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引领风气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引领风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易知足不假思索的答应,许怡萱并不觉意外,在广州她与对方虽然接触的不多,但却知道对方一直是极力赞成甚至可以说不遗余力的推动女人经济独立,提倡女人争取应有的权利和地位,广东能够涌现出数以万计的高薪酬缫丝女工,就是对方的功劳。

    眼珠一转,她一脸狡黠的道:“知足兄打算如何支持?”

    顺手从桌子上抽出一支雪茄,缓缓的点燃,易知足才道:“许**以后能否别再?”

    这话甚是突兀,许怡萱楞了一下,才试探着道:“知足兄的意思,是让小女子以后大大方方的以女装公然的抛头露面?”

    《.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我希望许**能够引领上海风气之先。”顿了顿,他接着道:“我需要上海跟广州一样,成为大清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也希望上海成为大清女权运动的发源地,为女性争取就业,争取经济独立,争取受教育的权利以及其他更多的权利,从而逐步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最终实现男女平等。”

    男女平等!许怡萱仿佛是不认识他一样愣愣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男女平等!这是要颠覆男尊女卑的传统!这可能吗?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容易让我误会。”易知足调侃利一句,才认真的问道:“愿意吗?”

    “愿意!”许怡萱神情肃然的道,她隐隐感觉到,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将多姿多彩。

    “你能够做的事情很多。”易知足微笑着道:“创办一份以女性阅读的报刊——《女报》,开办女子西式学徒,筹建了妇女协会,开办专门招收女工的工厂,组织妇女活动等等。”说着,他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元奇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不论人力物力财力都会给予你最大的支持。”

    有这么多事等着她来做?许怡萱从最初的震惊中冷静下来,稍一思忖便展颜一笑,“如此说来,小女子也成了元奇的人了?”

    易知足一笑,“可以这么说,如果你愿意的话。”

    “元奇有知足兄这等不遗余力维护女性权益提高女性地位的大掌柜,小女子岂有不愿意之理?”许怡萱说着站起身,拱手道:“见过大掌柜。”

    “不必多礼。”易知足笑道:“从今天起,元奇多了一位女将。”

    “那就请大掌柜分派任务罢。”许怡萱爽朗的道。

    “在上海创办《女报》”易知足道:“机器设备,一应人员,我都会为你安排妥当,原本是打算让凌璇牵头的,你来了正好,就由你牵头,着凌璇、夏荷两人极力协助你,元奇如今正在江南推广机器缫丝厂,需要大量的缫丝女工。”

    话没说完,李旺在门口禀报道:“爵爷,严掌柜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易知足随口道。

    见易知足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许怡萱估摸着应该是严世宽,这胖子现在是元奇在上海分行的大掌柜,当年也正是在西关被这两人**抢了帽子才会有了后来的纠缠,现在想想,还真是有意思,很快,她就将心思收了回来,道:“大掌柜,除了缫丝女工外,女人还能胜任其他什么工作?”

    “那可太多了。”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象缫丝、纺纱、织布等工厂,女人都比男人更为适合,另外西式学堂的老师、西式医院的医生护士、报纸的编辑记者、股票证券公司、银行的账房职员等等,都是女人极为适合的职业。其他行业领域,女人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

    大清要发展工业,发展经济,会衍生出许多适合女性的工作,这也是元奇会不遗余力为女性争取权益,提高女性社会地位的根本原因。”

    听的这番话,许怡萱不由的大为振奋,一兴奋的道:“大掌柜放心,在下必定不会让大掌柜失望。”

    易知足笑道:“那好,今晚去‘永源楼’吃饭,我请你。”

    素来大户人家女子都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就算是在家中请客,女人也从来不上席的,如今居然请她去上海最有名的酒楼吃饭,那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许怡萱不由的一呆,“就我们俩?穿女装?”

    “穿女装。”易知足颌首道:“若是不习惯,我让凌璇、夏荷也去。”

    听的让凌璇、夏荷也去,许怡萱稍稍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位大掌柜是想,之先,当即点了点头,道:“好吧。”

    易知足笑道:“女好,五点,我在‘永源楼’大门口等你。”

    听的这话,许怡萱拱了拱手,道:“在下告退。”说完转身,迎面便见严世宽跨了进来,严世宽虽然廋了不少,但容貌变化不大,许怡萱一眼就认出他来,当即白了他一眼,打趣道:“几年不见,倒是廋了不少。”

    猛然见的许怡萱出现在这里,严世宽一脸的不敢相信,惊讶的道:“你你不是。”

    许怡萱瞪了他一眼,径直出了书房,严世宽看了看易知足,又指了指门口,“许**?在‘永源楼’宴请许**?”

    易知足明知故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没,有什么不妥的?”严世宽连忙否认,他虽说是易知足的大舅哥,但男人三妻四妾正常不过,况且,他早就知道,这两人在广州就不清不楚的,当即便好奇的道:“这许家**怎的会在上海?”

    易知足也不瞒他,将许怡萱的情况说了一遍,才道:“既然碰上了,晚上一起吃饭。”

    啊?严世宽不由的一楞,“这不太好吧?这不的轰动上海县城?”

    “去酒楼吃顿饭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如今上海已然开埠,帮会发展的如何了?”

    在元奇的扶持下,上海出现了两大地下黑帮势力——兴清帮,忠信社,两帮的骨干皆由和元奇情报组织精英构成,成员则是从灾民中挑选的,之所以要组建地下黑帮,倒也不是易知
时空命吧
足有黑帮情结,而是有很多摆不上台面的事情必须交由黑帮来处理,毕竟以后上海华洋杂处,势力错综复杂,而且很多元奇不好出面的事情都可以交由黑帮来处理。

    就说这次元奇要为东煌在江南推广机器缫丝争取一年时间,要垄断上海的生丝贸易,就必须的借助黑帮之手,元奇若是直接出面,必然会有损声誉,当然,组建两个黑帮,也是为了平衡,利于掌控,以免一旦黑帮势力扩大,出现难以掌控的局面。

    “兴清帮已发展到三百人的规模,已初步形成气候。忠信社略微差一点,不到三百人。”严世宽说着试探道:“大掌柜是否抽个时间见见两大帮当家人。”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你看着安排。”顿了顿,他才道:“上海对外贸易旺季快到了,也该让他们亮亮相了。”

    话才落音,李旺快步赶到门口禀报道:“爵爷,英吉利驻上海领事巴富尔在外求见。”

    怎么快就来了?易知足大感意外,他估摸着至少也得到五六月份,这巴富尔来了,自然不可能让人家吃闭门羹,略微沉吟,他才道:“请他们去大厅。”

    严世宽不懂英文,当即起身道:“在下先行告退。”

    易知足站起身,问道:“如今地价大概是多少?”

    地价?严世宽心里一喜,连忙道:“英夷打算建立租界的那块地方就在城郊,地理位置极好,随着上海开埠的消息和灾民修筑江堤平整沿江土地的消息传开,上海地价节节上涨,如今那地段已经涨到三十银银元一亩。”

    “咱们买价是多少?”

    “咱们买的时候便宜,荒滩基本没花银子,离江滩远点的也不过七八块银元一亩。”

    易知足没吭声,缓步走出书房,在台阶上就站住了脚,地价涨的幅度并不算大,三倍都没涨到,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英人找你们商谈租地价格,一亩租金也别收高了三块银元一亩,十年一个周期,十年后双方重新商议租金价格。”

    三块银元一亩?这也忒黑了!不要三年就收回成本,严世宽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道:“大掌柜,会不会高了点?那些个英夷也不傻,会打听价格的。”

    易知足摆了摆手,道:“不高,上海的地价会持续上涨,这个价格现在看起来高,三年过后就不算高了。”

    有着一头栗黄色卷发和淡蓝色眼珠,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的乔治.巴富尔在门房的带领下走进西园,满是新奇的打量着园子里的景色,他才三十出头,原本是驻扎在印度孟加拉湾马德拉斯炮兵队的上尉参谋,受懿律赏识才得以出任英吉利驻上海领事,也是首次当外交官。

    一路前行,发现这园子不仅占地广阔而且景色十分优美,巴富尔不由的暗自羡慕,若是能将此地作为英吉利在上海的领事馆,那实在是最为合适不过了,不过,他清楚,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这里面住的人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相反,他必须争取得到此地的主人——清国,,元奇大掌柜易知足的支持,否则,根本无法在上海站住脚。

    他感觉的到,清国上海的官员和百姓对他们怀有不小的敌意,他们一行乘坐“麦都萨”号抵达上海十六铺大关码头,根本就没人迎接,而且还被人围观,就是这西园,也是花了一块银元请人带的路。

    见的巴富尔一行走进院子,易知足才含笑迎了上去,主动伸出手,用英语说道:“本人易知足,谨代表大清朝廷和元奇,欢迎诸位前来上海。”

    “尊敬的子爵阁下,能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巴富尔连忙热情伸出手,握手之后又将身后的住助手翻译介绍给对方。

    一番寒暄之后,易知足将一行人让进大厅,落座之后,巴富尔便道:“懿律和璞鼎查爵士以及义律监督都委托我向阁下致以诚挚的问候,并一再叮嘱我抵达上海第一时间拜访阁下,义律监督在五六月间会前来上海拜访。”

    易知足点了点头,问道:“贵国女王陛下已经同意两国签署的《江宁条约》了。”

    “是的。”巴富尔道:“合约在船上,稍后我亲自送过来。”

    听的英国同意《江宁条约》,易知足暗自松了口气,微笑着道:“诸位初次来上海,人生地不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我们想先在县城里寻找一处落脚点。”巴富尔毫不客气的道:“当然,若是能寻找一个足够宽敞之地作为临时领事馆更好。”

    “放心,这事本爵给你们安排。”

    “非常感谢。”巴富尔说着又道:“我在上海码头上看见停泊有悬挂着美利坚旗帜的商船,不知道他们可圈定了租界?”

    见他关心租界,易知足笑道:“贵国看上的租界地段,本爵给你们留着的,不过,希望你们尽快落实下来,海贸旺季就快来临,我可不想惹麻烦。”

    巴富尔连忙道:“阁下放心,我们会尽快定下来。”

    却说许怡萱回到客栈独院,便开始梳妆打扮,为去‘永源楼’酒楼赴宴做准备,在广州她可没少女扮男装与一众盐商子弟胡闹,这事对一般的大户人家**或许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她却没什么压力,况且,在上海也没人认识她,她心里没什么负担。

    她正自对镜梳妆,丫鬟紫菱进来禀报道:“**,席公子来了。”

    “不见。”许怡萱干脆的道,她如今已被休出了席家,与席家再没任何瓜葛,不想与席家子弟再接触。

    紫菱隐隐觉的不妥,她是许怡萱的贴身丫鬟,也是陪嫁丫头,自小就跟着许怡萱,迟疑了下,她才道:“**现在是元奇的人,元奇与席家。”

    “够了。”许怡萱道:“你去转告席公子,有事直接去西园,本**现在是元奇的人,不适合穿针引线,以大掌柜秉性,如此做只会适得其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