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零一章 江宁会战(十一)

第四零一章 江宁会战(十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眼见的英军舰队大摇大摆的从江面驶过,对于江阴县城似乎连正眼都没瞧一眼,陈化成心里暗松了口气,看来,英军根本就没有攻打江阴的计划,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的不能再好的大好事。

    不过,到第二天他就现,高兴早了,英军包括前锋舰队在内一共六支纵队,两天时间过了五支,最后一支纵队却是连影子都没见,他隐隐意识到那支掉在末尾的纵队极有可能是刻意为之,这可就有些麻烦。

    陈化成在江阴遇上麻烦的时候,镇江的杨芳也正焦头烂额,心急火燎的盼着钦差大臣奕山前来。

    府城西门外大校场附近的一座大宅院里,参赞大臣,一等果勇候,湖南提督杨芳在大堂里来回的踱着,镇江来的援兵不少,但却碰上了一个奇葩,驻扎镇江的京口营副都统(正二品))海龄,此人乃满洲镶白旗人,郭洛罗氏,系京口营一千多八旗兵丁最高统领。

    海龄虽是极力主战,但却极为骄横跋扈,坚持采取闭城固守策略,而且只准八旗兵丁入城,对于赶来镇江的绿营兵丁一概不允入城,丝毫不卖杨芳的面子。

    林则徐、奕山两位钦差都意识到英军必攻镇江,事以调来增援镇江的兵马,足有一万五千人之多,除了荆州、开封、青州三地的二千八旗兵丁之外,尚且有一万三千绿营,不得入城,只能分驻镇江四周。

    对于海龄的强硬,杨芳也是恼怒异常,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是快马报信与林则徐和奕山,林则徐回信,已着僧格林沁前来镇江主持军务,但英军前锋舰队已过江阴,却迟迟不见僧格林沁抵达,他心里不由的焦急万分。

    更让他不安的是,林则徐布的《谕江苏沿江府县民人团练自卫告示》、《悬赏缉拿英夷级告示》和《严惩汉奸告示》传到镇江之后,海龄借搜捕汉奸之名,在城内大肆乱捉乱杀,整个镇江城已是一片混乱和恐慌。

    “禀侯爷。”一名亲卫在门口躬身道:“元奇镇江分行掌柜姜长福在外求见。”

    “不见!”杨芳正烦闷,哪有心思见人,下意识的就一口回绝,不过等的亲卫转身离开,他登时就反应过来,“等等,带他进来。”

    姜长福不过四十出头,肥肥胖胖的,但却走的又快又急,上的台阶,还离着七八步远,他就冲杨芳跪下,哭丧着道:“笑道求侯爷救救元奇的掌柜伙计。”说着,就连连叩,几下额头就叩的一片乌青。

    见这情形,杨芳登时意识到不好,连忙道:“别只顾磕头,快说,怎么回事?”

    “城内兵丁洗劫了元奇银行在城内的两处银号,还抓捕了八个掌柜伙计,非说是汉奸,这会儿已押往小校场,准备开刀问斩!”

    听的这话,杨芳后背冷汗都给吓出来了,连忙对外喝道:“备马!”说着大步跨出门去,边走边道:“点齐亲兵营,跟本侯去救人,快!”他还真是不敢不急,元奇的掌柜伙计要是被海龄给杀了,他不知道易知足会是什么反应,但他敢保证,易知足绝对不会忍气吞声。

    元奇银行分号如今遍及两江,这种事情可是大忌!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海龄这个天杀的,连元奇分行都敢抢,这简直是自寻死路!问题是,要作死,别连累他们啊!

    一队骑兵旋风一般的冲向西门,守卫城门的兵丁见这情形连忙拖过拒马桩横在城门口,一马当先的杨芳急拉缰绳,一俟战马停稳,便一挥马鞭怒喝道:“夺门!”

    见的杨芳怒,城门轮值的千户舒录连忙上前拱手道:“侯爷——这是.....。”

    杨芳二话不说,一马鞭抽了过去,骂道:“不开眼的东西,本侯的驾也敢挡?快快闪开,误了本侯救人,本侯拿你抵命。”

    挨了一马鞭的舒录不仅没敢火,反而一挥手,冲着手下一众兵丁喝道:“让开!”杨芳的怒火他看的出来,真要敢不识好歹,怕是要吃眼前亏,海龄敢不卖杨芳的面子,他一个小小千户却没那个胆子。

    杨芳心急如焚,也不多话,反手一鞭催马快入城,小校场距离西门不远,打马疾驰,转眼就冲到小校场边,抬眼就见一队兵丁正押着一队被捆绑的百姓走向校场阅兵台,他心里暗松了口气,催马径直冲了过去,吩咐道:“保护起来!”

    见的这阵势,京口营副将孝顺武连忙大步迎了上来,拱手道:“末将见过侯爷,不知侯爷.....?”

    “海龄那混账呢?”杨芳这些日子憋的火气一瞬间爆出来,“马上让他滚来见本侯。”

    孝顺武一楞,立马意识到不妙,抄元奇分行就是他带人去的,很明显这是走漏消息了,他连忙拱手道:“侯爷,海都统巡查城防去了。”

    杨芳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冷声道:“那好,这些人本侯带走了。”

    一听这话,孝顺武急了,连忙道:“回侯爷,这些人都是刚刚抓来的奸细.....。”

    “汉奸?”杨芳沉声道:“可有证据?”

    这几日城里大肆搜捕汉奸,哪有什么证据,外地口音,尤其是广东、福建口音的,见一个抓一个,前后都已经杀了几批了,迟疑了下,孝顺武才道:“侯爷说笑了不是,英夷已经打到门口了,这当口哪里还有功夫收集证据,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一个奸细,事关阖城百姓身家性命......况且,咱们也是遵从钦差大人严惩汉奸的谕令。”

    “放肆!”杨芳怒喝道:“钦差大人下令严惩汉奸,可没让你们乱杀无辜!”说着,他转身看了看了一眼,吩咐道:“把这些人都带走,本侯亲自审问。”

    “侯爷,这有些不妥吧。”孝顺武道:“这些个汉奸可能是咱们旗营官兵辛苦搜捕来的。”说着,他见手放在身后打了个手势,一大群兵丁随即围了上来。

    “怎么着,你还想造反不成?”杨芳轻蔑的道:“带走,本侯看谁敢阻拦!”

    见杨芳如此强硬,孝顺武还真不敢造次,毕竟杨芳的身份摆在那里的,参赞大臣,一等果勇侯,湖南提督,随便那个身份都不是他这个副将能比的,不过,让杨芳
心理画师吧
就这么将人带走,他也是不敢的,当下心一横,道:“杀了那些汉奸!”

    “谁敢!”杨芳顺手一马鞭就抽了过去,孝顺武猝不及防,登时被抽了个满脸开花,杨芳一拨马头,转身抽出佩剑,一扫众旗兵,厉喝道:“谁敢动手,本侯亲自斩了他!”

    见的副将孝顺武都被抽的满脸是血,一众旗兵都吓傻了,哪里敢妄动,真要被杨芳杀了,那可是伸冤都找不到地儿,孝顺武也被一马鞭抽蒙了,回过神来,看了看杨芳手中的宝剑,当即嚎了一嗓子,“集合!”

    见他色厉内荏的集合兵丁,杨芳露出一丝冷笑,索性骑在马上不动,他今天倒要看看这群王八蛋究竟敢放肆到什么程度?

    不等孝顺武集合完兵丁,一阵闷雷也似的马蹄声隐隐传来,震动的地面都抖,听声音是从南门那边传来的,杨芳神情登时有几分凝重,不消说,是海龄那混账赶来了,孝顺武心里也是一喜,一脸狰狞的看了杨芳一眼。

    不过片刻,一队骑兵就赶到校场,看到旗帜上大大一个僧字,杨芳不由的一笑,来的居然是僧格林沁,骑队一进校场,便有亲卫高声吆喝,“参赞大臣,扎萨克郡王、镶白旗满州都统,僧郡王驾到,着京口营副都统前来参见。”

    孝顺武不由的一呆,僧格林沁可不比杨芳,这可是郡王,而且还是镶白旗满州都统,他不敢怠慢,连忙吩咐人快马去叫海龄。

    僧格林沁一进校场就看见了手持宝剑的杨芳,见的双方剑拔弩张的情形,估计是冲突不小,见杨芳不上来见礼,他一催坐骑缓缓迎了上去,他从浙江率领一万余人马原本是准备直接回江宁的,半途接到林则徐的命令,才快马赶来镇江,对于海龄,他也是一肚子怒火,是以一入城听闻海龄在校场就径直赶来。

    见僧格林沁过来,杨芳将宝剑入鞘,拱手道:“老夫见过王爷。”

    孝顺武也赶紧上前见礼,“京口营副将孝顺武拜见僧王爷。”

    副将?僧格林沁皱了皱眉头,看向杨芳,用马鞭指了指被捆绑的那些百姓,道:“这些是什么人?值的果勇侯出面维护?”

    “回王爷。”孝顺武抢先道:“这些都是城中的汉奸。”

    “啪。”僧格林沁一马鞭抽过去,呵斥道:“没规矩的东西,本王有问你吗?”

    这一鞭结结实实抽在背上,孝顺武一个哆嗦,不敢再吭声,杨芳拱手道:“回王爷,这群人中有元奇镇江分行的八个掌柜伙计。”

    僧格林沁眉头一挑,沉声道:“可是属实?”

    孝顺武一个激灵,连忙道:“回王爷,元奇分行窝藏汉奸.......。”

    杨芳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是窝藏汉奸还是窝藏银子?”

    见这情形,被捆绑的队列中,元奇分行的几个掌柜伙计连忙点头挣扎,可惜嘴里被塞了麻胡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杨芳一指那几人,道:“带过来,松绑。”

    一松绑,二掌柜胡连生连忙取出嘴里的麻胡桃,就地跪下叩道:“小的元奇镇江分行二掌柜胡连生,叩见僧王爷、杨侯爷。”

    僧格林沁语气温和的道:“本王为你做主,不要怕,将情况详细说一说。”

    “回王爷。”刚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胡连生语气从容的说道:“从十二日起,京口副都统海大人就下令封闭城门,严厉阻止城中百姓迁徙出城,不少富户商贾谨慎起见,纷纷将大量现银存入咱们元奇镇江分行......十八日起,城中大索,搜捕汉奸,弊号就关门歇业,今日上午,大队官兵破门而入,说咱们窝藏汉奸........。”

    他话没说完,几骑疾驰而来,当前一人身型欣长,身着二品武官袍,还离着十几步,他就纵身下马,快步上前,到的僧格林沁马前跪下道:“奴才海龄,叩见王爷。”

    “你就是海龄?”僧格林沁看了他一眼,微微一摆头,道:“拿下。”几个戈什哈迅疾扑上前,不由分说,就将海龄控制住,海龄也不挣扎,看向僧格林沁道:“王爷——。”

    僧格林沁却一指孝顺武,看向胡连生道:“带队前去元奇分行的抓捕你们的,可是此人?”

    “回王爷。”胡连生沉声道:“正是。”

    僧格林沁也不废话,径直问道:“银子呢?”

    孝顺武惊恐的看了海龄一眼,道:“送去都统署了。”

    “来人。”僧格林沁沉声道:“即刻封了都统署。”

    一听这话,海龄脸色登时一片苍白,连连磕头道:“王爷,奴才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想着大战在即,筹措些银子激励士气!”

    他此时连肠子都悔青了,封闭城门,严禁城中富户出逃,放出风声,元奇分行遍布两江,信誉至上,诱使逼迫城中富户将银子都存入元奇分行,然后以窝藏汉奸之罪抄了元奇分行,大战之后,还不是由着他说。

    他做梦也没想到,元奇分行的大掌柜姜长福居然漏网,更没料到姜长福居然搬动了杨芳,其实就算杨芳来了,他也不怕,杨芳还能从城内将人抢走不成?一旦灭了口,便是死无对证!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将人押到小校场来杀,要堵什么口?就在元奇分行杀了,岂非是一了百了?

    僧格林沁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为了江宁会战,元奇捐输了三百万两白银充做军饷开支,元奇团练五千精锐也全部开到江苏,你居然洗劫元奇在镇江的分行,本王是说你无知?还是说你狗胆包天?”

    杨芳慢悠悠的道:“元奇团练一个团,一千五百人如今就驻扎在常州府。”

    听的这番话,海龄脸色登时有若死灰一般,天地良心,他真不知道这些事情,他要早知道这些内幕,借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将主意打到元奇头上。

    孝顺武也是听的呆了,回过神来,他甩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这都出的什么馊主意?抢谁不好抢?偏偏招惹到元奇头上,这事情怕是难以收场了!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