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情报先行

第四百四十四章 情报先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重大新闻!朝廷建立新式海军!”

    “卖报!广州、上海成立海军学院,大量招收学员!”

    清脆而略显稚嫩的报童声在细雨纷飞的江宁大街小巷此起彼伏,吸引住了不少过往匆匆的行人,英吉利舰队肆虐东南沿海的阴影才刚刚消散,朝廷居然就开始着手建立新式海军了?不仅是士绅商贾对此大感兴趣,就是小商小贩平头百姓对此也极为上心。

    随着报纸被一抢而空,朝廷建新式海军,成立海军学院一事也不胫而走,引发极为热烈的议论,江宁虽没被英军舰队攻击破城,但英军舰队兵临城下也引发了不小恐慌,况且,宝山、镇江被英军=猪=猪=岛=小说 zhuzhudao.com破城夷为平地的事情也早就传遍了,险些被围攻破城的江宁士绅商贾百姓哪里会不关心这事?

    更为让人关注和热议的是,朝廷这次建立新式海军和成立海军学院与八旗绿营大不一样,可谓是下了血本,此番招募海军面向大清十八行省、五个将军辖区、两个办事大臣辖区,总计招募七千海军,饷银是在陆地每月两块大洋,上船出海,每月四块大洋,包吃住、军装、武器,全年训练。

    别看饷银不高,但这是尽收入,吃住、号褂、武器都不需要自己配备,而是一应全包,这比八旗绿营的兵丁的待遇高多了,尤为难得的是全年训练!这意味着当海军不用做杂役。

    堪称大手笔的不是海军,而是海军学院,广州、上海两所海军学院,每年招收三千学员,学员同样包吃住军装,而且还每月发一块大洋!从海军学院毕业进入海军,最低实授正八品官职。

    不仅一进海军学院就能有银子拿,毕业出来进入海军就是正八品武官!最吸引人的是,报考海军学院,不计较身份,士农工商,只要符合条件——粗通文墨,身家清白者,都可以报考!

    报纸上所刊载的消息的真实性,没人敢质疑,因为报纸上的告示是南洋大臣耆英和易知足联名发布的。

    消息传开,全城轰动,全民热议,茶楼酒肆,会馆学院,客栈码头,街头巷尾,无处不在议论,“一块银元能买什么?在江宁买不到半石米,但一年十二块银元,能买下一亩上等好田!四年,五年下来,就是四五亩好田!”

    “有道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进了海军学院,包吃包穿,一个月还有一块大洋,毕业出来还是实授八品武官!这他娘的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

    “确实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苦巴巴的十年寒窗苦读,中个秀才都他娘的祖坟冒烟,秀才又哪里及得上实授的八品官儿?”

    “这海军饷银是高,待遇也好,不过,俗话说,行船走马三分命,这出海的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

    “风险不大?能有这好事儿?富贵险中求,这等好事,一般人家必然是趋之若鹜。”

    “就是,别看风险大,也别看名额多,这可是面向咱整个大清招收的,一省怕是没多少名额,估计是会争的头破血流。”

    刊载朝廷建海军和成立海军学院消息的不仅是《江宁日报》,其他两家元奇掌控的《临安日报》和《》也同时刊载,就在这消息从三地迅速的向外传播时,易知足又在三大报纸上刊载出一条消息。

    还是关于海军学院的,元奇将在广州、上海两地设立西式学堂,免费招收七到九岁蒙童,包食宿,三年后,海军学院招收学员,只从西式学堂的蒙童中招收。

    两江总督府,二堂。

    见的林则徐放下手中报纸,魏源笑道:“为筹建海军,元奇可真是下足了血本,仅这一个海军学院,元奇一年得投进去多少银子?连西式学堂在内,一年少说得数十万银元吧。”

    “何止——。”林则徐道:“仅是海军学员头一年就是六千人,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呢?怕是百万都不止。”

    魏源听的一楞,想想确实如此,即便是四年,海军学院的学员就会达到二万四千人,西式学堂的蒙童怕是至少得翻倍,一年下来,元奇要养小十万人,百万银元还真有可能不止,他不由的喃喃道:“这代价也太大了点吧?”说着他抬头道:“一年扩增六千军官,海军规模会是多大?”

    “元奇的事情哪有如此简单?”林则徐笑道:“海军学院一年只计划向海军输入一千人,其他人都是元奇为、军工厂、钢铁厂等工厂培养的人才。”

    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魏源惊愕的道:“朝廷会同意?”

    “建立海军学院,朝廷不花一两银子,有什么不同意的?”林则徐道:“况且,建造造船厂、军工厂、钢铁厂等也都是为了发展海军的需要,朝廷没理由不同意。”

    魏源大为意外的道:“如此说来,朝廷允许元奇私建造船厂、军工厂?”

    林则徐点了点头,道:“这些工厂不适合官办,而且在朝廷没能力办这些厂的时候,让元奇私营也不失为明智的选择,无非是严加管控罢了。”说着,他话头一转,“元奇这是借创办海军学院之机,推广西学,不过,这动静闹的有些大了。”

    斟酌了下,他才道:“墨生拟份折子,阐明发展西学之重要性,这事,朝中一众大员怕是会有所抵触,西学毕竟与科举有不小的冲突。”

    稍一沉吟,魏源便道:“就以师夷长技以制夷为题,如何?”

    师夷长技以制夷?林则徐略一琢磨便笑道:“妙,不过,最好限于战舰、火器、练兵,以免节外生枝。”

    上海,西园,听涛阁。

    书房里,易知足埋头疾书,搜肠刮肚的规划西式学堂和海军学院的学制和开设的科目,这事难度不小,不仅要结合大清的实际情况,还要借鉴西洋的教育模式,另外还有他自己记忆中的亲身经历的教育模式。

    林则徐说的不错,他确实是打算借着创办海军学院这个难得的机会大力推广西学,为此,别说一年百万
我就是黑暗笔趣阁
的教育经费,就是三百万、五百万,他也是在所不惜的,他太清楚培养西学人才的重要性了,元奇要想迅速的崛起,需要大量的西学人才,在广州、上海两地大力西式学堂,不过只是一个开始,他还计划输送幼童前往美利坚和英吉利留学,这事清廷做过,想来压力不会大。

    不过,饭的一口一口吃,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是明白的,眼下,道光能够允许元奇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先的好好将两所海军学院办好,才能慢慢的扩大规模,即便是要借助洋人之手在广州、上海创办大学,也还得要等两三年时间。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很快,李旺来到门口禀报道:“爵爷,任安求见。”

    “让他进来。”易知足头也不抬的道。

    二十五岁,相貌普通的任安快步走进院子,掌管江南四省情报系统的他经过这几年的磨砺显出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干练,另外还隐隐给人一种阴沉狠辣的感觉,快步走进书房,他举微微躬身道:“爵爷。”

    “坐,稍等片刻。”易知足没抬头,随口吩咐道。

    任安稍显有些拘谨的在下首落座,腰杆挺的笔直,对于易知足他是满心的敬畏,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他原本不过西关一泼皮,甚至连泼皮都算不上,能有今日今时的地位,完全是易知足一手擢拔的,元奇的情报系统能迅猛发展,也得益于这位大掌柜的高度重视和极力支持。

    飞快的写完两行字,易知足才搁下笔,随手点了支雪茄,才道:“乍浦的情况如何?”

    “回爵爷。”任安从容回道:“自朝廷开海以来,乍浦便一直是对倭贸易的重要港口,会倭语和熟悉倭国风俗民情的商贾和子弟并不少,属下已经发展了二十六人。”

    易知足十分随意的问道:“乍浦与倭国商贸的主要的商品是什么?”

    “输入倭国的主要货物是生丝、绸缎、药材、茶、糖、棉布、染料、铅锌、漆、书籍和文房四宝等。”任安不假思索的道:“从倭国进口的货物主要是洋铜、金、银、铜器、漆器、硫磺,以及海带、海参、鲍鱼、鱼翅等。”

    易知足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倭国与乍浦贸易的港口是长崎?”

    “是。”任安道:“要想打探长崎的情况不难,但江户的情况。”

    易知足沉声道:“想尽一切办法打探江户的情况,尤其是长崎到江户和乍浦到江户这两条航线的情况。”

    “属下遵命。”任安毫不迟疑的道。

    “给你的时间不多。”易知足缓声道:“最迟明年,咱们就会出兵江户。”

    任安连忙站起身,朗声道:“爵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待的任安退出,易知足将雪茄放在烟灰缸上起身活动了一下,倭国,明年海军应该有足够的实在远征江户了,美国人用四艘战舰逼迫倭国开放门户是哪一年他记不清楚了,但左右也就是这十来年的事。

    如果能够抢先打开倭国的大门,将倭国变为元奇的殖民地,或许有可能延迟甚至是灭杀倭国的崛起,对于这个大清以后的生死大敌,有扼杀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倭国除了金银铜矿、硫磺是他需要的外,还有一样最主要的商品——生丝,倭国也是生丝出口大国!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容忍倭国迅速崛起。

    拥有米尼枪的元奇团练战力是不容置疑的,但规模终究是小了点,要对倭国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得尽快扩大规模,不说三五万,至少二万人是要有的,但扩军是件麻烦事,一旦让朝廷发觉元奇在偷偷大规模扩军,一个不好可能会翻脸。

    正自琢磨着,李旺走到门口探了一下头,道:“爵爷——。”

    “什么事?”易知足转过身,一眼就看到李旺身后的夏荷,当即放缓了语气,道:“有事?”

    夏荷蹲身道:“禀爵爷,有客前来拜访,大姨娘请爵爷回后院一趟。”

    女客?易知足一楞,会是谁?两江官场上的官员眷属们前来拜访,不可能让他回去,应该是他熟悉的女人,苏梦蝶来上海了?当着李旺的面,他也不便多问,当即便道:“,稍后就来。”

    将书桌上写的东西收拾了一番,易知足才缓步前往后院,心里隐隐觉的不对,苏梦蝶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来上海,毕竟他离开广州时间不长,而且离开广州前与苏梦蝶也见过一面,难道是黄殿元有急事?进的后院,见夏荷在门内候着,他才问道:“谁来了?”

    夏荷一笑,“是旧人,爵爷猜猜。”

    旧人?易知足一哂,“本爵在上海哪里来的旧人?要有也是新人。”

    “真是旧人。”夏荷笑吟吟的道。

    “广州的?”

    见的夏荷点头,易知足笑道:“该不会是伍家的姑娘来上海了罢?”

    “不对。”夏荷抿嘴笑道:“伍家的**,伍大人哪有不来之理?”

    “难不成是金玲?琦大人家的千金?”易知足笑道,金玲喜欢,而且乘过飞剪船出海,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不料,夏荷却依旧摇头,易知足道:“那可真猜不出了,别卖关子。”

    夏荷笑道:“爵爷该不会是将许家**忘了吧?”

    “许怡萱?”易知足一楞,“她不是出嫁了?”

    “是,现在应该叫席家少奶奶。”

    许怡萱来上海做什么?易知足大为意外,两人在广州很是见过几面,虽然相隔时间不久,但如今想起,却有种彷如隔世的感觉,半晌,他才轻叹了一声,“既是席家少奶奶,为何会抛头露面来上海?记的不错,她夫家应该是洞庭的吧?”

    “爵爷好记性。”

    “这话听着怎么透着股酸味。”易知足打趣了一句便不再吭声,席家,洞庭席家?洞庭商帮?难不成是洞庭商帮想搭上元奇这条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