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朋友来访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朋友来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苏州河北岸江边人头涌动,江堤上活跃着无数灾民的身影,江边临时搭建的高台上,易知足在幕僚包世臣、知县刘光斗、掌柜严世宽的陪同下眺望着热火朝天的工地,看着衣衫褴褛的灾民肩挑手抬或者是推着独轮车来来往往的忙碌,易知足忍不住暗自感叹,太落后了!

    包世臣看了一阵,对严世宽道:“严掌柜,既是修堤筑路,为何不优先修筑外滩一带?”

    “包学生可问错人了。”严世宽笑道:“这是大掌柜吩咐的。”

    听的两人对话,易知足转过身看了一眼苏州河对岸的外滩,笑了笑,道:“那一片将会是上海最为繁华的地方,可不能修筑土堤,我向英吉利订购了一批水泥,等明年水泥来了之后,从小东门口一路修筑过来。”

    最为繁华的地方?包世臣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道:“东翁为何如此肯定?”

    刘光斗却是难以置信的道:“还能比县城更繁华?”

    “朝廷已经同意上海开埠。”易知足含笑道:“上海将与广州一样成为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从明年海贸旺季起,世界各国外商都会蜂拥而来。”

    这个消息对于身为上海知县的刘光斗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意味着本就是肥缺的上海知县将更肥,他连忙问道:“朝廷同意了?”

    “再有半个月,应该就能正式签约了,朝廷已经同意条约草案。”易知足说着一笑,“如今苦尽甘来,刘大人可得想法子坐稳了。”

    上海知县本就是令人眼红的肥缺,这一开埠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惦记,刘光斗自身也没什么得力的后台,否则也不会在战争期间被调来上海了,一转念他就反应过来,能不能坐稳上海知县的位置,关键在于易知足这个上海道台,他连忙躬身道:“下官唯大人马是瞻。”

    见他上道,易知足含笑道:“刘大人与本官也算是共过患难,若能清廉自勉,尽心办差,本官必然会在诸位大人面前为刘大人美言。”

    听的这话,刘光斗登时心花怒放,易知足虽说只是个道台,但却手眼通天,往来的尽皆两江和朝廷大员,有他提携,今后的仕途必然一帆风顺,他当即将本就躬着的身子再功躬了躬,沉声道:“下官必定清廉自守,竭心办差,不负大人所望。”

    长江口,一直封锁江口的英军定海舰队现在接到璞鼎查的命令之后,迅的扬帆起航,撤回定海,消息传回上海县城,自然是一片欢腾,随后,一个接一个好消息相继传来,松江府调拨一万石粮食赈济灾民,元奇船队即将返回广州从海路运送粮食来上海,驻扎在上海的元奇数千团练和数千英军战俘即将离开上海。

    随着这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传开,原本节节攀高的粮价开始回落,手头囤积了大批粮食的一众粮商和地方士绅在意识到大势所趋之后,都明智的争先恐后的抛出手里的粮食,粮价一天几变,快下跌。

    十日后,五艘悬挂着元奇海魂旗的西洋战舰、二艘蒸汽轮船、一艘测量船缓缓抵达吴淞,宝山县城北门谯楼,易知足带着元奇团练几个军官看着当前那艘缓缓而来的庞大战舰,一个个都兴奋的难以自禁。

    “三级战列舰——“伯兰汉”号,上次进犯上海,就是以这艘战舰为主。”

    “一艘三级舰,二艘四级舰,二艘轻巡舰,还有两艘蒸汽轮船。”

    “有这几艘战舰加入,咱们元奇完全可以组建一支舰队了!”

    “那是,就算广东水师不还咱们那几艘缴获的战舰,咱们现在组建一支舰队也绰绰有余。”

    听着众人兴奋的议论,三团团长肖明亮却是惊讶,这几艘完好无损的战舰,大掌柜究竟是如何从英军手里弄来的?略微沉吟,他忍不住道:“战舰上有没有火炮?”

    易知足知道他想问什么,看了他一眼才道:“有,所有战舰,火炮一门不少,这是用所有英军战俘交换来的。”

    “俘虏那么值钱?”肖明亮咧嘴笑道:“那咱们以后尽量争取多抓俘虏。”

    易知足没理会他,看向那几艘战舰,这五艘战舰到手,也确实应该组建一支舰队了,虽然规模小,但在大清这片海域应该能够横着走了,就是在南洋,只要不遭遇英吉利印度舰队,也是无敌的存在。

    不多时,琼州舰舰长勒小旗就乘着小船上岸,上了谯楼,大步走到易知足跟前一脸兴奋的敬礼道:“报告校长,圆满完成任务。”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在吴淞修整一日,明天返航。”

    “是。”勒小旗应了一声,才道:“那艘三级战列舰——“伯兰汉”号,名字太拗口,还请校长重新命名。”

    易知足随意的说道:“这艘战舰得自镇江,就叫“镇江”号,舰长,由你担任。”

    整个元奇如今就这一艘三级战列舰,担任这艘战舰的舰长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勒小旗兴奋的一脸通红,连忙敬礼道:“学生遵命,定不负校长厚爱!”

    缓缓点了一支雪茄,易知足才道:“精兵是打出来的,元奇团练,不论海军6军都欠缺实战,如今元奇有大小战舰二十余艘,还有三支船队,这一年时间抓紧训练,南洋几个藩属国,咱们也该收回来了。”

    一听这话,勒小旗大为振奋,连忙道敬礼道:“学生遵命。”

    肖明亮眼睛也是一亮,校长这是要打南洋?看样子元奇以后有的是仗打!

    十月三日,清英双方在江宁静海寺正式签订《江宁条约》结束了战争,十八日,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三艘战舰抵达上海。

    三国战舰抵达小东门外码头,易知足自然知道,但却根本没有出迎的意思,而是坐在道台衙门听幕僚包世臣汇报这一段时间的公务,他这个上海道接任也已经快一年了,但一直就是个甩手掌柜,道衙里大小事情他基本就没过问,一应事宜都是包世臣在打理。

    不
金丹老祖在现代笔趣阁
过,随着《江宁条约》的签订,随着上海开埠,江海关革新也即将提上日程,其他的公务他可以不管不问,任由包世臣打理,江海关的事情,他却是不能假手他人。

    “禀大人。”门房在外禀报道:“英吉利副使义律、美利坚东印度舰队司令加尼,法兰西‘爱里贡’号舰长则济勒在外求见。”

    沉吟了下,易知足才吩咐道:“请他们去书房候着,我随后就去。”

    见他如此拿大,包世臣道:“义律也算是英吉利副使,会不会有失礼仪?”

    易知足笑了笑,道:“在下是上海道员,不是外交大臣,他们前来,只能是以朋友的身份前来拜会,无须顾忌什么礼仪。”

    外交大臣?包世臣略微琢磨了一下,才道:“西洋各国都专门设有外交大臣的职务?”

    “如今四口开放,外国使节进驻,涉外事务会逐步增多,大清迟早也会设立外交衙门。”

    包世臣迟疑着道:“礼部和理藩院不是专门处理外交事宜的机构?”

    易知足哂笑道:“朝廷素来以天朝上国自居,将外国视为蛮夷之邦、藩属之国,对外关系完全是宗主国与藩属之邦之间不平等的交往,礼部和理藩院不过是一个管理藩属之国和接待贡使的机构,算不得外交,不过是理藩而已。”

    “还是东翁看的透彻。”包世臣笑道:“朝廷若是真设立外交衙门,这外交大臣,东翁当是选。”

    “在下可没那份闲功夫跟他们扯皮。”易知足说着站起身,道:“先生且忙,在下去会会他们。”

    易知足缓步跨进书房的院子,义律、加尼、则济勒三人就连忙起身迎了出来一个个笑容满面,异常的热情,象是多年的老朋友见面一般,这三人易知足都交谈过几次算是熟悉,与三人一一握手之后,他才笑道:“此番江宁之行,诸位都算是满载而归了吧?”

    则济勒热情的道:“感谢易先生极力支持。”

    “用不着客气。”易知足说着伸手道:“诸位里面请。”

    四人进屋落座,美利坚东印度舰队司令——海军少将,五十出头的小老头,劳伦斯·加尼,就迫不及待的道:“易先生,《江宁条约》的签订为以条约确定两国的政治关系和商贸关系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美利坚一直以来与贵国和元奇以及十三行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也希望能与贵国签订同样的条约,以此了确定两国的关系。”

    对于加尼,或者应该说,对于美利坚,易知足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加尼率领五艘战舰抵达吴淞,就第一时间拜会了易知足,并且将美利坚海军部部长詹姆斯.波尔丁的训令让他过目。

    詹姆斯.波尔丁在训令中说的及其明确——严守中立,遵守清国制度,禁止美利坚在华进行鸦.片贸易。

    微微点了点头,易知足才道:“元奇从成立以来,与贵国就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作为元奇的大掌柜,我很乐意促成两国签订互利互惠的条约。”

    加尼登时喜笑颜开,连忙道:“非常感谢易先生......。”

    “加尼将军无须客气。”易知足道:“要签订条约,我希望贵国能够派出正式的使节团,当然,还的有舰队护航,舰队规模最好不少于十艘。”

    派舰队前来?加尼愣了愣,道:“咱们两国的关系一直很友好......。”

    易知足需要外国的舰队前来大清耀武扬威,炫耀武力,说白了,这跟养匪自重一个道理,让朝廷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朝廷才能认识到元奇团练存在的必要,微微颌,他才道:“元奇与贵国在今后会展开一系列的商贸合作,我希望美利坚能让我国的皇帝陛下认识到,美利坚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加尼神情郑重的点头道:“我会向泰勒总统如实的转达易先生的意思。”

    见是话逢儿,则济勒连忙道:“法兰西是不是也应该一样?”

    易知足含笑道:“当然,如果贵国也希望获得同样的签约,并且乐意与元奇合作,就必须展露出足够的实力。”

    则济勒神情轻松的道:“谢谢易先生。”

    义律正待开口,见的小厮托着茶盘进来,当即住口,说实在的,见的法兰西和美利坚轻轻松松得到易知足的承诺,可以得到签约,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要知道,能够与大清签订《江宁条约》英吉利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的,伤亡了几千人,还损失了二十多艘战舰。

    伸手请茶之后,易知足又起身拿了盒雪茄散了一圈,他自个点了一支,这才道:“诸位应该都清楚,作为对外开放的港口,上海的地理位置比广州更为优越,一旦修建了铁路,上海辐射的地域将更广......。”

    乘着他停顿的机会,义律连忙问道:“我知道易先生”是上海道员,是江海关监督,不过,能冒昧的问一句,易先生的任期是多长?”

    听的这话,易知足笑道:“我的任期应该很长,而且诸位也无须担心我的任期,就算我不在上海,元奇也能掌控上海,不会改变我制定的政策。”

    听他如此说,义律暗松了口气,道:“第一次来上海,能四处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会让人陪同诸位四处走走看看。”易知足说着站起身进的内间取出一副大幅地图,道:“这是新绘制的上海简易地图,诸位若是想租地建立自己的租界,可以先看看地图。”

    义律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先下手为强,抢占一块好的地盘建立英国租界,他对于易知足提议的租界建议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毕竟租界与广州十三行的商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虽说是简易地图,但这份地图画的十分详细,义律仔细的看了一阵,便道:“租地的价格......?”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