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铁路章程

第四百三十二章 铁路章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易知足提交的庞大的海军发展计划,道光心里也十分矛盾,如是允准,朝廷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不允,筹建海军又有什么意义?诚如潘世恩所说,不建立足以与西洋海上强国对抗的海军舰队,如何能够防守海疆?

    他隐隐觉的,易知足提交这个庞大的海军发展计划根本就是在试探朝廷的态度,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想建立一支强大的足以抗击西洋海军的舰队,可问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朝廷如今这入不敷出的局面,能够维持住现有的局面就已经不错了。

    御极登基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如此窘迫过,似乎所有的事情都集中爆发出来,象一团乱麻,越理越乱,不论大事小事,一件件一桩桩,都需要巨额的银子才能解决!

    暖阁里一片安静,气氛显的有些沉闷,穆章阿低着头不吭声,他有种感觉,这易知足就象是个马蜂窝,捅不得,一捅就会出乱子,这什捞子海军发展计划,根本就是对朝廷筹建海军的一个还击。

    海军学院,造船厂,军工厂,海军基地等等都是为了向朝廷讨价还价,索要报酬!一旦允准,元奇便可以乘机大肆发展,毕竟这些东西朝中大员没人懂的,只能由元奇主导。

    见没人吭声,潘世恩谨慎的道:“皇上,…『长…『风…『文…『学,ww▼w.c◇fwx.↗t易知足的这份海军发展计划是一份长远规划,建立海军学院无须多少银子,造船厂,元奇在广州的长州造船厂颇具规模,至于军工厂,朝廷也确实需要一个能够制造西洋火器的军工厂,完全可以着元奇先筹建。

    朝廷历来对火器管制甚严,军工厂的筹建规模以及生产规模,可着朝廷或是地方派驻官员进行督管,海军军港建设,也不妨着南洋大臣和南洋提督自行筹建。”

    话一落音,穆章阿便道:“元奇财力雄厚,又有过万战力强横的团练,一旦任由元奇主导建立海军学院,造船厂、军工厂,建立军港,恐成尾大不掉之势,为祸东南。”

    “元奇财力雄厚不假,但元奇分号遍及内陆各省府县,元奇股东亦尽皆官绅士商。”潘世恩毫不犹豫的驳斥道:“元奇若敢为患,一道谕旨,便可尽数封查元奇分布各省之大小分号,况且,新建海军乃朝廷经制之师,元奇纵有为患之心,亦无为患之能!”

    这话算是说到道光心坎上了,他对元奇一直抱有极大的戒心,若非有把握掌控元奇的命门,哪容的下元奇如此发展,这次筹建海军,八旗子弟就占了一半的兵额,元奇想指靠海军为患,几乎没有可能!

    他倒是有意放手让元奇折腾,看元奇能够折腾出什么局面来,隐隐的,他有种感觉,元奇应该能为朝廷打开一个全新的局面,易知足那小子不仅有眼光,似乎能耐也不小。

    十一月六日,朝廷颁发了《铁路简明章程》大力鼓励和支持地方士绅商贾百姓投资铁路,并且明确规定了一系列保障私建铁路的合法权益,更明确承诺,对投资数额巨大(五十万两白银以上)的士绅商贾百姓给予官职奖励。

    十日,元奇京杭铁路股份公司在江宁两江总督府衙门前的衙前街挂牌开张。

    十一日,《江宁日报》和《临安日报》同时刊载了《铁路简明章程》并报道了元奇京杭铁路股份公司在江宁成立的消息。

    同时元奇京杭铁路股份公司在两大报纸上公开声明,在京杭州铁路所经的浙江、江苏、河南、山东、直隶五省募集资金修建铁路,五省官绅士商百姓皆可入股元奇京杭铁路股份公司,一元一股,各省可购买股份数额依据各省铁路长短而定,可就近到元奇分号进行申购入股,所购铁路股票,可以自由交易和转让。

    消息一传开登时就引起了轰动,浙江和江苏所有的府县一片沸腾,原本都以为修建铁路是朝廷的事,不想这条铁路竟然完全是私营,由元奇修建,而且所有人都可以入股,投资铁路赚不赚钱?这根本就是废话,谁都知道铁路赚钱,报纸上这段时间可没少介绍西洋的铁路公司,佛广铁路的修建成本,运营状况,盈利能力,回本周期,铁路寿命等等情况介绍的尤其详细。

    人人心里都清楚佛广铁路算个啥?还能与京杭州铁路相比?京杭大运河是朝廷的命脉,取代京杭大运河的京杭铁路也就是朝廷的命脉,不论是货运还是客运的运输量都不是佛广铁路能够相提并论的,其他的且不说,一个漕运,就足以让任何一条铁路望尘莫及。

    江宁,衙前街,元奇京杭铁路股份公司。

    消息一传开,才挂牌的元铁公司大门外就汇聚了不少人,大都是来打探消息和咨询的,一顶青布小轿匆匆而来在大门外落轿,董秋荒一下轿,看到门外围着一大群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

    董秋荒是个丝绸商,家中二百张织机,也算是颇有身家,看到报纸他就匆匆赶了过来,凭直觉,他觉的入股元奇铁路公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仅是对元奇有信心,他对铁路也有信心,毕竟铁路的运输优势不是运河能比的,他觉的,铁路取代运河,是大势所趋,入股铁路不仅他能受益,子孙后代都能跟着受益,至少比买地合算的多。

    因为规定了各省可购买铁路股份数额依据各省铁路长短而定,他担心拖到后面没有入股的机会,所以才匆匆赶来,别的省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但是江宁富裕他是很清楚的,到的后面,肯定抢手!

    一个中年人快步迎了上来,拱手笑道:“董掌柜也来了,可是打算入股铁路?”

    见的是生意上的熟人生丝商卞青源,董秋荒连忙拱手还礼,满脸堆笑道:“卞掌柜也有入股的想法?”

    四十出头的卞青源毫不讳言的道:“元奇银行难以入股,这元奇开办的铁路公司,可不能错过了。”

    “卞掌柜如此看好元奇?”

    “董掌柜不看好元奇?”卞青源笑道:“元奇分号如今已遍及江浙,这才几年光景?我看要不了几年,元奇分号就能遍及
文娱的良心全文阅读
大清各省府县,更别说元奇大掌柜如今已是一等子爵,南洋提督,一品大员,哪个商人能有他这份本事?”

    “那倒是。”董秋荒附和道:“这位易大掌柜也堪称是奇才。”说着,他随意的问道:“听说修建这条铁路需要上亿两银子?”

    卞青源点头道:“这数目是有些大不知道十年能不能回本?”

    “卞掌柜这可就一些杞人忧天了。”董秋荒道:“元奇什么时候作为亏本的生意?您想想,光是漕运,朝廷一年要多少银子?我是担心元奇能否筹到如此大一笔银子?毕竟只是限定在五省范围之内。”

    “什么五省,这不过是障眼法。”卞青源不以为意的道:“人以省分,难不成银子也能以省分?一旦有利可图,外省银子会蜂拥而来。”

    董秋荒笑道:“那咱们可不能落后于人。”

    上海道衙,书房。

    元奇上海分行掌柜严世宽夹着一支雪茄笑嘻嘻的道:“京杭铁路可是个香饽饽,消息一传开,各个分号都有不少人前来打探入股的消息,估摸着筹集七八千万应该不成问题吧?有了这笔银子周转,咱们也可以喘口气了。”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七八千万?你当银子那么好募集的?能有三五千万就不错了!”

    “三五千万?”严世宽不解的道:“不至于吧,真要只筹集三五千万,这铁路如何修?”

    “咸吃萝卜淡操心。”易知足道:“你只管将上海这摊子打理好,修建铁路。”话没说完,李旺快步进来禀报道:“爵爷,京师急件。”

    放下折子,易知足笑了笑,吩咐道:“马上通知伍长青来上海。”

    待的李旺离开,严世宽才问道:“无端端的,让长青来上海做什么?”

    “朝廷同意着伍长青接任上海道。”

    “啊!”严世宽心里登时有些酸溜溜的,伍长青居然接任上海道,他忍不住道:“长青来上海,广州谁揽总?”

    “一帮老头子都在广州,你担心什么?”易知足说着斜了他一眼,道:“怎的,你想回广州?”

    “别!”严世宽连忙摆手道:“上海这地方我好不容易打开局面,眼看着苦尽甘来,我回广州做甚?”说完,他又察觉不对,连忙关切的道:“南洋提督署设在哪里?可别说是广州。”

    “还真是广州。”易知足笑道:“怎么着,现在愿意回广州不?”

    严世宽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后脑勺,犹豫了片刻才道:“算了,我还是留在上海。”

    易知足笑了笑,道:“逗你玩的,南洋提督署就设在上海。你在苏州河北给我选块地方。”

    “提督署不设在县城?”严世宽大为意外的道。

    “在县城做什么?”易知足道:“提督署设在苏州河北,才能尽快带动那一片发展起来,咱们圈了那么多地,得尽快将地价炒起来。”

    严世宽眨巴着小眼睛道:“那感情好,要不干脆再修座子爵府吧,保证有钱人都跟着过来。”

    “也不是不可以。”易知足笑了笑,道:“这个南洋提督未必做的长,有个园子也好。”

    听的这话,严世宽心里一惊,道:“大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

    “朝廷岂会让我长期做这南洋提督?”易知足不愿意多说,顿了顿,他才道:“你这次保的七品官身,宝山知县,你愿不愿意做?”

    宝山知县?严世宽连忙摆手道:“大掌柜可别赶鸭子上架,咱可不会做官,再说了,咱去做知县,分行交给谁?”

    易知足也没有让他去做宝山知县的打算,知县不比道台,不是那么好做的,略微沉吟,他才道:“闲暇之时学点外语,也接触一下政务,迟早有一天,你会接手这个上海道台的。”

    严世宽略微一楞,迟疑着道:“长青会两门外语,又擅长与洋人打交道,他做上海道不是挺适合的?”

    “元奇象长青这样的人才少,需要他的地方日后会很多。”易知足道:“上海这块地方,我可是想交给你长期打理的,洋人、官场、****、商场你都必须游刃有余,否则这地方你坐镇不了。”

    听的这话,严世宽连忙正容道:“大掌柜放心,必定不会让您失望。”

    易知足扬了扬下巴,道:“去吧,让李旺将包先生请来。”

    待的严世宽离开,易知足起身将书房的窗户敞开,随即又对外喊道:“英儿,加炭,泡茶。”

    “来了来了。”金英一溜小跑进来,看了看火盆,道:“少爷现在恁的怕冷?”

    “包先生要来,他年纪大怕冷。”易知足说着又吩咐道:“泡包先生喜欢的龙井。”

    不多时,包先生便快步走了进来,道:“东翁有事?”

    伸手请坐之后,易知足才道:“当前,朝廷和元奇的重中之重便是铁路公司募集股份,本爵的赶去江宁,道衙还的劳烦先生多费心。”

    易知足大多时间不在上海,就算是人在道衙,也是甩手掌柜,包世臣早已习惯,当即颌首道:“东翁尽管放心。”

    “还有件事。”易知足斟酌着道:“上海道将由十三行伍家伍长青接任本爵在苏州河北另建南洋提督署。”

    包世臣听的一笑,“老夫自然随东翁上任。”

    易知足笑了笑,道:“宝山知县,包先生可有兴趣?”

    实授宝山知县?包世臣有些意外,略微沉吟,便微微摇了摇头,道:“老夫年事已高,还是跟在东翁身后逍遥几年。”略微一顿,他接着道:“东翁的想法是好的,上海道着元奇的人接任已经有些扎眼,宝山知县不能再着元奇的人接任,以免遭人攻讦。”

    对这一点,易知足还真不在乎,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元奇的做法本就招人诟病,不在乎多一条攻讦,不过,包世臣也是出于一片善意,他点了点头,没吭声。**.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