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四百二十四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道光沉吟不语,载铨心里暗喜,当即顺着潘世恩的思路缓声道:“广州、厦门、宁波、上海,分属四省,相距遥远。经此一战元奇团练不仅打出了我大清的声威,也打出了元奇的名头,由元奇团练驻守四处通商口岸,西洋各国必然不敢再生窥觑之心。再则,四处口岸驻扎之绿营亦可大幅削减甚至是裁撤......。”

    听到这里,道光确实有些心动了,与英吉利的这场战争,他清楚的认识到八旗绿营已不堪一用,将八旗绿营打的落花流水的英吉利对此认识的怕是更为清楚,正是意识到这一,他才不希望解散元奇团练也不愿意削弱元奇团练的实力,毫无疑问,让元奇团练驻守通商口岸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

    穆章阿却提醒道:“元奇团练有规模不的海船队,而且还有八艘西洋战舰,即便将元奇团练分驻四个通商口岸,元奇也有能力快速调动集中兵力。”

    潘世恩迟疑着道:“元奇只有三艘护航的西洋战舰。”

    冷哼了一声,穆章阿道:“据吴淞镇总兵周世荣禀报,吴淞口八艘西洋战舰上的船员水手兵丁绝大多少都是汉人。”

    载铨、潘世恩两人都不敢再接这话头,元奇团练虽有上万人的规模,但毕竟还是经过朝廷和地方官府的同意组建的,而元奇的几艘战舰则完全是私自购买偷偷训练的,句不好听的,这是组建私军!

    元奇若只三艘战舰,还能转圜一下,毕竟元奇船队规模大,海面上也不太平,用于船队护航也能蒙混的过去,若是拥有八艘西洋战舰,那就是铁定的组建私军!

    潘世恩偷瞥了一眼道光,见他神态平静,犹豫了下才大着胆子道:“元奇自垄断广东一省钱业以来,便大力捐输,加强虎门海防,与英吉利爆发战争之后,更是竭尽所能协助朝廷抗击英夷,而且,元奇分号遍及广东和江浙,名下一众大股东尽皆地方士绅商贾,元奇团练更有众多士子.......。”

    道光微微了头,潘世恩这话并非是无的放矢,这是提醒他这种状态下的元奇不会造反,也不会为祸地方,这话,两广总督邓廷桢上奏过,林则徐也上奏过,但元奇团练在这场战争中所展现出来的战力,令他忌惮不已。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如今的元奇团练怕是比当年的女真还要更为恐怖,也正是出于这种担忧,他才不得不防,略微沉吟,他才道:“槐庭,你即刻修书一封给易知足,着他将元奇船队、战舰以及元奇在琼州府、安南、吕宋、暹罗的贸易等情况详细禀报。”

    “微臣遵旨。”潘世恩连忙应道,心头一阵轻松,道光既是着他以私信相问,那就是无意追究这事了。

    “跪安吧。”道光轻声道,待的三人快退出,他忽然又道:“穆章阿留下。”

    听的着他六下,穆章阿心里一喜,连忙折了回来,重新跪下,道光沉吟了片刻才道:“一直以来,大清的防御重心都在西北,但如今的防御重心应该转移到东南,尤其是海疆上来,朕打算组建海军!”

    乍一听这话有些无头无脑,但穆章阿反应极快,随即试探着道:“皇上是打算利用元奇组建海军?”

    道光微微了头,随即轻叹道:“一艘战舰就是数十万两白银,不利用元奇,朝廷哪有如此多银子?”顿了顿,他接着道:“元奇在这一战中功绩不,私购战舰之事,不宜过分追究,再则,元奇在广州修建造船厂,又私购战舰,训练团勇,以朕观之,元奇意欲私下组建舰队,朕琢磨着,与其让元奇偷偷摸摸组建舰队,还不如光明正大的着元奇组建舰队训练海军。”

    穆章阿心里暗自佩服,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不过,这明摆着是个坑,易知足会往里跳吗?略微沉吟,他才道:“如今旗民生计艰难,既是名正言顺的组建海军,不如从旗民中招募。”

    “朕亦有此意。”道光颌首道:“国库空虚,朝廷拿不出银子筹建海军,只能出人。这事,你上个折子。”

    一听这话,穆章阿立时反应过来,道光这是玩平衡,载铨、潘世恩支持修建铁路,他出头支持筹建海军,满官一系就不至于遭受太大的打压,他连忙叩首道:“奴才遵旨。”

    道光允准《江宁条约》及附约的谕旨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到江宁后,不仅林则徐、奕山、僧格林沁、杨芳、德珠布等人浑身轻松,英方的璞鼎查、义律等也是长松了一口气,战争结束了!

    随着两江总督府、江宁府县相继张贴出《安民告示》,城内外省驻军相继退出,整个江宁城一片欢腾,从镇江快马赶来的易知足见的城内这欢庆的景象,心里也是由衷的欣喜,实话,这一把玩的有些大,他还真是担心道光不同意,本身修建铁路就争议很大,由英吉利承建京杭铁路,牵扯就更大更广,这步子是迈的大了也急了,不过,他算是如愿以偿了!

    进的总督府签押房,林则徐一脸轻松的起身相迎,“江宁一战,知足居功甚伟......。”

    易知足连忙见礼谦逊着道:“部堂大人谬赞,在下愧不敢当。”

    “知足无须自谦,坐。”林则徐着率先坐下道:“接下来与英夷商谈修建铁路的细节,知足是如何想的?”

    “慢慢谈。”易知足笑道:“京杭铁路没个十年八年怕是修不好。”

    “初步设想总有吧?”林则徐含笑道:“这条铁路朝廷是拿不出银子的,元奇怕是也拿不出如此多现银,知足有何想法?”

    “京杭铁路将取代大运河,成为大清最重要的铁路干线,也是大清的第一条大动脉。”易知足缓声道:“在下做不了这个主,稍等两日,朝廷必然会派钦差大臣前来,这道谕旨,不过是为了先稳住江宁的局面。”

    林则徐了头,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赏之意,“”那就暂且再等几日,知足先去将英夷稳住。”

    沉吟了片刻,易知足才道:“法
全能大歌王帖吧
兰西、美利坚两国皆派了战舰前来吴淞观望,而且希望列席正式签约仪式,此事还望部堂大人能够上个折子,在下的意思,给予两国在通商口岸同等的待遇,以免再起战端,实则根据国际惯例,咱们也应该平等对待各国......。”

    “若是只局限于通商口岸的那些条款,问题倒不大。”林则徐斟酌着道:“知足草拟份折子罢。”

    在江宁城内休息了一日,次日上午,易知足才单独前往静海寺会见璞鼎查、义律,三人见面稍稍寒暄之后分主宾落座,义律便迫不及待的道:“修建京杭铁路的相关细则,易先生可草拟好?”

    易知足径直道:“相关细则,我希望跟贵国的铁路公司详细商谈,而且,我希望至少能有三家也上的铁路公司以供选择。”

    对于修建铁路,璞鼎查、义律两人也是一窍不通,听的这话,两人都觉的在理,略微沉吟,义律才道:“英吉利与上海相隔遥远,怕是没有三家铁路公司愿意漂洋过海前来上海.....。”

    易知足慢条斯理的燃一支雪茄,道:“贵国若是没有足够多的铁路公司对这条铁路感兴趣,我可以邀请美利坚的铁路公司前来参与竞争。”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条铁路,哪会便宜美利坚,义律连忙笑道:“易先生放心,只要有足够的利润,英吉利所有的铁路公司都会对这条铁路感兴趣。”

    易知足笑了笑,道:“除了修建铁路,我还希望有更多的英商前来大清投资建厂,我是上海道员,上海将对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葡萄牙、西班牙....等所有国家全方位的开放,对于前来上海办厂的外商,我可以给予最大的优惠。”

    璞鼎查道:“我想前来上海的所有外商,不仅需要优惠,更需要安全,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这不是问题。”易知足道:“各国可以在上海购买地皮建立属于自己国家的租界。你们可以在租界设立自己的警局.....。”

    璞鼎查兴趣十足的道:“能不能驻军?”

    “军队和警.察是两个性质。”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贵国在香港可是享有驻军权的,还嫌不够?”

    “随便问问。”璞鼎查讪笑道:“即便是允许,咱们也没那么多军队前来远东驻扎。”

    “咳。”义律轻咳了一声,道:“关于战俘......,我们希望贵国能够无条件的释放。”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抱歉,我想二位应该明白,元奇团练不属于我国的军队,确切的,应该算是.....雇佣军!我想,我贵国正式军队抓获的战俘无条件释放,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雇佣军手中的战俘就难了。”

    雇佣兵?元奇团练能算是雇佣兵?能不能更无耻一?璞鼎查、义律仿佛是不认识他一般瞪着他,半晌,璞鼎查才道:“易先生不是非得要贵国皇帝陛下命令元奇团练放人吧?”

    易知足扬了扬眉头,道:“阁下可以试试,看看元奇团练是否会听命?”

    璞鼎查脸色登时有些难看,元奇的胃口一不,五六千战俘的赎金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他真心付不起,也不敢将数量如此大的战俘弃之不管,他正权衡着要不要与对方翻脸,易知足接着道:“贵国在这场战争中也收获了不少的战利品罢?我们有没有要求你们无偿交出来?更不要这场战争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别忘了,你们不是胜利者!”

    眼见局面有些僵,义律连忙道:“易先生要求咱们赎回战俘的代价实在太大,咱们无法承受,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易知足提出的是以英军的定海舰队作为战俘的交换条件,他也清楚,这个条件对方难以接受,原因很简单,真要如此做对方回去交不了差,略微沉吟,他才道:“我与法兰西‘爱里贡’号舰长则济勒初步达成协议,出售元奇的新式火枪技术给他们。”

    听的这话,璞鼎查、义律脸色都是一变,元奇新式火枪有多恐怖,他们是很清楚的,一旦法兰西获得了这款新式火枪,英吉利绝对有可能大祸临头,义律反应极快,当即道:“易先生是想用这款新式火枪换取战舰?”

    易知足了头,米尼枪技术,他已经卖给了美利坚,而且也确实与法兰西的则济勒初步达成转让协议,这一女嫁二夫都嫁了,他也不在意再多嫁一个,而且卖给英吉利,他是最没有心理负担的,毕竟米尼枪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与英军打了二年,他完全可以一推二五六推个干干净净。

    考虑了半天,璞鼎查才道:“定海舰队不行,江宁这批战舰倒是可以交换几艘,但我们需要一个恰当的合理的借口。”

    他之所以同意,固然是想得到新式火枪技术,但更多的是不想节外生枝,他不希望因为战俘而影响这次和谈,这场战争再打下去已经完全没有必要,英吉利也需要借这个机会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他看的出,元奇对于战舰的渴盼。

    “没问题。”易知足爽快的道:“我们在江阴江面部署了六条铁链和二百门火炮还有众多的火船,随便找个由头挑起战端,如何?”

    璞鼎查和义律不由的面面相觑,一旦打起来,局面岂是那么好控制的?沉吟了片刻,义律才道:“搁浅,行不行?”

    见对方居然如此上道,易知足心里乐开了花,但却关切的道:“搁浅?你们不是有蒸汽轮船吗?”

    白了他一眼,义律才道:“蒸汽轮船需要燃煤的.......。”

    “不挑起战端自然更好。”易知足着伸出一个巴掌翻了翻,“十艘!包括一艘三级舰。”

    “不行,最多五艘。”璞鼎查沉声道:“前锋舰队由五艘战舰、二艘火轮、一艘测量船组成。”

    考虑到对方的处境,易知足也不强求,当即头道:“成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