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零九章 江宁会战(十九)

第四百零九章 江宁会战(十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崇明岛,吴淞水师营,望着海口那一大片黑压压的船队,苏松总兵周世荣以及一众将领皆是一脸的惊恐,“英军援兵来了!”游击王凤祥喃喃着道:“这仗还怎么打?”

    见的众将领表情,营副米正庆朗声笑道:“诸位别慌,好好看看那些船上的旗帜,那不是英军的援兵,是咱们元奇的船队,赶紧的派船前去领航,这一战,咱们要全歼吴淞的英军。”

    “是元奇的船队?”周世荣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元奇居然还拥有如此大的船队?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元奇竟然还有西洋战舰,而且数量还不少!

    “别废话!”米正庆没功夫跟他们解释,催促道:“赶紧的派船领航,上游的火船、兵船也全部出动。”

    宝山北门谯楼上,通讯兵流水一般禀报:“报告,上游发现大量清国水师战船,其中有大量火船。”

    “报告,黄浦江发现有大量火船正快速向吴淞口而来。”

    “报告,八艘轻巡舰正通过江口全速而来。”

    放下望远镜,义律木着脸没吭声,三面包围,不,算上陆地,是四面包围,吴淞的海陆两军都已全部陷入绝境!这种情况下,连突围的机会的没有!

    巴特雷匆匆登上北门谯楼,只大致看了看,便沉声道:“元奇这是想将咱们一网打尽,请阁下下令,着战舰升‘圣乔治旗’。”

    圣乔治是英格兰的保护神,升起圣乔治旗,即是告诉对手,也是激励己方所有官兵,这一战将死战到底,绝不退缩!

    义律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三个方向,沉声道:“至少是二百以上的战舰、武装商船、火船和战船,咱们就四艘战舰,逃都没地方逃,血战到底,有什么意义?”

    “身为军人,有责任有义务为大不列颠的荣誉血战到底!”

    义律毫不客气的抢白道:“不是所有的官兵都愿意为大不列颠的荣誉献出宝贵的生命,没人愿意做无畏的,没有任何意义的牺牲!”

    “可吴淞是主力舰队的后路!”巴雷特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声音低沉的吼道:“吴淞一失,主力舰队有可能全军覆没!”

    “血战到底就能保住吴淞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下令血战到底!”义律丝毫不为所动的道:“眼下这局面,无论怎么样都保不住吴淞!我不希望徒增伤亡!”

    “吴淞丢了还能夺回来!”巴雷特道:“定海舰队黄昏或是明天早上就能赶来!咱们必须尽力消耗元奇团练的实力,为定海舰队夺回吴淞创造条件!一旦投降,就会壮大元奇团练的实力,极大的增加定海舰队夺回吴淞的难度!这一,阁下难道不明白?”

    义律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这一他岂能不明白,但他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一,不作为政客,就算是作为军人,眼界如此狭隘,他也有看不起对方,不过,目前他的服对方。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江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陷阱,这一已经确凿无疑,从元奇团练攻打吴淞的时间来看,清国这次是想将进入长江的舰队一网打尽,吴淞只是最后的收尾!

    元奇团练在广州有一万兵力,在吴淞这里只出现一千五,其他的兵力在哪里?在江宁?镇江?还是江阴?连远在广州的元奇团练都出现在了吴淞,你想想,清国这次会调集了多少兵力来打这一仗?

    不出所料,沿江而上的主力舰队必然会被层层拦截打击,吴淞,极有可能不仅仅是针对主力舰队,还有吸引定海舰队前来争夺,顺带消灭定海舰队的可能!这一,你想过没有?”

    “这不可能......。”巴雷特的有些心虚,两次交手,对于元奇团练的战力,他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没有什么不可能。”义律沉声道:“元奇有能力将虎门打造成一个要塞,也有能力将吴淞打造成一个巨大的要塞!”着,他一指江口,道:“好好看看,江口除了风帆船之外,还有大量的清国海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清国海船随行?除了火炮、弹药之外,我想不出,那些船上还会装载其他什么东西!”

    顿了顿,他接着道:“元奇团练昨天在扩增杨家嘴炮台的炮位,你没留意到?不论是法兰西还是美利坚,都希望咱们与清国打的两败俱伤,甚至是打成世仇更好,如此,不仅能削弱咱们的实力,还能取代咱们在东西方贸易中的霸主地位!我相信,他们两国十分乐意向元奇大量售卖火炮!”

    巴雷特愣愣的看着他,半晌,才梦呓一般的道:“这一战彻底的输了?”

    “输了!”义律干脆的道:“从舰队进入长江航道,沿江而上攻打江宁的时候起,就注定输了!咱们掉进了清国精心部署的一个陷阱!不过,却谈不上彻底输了。”

    顿了顿,他接在道:“就算咱们进入长江航道的舰队输了,但咱们在定海和香港还有两支舰队,在海面上,咱们依然无敌,至少还有谈判的机会!我决定,将四艘战舰烧毁或是炸毁之后,再向元奇团练投降!”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既能避免伤亡太大,又不会危害定海的舰队,巴雷特缓缓了头,道:“陆军的火枪是不是也尽数销毁?”

    “没必要!”义律摇头道:“元奇的新式火枪比咱们的火枪性能优良远了。”

    江面上四艘英军迅速的燃烧,继而引爆船上弹药,发生爆炸,很快就沉入江面,江岸和江面上爆发出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易知足却是暗自苦笑,对于元奇来,最为迫切需要的就是战舰,他怎么着也没想到义律会自毁战舰!

    “校长,看——。”燕扬天指着宝山县城道:“英军升白旗投降了!”

    易知足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城头升起的白旗,英军投降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决意坚守,就不会自毁战舰了,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命令英军出城缴械投降,派一营入城接管,先查
最初的寻道者笔趣阁
封城内弹药库,另外,将义律、巴雷特两人带到三团大营来见我。”

    “是。”燕扬天连忙道。

    “传令,着苏松镇总兵周世荣马上组织人手进行打捞,将四艘英军战舰上的火炮尽快打捞起来送往吴淞炮台,英军定海舰队很快就会前来吴淞!”

    “命令船队尽快将运来的火炮送到吴淞东西两炮台,另外,命令昌化来的团勇就在宝山城外扎营。战舰船队暂时停泊在吴淞炮台外江面。”

    “着人前去转告法兰西、美利坚两国战舰领队指挥官,英军定海舰队今日黄昏或是明日一早将会抵达吴淞,请他们主意回避,另外,盛情邀请他们在战事结束之后上岸一晤。”

    接连发布了几道命令,易知足才骑马赶往三团驻扎在宝山县城不远的大营,这一战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很多,预料中的恶战没有出现,期望中的收获也被付之一炬,总的来,还是应该欣慰,几乎可以是以零伤亡收复吴淞宝山,俘虏数千英军,这一战绩,比收复定海还要辉煌!

    率领部下出城缴械投降之后,义律、巴雷特就被带到城外大营的大帐外,大帐里,易知足已经换了一身元奇团练的新军装,听闻禀报,他随口吩咐道:“让他们进来。”待的两人进来,他含笑迎了两步,伸出手道:“欢迎二位率部投降。”

    义律原本心里有些忐忑,毕竟现在的身份是阶下囚,虽是投降,但他却是烧毁了四艘战舰才投降,心里哪有不虚之理,见的易知足一脸微笑,他暗松了口气,快步上前与之握手,一脸惭愧的道:“真没想到,咱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胜败乃兵家常事。”易知足着看向巴雷特,道:“很高兴认识巴雷特将军。”

    巴雷特平视着他道:“如果知道元奇团练手中拥有威力如此大的新式火枪,这一战,咱们不会输的如此惨。”

    伸手让座之后,易知足轻笑道:“贵国第一次大规模远征我大清,有关情报的收集分析,已经令我刮目相看了。”

    巴雷特道:“易先生这是讥讽我们吗?”

    “不!”易知足着拿过雪茄盒,给两人一人送了一支,自个也拿起一支,一边剪角一边漫不在意的道:“你们的情报收集分析确实做的不错,你们最大的错误是忽视了元奇,不过,这个错误,我想以后你们绝对不会再犯。”

    义律却是关切的道:“元奇会一如既往的善待战俘吧?”

    “当然。”易知足了头,道:“我不会献俘,也不会杀俘,不过,所有的战俘都应该通过劳动来获得应有尊敬和充足的食物供给。”

    “劳动?”巴雷特狐疑的看了义律一眼。

    “上海作为一个新开的通商口岸需要大力发展,需要修路,筑堤。”易知足微微笑道:“放心,我们不会虐待战俘,他们会得到体面的对待,当然,我们也允许你们赎回,可以用银子也可以用工程。”

    义律知道,上一批战俘在广州也是如此,当即微微欠身道:“谢谢阁下的仁慈。”

    缓缓吸了一口雪茄,易知足才道:“定海的援兵明天应该能够赶到了吧?”

    义律颌首道:“应该是的,我们昨天上午派了一艘轻巡舰向定海求援。”

    “我希望二位写封信劝劝,没必要浪费弹药,也没必要增加双方的伤亡,二位应该很清楚,就凭定海舰队,攻不下吴淞。”易知足看着二人道:“不瞒二位,吴淞宝山,如今驻扎了六千守军,其中四千是元奇团练。”

    义律有些意外的道:“元奇不想借这机会削弱定海舰队的实力?”

    “不想。”易知足笃定的道:“恰恰相反,我希望香港和定海的两支舰队能够保存实力,否则贵军将彻底失去谈判的资格和底气,这么吧,我不希望两国再次扩大战争,这一战之后,我希望两国能够建立平等的外交和商贸关系,作为东西方两大帝国,咱们应该和平共处。

    经过这一场战争,我大清皇帝陛下会给予贵国以平等的待遇,我希望贵国也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否则,继续扩大战争,只会令两大帝国一起走向衰落。”

    义律急切的道:“要想不继续扩大战争,必须让远东舰队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易知足慢悠悠的道:“阁下是关心贵军攻打江宁的主力舰队的安危?”

    “是。”义律毫不讳言的道:“贵国虽然没有铁路火车,但却有八百里加急快报,我可以给璞鼎查将军去信,告诉他吴淞的情况,让他放弃攻打江宁,咱们在上海谈判,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易知足才道:“我能相信璞鼎查将军吗?阁下应该记得,咱们在广州签订了一份《澳门条约》,是璞鼎查将军背信弃义,单方面撕毁了条约,继续扩大战争。”顿了顿,他才道:“吴淞可经不住贵军主力舰队和定海舰队的两面夹击!”

    听的这话,义律半晌不出话来,对方没有歪曲,这次确实是璞鼎查单方面撕毁条约,扩大战争,对方不敢相信,也在情理之中,良久,他才沉声道:“璞鼎查将军率领的主力舰队若是损失惨重,双方只怕没有机会坐下来谈判的可能,为了大不列颠的荣誉,为了女王陛下的威信,议会极有可能会调集更多的战舰前来,继续扩大战争。”

    易知足轻笑道:“据我所知,贵国出兵远征,只有一个目的,利益!为了帝国的荣誉,女王的威信而大军远征,议会怕是通不过,庞大的军费开支,足以让大多数议员做出正确的投票。”

    见两人兜圈子,巴雷特心里着急,径直开口道:“只要能减少主力舰队的伤亡,易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还是巴雷特将军快人快语。”易知足笑着伸出一个巴掌,“定海舰队的一艘三级舰,四艘四级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