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三十章 不合规矩

第四百三十章 不合规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筹建新式海军?虽然早有预料,但听的耆英明确的说出来,易知足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明摆着的,朝廷没钱,筹建海军就是打元奇手中战舰的主意,说的好听这是筹建海军,说的不好听,这就是强取豪夺!

    摸出支雪茄慢条斯理的点燃,喷出一团烟雾,他才缓声道:“海军不比陆军,一艘战舰动辄三四十万两白银,堪称最为烧钱的兵种,朝廷筹建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需要持续的长期的巨额投入,在下斗胆问一句,朝廷筹建海军,首批划拨多少银子?”

    耆英干笑道:“易大人也不是不清楚朝廷目前的窘境,哪里还拿得出银子来筹建海军。”

     !猪!猪!岛!小说 zhuzhudao. com; 果然是一毛不拔!易知足身子往后微微一仰,也不吭声,就这么平视着他,静等下文,见他这副神情,耆英稍稍有点尴尬,轻咳了一声,才道:“此番英夷进犯,舰队纵横我大清海域犹入无人之境,若不筹建海军建立舰队,根本无法自保,且处处受制于外夷。

    如今国库空虚是事实,确实拿不出银子,但筹建海军非是一蹴而就之事,战舰可以慢慢添置,海军兵将却是须的及早训练,朝廷的意思,是先成立海军,训练兵将,战舰可以陆续添置。

    一俟朝廷缓过劲来,优先为海军添置战舰,远的且不说,一旦发行第二批国债,就会划拨海军军费。”

    这话倒是有着十足的诚意,朝廷发行国债须经元奇之手,有这话,易知足也无须担心什么,他也不啰嗦,直接问道:“多大的规模?”

    “初期规模一万人。”耆英道:“兵员由朝廷从东南各省征募。”

    兵员由朝廷征募?易知足暗自冷笑,略微沉吟,他才道:“大人对西洋各国的海军不甚了解吧,海军是技术兵种,西洋各国海军军官大多都是从海军学院毕业的,而且是从小就进入海军学院学习的,朝廷要想建立真正的海军,就必须建立海军学院,从培养海军人才入手。

    这是人才,再说战舰,海军战舰不能一味的向西洋购买,要发展海军,就必须能够自力更生,有自己的,自主制造战舰,不瞒大人,目前这种风帆战舰已经处于淘汰的边缘。

    如今欧洲各国都在竞相制造以蒸汽机为动力的铁甲战舰,最多二十年时间,现在的风帆战舰就会全部淘汰,朝廷若要发展海军,须的从长计议,拟定一份切实可行的长远规划。”

    筹建海军如此麻烦?耆英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略微沉吟,他才道:“易大人如今是,筹建海军一事概由易大人总揽。”说着他一笑,“有什么建言,易大人详拟一份折子单独向皇上上奏,易大人如今是一品大员,有这个权利。

    不过,据本钦差所知,皇上有意从东南八省旗民中征募五千青壮以扩充海军实力,已经有些日子了,想来谕旨已经下了。”

    “谢大人提点。”易知足拱手道,心里却是有些忿忿不平,征募五千旗民,这明摆着是想让元奇为朝廷做嫁衣!

    出了‘三穗堂’,易知足一路漫步前往‘听涛阁’,他感觉的出,耆英似乎不愿意跟他深谈,想想也是,虽然权职不小,但耆英手头无钱无兵,既不懂外交也不懂商贸,跟他有什么深谈的?不过,有这么个钦差大臣住在上海,也令他有些头痛,的想法子将他支到其他地方去。

    ‘听涛阁’外种植有不少松柏,显的有些阴凉,易知足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大堂,见卓秉恬正在品茶看书,当即拱手道:“卓大人好悠闲。”

    “浮生偷的半日闲,没想知足如此快就来了。”卓秉恬说着随意的伸手道:“无须拘礼,坐下品品茶,听听松涛,舒舒闷气。”

    易知足听的一笑,转身将两边窗子推开,这才返身落座,道:“对于修建铁路,朝廷是何章程?”

    “英夷索要京杭铁路修筑权,是知足鼓动的吧?”卓秉恬说着放下书,起身走到易知足身旁坐下,易知足自斟了杯凉茶,老神在在的道:“卓大人这话是从何说起?”

    “朝廷并无修筑京杭铁路的计划,对于修建铁路,朝野上下是毁誉参半,争论不休,不是知足鼓动,英夷如何会索要京杭铁路修筑权?”卓秉恬不急不缓的道:“知足不觉有操之过急之嫌?”

    “不错,是在下鼓动的。”易知足坦率的道:“出让京杭铁路修筑权与割地赔款,孰轻孰重,无须在下赘言吧,两害相权取其轻,在下也是迫于无奈,别的不说,战争持续下去的损失和军费开支,差不多都足以修建这条铁路了。况且,让英吉利承建这条铁路,对大清来说,也是利大于弊。”

    “哦?”卓秉恬含笑道:“知足能否说说,都有那些利?”

    “首先是平衡。”易知足从容不迫的道:“当今世界,论修建铁路的技术,首推英吉利,其次美利坚,借这个机会让英吉利参与大清的铁路修建,有利于平衡三国间的关系,也有利于大清获得国际最先进的铁路修建技术和管理技术。

    其次,有利于引进和利用英吉利雄厚的资金,当今世界最富裕的国家莫过于英吉利,这次欧洲爆发严重的,英吉利国内大量的资金闲置,积极寻找出路,通过英吉利承建京杭铁路,能够大量吸纳英吉利国内的富裕资金。”

    再次,利用这个机会,大清能够大量引进英吉利成熟的工业成果,英吉利是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也是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修建这么一条铁路,英吉利会有大量的工厂落户大清,有利于大清快速发展工业。”

    说着,他一笑,“这些利够不够?”

    见他如此问,卓秉恬楞了楞,道:“难道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利?”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京杭铁路只是一条主干线而已,在尝到铁路带来的甜头之后,大清必然会掀起一波修建铁路热潮,大量的铁路干线支线会接
藏狼吧
踵修建,大清要形成完善的铁路网络,至少要经过数十年的持续建设。

    因为铁路修建,大清与英吉利与美利坚会形成关系密切的经济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大清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与西洋强国发生战争!对朝廷而言,这才是最大的利益!”

    “果真能够避免战争?”卓秉恬神情凝重的道,大清如今最怕什么?毫无疑问就是来自西洋海上强国的威胁,与英吉利一战,大清上下可说是被打怕了!

    “当然!”易知足笃定的道:“当英吉利大量的资金投入到大清,为着自身的利益着想,大量的英吉利官员商人都会反对与大清开战。”

    卓秉恬点了点头,如此说来,这事还确实是利大于弊,略微沉吟,他才道:“铁路的重要性,知足在《铁路兴国》中已经说的十分清楚,可朝廷眼下没银子。”

    “在下方才不是说了。”易知足道:“可以大量引进英吉利资金,朝廷没银子,可以向英吉利贷款,也可以发行国债,当然,朝廷如果觉的数额太大,也可以官私合营,或是任由私营,直接参股。”

    向英吉利借贷?卓秉恬还真是从来没有想过,他迟疑着道:“不会有损朝廷脸面吧?”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落后挨打,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更损脸面!”

    白了他一眼,卓秉恬才道:“知足倾向于哪种方式?”

    “私营。”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铁路建好了难道还能拆了不成?放手私人合股组建铁路公司经营,朝廷只需要成立主管铁路交通的部门进行宏观调控管理,便可坐享其成。”

    铁路建好了难道还能拆了不成?这句话还真是说到卓秉恬心里去了,想想他又有些疑惑,“元奇不打算参与铁路修建?”

    易知足想都没想,随口说道:“铁路修建,元奇岂有不参与之理?元奇会成立铁路公司。”

    元奇既然要成立铁路公司,易知足出的这主意,岂不是损人不利己?卓秉恬一双眼睛滴溜溜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一时间有些琢磨不透,半晌才道:“西洋的铁路都是私营?”

    “不错。”易知足道:“西洋各国对于铁路修建都是采取放任的态度,不过,咱大清不能如此,对于干线必须有个整体规划,避免出现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以浪费资金。”

    沉吟半晌,卓秉恬才道:“官私合营呢?”

    “不赞成。”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咱们大清的士绅商贾百姓都不愿意与官府合作经营,怕吃亏!而且官私合营,朝廷也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朝廷需要用银子的地方多,好钢得用到刀刃上。

    比如有些无利可图的铁路,私营的铁路公司是不愿意修建的,这必须的朝廷自己修建,比如一些战略要地,在下建议,朝廷能不出钱的铁路坚决不出钱,不要担心让利于民,能够不花钱获得铁路,对于朝廷来说,就是最大的利!”

    这话的语气隐隐有些说教,卓秉恬心里微微有些抵触,这小子虽说是朝廷大员,却也是元奇大掌柜,铁路私营,元奇必然受益匪浅,但不得不说,这小子说的有道理!

    见他不吭声,易知足也不吭声,他心里很清楚,别说眼下朝廷没银子,就是有银子,朝廷也不可能会出银子修建铁路,毕竟铁路修建花费不菲,而且投资周期长,道光没有这份远见也没这份魄力,手头有余钱,也是去修陵寝和圆明园了。

    默然半晌,卓秉恬才开口道:“对于英吉利承建京杭铁路一事,朝中不少勋贵大员颇有微词,知足把方才说的,整理一下,上个折子罢,朝中诸公,有知足这份远见和见识的,实是凤毛麟角。”

    “行。”易知足爽快的道,这事他确实是欠道光一个解释,顿了顿,他试探着道:“在下既实授南洋提督,这一职?”

    卓秉恬道:“这事怎的问起老夫来了?”

    “大人是吏部尚书,在下不问大人,问谁去?”

    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卓秉恬才道:“南洋提督是武职,上海道是文职,按理两者不能兼任,不过,知足也清楚,这个上海道是怎么来的,这要看知足是什么想法。”

    易知足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个上海道的身份,毕竟县官不如现管,他可是想把上海当做自己的地盘来发展规划的,若是没有了这层身份,那会有着诸多不便,略微沉吟,他才道:“在下如果不愿放弃呢?”

    “这。”卓秉恬道:“不过,知足可以举荐人来做这个上海道台,朝廷不会驳的另外,南洋提督衙署究竟设在哪个口岸,谕旨里也没指定不是。”

    “谢大人指点。”易知足拱手道谢,心里暗松了口气,这上海道台他可以举荐一个自己人,南洋提督衙署也可以设在上海,想了想,他才道:“大人可知,南洋大臣的衙署设在何处?”

    卓秉恬早就提点过耆英,听的这话不由笑道:“这事老夫哪里知道,知足得去问耆大人,不过,想来耆大人也是不愿意与知足同城的。”说着,他话头一转,“上海开埠,江海关关税必然水涨船高,老夫很有些怀疑,知足是不是早就知道上海会开埠?”

    “在下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易知足连忙一口否认。

    卓秉恬盯着他道:“知足若非早料到上海会开埠,千万国债,岂会以区区江海关关税为抵押?”

    “大人想多了不是。”易知足笑道:“当初不过是随意的挑选了一个关口,为的是不坏元奇放贷抵押的规矩而已。”

    卓秉恬一脸信你才怪的表情,却也没追问,沉吟了一阵才道:“朝廷如今的情况,知足也清楚,江宁何时能够发行国债?”

    发行国债?易知足眼睛眨了眨,道:“如今已经休战,河南水灾也过了赈济期,朝廷无须再发行国债了罢?在下窃以为,当务之急是吸纳资金修建铁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