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知道了

第四百四十二章 知道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晃便是半月,正月初八,元奇团练二十艘战舰,六十艘运兵船和运输船从澳门码头,开赴安南鸿基,码头上,望着逐渐远去的浩浩荡荡的船队,广东水师参将麦廷章一脸的郁闷,错过了江南一战,没想到安南一战又眼睁睁的错过了。

    关天培瞥了易知足一眼,不无担心的道:“安南毕竟是藩属国,擅自出兵,知足就不担心被皇上责罚?”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安南海盗洗劫元奇船队,草寇抢掠元奇在鸿基的分号,咱们只是向安南朝廷讨要一个法,没让朝廷出兵为元奇出头,朝廷就该偷着乐了,至于责罚?我好真希望朝廷免了在下这南洋提督之职。”

    听的这话,关天培一脸苦笑,安南什么海盗和草寇敢如此不开眼去招惹元奇?明摆着就是一个借口,至于罢免易知足的南洋提督,估计更不可能,这子就是看准了这,才敢如此肆无忌惮。不过,严格来,元奇团练不算是朝廷的经制之师,以这个借口打安南,也不是不过去。

    麦廷章忍不住撇了撇嘴,道:“这借口怕是没人会相信。”

    易知足握了个拳头在他跟前晃了晃,笑道:“什么借口不重要,是否能让人相信也不重要,一旦开战了,就没人会去在意借口,到底,是比谁的拳头大!英吉利为什么敢对咱们呲牙?元奇为什么敢毫不犹豫的出兵安南?弱肉强食而已。”

    关天培暗叹了一声,以前还真不知道这子如此好战,朝廷委任这子为南洋提督,也不知道是祸是福?略微沉吟,他才道:“这折子就这么写?”

    元奇团练海陆兵马一万远征安南,又是从澳门,身为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肯定是要向朝廷上奏的,易知足浑在在意的道:“不然,还能怎么写?”

    元奇团练的异动,根本瞒不过广州一众文武大吏,只不过没人在意,都认为元奇团练这是准备分兵驻扎四个通商口岸,这毕竟是有旨意的,谁也没想到,元奇团练居然是大举出兵安南,消息一传开,一众官员都不敢置信,谁也不敢相信,元奇居然如此胆大包天,敢擅自出兵安南!再三确认之后,一众文武大吏都火烧屁股一般,急颠颠的赶紧上折子奏报!

    两广总督府。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两广总督琦善哪里还有心思休假,虽已经上折子奏报此事,他心里还是惶恐不安,他弄明白元奇出兵安南的目的,他是寝食难安,可偏偏这几日却找不到易知足,也不知道那子躲去哪里了。

    他正自在书房里坐卧不宁,一个长随匆匆进来禀报道:“侯爷,有个士子在外求见,是花地大营营官.....。”着,递上一张帖子。

    花地大营营官?琦善有些疑惑,花地大营不是出兵安南了?接过帖子看了一眼,他才吩咐道:“带他进来。”

    周师礼,原羊城书院士子,后投笔从戎进入元奇团练,在花地大营担任三营副营长,琦善并不知道易知足清洗花地大营士子出身军官的事情,待的周师礼进来见礼之后,他便问道:“既是花地大营三营营副,为何没有随军远征安南?”

    周师礼等人被关了半月禁闭,出来才知元奇团练已经远征,他是抱着一丝侥幸前来两个总督府的,当即回道:“回部堂大人,在下已被驱出元奇团练......。”他也不隐瞒,将那晚的情形一五一十的了一遍。

    琦善听的暗暗咋舌,元奇出兵安南是为朝廷分忧?是因为筹建海军需要大额白银?一众藩属国,大清不掠夺,西洋各国也会掠夺!二十年之内,英吉利、俄罗斯、法兰西、美利坚等西洋强国在完成工业革命之后会对大清以及大清的藩属国进行新一轮的侵略和掠夺?

    目前大清有能力去境外掠夺的,唯有元奇团练!元奇不仅要掠夺安南,所有临近的藩属国都要掠夺,不是藩属国的倭国,也要掠夺!

    这可不是事!琦善不动声色的吩咐道:“你将这情形详细的记述下来。”

    周师礼心里暗喜,当即遵命将那晚的情形原原本本的写了下来,琦善看了一遍,很是满意,随口问道:“你们一共六名营级头目被驱逐,其他几人呢?”

    扭捏了下,周师礼才道:“有两人回原籍了,还有三人跪在磊园外。”

    琦善捻着长须沉吟了半晌才道:“你既在元奇团练呆了两年,可能为本部堂训练出一支象元奇团练那样的强兵?”

    听的这话,周师礼心里一喜,连忙起身跪下道:“学生愿为部堂大人效命。”

    “来人。”琦善对外喝道。

    两个长随连忙躬身进来,琦善指着周师礼道:“押去磊园大门外,跪等,亲手交给易知足。”

    周师礼脸色顿时一片苍白,不敢置信的道:“部堂大人这是为何?”

    琦善象挥苍蝇一般,一脸厌恶的挥手道:“押下去。”待的周师礼被架了出去,他才一脸轻松的倒了杯茶浅啜不语,元奇团练的训练情况他很清楚,没什么诀窍,无非是武器好,待遇高,又用身股吸引一众头目和团勇。

    收留周师礼,对他来,有害无益,他犯不着为这么一个蠢货得罪易知足得罪元奇,身为两广总督,为这么事得罪易知足和元奇,是极为不明智的,卖个人情,反而更合算。

    十八铺,磊园大门外,陆灿文、谢亚文、萧鸿辉三人一声不吭规规矩矩的跪着,三人从大营被驱逐出来便来到这里,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易知足的原谅,获得重回元奇团练的机会,已经跪了将近一天,依然没人出来搭理他们,不过,三人并不沮丧。

    昏昏沉沉中,听的有脚步声靠近,陆灿文心里一喜,抬头一看,却是周师礼被两名武官押了过来,三人都不笨,一转念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见他被押着与他们三人跪在一起,三人嫌弃的挪上前一步。

    周师礼的到来,终于让磊园有了反应,很快,一个管家出来,一番交涉,将四人带进了磊园让四人跪在了一个院里。

    天色黑尽,易知足才现身,
都市之时间主宰最新章节
缓步踱到四人跟前,提着灯笼在四人前面照了一下,道:“元奇团练没有跪礼,起来!”

    听的是易知足的声音,跪的浑身僵硬的陆灿文三人都是一喜,连忙道:“大掌柜原谅咱们了?”

    易知足笑道:“我了,元奇团练没有跪礼,起来回话。”

    这话的如此明白,三人哪里还不明白,心里登时大喜过望,缓慢的爬起身,立正敬礼道:“属下谢大掌柜。”

    易知足没理会三人,看向仍然跪着的周师礼,摇了摇头,道:“知道琦部堂为什么不收留你吗?知道琦部堂为什么将你送来磊园吗?”

    周师礼连忙磕头道:“在下知错了,还请大掌柜给在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们三人有,你没有。”易知足着一摆手,不由分的道:“不要为难他,驱出府去。”

    待的周师礼被带下去,易知足才看向陆灿文三人,道:“两个选择,一,回花地大营,二,随我去上海。”

    陆灿文毫不迟疑的道:“属下愿回花地大营,从新兵做起。”

    “属下也是。”谢亚文、萧鸿辉连忙道。

    “不错。”易知足道:“就从班长做起,下个月随船押送弹药前往安南。”

    “谢大掌柜!”三人激动的道,能得到易知足的原谅,加上花地大营的人脉,他们要重新爬起来,并不很困难的事情。

    二月二,龙抬头。

    京师一片热闹,城内城外一众大大的土地庙挤满了烧香祭祀的百姓,更有喧天的锣鼓,震耳欲聋的鞭炮,一片欢腾。

    紫禁城,乾清门外的军机处里气氛却异常凝重,看完广州官员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折子,几位军机大臣都半晌不敢吭声,元奇团练擅自出兵安南,海陆兵马总计一万,战舰二十艘,其他船只六十艘。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乾清宫,西暖阁。看完琦善的密折,道光也是愣愣出神,他实在没料到,易知足居然如此胆大,回过神来,他赶紧查看一起送来的几个密折匣子,在发现易知足的密折之后,他不由的暗松了口气,赶紧的开锁打开匣子。

    易知足在密折里的很简单,元奇账期将至,无银分红,唯有铤而走险,出兵安南,以此转移元奇股东视线,逃避账期分红,先斩后奏,实属无奈之举。

    放下折子,道光一阵无语,元奇出兵安南,居然是为了逃避账期分红?这厮胆子也忒大了!转念一想,元奇这两年确实也不容易,不提低息借贷给朝廷三千万两银子,光是给朝廷捐输,就是一笔巨额的银两,粗粗估计应该有一千万左右,再加上组建元奇团练所花费的银子,数目着实庞大,还能有银子分红才是咄咄怪事!

    正自沉吟,太监进来禀报道:“皇上,潘世恩、穆章阿等几位军机大臣在外递牌子求见。”

    几位军机大臣的来意道光自然清楚,默然半晌,他才吩咐道:“让他们进来。”

    潘世恩、穆章阿等几人进来见礼后,不等道光发问,穆章阿便叩首道:“元奇团练擅自出兵安南,恣意妄为,目无朝廷纲纪,奴才恳请皇上下旨严惩!”

    潘世恩低俯着头没吭声,元奇这次玩的太大太出格,他根本不敢为其辩解,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若是道光龙颜大怒,该如何为易知足求情。

    见没人开口,道光语气淡然的道:“知道了。”

    如此大事,就一句‘知道了’?几位军机大臣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但揣摩不透道光的心意,都不敢贸然开口,沉默了一阵,道光才开口道:“穆章阿留下,其他人都跪安罢。”

    待的潘世恩领着几位军机大臣退下,道光瞥了穆章阿一眼,道:“严惩?如何严惩?是严惩元奇?还是严惩易知足?”

    听的这话,穆章阿哪还有不明白道光心思的,元奇,不能严惩,且不元奇这几年对朝廷有着巨大的贡献,如今还负责筹资修建京杭铁路,而且元奇在广东、浙江和两江拥有上万的股东,一旦严惩元奇,必然是地方动荡。

    他轻轻的磕了个头,道:“易知足胆大妄为,无视朝廷安危,当削爵罢职,否则,必然变本加厉,置朝廷于险境。”

    严惩易知足?道光嘴角一扯,揶揄道:“削职为民,如何?”

    穆章阿一呆,将易知足削职为民会是什么后果?朝廷将彻底失去对元奇团练的掌控,也可能失去元奇对朝廷的银钱支助,除非是跟元奇彻底翻脸,这显然是不符合朝廷利益的,略微沉吟,他才心翼翼的道:“元奇股东众多,觊觎元奇大掌柜之位的,应是大有人在,如今十三行解散,原本的总商.....。”

    “哼!”道光冷哼了一声,道:“你是指的伍家的那个伍绍荣吧?别忘了伍家是伍秉鉴做主,易知足能做元奇大掌柜,背后离不开伍秉鉴的支持,况且,元奇团练始终是掌控在易知足手里,以易知足在元奇的威望,根本没人能够取而代之。”

    “奴才糊涂。”穆章阿连忙磕头,不敢再多言。

    “元奇团练并非朝廷经制之师,而且易知足也没前往安南,此事尚有回旋余地。”道光缓声道:“朝廷不妨静观其变,看安南是何反应,看元奇团练进展如何。”

    看元奇团练进展如何?这话是什么意思?穆章阿飞快的琢磨着,元奇团练战力强横能将英军打的落花流水,更何况还有强大的舰队协助,岂是安南军能够抗衡的?想到道光对吞并婆落洲的积极态度,他登时反应过来,道光这是有意借助元奇团练之手吞并安南!

    略微沉吟,穆章阿才道:“皇上,元奇会否以出兵安南为由而大举扩充团练实力?甚至于在安南扩张团练实力?”

    这个问题,道光还真没考虑过,经的提醒,他越想越觉的有可能,元奇在国内扩兵的可能不大,但须的提防元奇在安南扩张团练实力,看来的密令琦善从广州物色人手潜入安南,随时打探留意元奇在安南的举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