才道:“只有二艘?”

    “是。”任安道:“而且他们也未与英军战舰联系,双方离的颇远,彼此似乎很警惕。”

    这是观战来了?易知足想了想,才道:“想法子派小船打着元奇的旗号联络他们。”

    待的两人退下,包世臣才道:“东翁不是说法兰西与英吉利是生死对头?”

    “国与国之间,比商人更实际,一切都从利益出发,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有没有可能拉拢这两艘法兰西战舰?”

    易知足笑道:“不可能,能够让他们保持中立就不错了。”说完,他又吩咐道:“还的劳烦先生将这事迅速向部堂大人禀报。”

    常州府,宜兴,县衙。

    烛光下,魏源写完《谕江苏沿江府县民人团练自卫告示》搁下笔吹了吹,这才看向林则徐道:“东翁,两江非比广东,这组建团练之事,是不是再斟酌下?”

    “不用。”林则徐干脆的道:“这是国战,易知足连焦土政策都提出来了,何况是组建团练。不如此,难以收到坚壁清野之效。”说着,他指了指书桌,道:“再写一份《悬赏缉拿英夷首级告示》《严惩汉奸告示》。”

    待的魏源写完两份告示,他又给钦差大臣奕山、杨芳分别写信,封锁长江航道和运河,严查奸细,严惩汉奸。

    次日一早,加盖了鲜红的钦差关防大印和两江总督印的《谕江苏沿江府县民人团练自卫告示》《悬赏缉拿英夷首级告示》《严惩汉奸告示》就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被迅速送往各地。

    江阴县城,北门谯楼。

    陈化成坐在太师椅上,摇着折扇,看似悠闲,心里却是有些烦闷,无他,英军舰队的速度太慢了!他从苏州赶到江阴,等了两日,居然还没见到英军舰队前锋的影子,若非探报英军舰队已过狼山,他真有些坐不住。

    “军门,来了!”徐州参将王志文指着江面欣喜的道:“英舰来了。”

    一听来了,陈化成连忙站起身快步走到城墙边举起望远镜观看,果然,一艘桅杆上飘扬着米字旗的西洋战舰缓缓的出现在江面上。“可算是来了。”陈化成冷哼了一声,随即沉声下令道:“关闭城门。”

    “末将尊令。”

    陈化成继续道:“传令,石牌炮台、黄山台炮台、黄田港炮台守军,稍做抵抗,一旦遭遇英夷猛烈炮击,可自行撤离。”

    “遵命。”

    当英军先锋舰队五艘战舰、二艘火轮、一艘测量船全部出现在江面,陈化成数了数,心里暗忖易知足的情报准确,居然一点不差,参将王志文却是有些意外的道:“不是说英军舰队主力吗?怎的只有八艘?”

    “英军舰队分成前锋和五个纵队,各队之间相隔五到十里。”陈化成缓声道:“慢慢等罢,就他们这速度,预计今天也未必过的完。”

    听的这话,王志文不无担心的道:“军门,鹅鼻嘴一带江流颇急,英舰航速甚慢,若是天色不早,后继纵队会不会靠岸停泊,顺带攻击县城?”

    陈化成微微颌首道:“虑的甚是,着江阴知县疏散县城百姓,暂且出城躲避一下,以防英夷炮击造成不必要的损伤。”顿了顿,他又吩咐道:“另外,快马通知上游,英军前锋舰队抵达江阴。”

    “轰!”不等英军先锋舰队进入射程之内,石牌炮台的守军便迫不及待的开炮轰击,炮弹落在距离英军老远的江面上,仿佛是提醒英舰这里有炮台一般。

    由火轮拖拽着前进的轻巡舰“宁罗德”号上,船长巴洛望了一眼江面上击起的水柱,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笑容,那个炮台他早就瞧见了,炮台不大,仅仅只安装了四门火炮,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当即笑道:“先生们,让他们看看咱们战舰的火炮准头。”

    缓缓停泊下来的“宁罗德”号两轮齐射就将石牌炮台打的乱世横飞,炮台守军登时四散而逃,看见这一幕,战舰上的英军登时大声嘲笑,一路行来,天气闷热不说,而且还十分枯燥,这些士兵也希望时不时能够开上几炮寻找点乐趣,不过,一路过来,几乎没有遇到一点有趣的事情,沿江的炮台城池,几乎都没进行过象样点的抵抗,这让他们觉的无趣到了极点。

    中午之后,悬挂着海军司令大三角旗的“康华丽”号缓缓驶到江阴县城附近江面,璞鼎查用号望远镜看了一阵,转身看了黄殿元一眼,道:“黄先生,这就是江阴?”

    黄殿元点头道:“对,江阴县城,根据情报,江阴附近有三处炮台,但火炮都不多。”

    略微沉吟,璞鼎查才道:“江阴应该是个战略要地吧?”

    “算是。”黄殿元道:“这里江面是长江下游最为狭窄的地方,最狭窄的地方——。”他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鹅鼻嘴,道:“也就是前面那地方,只有二里多点,不过,这一段江面是长江下游最好的航道。”

    璞鼎查举起望远镜看了看,道:“确实,这段二十多英里的江面堪称黄金水道。”说着,他话头一转,“从昨天开始,咱们在江面上就再没遇见一艘船只,黄先生觉的奇怪吗?”

    “很正常。”黄殿元微微笑道:“咱们中国的军队纪律很差,军队抢劫百姓的情况屡见不鲜,大军过境,寸草不生,不论是商人还是老百姓都习惯了,尽力躲避军队,不论是自己国家的军队还是敌国的军队,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这些情况璞鼎查也清楚,当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帝国,咱们大英帝国的军队是保护自己国家子民的。”说着,他转身看向黄殿元,道:“这样的话,咱们就没法收到情报了,是吗?”

    黄殿元点了点头,道:“不错,这种情况下,传递情报风险很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