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二十章 江宁会战(三十)

第四二十章 江宁会战(三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接连几日,驻泊在下关江面的英军舰队除了依旧派出蒸汽轮船封锁江面之外,没有任何动静,驻扎在燕子矶的大营也静悄悄的,没有英军外出活动,驻扎江宁的八旗绿营以及元奇团练也按兵不动,江宁城内外一片平静。

    虽然一片平静,但清英双方大军却都是积极备战,并且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谁也不敢松懈。

    三日后,一队轻骑兵疾驰进入白土山大营,直奔中军大帐,一身绿营号褂的英军副使义律疲惫不堪的跳下马来,迈着有些麻木的双腿的走进了大帐,三日内连续奔驰六百里,即便是骑马那也是活受罪,不过他脸上神情却满是兴奋。

    见到易知足,他头一句话便是,“我没来迟吧?”

    “没有。”易知足含笑道:“要不要歇息下?”

    “不必。”义律摇头道:“我现在急于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坐。”易知足说着给他倒了一大杯凉茶,这才缓声道:“急着将阁下召来江宁,是为着双方和谈。”将镇江以及目前双方对峙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一下,他着重将与璞鼎查在白土山仙人洞的谈话说了一遍。

    听的让英吉利承建杭州至京师的铁路,义律眼睛不由的一亮,追问道:“贵国有足够的财力修建-▼长-▼风-▼文-▼学,w︾ww.cf⊥wx.n︾et如此长一条铁路?”

    “阁下应该清楚这条铁路的价值有多大?”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银子的事情无须担心,大清不缺银子,再说了,真要不凑手,还可以向贵国的银行借贷。”

    义律虽是出身海军,但来华时间长,在广州先后担任秘书、第三、第二商务监督,并且担任五六年时间的驻华商务总监督,对于东西方的商贸极为熟悉了解,对于国内银行的情况也十分清楚,英吉利这次爆发的经济危机相当大,不仅波及欧洲,连美洲的美利坚也没能幸免,大量的银行面临破产,大量的资金正在寻找出路,大清的铁路修建,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很快他就压抑住心头的兴奋,冷静下来,道:“易先生为什么要修建上海到宝山的铁路?这条铁路虽然不长,但却没什么价值。”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不是阁下该关心的,阁下现在应该考虑一下赎金问题。”

    “赎金?”义律一楞,道:“所有战俘的赎金?”

    “阁下自身的赎金。”易知足道:“我得让阁下返回舰队,参与双方和谈,总不能让阁下以战俘的身份参加和谈罢?”

    义律露出一丝苦笑道:“易先生开个价吧。”

    “我早就开出了价码。”易知足道:“一艘四级战列舰。”

    “我不明白,既然易先生希望通过和谈结束战争,为什么还要战舰?”

    “阁下应该很清楚。”易知足缓声道:“大清子民的私有财产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元奇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以自保。”

    义律点了点头,道:“我想我能说服璞鼎查爵士。”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不急在这半天,先好好歇息一下,我安排一下。”

    次日上午,白土山山顶凉亭,易知足与璞鼎查再次见面,不同的是多了一个义律,略微寒暄,易知足便笑道:“二位先谈,我到附近观赏一下风景。”

    待的易知足缓步离开,璞鼎查轻叹了一声,道:“没想到这一战竟然会是这个结局。”

    “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对元奇引起足够地方重视。”义律说着随意的坐下,道:“目前这种情况,要求清廷接受割地赔款很不现实,易先生提出的以承建杭州至京师铁路为补偿的办法,是一个可行的法子,而且对于两国来说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我想,女王陛下和绝大多数的议会议员都会满意。”

    璞鼎查这几天也没闲着,着黄殿元四下里打听了一番修建杭州至京师这条铁路的情况,当即说道:“听说清国的皇帝和官员对修建铁路的态度并不统一。”

    “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义律笑道:“如果签订了合约,清国单方面毁约的话,咱们又可以名正言顺的挑起战争。”

    璞鼎查沉声道:“能保证女王陛下和大多数议会议员同意这份条款?”

    略微沉吟,义律才道:“即便是保守的估计,承建一条一千英里的铁路,所得的利润也将高达几千万元银元,而且承建这条铁路能极大的带动国内众多相关的产业,有助于刺激经济复苏,从长远来看,也有利于东西方商贸,没理由不同意不满足!”

    易知足沿着山顶小径溜达了一阵,约莫半个小时便转回了凉亭,三人客气的寒暄着落座,义律便试探着道:“易先生是想借这场战争在国内推动铁路修建?”

    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才道:“若是不想将战争进行到底,这无疑是一个极为妥善,两全其美的思路,怎么?英吉利对这条铁路没有兴趣?”

    “不是我们没有兴趣。”璞鼎查接过话头道:“而是贵国皇帝陛下,是否会同意?”

    “江宁到京师不过二千余里,快马邮驿,无须四日便至。”易知足不急不缓的道:“咱们先拟一份草约呈报京师,来回也不过十日,二位不会等不起吧?”

    距离长江枯水期还有二个月时间,璞鼎查倒不担心,当即便道:“可以,不过,这些日子,江宁得保证我军的一应补给。”

    “明天静海寺会谈一并提出罢。”易知足说着看了一眼义律,道:“赎金?”

    听他提及赎金,璞鼎查沉声道:“我们希望易先生能够无偿的交还所有的战俘,这也是咱们罢战的一个条件。”

    易知足脸色一沉,“那不用谈了,直接打。”

    见他如此强硬,璞鼎查和义律交换了一个眼神,璞鼎查沉吟道:“易先生处处为大局着想,为何在战俘一事上斤斤计较,就不担心因小失大?再说了,上次易先生不是无偿的交还了战俘
梅琳传奇sodu
?”

    吴淞一战,元奇的两支船队和八艘轻巡舰已经曝光,易知足也懒的兜圈子,径直说道:“我说过了,为了自保,元奇要组建一支舰队,而且元奇现在有这个能力,你们要么用银子,要么用战舰来赎回战俘,无偿交还,不可能!而且,我提醒二位一句,元奇手头的战俘,大清皇帝也无权决定。”

    璞鼎查沉声道:“所有的战俘,易先生要几艘战舰?”

    易知足一笑,道:“六千多战俘,用定海舰队交换。”

    定海舰队有大小战舰二十艘,这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璞鼎查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道:“这不可能!”

    “别急着拒绝。”易知足道:“让你们主动用战舰交换战俘,这太为难二位了,不过,若是定海舰队的战舰被咱们缴获,二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能交代的过去吧?”

    默然半晌,璞鼎查才道:“这事后面再谈,义律的赎金,不论是战是和,在战后我们都保证交付。”

    “行。”易知足爽快的道,说实话,道光会不会同意修建铁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啰嗦,当即起身道:“那明日静海寺见。”

    下山之后,易知足立即快马入城赶到总督府签押房,向林则徐禀报了这次见面的情形,仔细听完,林则徐便沉声吩咐道:“来人,马上请奕山、僧格林沁、杨芳到潇湘馆议事。”说完,他对易知足道:“知足先去潇湘馆歇息一下。”

    易知足知道他有公务要处理,当即起身告退,前往潇湘馆,午后日头正毒,进的潇湘馆他熟门熟路的来到一个阴凉的水榭,打发走带路的长随就往凉亭长椅上一躺准备小憩一番,一早起来就不停的忙碌,他着实是有些累了,估摸着奕山三人赶来,少说也的大半个时辰。

    不想刚迷迷糊糊合着眼,就听的一人笑道:“知足兄倒是会寻地方,这里可真阴凉。”

    来人一口纯正的京片儿,不是肃顺是谁?易知足睁开眼觑了他一眼,翻身坐起,笑道:“雨亭兄怎的来了?”

    “百无无聊。”肃顺笑道:“英军是怎么回事?怎的一直按兵不动?”

    易知足笑道:“雨亭兄这是急不可耐,要上战场建功?”

    “这些日子可是闷坏了。”肃顺道:“城内戒严,百行凋敝,都憋着一股劲想上战场见识一下英军的战力,知足能不能透点消息,什么时候开战?”

    “估计半个月内无战事。”易知足道:“且安心在江宁呆着罢。”

    半个月没战事?肃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他才道:“那咱们能不能去白土山大营转悠一下?元奇团练名声在外,他们早就嚷嚷着想去看看了。”

    道光这次打发来江宁的宗室子弟不少有十多个,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有什么不可以的,随时都可以去,不过,得跟二位钦差大人招呼一声。”

    “那是自然。”肃顺兴奋的道:“咱们明天就去。”

    “明天我可没时间,缓两天罢。”

    “不是没战事吗?”

    “明天要跟英夷会谈。”易知足道:“要不明天黄昏来也可以。”话没说完,一个长随便快步而来,躬身道:“易大人,诸位大人都来了。”

    来的那么快?易知足连忙起身道:“黄昏来罢,我在军营设宴。”说着点了点头,快步而去,进的正房厅堂,才见的林则徐、奕山、僧格林沁、杨芳四人都已在座,见他进来,林则徐伸手示意有落座,随即接着道:“知足与英军统帅璞鼎查的两次见面情况方才已经说了,明日举行会谈,诸位有何看法?”

    在座两位钦差,三位参赞军务,最渴盼打仗的当数僧格林沁,一听要和谈结束战事,他满肚子意见,当即便道:“这些个英军也忒不地道,见势不妙,就想谈判,我不赞成,咱们这半年的心血不能白费,一举歼灭了英军这支主力舰队,再谈判不迟。”

    “僧王这话不妥。”易知足连忙道:“真要歼灭了英军这支主力舰队,战争必定持续到明后年,甚至更长。”

    僧格林沁道:“那怕什么?英军要打,咱们奉陪到底!”

    “打仗打的是钱粮。”林则徐道:“战争持续下去,元奇支撑不起,朝廷也支撑不起!”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当即就不吭声了,河南黄河决堤,户部银库亏空,朝廷确实无法长久支撑江南战事,元奇为了江宁会战已经投下了几百万两,也不可能长期支撑,这是事实!

    奕山、杨芳两人则是巴不得休战言和,就目前的战局来说,大清是略占赢面,而且还掌握着主动,再打下去,一旦江宁城破,可就难说了,况且打下去,未必就能保证稳赢,两人都乐得见好就收。

    轻咳了一声,奕山才开口道:“这一仗打到目前为止,咱们基本上可以说是达到了进行江宁会战的目的,既重创了英军,打击了英军的气焰,也表明了咱们抗击英军的决心,这个时候和谈,对咱们有利。”微微一顿,他才试探着道:“不过,让英夷承建铁路,皇上会否同意?”

    “诸位,这场战争持续下去,光是军费开支,怕是就够修建这条铁路了。”易知足缓声道:“再说了,让英夷承建杭州至京师这条铁路,对于大清来说是一举两得,一则,英夷免费修建的上海至宝山铁路,可以作为英吉利对于大清的战争赔偿,再则,借助英吉利的技术和资金修建京杭铁路,对大清来说,则是实实在在的实惠。

    至于皇上是否同意,咱们不试探一下,又如何能知?话说回来,这份合约,咱们是里子面子都有,四面光八面净,就算皇上不同意,也不会降罪,毕竟咱们这次是逼迫英夷低头服软。”

    这句话算是说到几人心坎里了,不担一点风险,为什么不试一试?奕山、杨芳当即接连表态赞成,林则徐看了一眼僧格林沁,沉声道:“既是如此,明日就与英军在静海寺详议。”**.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