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四十章 收拾士子

第四百四十章 收拾士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花地,花地大营。

    熄灯就寝号吹响之后,花地大营的气氛突然就变的紧张起来,大营外不仅安排了众多的明岗暗哨,巡逻兵丁也增加了五队来回巡逻,大营内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个营房之间都被分隔开来,整个大营内外一派肃杀。

    所有官兵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想出外打探消息的军官也被荷枪实弹的岗哨尽数挡回,得到的命令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待命!”

    元奇团练军令如山,两年时间不间断的强化训练下来,恪守军令已深入所有官兵的骨髓之中,虽然一众军官都生出一种大变在即的念头,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就有传令兵奔赴各个营区传令,所有士子出身的班排连营级军官都接到命令,前往会议室会议,随着元奇团练声威大振,投笔从戎进入花地大营的士子也越来越多,如今已经多达三百四十余人,班排连营各级军官都有。

    会议室外的操坪上,各营军官以营为单位排成整齐的队列,整队汇报完毕,营级军官便被召进了灯火通明的会议室,长条桌首端,冯仁轩面色平静的望着列队而入的一众军官,待的众人各就各位,他才开口道:“连夜召集大家,有重要事情商议,坐吧。”

    待的众人落座,冯仁轩才缓声道:“接大掌柜命令,花地大营即将出兵安南,强占鸿基煤矿。”

    在座一众年轻的营级军官是清一色的秀才,自然知道安南是大清的藩属国,也知道广州市面上极为抢手的优质无烟煤都是来自安南的鸿基煤矿,一听要出兵强占安南的鸿基煤矿,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沉,六营营长陆灿文率先问道:“出兵安南,可有朝廷之命?”

    冯仁轩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我说的很清楚,是大掌柜命令。”

    三营营副周师礼大声道:“这是乱命!我等不能奉命!”

    “放肆!”团副常坤宁呵斥道:“这是元奇团练,不是八旗绿营,又不是造.反作乱,凭什么说是乱命?”

    周师礼丝毫不惧,朗声道:“没有朝廷之命,悍然出兵藩属国,是置君王于不忠,置朝廷于不义,如此不忠不义之命,难道不是乱命?”

    冯仁轩举起右手,止住了欲开口争辩的常坤宁,面无表情的看了周师礼一眼,目光又缓缓从在座的一众营官脸上扫过,语气淡然的道:“今晚召集诸位前来,就是为商议此事,在座都是士子出身,可以畅所欲言。”

    “诸位,我说一句。”二营营长汤秉灿沉声道:“历来地方,皆是战时临时组建,战后即行裁撤,元奇组建元奇团练,是因为与英吉利的战争,如今战争已经结束,循例,应该裁撤,诸位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大掌柜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命令元奇团练出兵安南?”

    “诸位。”八营营副颜卿舒道:“与英吉利一战,八旗绿营未尝一胜,元奇团练却是连战连捷,未尝一败,在座诸位,不会有哪位希望元奇团练被裁撤吧?若有这分心思,战争结束,就应该主动离开,而不是继续留在大营,日夜操练。”

    周师礼冷声道“咱们固然是不希望元奇团练被裁撤,却也不希望元奇团练做乱,为祸朝廷!”

    “出兵安南而已,如何就是为祸朝廷了?”

    “擅自出兵藩属国,败坏朝廷声誉,挑起战端,这还不叫为祸朝廷?”

    陆灿文插话道:“朝廷也并没有裁撤元奇团练的意思,实授大掌柜为,着元奇团练分驻四通商口岸,这明摆着是有将元奇团练纳入朝廷经制的意图,此时贸然出兵安南,朝廷如何看待元奇团练?”

    这话倒是得到不少人赞同,他们投笔从戎进入元奇团练,固然有抗击英夷,保卫地方的热情,却也不乏借助元奇团练博取战功,晋身仕途的想法,江南一战,已有不少人获得官身,元奇团练分驻四个通商口岸,朝廷应该还会赏赐官身,谁愿意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话是不错,朝廷确实有将元奇团练纳入经制的意图。”汤秉灿缓声道:“可大家应该都清楚,元奇团练与八旗绿营格格不入,一年的耗费的白银更是八旗绿营望尘莫及,元奇团练究竟能不能被朝廷纳入经制之师,还难说的很。

    大掌柜是什么人?论眼光论见识,论魄力论手段,咱们在座的谁能与大掌柜相提并论?再说了,元奇所作所为,诸位又不是不清楚,诸位难道相信大掌柜会为祸朝廷?”

    这话也不无道理,与英吉利一战,元奇又是出兵又是出钱又是出谋划策,积极协助朝廷抗击英夷,战事结束,还给朝廷借贷二千万以解朝廷燃眉之急,怎么看,元奇也不象是会为祸朝廷的!

    一时间,会议室里一众军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冯仁轩也不插言,静静的听着众人的议论,约莫一刻钟后,他取出怀表看了看,随即轻咳了一声,待的安静下来,他才道:“局势表态吧,服从大掌柜命令的,举手!”

    刷刷刷,一支支手举了起来,早有准备的常坤宁随即在桌子下用铅笔将举手的军官名字划上勾,一共十名军官,冯仁轩则面无表情的道:“不愿意服从命令的,举手!”

    周师礼带头举手,随即陆灿文也举起了手,随即,几只手犹犹豫豫的举了起来,一共六人,花地大营已扩至十二营,二十四名营级军官,还有八名没表态。

    扫了众人一眼,冯仁轩冷声道:“来人。”

    两队亲卫应声而入,见这情形,会议室里一众军官都是一楞,这是唱的哪一出?不等众人回过神,冯仁轩已是面无表情的道:“将陆灿文、周师礼,谢亚文拿下!”

    陆灿文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视着冯仁轩,道:“咱们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岂能说拿就拿?”

    一众亲卫根本不予理会,如狼似虎的扑上前,动
幻想大炼成无弹窗
作利索的将陆灿文、周师礼等六人制服,冯仁轩正待吩咐将六人押下去,一抬眼却见易知足走了进来,连忙起身敬礼,道:“大掌柜!”

    见这情形,一众军官连忙起身,转身敬礼,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放开他们。”说着大步走到主位上,沉声道:“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众军官连忙立正齐声道,几位既不表态服从命令也不表态抗拒命令的营官一瞬间连冷汗都吓了出来。

    事到临头,周师礼倒也不惧,两眼平视着易知足道:“大掌柜,擅自出兵安南,是乱命!属下等不敢遵命!”

    易知足从伍家花园出来,就径直赶了过来,正遇上冯仁轩召集一众营官进会议室,他也没吭声,就站在外面听,这是难得的了解这帮秀才营官思想的机会,而且他也想看看冯仁轩是否值得重用。

    听的周师礼这话,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手下的官兵抗命不尊,依照军法条例,是何惩罚?”

    “回大掌柜。”冯仁轩连忙朗声道:“依照军法条例第十六条,抗命不尊,视情节轻重,影响大小,重者枪决,次之三十军棍,再次之禁闭半月。”略微一顿,他才道:“今日情况特殊,是属下令他们商议表决。”

    易知足没吭声,略微沉吟,才道:“英军是世界一流强军,元奇团练能够战胜英军,难道还战胜不了安南军?出兵安南,如何会为祸朝廷?难道花地大营连战胜安南的信心都没有?

    元奇组建团练,一年要花费多少银子,为抗击英吉利入侵,又花费了多少银子,这些银子难道都是大风刮来的?你们拿着八旗绿营三倍以上的饷银,享受着元奇的身股,就如此的心安理得?你们为元奇付出了多少?又为元奇创造了多少财富?

    开口朝廷,闭口朝廷,你们为朝廷做了什么?朝廷现在国库空虚,急需白银,你们能为君父分忧?能为朝廷解难?”

    易知足的声音不高,但压抑不住的愤怒却是人人都感受的到,一众营官都木桩子一般杵着,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陆灿文、周师礼,谢亚文等六人更是觉的后背冷飕飕的。

    “出兵安南就是为朝廷分忧!”说到这里,易知足语气稍稍才放缓了一些,“元奇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们知道多少?给朝廷低息借贷了三千万两白银!河南赈灾、救济上海灾民,战争巨额捐输,每年上百万的利税,林林总总加起来,这几年元奇为朝廷贡献了上千万的白银。元奇越强大,为朝廷提供的白银就越多,给予朝廷的助益就越大!

    我如今是南洋提督,要为朝廷筹建海军,这是需要上亿计的白银,银子从哪里来?国内市场就那么大,每年能赚的白银有限!咱们只能将眼光投向大清境外,从那些有名无实的藩属国去掠夺!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们不掠夺,西洋一众强国也会掠夺,二十年之内,英吉利、俄罗斯、、美利坚等西洋强国在完成工业革命之后就会对大清以及大清的藩属国进行新一轮的侵略,咱们没有时间从容不迫的发展,只能去境外掠夺!

    目前大清有能力去境外掠夺的,唯有元奇团练!我们不仅要掠夺安南,所有临近的藩属国都要掠夺,不是藩属国的倭国,也要掠夺!唯有如此,大清才能迅速的强大起来!”

    所有人都听呆了,谁也没想到,出兵安南居然只是一个开始,元奇团练居然是要四处掠夺!陆灿文、周师礼几人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易知足居然如此开诚布公的放言要掠夺大清周边的藩属国,而且还是打着为朝廷筹建海军的幌子,看来,元奇出兵安南,朝廷不仅不会降罪,怕是还会暗暗欢喜,想到这里,几人心里都是后悔不迭。

    “在座诸位,能够晋升到营级军官,想来也是付出了不少的汗水和努力。”易知足说着缓缓的扫了众人一眼,“但是你们让我很失望,身为元奇团练的高级军官,不以元奇的利益为重,只为着自身的利益着想,元奇要你们何用?”说着,他将手伸向常坤宁。

    常坤宁一楞,赶紧将手中的名单递了上去,易知足瞥扫了名单一眼,道:“身为营官,抗命不尊,顾念你们初犯,且情有可原,陆灿文、周师礼,谢亚文六人着解除职务,禁闭半月,剥夺元奇身股,逐出元奇团练!”

    一众营官听的都是一呆,谁也没想到处置的会如此重,剥夺元奇身股,逐出元奇团练,这可是名利两失,以元奇如今的名声和势力,这六人以后在广东怕是都没脸见人了!

    周师礼脸色苍白的道:“大掌柜,属下不服!”

    “带下去。”易知足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吩咐道,随即又看向名单,道:“师名睿、胡长坡八人,身为营级军官,却不能,有失表率,着降三级。”

    师名睿、胡长坡等八人登时一脸的苦涩,降三级,这等若是从营长一下降到副连了,不过,好歹还是留在元奇团练了,以后还是再升上来,只是,这个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见易知足看着他们几人,师名睿一个激灵,连忙立正敬礼道:“属下等甘心领罚。”

    易知足这才看向汤秉灿、颜卿舒两人,不等他开口,冯仁轩便介绍道:“二营营长汤秉灿,八营营副颜卿舒。”

    两人连忙敬礼,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花地大营十二个营,兵力六千,正式升格为二旅,下辖四个团,冯仁轩为旅长,常坤宁为旅副兼一团团长,汤秉灿,颜卿舒分任二三团团长,四团团长由冯仁轩任命,各团军官由团长自行选拨。”

    一众军官都是一呆,虽然早料到花地大营也会建旅,却没想到是在这个时候,汤秉灿、颜卿舒二人也没想到,为了能晋升为团长,十二营营官们可没少明争暗斗,不成想得来竟然毫不费工夫,这可是大掌柜亲自任命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