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一五章 (二十五)

第四一五章 (二十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丝讥讽,林则徐刻意保密收复镇江的消息?这个可能还真不大,林则徐可是一心一意要保全江宁的,之所以目前没有散播这个消息,可能是另有目的,他也懒得多琢磨,明日一早去两江总督府就会知晓。

    略微沉吟,他才道:“”都,对于江宁这一战,你们是何看法?”

    这明显是带有考较的意味,三人不敢轻率,稍稍沉默,冯仁轩才开口道:“纵观江宁地形,再结合当年郑成功进犯江宁的情形,英军舰队最为理想的停泊之地莫过于下关、草鞋峡一带,扎营之地,则是盘龙山、白土山一带。

    咱们元奇团练将营盘扎在白土山,就好比是一根刺,一根扎在喉咙上的刺,英军必欲拔之而后快,否则就无法放手进攻江宁。”

    到这里,他微微一顿,看向易知足,缓声道:“咱们元奇团练在江宁总兵力不过五千,而且严重缺乏火炮,英军海陆兵力应在一万五左右,且舰炮众多,即便白土山大营有着完善的防御工事,也无法抵挡英军的全力攻击。

    但大掌柜却偏偏下令扎营白土山——这个首当其冲的地方,想来,江宁一战,不会那么激烈,或者是,大掌柜有退敌之策。”

    易知足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转而看向三团团副尹有才,三团团长肖明亮前往上海训练义勇,元奇团练在江宁的军务实则就是尹有才在主持,毕竟冯仁轩率领三千援兵抵达江宁没几天。

    “江宁是英军冒险进入长江航道的最终目标。”尹有才沉声道:“学生窃以为,若是英军知晓镇江、吴淞被收复,极有可能孤注一掷,在江宁拼个鱼死网破。

    英军舰队从吴淞启程,抵达江宁,耗时一个月,在闻知后路被断的情况下,选择返航的可能并不大,因为返航就意味着失败,就算明知江宁重兵云集,英军统帅亦会冒险攻打江宁,一旦占领江宁,就能胁迫朝廷签订停战协议,后路被断之危,也顺势而解。”

    “不会!”冯仁轩沉声道:“攻打江宁,弹消耗极大,一旦不能顺利攻占,英军舰队就将面临全军覆没的下场。”

    “英军运输船高达五十艘,应该有足够的弹药储备,即便攻打江宁失败,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全身而退?别忘了,江阴、吴淞还有两道防线等着他们。”

    “就因为返航危险重重,才越是要孤注一掷攻打江宁!”

    待的两人都不吭声了,易知足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对于英军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不过,咱们的做好两手准备。”扫了三人一眼,他沉声道:“不是我自负,江宁这二三万八旗绿营给英军塞牙缝都不够,江宁一战,元奇团练不仅是首当其冲,而且是绝对的主力。

    着,他看向冯仁轩道:“花地大营一直没有经历过实战,我也知道你们摩拳擦掌憋着一股劲想跟河南大营一比高低,江宁一战,我希望花地大营不要让我失望。”

    听的这话,冯仁轩、常坤宁一脸胀的通红,齐齐立正敬礼道:“花地大营绝不会让大掌柜失望!”

    “好,很好!”易知足着看了大帐外一眼,道:“叫他们都进来,咱们分配下兵力,好好部署一下。”

    次日一早,易知足没有就近从仪凤门入城,而是乘船沿江而上走水西关入城,虽是大清早,但江面上各式各样大大的船只却不少,而且所有的船只都是逆流而上,问过船夫,才得知,英军舰队距离江宁不远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这些船只都是前往上游逃难的。

    不仅江面上满是逃难的船只,江岸上亦是络绎不绝的人流,英军一日之间攻占镇江,并将镇江夷为平地的消息让江宁城内外一片恐慌,所有人都扶老携幼忙碌着逃离家园。

    看着这一幕,易知足心里不出是什么滋味,船到水西关,看着城门外聚集着黑压压一大片百姓,他大为意外,问船夫道:“怎的还会有那么多人想入城?”

    船夫苦笑着道:“兵荒马乱的,哪里都不觉的安全,城内的觉的城内不安全,城外的觉的城外不安全,如今荒郊野外都成了没王法的地方,城内咋也还有二万兵丁不是。”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阵无语,走水道进了城,他没急着赶去总督府,而是先去了秦淮河畔寻找金英,敲开门,一见是他,金英惊喜不已,欢快的道:“算着少爷这两日会来的......。”

    进了门,易知足扫了院子一眼,见没人便停住脚步,道:“这些日子,江宁城内可大索全城?”

    “没有。”金英连忙摇头道。

    林则徐不清肃城内会党,僧格林沁来了未必就不会,易知足想了想,才道:“两件事,一是通知天地会、青莲教会众尽快想法子出城,出不了城就尽量躲起来,英军攻城时,风声会很紧。另外,找天地会的人,尽快给黄殿元送个口信,就蝶娘要见他,让他安排个地方见面。再有,城内危险,你下午随我出城,办完事去总督府外等着。”

    金英不仅不笨反而聪明机灵的很,早就隐隐猜到天地会在借助英军进犯之机起事,听的这话,大为惊愕,“少爷跟他们有联系?”

    “回营再细。”易知足着快步出门赶往总督府,待他到的总督府,太阳都升起老高,递了牌子进去,随即就有门房一溜跑着出来,将他径直带到潇湘馆,进的大厅,就见林则徐、奕山、僧格林沁、杨芳,另外还有个身着一品武官袍,又老又廋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的干瘦老头,虽然不认识,但他清楚,这是江宁将军德珠布。

    几人正围着桌子上一张地图商议,见他进来,僧格林沁满脸笑容的招手道:“知足可算是来了,过来看看,咱们大营安扎在哪里好?”

    满屋子都是一品超品大员,易知足还真不敢放肆,拱手团团一揖,道:“见过诸位大人。”

    德珠布转过身,眯着眼打量了他一眼,道:“听僧王,元奇团练收复吴淞、镇江,打的英夷毫无还手之力,直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所依仗者乃是从花旗国所购新式火
史上穿越系统我最强无弹窗
枪,如今英夷大军兵临城下,元奇是否也给江宁旗营赞助一批新式火枪?”

    还真是越老越不要脸,易知足暗骂了一句,看了几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僧格林沁身上,道:“大战一触即发,在下能不能实话实?”

    僧格林沁不管不顾的道:“知足有什么话尽管照直。”

    “咳。”林则徐轻咳了一声,冲着他眨了眨眼,易知足暗自纳闷,转念就反应过来,海龄!僧格林沁在镇江杀了副都统海龄,德珠布惹不起僧格林沁,却是想从他这里要些好处以做补偿!

    这好处当然不能给,别米尼枪不能给,就是能给他也不会给,冲着德珠布拱了拱手,他才朗声道:“英军前锋舰队转眼便到,在下就不兜圈子了,别是新式火枪,就是元奇不用的从英军手中缴获的火枪也不能给江宁旗营。”

    听的这话满屋子人都一楞,不给就算了,也没必要如此打脸,对方再怎么也是江宁将军,德珠布更是下不了台,抖抖索索的指着他,哆嗦着嘴唇道:“大胆!”

    “将军息怒,在下胆子可不大。”易知足笑道:“江宁四千旗兵,这是防守江宁不可或缺的力量,火枪可以给绿营,但不能给旗兵。”

    奕山也有心转圜,连忙顺着话头道:“知足这话是个什么道理,快详细。”

    “这其中的道理,僧王爷和杨侯爷应该清楚。”

    僧格林沁看了杨芳一眼,笑道:“知足别卖关子,径直罢。”

    “八旗绿营使用火枪,伤敌有限。”易知足道:“江宁四千旗兵,就是四千骑兵,若用火枪,就是弃长就短,若能配合火枪兵,迂回袭扰,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优势。”

    “的好!”僧格林沁高声道:“确实是如此,八旗绿营的火枪兵根本就发挥不出火枪的威力,还不如大刀长矛弓箭,不论是在浙江还是在镇江,本王都深有体会。”

    听的这话,德珠布脸色稍有缓和,但却不依不饶的道:“元奇团练为何就能发挥火枪的威力?”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个问题很复杂,涉及的方面很多,比如训练、待遇、地位、军纪、军官、战术、指挥、素养、信仰、凝聚力、执行力......等等等等。”着,他摸出一支雪茄来,道:“若是德将军有兴趣,在下一一细一番如何?”

    “别——。”奕山笑道:“咱们现在可没时间,等打完了这一仗,咱们再听知足详细。”

    僧格林沁跟着道:“来来来,先斟酌下,看看咱们的大营安在哪里合适?”

    缓步踱到案桌旁,看了看桌子上摊开的大幅江宁布防图,易知足缓声道:“英军得知后路被断,极有可能不顾一切的猛攻江宁,元奇团练在白土山虽有五千之众,但缺乏火炮,而且还有三千五百人是没经历过实战的,实话,能否保住江宁,在下没一把握。

    要想牵制英军,城北布防最为理想,仪凤门、观音门、迈皋桥一带若能有近万绿营和数千骑兵,与白土山大营互为犄角,足以牵制大部英军。”

    听的这番话,大厅里气氛登时凝重起来,元奇团练轻松收复吴淞、镇江,击毙俘虏英军数千之众,众人对元奇团练的战力都是信心十足,对江宁一战都抱着比较轻松的心态,如今易知足将情况一,一个个登时感到有些紧张,元奇团练如果不能作为依靠,难道还能指靠八旗绿营?

    半晌,林则徐才开口道:“英军舰队若是溯江而上,从城西进攻,又当如何?”

    易知足缓声道:“英军舰队机动性强,可以从城北、城西、城东三个方向进攻,咱们兵力有限,不可能也没法跟着英军舰队转,只能立足于江宁城,做好破城之后打巷战的准备。”

    破城,打巷战?众人心里都是一沉,江宁要是被英军攻占,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江宁可不是镇江,宝山能够相提并论的,江宁是大清第二大城市,是江南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交通的中心,一旦失陷,在座一众大员可以都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一不心就有可能丢官送命。

    “危言耸听。”德珠布慢吞吞的道:“英军舰队溯江而上,速度奇慢无比。”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英军舰队到了上游,顺江而下,总快吧?”

    林则徐微微摇了摇头,道:“江宁不容有失,能否与英军谈判,让英军主动撤离?”

    “当然可以。”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同意英军提出的条件。”

    奕山道:“虚与委蛇?然后在江阴、吴淞层层阻截,全歼英军舰队?”

    这可真是异想天开了,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全歼英军舰队的可能,微乎其微。”

    几人呆在潇湘馆一直商议到下午,围绕的都是如何保全江宁,易知足到后来干脆都懒的开口,就坐在窗户边抽着雪茄一杯接一杯的喝茶,他心里很清楚,以英军舰队的实力,要攻破江宁很容易,但想占据江宁很难,问题是一旦破城,整个江宁城都有可能毁于战火,在座一众大吏谁也不敢冒这个险!毕竟江宁被毁,这影响和损失都太大,大到他们不敢承担的地步!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一名武官快步走到门口高声禀报道:“禀二位钦差、诸位大人,英军战舰十二艘抵达下关,并发来一份信函。”

    英军发来的照会完全是以中文书写,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是重申赔偿烟价、割地赔款那些个条件,但末尾却增加了一条,要江宁准备三百万元赎城金。

    看到最后一条,众人都有些傻眼,三百万银元的赎城金!易知足弹了弹照会,笑道:“英军勒索赎城金看来是上瘾了,扬州是五十万,江宁直接开到三百万了,这倒是个机会,派人跟他们谈,一一的加,拖延时间,等他们主力舰队到来,诸位大人意下如何?”

    奕山道:“知足的意思,是等璞鼎查来了,直接与英军谈判?”

    易知足头道:“尽量谈,尽量争取不开战,实在谈不妥,再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