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扩张江南

第四百三十四章 扩张江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京师热议并开始出现踊跃购买京杭铁路股票的次日,《江宁日报》和《临安日报》均在醒目的位置刊载,内务府入股元奇京杭铁路,购买一千万京杭铁路股票的重磅消息。

    报纸一出,登时引起极大的关注和议论,寻常平头百姓或许不知道内务府的来头,只认为是朝廷入股,但有点见识的官绅士商却都清楚,内务府是管理皇家事务的专职机构,内务府银库就是皇帝的钱袋,内务府入股比户部入股更令人震撼!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这则消息感到怀疑,尤其是一众地方大员们,一千万两白银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再则内务府入股元奇京杭铁路,是对京杭铁路的极大支持,这事居然事前连一点风声都没听闻,这很不正常,可报?猪?猪?岛?小说 zhuzhudao. com纸敢公然刊载,这事又不象是假的。

    两江总督府,潇湘馆。

    林则徐将一份《江宁日报》丢在茶几上,阴沉着脸道:“知足这是什么意思?大造声势,逼迫内务府入股?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听的这话,魏源有些担忧的看了易知足一眼,眼中满是担忧,真要是出于这个目的,这祸可就闯大了,易知足满脸微笑的道:“部堂大人息怒,为京杭铁路筹资,乃是为朝廷分忧,在下岂会因此而惹祸上身?”

    见他一脸笃定,林则徐狐疑的道:“内务府真入股一千万?”

    “从上海动身前,在下就已经上了折子。”易知足缓声道:“皇上应该会同意。”

    “应该会同意?”林则徐道:“知足清楚内务府银库有多少存银?”

    内务府银库有多少存银?易知足还真不清楚,他一脸好奇的道:“内务府难道也入不敷出?”

    “内务府这几年日子也不好过!”林则徐肯定的道:“内务府主要收入原本是三大来源,皇庄收入,淮扬盐商,税关盈余。”顿了顿,他才接着道:“两江总督陶澍推行盐政改革之后,淮扬盐商迅速衰败,内务府最重要的一项收入也随着断绝。

    税关盈余,知足应该很清楚,这两年战乱,粤海关几乎没有进项,浙海关、江海关也是如此,江北不说,江南各地税关连定额都完不成,更别奢谈盈余。

    所幸皇上厉行节俭,内务府积年来也积攒了些底子,否则必然是入不敷出,如此一说,你该明白内务府的情况了吧?”

    原来内务府这些年也是在啃老本,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部堂大人放心,在下是建言内务府分期付款,三年时间入股一千万,而且入股京杭铁路,对于内务府来说,也是一本万利之举,日后能够获得一份稳定的收入。”

    林则徐沉声道:“一年三百余万,内务府也难以承受。”

    “《江宁日报》乃元奇所办,知足断然不会拿《江宁日报》的声誉来冒险。”魏源含笑道:“知足应该是收到京师的消息了罢?”

    “就知瞒不过二位。”易知足含笑道:“皇上已经下旨,着内务府和皇室宗亲分摊这一千万份额。”

    听的这话,林则徐登时放下心来,魏源却是有些纳闷,“既是如此,知足为何不稍等几日?该不会是连这几日也等不及了。”

    “无非是提升报纸的声誉而已。”易知足随意说道,他如此做当然不仅仅只是出于这个目的,但却不想多说。

    林则徐关切的道:“有内务府入股,筹资应该没问题了吧?”

    “这可不好说,得看情况。”易知足笑道:“不过,部堂大人尽管放心,这差事绝对不会办砸了。”

    林则徐点了点头,以元奇的实力和易知足的手段,也确实没什么不放心的,略微沉吟,他才提醒道:“元奇在京师开设分行了吧,京师可不比江南,最好是老实点。”

    “在下明白。”易知足也知道京师的情况,京师稍具规模的钱庄银号当铺,怕是都有深厚的背景,他还真没打算让元奇在京师扩展的打算,至少暂时没有,如今在京师的分行,不过是起到转汇的作用。

    内务府入股元奇京杭铁路一千万,不仅具有轰动效应也具有头羊效应,效果也是立竿见影,不少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士绅商贾纷纷开始购买铁路股票,设在衙前街的铁路公司总部不仅再度热闹起来,也频频出现大额资金购买股票,上上下下一片忙碌,总掌柜齐通榆、二掌柜康宏达都忙的连轴转。

    易知足却是悠闲起来,一天到晚混迹茶楼酒肆,打探市井间的议论,江宁地方大员不少,不乏有见识的,对于内务府入股一事质疑的议论并不少,了解内务府情况的官员可不只林则徐一个,消息灵通的官员对内务府的情况都略知一二,哪有不走漏风声的。

    就在市井间议论对这条消息越来越质疑的时候,朝廷邸报抵达江宁,内务府入股元奇京杭铁路五百万两白银,京师一众皇室宗亲合伙入股五百万白银。《江宁日报》次日将邸报刊载出来,再次引起了轰动,原本市井间的质疑声一扫而空,转而是感慨《江宁日报》的消息灵通和快捷。

    铁路公司总部,后院。

    易知足看着才送来的折子一脸苦笑,道光在他的折子上的朱批就一句话——朝廷借贷二千万两。

    道光这个忙不是白帮的,在原本借贷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千万两白银!

    转眼便到十二月,初七一早,满眼红丝却一脸兴奋的齐通榆快步走进易知足的房间,见礼之后,便沉稳的禀报道:“江浙豫鲁和直隶五省上个月的汇总已统计出来,铁路募集资金总额合计四千六百三十二万两。”

    这个数字与易知足预料的差不多,扣除内务府那一千万,实际也就三千六百万,在他预料的三五千万之内,而且还是偏低,给朝廷借贷二千万,元奇实际也就只剩下二千六百万。

    见易知足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情,齐通榆试探着道:“这还只是一个月,后期再筹集个一二千万应无问题,英吉利、、美利坚等国入股的消息,是不是?”


火影之忍界闪光小说5200
    “既然能够筹集到四五千万,也就没必要节外生枝。”易知足说着问道:“两江及浙江四省各分行吸纳的存款可统计出来?”

    “禀大掌柜。”齐通榆道:“四省截止上个月月底,共计吸纳存款一千五百二十六万两白银。”

    易知足皱了皱眉头,这个数字就有些不如人意了,江南可是号称大清财赋重地,是大清最为富庶的地方,元奇以高息吸纳存款,将近一年时间居然只吸纳到一千五百万,不过,考虑到铁路吸纳了三千多万,而且江南,他也就有些释然。

    略微沉吟,他才道:“调四百万两白银去上海,此间已无大事,我明日返回上海。”

    上海,黄浦江。

    江面上,两艘战舰开路,三艘战舰殿后,中间是二十艘大小不一的海船,其中有十艘是西洋风帆船,猛然看见这支船队,江面上的船只纷纷避让,江岸上不少人也纷纷关注,待看的船上桅杆顶端飘扬着的是蓝白相间的条纹旗——海魂旗,一众人才暗松了口气。

    对于海魂旗,黄浦江上的船家和上海百姓都不陌生,几个月前,悬挂着海魂旗的船只他们可没少见,知道那是元奇的船队,待船队驶近,见的船上都是黄皮肤黑眼睛,就连不若是海魂旗的,也都暗松了口气。

    为首最大的那艘战舰甲板上,伍长青一脸兴奋的道:“这就是上海?”

    “还算繁华。”何叔泰含笑道。

    解修元笑道:“如今这可是伍大人的地盘。”

    “解掌柜少来打趣。”伍长青笑道:“这是大掌柜一早就看好的地盘,日后,元奇总号不定都会迁来这里。”

    听的这话,何叔泰不由的一楞,“即便是开埠了,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县城,大掌柜怎会如此看重此地?”

    解修元笑吟吟的道:“何掌柜的这是质疑大掌柜的眼光?”

    “不敢,不敢。”何叔泰连忙道,开什么玩笑,如今元奇上下谁敢质疑大掌柜的眼光?

    老白渡码头上,严世宽一脸微笑的望着缓缓靠过来的船队,在他身后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兵丁将码头上的闲杂人等都清理一空,肖明亮大步走上前来,不解的道:“不就是伍大人上任,弄出那么大的阵仗来?”

    “没人知道伍大人赴任。”严世宽笑道:“清理码头是为了保证银元的安全,随船而来有五百多万银元。”

    五百多万银元,难怪派了五艘战舰护航,肖明亮沉吟了一下,才道:“准备在江浙推行银元?”

    严世宽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大掌柜是如何安排的,真要推行,五百万太少。”

    两人说着话,战舰已靠上码头,见伍长青等人登岸,两人连忙迎了上去,一番寒暄之后,伍长青才道:“大掌柜不在上海?”

    “去了江宁,这两日应该就会回来。”严世宽笑道:“诸位先在分行暂住两日。”

    三日后,易知足才赶回上海,听闻伍长青等人已经到了,连忙着人去请,待的他洗澡更衣出来,李旺便禀报道:“伍公子,解掌柜、何掌柜、严掌柜等已在书房候着。”

    将近一年时间没见着几人,易知足心里也有几分急迫,当即快步赶了过去,跨进院子,就见伍长青四人快步迎了出来,他不由的笑道:“时间过的可真快,一转眼就快一年了。”

    “见过大掌柜!”伍长青等人齐齐拱手见礼。

    “无须多礼。”易知足伸手虚抬。

    伍长青几人又齐声道:“恭喜大掌柜晋封。”

    “不过是虚名,身外物而已。”易知足说着伸手道:“进屋说话,这里可不比广州,冬天还是比较冷的。”

    进屋落座,易知足便微笑着道:“我这个,是十足的甩手掌柜,呆在上海的日子少,几乎是不理事,长青来的正好,办理下交接手续就可接任,我也才有更多的机会四处走走。”

    伍长青笑道:“咱们之间还须什么交接。”

    “走个过场而已。”易知足说着便起身取过雪茄烟盒给几人散烟,点了一支雪茄,他才看向解修元、何叔泰二人道:“明年海贸旺季,上海将正式开埠,垄断江南缫丝业不能再拖,如今离春茧上市还有几个月,须的抓紧部署。

    如今留给咱们的时间并不多,咱们必须在西洋人反应过来之前,垄断广东、福建、江南这三大生丝中心的缫丝业,生丝对外贸易在今后数十年将会出现大幅的增长,极有可能超越茶叶贸易。

    随着厦门、宁波、上海三个通商口岸的开放,已经失去了对外贸易的垄断权,朝廷也不可能再扶持起垄断对外贸易的势力,要想垄断对外贸易,抵抗西洋的经济入侵和金融入侵,只能靠我们自己努力。”

    何叔泰连忙拱手道:“在下断不会辜负大掌柜厚望。”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我已向英吉利、美利坚订购了大批蒸汽机,美利坚的船队明年开年就能抵达,英吉利船队则要到开夏才能到,按照东煌丝业公司加盟的方式先招收加盟商,这一战,元奇损失不小,咱们先收点利息。”

    “在下明白。”

    解修元却道:“既然美利坚船队开年就能抵达上海,春茧咱们是否可以考虑霸盘?”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的一笑,“机器长途运输可不容易,春茧就算了,夏茧霸盘也不迟。”说着,他话头一转,“银元带来了?”

    “带了五百七十万银元。”解修元道:“另外还有两套铸币的机器。”

    易知足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纸钞的进展如何?”

    “临行前,在下去了趟印刷厂。”解修元道:“卫三畏说,明年夏季他们能拿出让大掌柜满意的纸钞来。”

    那么快?易知足笑了笑,纸钞可是大杀器,在元奇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前,他可不敢发行纸钞,一旦元奇发行纸钞,朝廷怕是再不敢放任元奇发展,甚至还有可能翻脸。(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