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一三章 江宁会战(二十三)

第四一三章 江宁会战(二十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江宁府、句容县、下蜀镇。

    天色黄昏,大营里炊烟四起,赶了一天路的大军正忙着埋锅造饭,中军大帐外,兵败镇江郁郁寡欢的僧格林沁翘首望着不远处一座林木葱郁的山峰沉吟不语,军中一众将领士卒都知他心情不好,没人敢往他跟前凑。

    “王爷——。”杨芳缓步踱过来,道:“那山名叫宝华山,山上有个隆昌寺,听闻香火极旺,传闻当年圣祖爷南巡时还登临过。”

    “哼。”僧格林沁不屑的道:“牵强附会,自抬身价。”

    杨芳陪着笑道:“这宝华山号称佛门律宗第一名山,隆昌寺乃是江南最大传戒道场,英军舰队沿江而上行程极慢,大军行进,速度亦慢,王爷不妨去宝华山散散心。”

    话未说完,一骑飞奔而至,到的跟前,骑手滚落马下,高声道:“禀王爷、侯爷、江阴八百里加急。”

    吴淞已被易知足收复,江阴能有什么急报?僧格林沁大觉意外,拆开一看,他一双眉头登时就扬了起来,将急报顺手递给杨芳,随即转身大步进了大帐。

    “王爷,这可是好事。”杨芳跟着进来道:“王爷分兵二千回丹阳,老夫率部前往江宁覆命。”

    调动驻扎在常州府的元奇团练收复镇江,僧格林沁不是没有转过这个念头,不过,常州兵马不归他节制,而且江阴亦是江宁会战的重中之重,他不敢破坏原本的部署,再则,亲身体会过英军的战力,他担心即便是抽调那一千多元奇团练过来也未必能够收复镇江,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令他没想到的是,易知足居然带了一千人赶来驰援,他没接杨芳的话,反问道:“元奇团练在吴淞究竟有多少兵力?知足还敢分兵一千驰援他处?”

    元奇团练究竟有多少兵力?这个话题,杨芳也颇为忌惮,当即打着哈哈道:“知足虽然年少,但行事稳重,既敢分兵驰援,必然有着十足的把握。”

    镇江是在僧格林沁手里丢的,能够亲手收复,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况且,他也想仔细看看元奇团练的战力究竟有多高,略微沉吟,他便道:“收复镇江以元奇团练为主,再说,丹阳还有驻兵,本王带五百轻骑即可,收复了镇江,再来追赶大部。”

    轻骑疾驰,次日上午,僧格林沁就赶回了丹阳,等了三日,才等来元奇团练,骑在马上的易知足远远见的僧格林沁率领众将在营门外迎接,不敢托大,连忙扬鞭催马,疾驰到二十几步远便纵身下马,急行到跟前,大礼参见道:“末将易知足叩见王爷。”

    见他执礼甚恭,脸上毫无倨傲之色,僧格林沁暗叹了一声,连忙翻身下马快步上前搀扶道:“知足无须多礼。”

    顺势起身,易知足道:“末将惭愧,未能及时解镇江之围,以至镇江惨遭英军荼毒。”

    “知足这是哪里话。”僧格林沁说着伸手道:“入营再细说。”说着,他转身吩咐道:“元奇团练烈日驰援,务必仔细妥善安排,不得有丝毫疏漏。”

    “末将等尊令。”一众武将轰然应道。

    走进大营,僧格林沁便朗声道:“吴淞一战,元奇团练以少胜多,打的五千英军投降,实是壮我大清国威,长我大清军威,消息传开,必然是朝野欢庆。”

    “王爷过誉。”易知足语气淡然的道:“吴淞一战,实是有几分侥幸,也非是以少胜多。”

    “哦?是怎么回事?”

    “吴淞兵力本就不少,吴淞镇总兵周世荣麾下三千兵丁,上海义勇二千,元奇团练一千五,兵力已是六千五,元奇团练后又增援五千。”

    僧格林沁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道:“增援五千?”

    “确切的说,是四千五。”易知足毫不讳言的道:“元奇在琼州府昌化铁矿有二千护矿队,这次一并调来了,另有八艘西洋轻巡舰,总计是二千五百人,不过,这支海军不是元奇的,而是花旗国的,其中五艘是原本停泊在广州的。”

    两人说着话,走进中军大帐,僧格林沁也不分什么上下主宾随意的落座后,追问道:“怎的说有几分侥幸?”

    “吴淞英军统帅是义律,原是英吉利派驻广州的商务总监督,打过几年的交道,也算是熟人。”易知足说着,将写信劝降的情况,以及谋夺英军定海舰队五艘战舰,以解镇江之围的情况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仔仔细细听完,僧格林沁轻赞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知足是深的个中精髓。”说着,他话头一转,“花旗国那八艘轻巡舰是怎么回事?”

    “那是元奇从花旗国聘请的。”易知足缓声道:“元奇如今在海上的贸易规模越来越大,安南的煤、昌化的铁矿石、暹罗、吕宋的粮食,这些都是大宗贸易,一年四季不绝,但海上盗贼众多,为了肃清海域盗贼,元奇从花旗国雇佣了五艘战舰,与英吉利开战之后,元奇又增雇了三艘。”

    元奇团练收复定海之时就有五艘花旗国战舰参与,这事僧格林沁听闻过,心里却是暗忖,江宁一战结束,须的找机会前去吴淞走一趟,看看那些花旗战舰,略微沉吟,他才道:“收复镇江,知足是临时起意?”

    微微点了点头,易知足在道:“末将抵达江阴,才听闻英军居然留下二千余人驻守镇江,这送到嘴边的肉,岂能不吃?歼灭战舰英军,不仅能够引起江宁英军恐慌,亦能断绝英军舰队返程时在镇江的补给机会,非收复不可。”

    镇江城。

    英军占领镇江,张贴告示宣布由熟悉清国情况的随军传教士郭士立为镇江知府,并且发布安民告示,但敢于回转镇江的百姓却是寥寥无几,一日恶战,英军炮击,清兵纵火,原本繁华无比的镇江城如今已是满目疮痍,瓦砾遍地,没有多少百姓心存侥幸,再则,也担心被英军捕捉当差,英军捕捉百姓扛抬
时代巨子无弹窗
弹药,拉运火炮,沿河拉纤的消息已经四下散播开来。

    镇江府衙,林木葱郁景色优美的后院,英军驻镇江的陆军司令官舒德悠闲的躺在阴凉通风的亭子里,身前的茶几上摆满了葡萄、西瓜等时令水果,两个丫鬟一左一右的摇着扇子,缓缓的呷了一口葡萄酒,他觉的无比的惬意。

    驻扎镇江,他的任务很简单,守住镇江,继续封锁运河和长江航道,为舰队返程收集各种新鲜的肉食水果菜蔬等,对他来说,这任务实在是简单,清**队已经被打的吓破了胆,根本不敢来镇江,

    运河和长江,封锁不封锁都没有意义,早就没船只了。

    至于为舰队收集补给,镇江城虽然没有几个清国百姓,但镇江附近不缺乏富裕的村镇,他只需要写一份征集的单子派人送去,银元、牛羊肥猪、鸡鸭鱼鹅、鸡蛋火腿、果子蔬菜等等就会乖乖送来,说实在的,如此温顺的百姓,他从来没见过。

    “报告——。”一个军官快步进来,禀报道:“阁下,购买的情报中有十多份提及,有三千左右的清军,正在向镇江方向移动,从行军速度来看,预计明日上午就能抵达。”

    舒德漫不经心的坐起身来,问道:“三千?”

    “是的,三千人,有五百骑兵,剩余的二千五百人都装备的火枪。”

    “今晚加强城墙上的警戒巡逻。”舒德不以为意的吩咐道,不论是清军的火枪兵还是骑兵,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大大小小的与清军打了好几仗了,对于清军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不过,舒德做梦也没想到这次来的不是清军,而是穿着清军号褂的元奇团练,易知足、僧格林沁两人都知道英军高价收购情报的作风,是以在天黑之后,在熟悉镇江情况的京口营旗兵的带领下,连夜急行军,赶在天亮之前就已经对镇江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

    清晨五点,天色微明之际,战斗在南门打响,城墙上巡逻的英军发现了向城墙外靠拢的元奇团勇,尖利的哨声随即划破了黎明的宁静。

    听的哨声,僧格林沁有些担心的望向城墙下五十米的距离处排列成三列横队的元奇团勇,他很清楚英军火枪的射程和命中率,在这个距离,英军的命中率相当高,他满脸担忧的看了身侧的易知足一眼。

    “王爷不必担心。”易知足盯着城墙道:“咱们是有备打无备,英军占不了便宜,况且,巡逻哨能有多少?”

    话没落音,一队英军就小跑着上了城墙,三列横队中,二团团长陈洪明沉声道:“不要心口紧,沉住气——。”眼看着十多个英军冲上城墙,他才喝道:“开枪!”

    “乒乒乓乓”枪声中,城墙上的英军纷纷倒地。

    “一连上城墙,控制城墙。”易知足手一挥,身后一连迅速的冲了出去。

    如此仓促而且还如此大模大样的攻城,僧格林沁别说看过,听都没听过,一张脸绷的紧紧的,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忍不住道:“城里可是二千多英军。”

    “只要没有火炮支援——。”易知足冷笑道:“别说二千,就是五千也不够杀。”

    两人说话的功夫,京口营旗兵已经抬着十几条小船放进了护城河,僧格林沁觉的手心里都是汗,这个时候就是跟英军抢时间,要赶在英军抵达之前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否则伤亡就大了。

    易知足心里也紧张,不过,他是仔细的了解过英军的大营距离南门城墙的距离,从集合道跑步前来,少说也要一刻钟才能赶来,一刻钟时间,足够一个连上城墙了。

    早先泅水渡过护城河的班长王德顺迅速靠近城墙,手法熟练的扔出飞虎爪勾上城墙,随即手脚并用,飞快的攀上城墙,一个翻身就滚进了过道,警惕的四下里打量了两眼,见城墙上没有英军,他才猫着腰解下缠在腰间是两根绳子,在墙垛上一绕,打了一个活接将绳子垂了下去。

    等的乘船渡过护城河的团勇赶到城墙下,根本无须耽搁就可以攀绳而上,十几米高的城墙对于训练有术的团勇们来说,不过就是分把钟的功夫。

    眼看着一个接一个团勇攀上城墙,僧格林沁已是彻底的无语,这动作也太迅速了,这还要城墙有什么用?当吊桥放下来,城门大开,大部兵丁开进城,他有种做梦的感觉,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易知足看了看手中的怀表,从英军吹哨子报警到现在,也不过才十分钟时间,说实在话,他很满意,完全发挥出了平时的训练水平,当然,也是这镇江城规制小了点,护城河的宽度和城墙的高度都不**,若是遇上二百米宽的护城河,那就麻烦了,再一个,京口营旗兵这帮土著的配合,功劳也不小,开城门放吊桥可都是他们的活儿。

    集合了队伍匆匆赶来的大队英军见的城门大开,倒也不惊慌,停止了前进,在密集的军鼓声中迅速的排列成了战斗队列。

    “咱们团总算是也有机会过瘾了!”团长陈洪明笑道,随即抽出手枪高举过顶。

    僧格林沁没跟大部队抢城门,而是不顾身份的乘小船过护城河攀爬绳子上城墙,他想亲自尝试一下这种攀爬城墙的方式,易知足无语,只好陪着练一回,其实攀绳而上并不难,元奇团练在绳子上都打了无数一个结,既乘手又能使上劲。

    上了城墙,僧格林沁一眼看见下面两军严阵以待,一颗心登时就提到了嗓子眼,这种情形,他在镇江城中可没少见,最先开枪的都是他们,最后溃败的也是他们,说实在的,对于英军,他是打心里佩服。

    易知足飞快的扫了英军阵列一眼,粗粗估计,也就一千人,也就是说,城内至少还有一千多英军,飞快的向远处瞥了一眼,见整个镇江城差不多被烧了一大半,他登时放下心来,英军就是想打巷战,回旋的余地也不大。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