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零八章 江宁会战(十八)

第四百零八章 江宁会战(十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吴淞炮台对岸,崇明岛江边,苏松总兵周世荣心情忐忑的在沙滩上来回踱着步,对岸枪声密集,动静不,很明显是上海易知足的人马跟英军交手了,枪声响的时间不长就安静下来,这让他忧心忡忡。

    苏松镇兵马如今可是归易知足这位参赞大臣节制,若是战事不利,他们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枪声这么快就停歇下来,以他的经验判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岂能不急?

    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踱了多少个来回,用望远镜观察对岸情况的一个白户突然惊喜的道:“大人,英军从杨家嘴炮台撤退了!”

    什么?英军撤退了?这怎么可能?周世荣连忙快步上前接过望远镜观看,果然,一队队英军正从炮台撤离,他正纳闷,就见炮台上腾起一团团火光,这是在炸毁火炮?这么,真是上海的义勇赢了?这怎么可能?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几骑快马疾驰而来,领先一骑是一个二十左右身着六品武官袍的年轻武官,此人是元奇团练三团九营的营副米正庆。

    周世荣转身瞥了一眼,又回头观察对岸的情况,米正庆纵马来到他身后,兜了一圈,朗声道:“周总戎不必看了,元奇团练两个营全歼英军一千五百人,收复吴淞炮台。”

    全歼英军一千五百人?就这么会功夫?周世荣不敢置信的转身看向他,道:“当真?”

    “瞭望哨方才通过旗语联络了对岸。”米正庆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明天一早,元奇团练将发起全面攻击收复宝山,周总戎准备的如何了?”

    听的这话,周世荣才确信这消息是真的,连忙道:“米千总放心,已经准备妥当!”着,他试探着道:“元奇团练来了多少人?”

    米正庆笑了笑,道:“一个团,三个营,一千五百人。”

    听的这话,前营游击王凤祥惊愕的道:“这么,元奇团练以一千人全歼了英军一千五百人?”

    “咱们元奇团练可不会虚报战功。”米正庆着拨转马头,“这一战,大捷是肯定的,诸位能否分润战功,就看明日诸位的表现了。”完,一挥马鞭,“驾——。”径直扬长而去。

    见周世荣脸色有些不好看,王凤祥连忙道:“这元奇团练也忒没规矩,连上下尊卑.....。”

    “住嘴!”周世荣呵斥道:“你要有这号本事,老子也容的你蹬鼻子上脸。”

    吴淞,元奇团练大营前,看着团勇迅速接管了吴淞沿江的所有炮台,易知足放下望远镜吩咐道:“着三一个营迅速接管杨家嘴炮台,修整工事,扩增炮位,另,密切注意英军的动向!”

    “是!”传令兵响亮的应道。

    燕扬天试探着道:“如今已收回吴淞炮台,炮营是不是没必要再掩饰行踪......。”

    “继续掩饰行踪。”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吴淞是英军主力舰队的后路,英军不可能轻易放弃,不出所料,英军会坚守宝山,以待定海援兵,明日一早,咱们要强攻宝山,快马传令炮营,明天天亮之前,炮营要抵达宝山南门外,天一亮,要炮击宝山!”

    待的传令兵打马离开,燕扬天才道:“校长的意思,明天不挟持俘虏攻打宝山?”

    “英军如果是退守宝山,再挟持战俘就毫无意义,没的让人看了。”易知足道:“明天咱们堂堂正正的攻下宝山,打的他们心服口服。”

    话是如此,回到大营,易知足还是给义律写了一封劝降信,能够虚张声势逼迫英军投降自然是上策,如果真能劝降义律,元奇团练的实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其他的不,那艘三级战列舰,他可是垂涎已久,如今元奇有轻巡舰,却没有主力战舰。

    宝山县城,巴特雷一进城就忙碌着部署南城的防御,口径火炮、卡隆炮、康格里夫火箭,第二十六步兵团的精锐连——清一色装备的布伦式威克步枪都梯次部署在南城,对于义律的分析,他还是赞同的,元奇团练要攻打宝山,必然从南门主攻。

    一直忙碌到黄昏,他才松了口气,站在南门谯楼上了支雪茄,眺望着对面一片安静的大营,元奇团练今天没有乘胜追击一直让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坚守,坚守到定海的援兵赶来,那至少要坚守到明天黄昏,或是后天的中午,不出意外,明天铁定是一场罕见的恶仗!

    “巴特雷将军——。”义律缓步登上谯楼,问道:“对面没有一动静?”

    巴特雷耸了耸肩,取下口中的雪茄,道:“元奇团练攻打定海一战的详细情况,阁下可知道?”

    定海一战的情况,义律自然是详细的询问过,略微沉吟,他才道:“听布尔将军过,元奇团练善于发挥火炮的威力,定海一战,城墙上根本立不住人......。”

    “我明白了。”巴特雷看向对面大营,神情凝重的道:“元奇团练在等火炮。明天,咱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义律抿着嘴没吭声,一旦撤离宝山城,只怕他们再没有机会夺回吴淞,元奇团练可不是清国的绿营,既然敢打吴淞,想来应该有十足的把握守住吴淞。

    凌晨五,天边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宝山县城南门外一公里处的元奇火炮阵地就已严阵以待,二十门青铜铸造的陆战炮一字排开,“一班准备就续。”“二班准备就续。”........。

    炮营营长唐自晖看着前面的宝山县城,沉声道:“一二三班,单发试射,开炮!”

    随着命令,三门火炮几乎是同时响起,“砰砰砰”三团火光在城墙上空迸裂,唐自晖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宝山县城城墙的高度早就测量过,距离,他更是一丝不苟的用自己的步子测量的,所有的炮击参数他都详细的演算过,这可凭不的半分运气。

    “所有火炮,两连发,齐射!”

    不等城墙上英军反应过来
索马里大领主帖吧
,二十门火炮便接连轰鸣起来,一时间炮声震天,城内英军根本没有预料到天还没大亮,元奇团练就发起了攻击,登时慌乱不堪,巴特雷冲出院子,举起望远镜只稍稍看了一眼,一颗心登时就冰冷冰冷的,对方火炮打的太狠了,而且还是用的开花弹,城墙上所有的守军,这时都只怕被打成筛子了,这城还怎么坚守?

    唐自晖转身看了一眼身侧的瞭望架,两名瞭望手正在挥舞旗帜,通讯官随即打算禀报道:“报告,南段城墙上已没有人影,东西两面城墙上有不少敌人,但没有火炮。”

    唐自晖沉声道:“传令,延伸炮击,五连发,齐射!”

    在火炮轰鸣声中,一门门大口径卡隆炮迅速的向前移动到预定的炮位,一队队团勇分工明确的迅速跑向各自的指定位置,等候着命令。

    易知足却没下进攻的命令,而是命令道:“火炮转移阵地!”他估摸着,江面战舰的重炮马上就会报复性炮击。看了看天色,他又吩咐道:“遣人送信!打着白旗,快马从北门投递。”

    几轮炮击将宝山县城打的一片狼藉,驻守英军一片混乱,炮声停歇下来,义律才冲出县衙,准备前往江边叫江面上的战舰火炮支援,刚到北门,就见一骑快马疾驰而来,马上骑手打着一面白旗。

    疾驰到跟前,骑手用英语喊道:“元奇易大掌柜有书信给义律阁下。”

    看完劝降信,义律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易知足在信中道,两国之间的这一场战争,是因为鸦.片贸易而起,大清皇帝严禁鸦.片的态度很坚决,希望英吉利慎重考虑,不要因为鸦.片贸易而丢失与大清的正常商贸。

    这一场战争,如果双方伤亡都太大的话,必然会导致战争进一步扩大,如今英吉利国内和整个欧洲,包括美洲的美利坚合众国在内都正爆发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危机,两国战争如果进一步扩大,对双方都不是好事。

    而且,他郑重的声明,一旦两国战争扩大,他将毫不犹豫的将新式米尼步枪的技术以低价售卖给法兰西。

    这一场战争能否将伤亡有效的控制在最范围内,吴淞这一战是关键,攻占宝山县城对于元奇团练来,不费吹灰之力,如果义律选择抵抗到底,那么,两国间这一场战争将是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信的最后,易知足以诚恳的语气希望义律为深入长江航道的英军主力舰队考虑,从大局出发,为两国今后的关系和商贸考虑,也为英吉利的财政考虑,继续打下去,这一战的战争军费开支,将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有一瞬间,义律确实是动摇了,易知足的不无道理,这一战如果他们伤亡太大的话,女王陛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是为了大英帝国的荣誉,也会继续扩大战争,但是,如果易知足真将米尼枪技术卖给法兰西,英吉利敢倾力来东方吗?

    而且庞大的战争军费对于正遭受经济危机的英吉利来,绝对是雪上加霜,这一战如果再被打败!会是什么结局?

    不过,转念他就坚定下来,宝山守军若是投降,会是什么情形?在远东的整支舰队都会处处被动!不仅是去攻打江宁的主力舰队会被置于极度危险的处境,就连定海和香港的分舰队都会有危险!

    “轰轰轰”江面上的战舰开始还击,站在高高木架上的瞭望哨、火炮观察哨望着呼啸而来肉眼可见的炮弹,一个个都是面无人色,只能祈求老天爷开眼,别被击中,其实别被击中,哪怕只要擦着,对他们来,都是灾难!

    西南角,一处隐蔽的战壕里,易知足一眼瞥见送信的骑手疾驰而来,不由的露出一丝冷笑,看来,今天这场恶战是无法避免了。

    “砰砰”声不绝于耳,实心炮弹落地发出巨大的震动,落地后的实心弹四处乱滚,依然有着巨大的杀伤力,看着满地乱滚的炮弹,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唐自晖暗道一声侥幸,亏的是及时转移了,否则这一轮炮击下来,损失可就大了。

    心有余悸的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他才看向卡隆炮阵地,还好,阵地距离城墙近,而且角度也稍偏,并未遭到大的破坏,倒是有一个观察哨的高架被击中了,轰然倒地。

    县城东北角的一个不大的战壕里,号称神枪手的孟云瞄准了站立在城墙角上的一个英军士兵,调匀气息,轻轻的扣动扳机,“砰”,沉闷的枪声中,城墙角上的英军应声而倒。

    “好样的,不愧是神枪手,这是第三个了。”同在战壕里的钟军轻赞道。

    战壕里五个人,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枪杀站在墙角上为战舰指引炮击方向的观察哨,不仅这个角,县城四个墙角,都是专门狙击观察哨的枪手。

    见的城墙两个角根本就立不住人,北门谯楼上的义律暗自咋舌,这元奇团练还真不容觑,竟然还会布置枪手专门枪杀观察哨,没有观察哨的指引,舰炮就只能乱打一气,这一战之后,舰队要对元奇团练格外重视!

    “报告。”通讯官上前禀报道:“江口发行现一支旗帜不明的船队!”

    “旗帜不明?”义律心里一沉。

    “是.....没见过的旗帜。”

    义律接过望远镜望去,江口已经聚集了十多艘风帆船,船上桅杆上飘扬着的是一面蓝白线条相间的旗帜,对于这面旗帜他并不陌生,海魂旗——元奇船队的旗帜!就在他观察的时候,两艘同样悬挂着的海魂旗的轻巡舰从北面驶了过来,他心里一惊,元奇的那几艘轻巡舰不是被封锁在了广州?

    江面上的几艘战舰显然也注意到了江口出现的船队,停止了炮击。

    看着一艘接一艘的轻巡舰和武装风帆商船出现在江口,义律的脸色变是异常苍白,他终于是明白过来,元奇团练昨天没乘胜追击,不是等火炮,而是等这支船队,元奇这是要将吴淞的守军和战舰一网打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