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操之过急

第四百四十九章 操之过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席温苏一双黑漆漆的眼眸中满是希冀,易知足笑了笑,慢条斯理的点了支雪茄,道:“钻天洞庭遍地徽......,洞庭商帮号称钻天,可见是无物不营,无地不去,又何必拘泥于一省之地?”

    无物不营,无地不去!席温苏心头一跳,隐隐已猜到对方的意思,一颗心登时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含笑道:“猜到了?”

    “爵爷的意思,是让洞庭商帮放弃钱庄,到各省铺设商号?”席温苏说着也顾不得失礼,一脸热切的看着对方。

    这家伙是个人才,易知足微微颌首道:“不愧是席家子弟,一点就透。”

    “爵爷谬赞。”席温苏压抑住心头的振奋,一脸谦虚的道:“还请爵爷详加点拨。”

    “渠道为王这话听过没?”易知足缓声道:“商业竞争法宝和取胜之道的关键就是销售渠道,如今大清四口通商,大量的西洋商品会涌入大清,抢占大清市场,挤占市场份额。元奇发展工业,毕竟起步晚于西洋各国,元奇所产的工业商品要想霸占大清市场,必须要有自己的销售渠道。

    本爵也不瞒你,随着四口通商,元奇将在广州、上海开办一系列的工厂,生产诸多的商品,比如丝绸、布匹、钟表、玻璃、洋皂、暖水瓶、洋火、香烟、煤油灯等等等等,如此多的商品,自然需要有属于自己的销售渠道,洞庭商帮可愿意与元奇一道在大清范围内建立销售渠道?”

    席温苏自然清楚销售渠道的价值,也明白货物流通所能创造的利润有多大,听的元奇要开办如此多的工厂,自然明白这个销售渠道的价值有多大,不过,如此多工厂建起来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略微沉吟,他才问道:“爵爷的意思,是元奇与洞庭商帮合股?”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元奇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铺设销售渠道,但元奇不能容忍销售渠道掌握在别人手里,与洞庭商帮或者是徽商联手是最好的办法。”

    席温苏自然听的出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钻天洞庭遍地徽,确切的说,元奇要铺设销售渠道与徽商合作是最好的选择,之所以能将这个机会给洞庭商帮,无疑是一种补偿,他哪里还敢犹豫,当即便道:“能与元奇合作,是洞庭商帮之幸。”

    易知足缓声道:“这不是小事,你还回去与令尊商议一下,若是有意,让令尊前来上海。”

    这确实不是小事情,席温苏也不矫情,点了点头,才道:“元奇开办诸多工厂非是一朝一夕之事,在下冒昧的问一句,咱们能否参与?”

    “当然可以。”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大清要发展工业,不能仅仅只靠元奇,大清所有商帮和士绅商贾,但凡是兴趣开办工厂兴办实行的,元奇都会极为欢迎,而且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元奇非常乐意江浙的商帮以及士绅商贾与元奇通力合作发展工业。

    其实一直以来,元奇秉承的都是合作共赢理念,这一理念可以说是元奇快速发展壮大的基础,大清要想快速发展工业,达到实业兴国的目的,仅有元奇是不行的,需要大多数的商帮和士绅商贾加入进来,元奇只是起到领头羊的作用。”

    听的这番话,席温苏拱手道:“元奇能有如此胸怀,不愧是大清商帮之楷模,事不宜迟,在下即日返回东山,请家父前来上海。”

    待的席温苏行礼告退,易知足夹着雪茄缓步走进了书房,跟洞庭商帮合作,不仅是因为他觉的欠席家一个人情,也是借这机会表明元奇的态度——元奇乐意跟江浙的商帮合作。

    如今的元奇凭借元奇雄厚的财力和朝廷的支持,已经在江浙站稳脚跟,一旦掌控了江南的生丝贸易,掌控了上海的对外贸易,必然是一家独大的局面,不过,这对元奇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元奇是个外来户,要想在江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必须的联合江南一众大小商帮,与洞庭商帮合作,对于元奇来说,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包世臣从厢房里缓步踱了出来,见的易知足站在台阶上抽烟,不由的一笑,“爵爷这是在考虑举荐哪两个省?”

    易知足转头看了他一眼,道:“看来先生已有答案。”

    “直隶。”包世臣也不卖关子,径直说道:“直隶是天下行省之首,元奇要想博取朝廷的绝对信任,当首先扶持直隶,再则,直隶乃是大清财富汇聚之地,也利于集中财力,虽说朝廷同意在各省推行元奇模式,但毕竟是试行,试行成败关乎元奇模式的推广,不容有失。”

    这话不无道理,易知足点了点头,道:“直隶适合自由竞争还是朝廷扶持?”

    “爵爷说笑了不是?直隶如何能允许商帮自由竞争?”包世臣轻笑道:“直隶的商帮但凡是稍有点实力的,皆有极大的背景,若是自由竞争,岂非乱的一团糟?”

    易知足听的一笑,确实如此,若是直隶允许商帮自由竞争,朝中四派必然是争的头破血流,况且,道光也不能容忍直隶经济掌控在任何一派之手,“直隶算一个,还有一个呢?”

    包世臣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另一个不好权衡,想来爵爷应该心中有数。”

    易知足笑了笑,道:“山西。”

    山西?包世臣颇觉意外,他原本还以为应该是沿海沿江的省份,没料到居然会是山西,略微沉吟,他才道:“爵爷是看中了山西商帮的雄厚财力还是因为山西巡抚梁萼涵?”

    山西巡抚梁萼涵虽不是王鼎一派,却是潘世恩一派,为官颇为清廉,名声颇佳,也不怪包世臣如此问,不料易知足却摇头道:“晋商确实富,梁萼涵亦算是好官,却不是我选择山西的原因。”

    顿了顿,他才接着道:“选择山西,是因为山西的煤炭,煤炭是发展工业必不可少的燃料,必须优先考虑将山西的煤炭资源开发出来,一是煤炭开采一是铁路运输,山西和直隶,必须优先考虑山西,直隶要发展工业,离不开山西的煤炭。”

    原来是出于这个考虑,包世臣点
疯狂升级的虫子sodu
了点头,他清楚对方之所以给他说的如此明白,是要他写折子,略微沉吟,他才道:“这次招募海军和海军学院招生,引起的轰动不小,各地赶来上海和广州两地应征和应试的人数不少,朝廷对此怕是会有微词。”

    易知足漫不在意的道:“先生可知本爵为什么要借此机会吸引大量的青壮前来上海广州两地?”

    听他如此问,包世臣有些诧异,难道不是为了借机向安南输送兵源扩张元奇团练实力?转念他便反应过来,就算是要在安南扩张实力,元奇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瞧这阵势,这次吸引来上海广州两地的人数怕是得有好几万,略微沉吟,他才试探道:“是为兴办工厂储备人力?”

    “不错。”易知足道:“广州目前正计划筹建一系列的新工厂,需要大量的工人和学徒,上海进行基础建设也需要大量的劳力,如今祥符大堤已经合龙,有不少灾民正在陆续返回,需要补充,而且上海稍后也将开始兴建工厂,两地都需要大量的人力。

    英吉利当年为了发展工业,推行了圈地运动,将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转化成了工人,咱们没这个能耐,只能利用各种机会来吸引大量人口以满足两地发展工业的需要。”

    包世臣皱眉道:“这些人可都是冲着海军和海军学院而来,怕是未必会愿意进工厂,再说了,朝廷本就对元奇不放心,对这情况也不了解.....。”

    易知足笑道:“先生大可放心,海军和学院招收名额有限,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消息看,估摸着是十中取一,而且安南也用不了如此多人,被淘汰下来的,十有**会进工厂。

    至于说朝廷不了解......,写折子让他们了解就是,朝廷对广州那几个厂子的情况颇为关注,工厂需要大量的工人,他们也不是不知道。”

    说着,他转身伸手礼让道:“进去说罢。”

    两人进屋落座,易知足才接着道:“元奇团练在安南扩军,我想上密折向皇上明言......。”

    听的这话,包世臣一楞,“爵爷有把握说服皇上?”

    “耆大人曾提及过,皇上有意开疆拓土以一洗租借香港之耻。”易知足缓声道:“元奇擅自出兵安南,朝廷佯做不知,这等于是默认,由此也证明了皇上确有吞并安南之意。

    再则,元奇团练要分驻四个通商口岸,不可能在安南留驻太多兵力,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奏请在鸿基训练新兵,以镇守鸿基和新安府,我已传令鸿基,攻占新安府,以元奇团练的战力,相信再有一个月,必能全面占领整个新安府。”

    听的这话,包世臣半晌没吭声,良久,他才开口道:“爵爷可是担忧元奇团练在安南扩军,无法瞒人耳目?”

    这姜果然是老的辣,易知足确实是考虑到这事瞒不住,在安南训练新兵确实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瞒过朝廷耳目,但源源不断的新兵运往安南,怕是很难没不引人注意,因为时间紧迫的缘故,易知足打算这次在安南一举扩军一万甚至是二万,如此大的数额,要想不让人察觉,显然不可能。

    点了点头,他才道:“先生是否觉的不妥?”

    “自然不妥。”包世臣道:“即便皇上有吞并安南之意,也不会宣之于众,毕竟安南是大清藩属国,元奇团练在安南扩军,朝廷顶破大天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佯做不知,爵爷若是上密折明言,只能坏事。”

    “密折也不行?”

    “密折也是要缴回存档的。爵爷平日里不过问这些小事,难免疏忽。”包世臣说着将有关密折的情况说了一遍。

    密折密不密?当然密,直达圣前,不经第三人手,朱批之后再发返上密折之人,可以说保密程度已到极致,但有一点,但凡是有朱批的密折都必须在当年年底之前缴回存档,不允许臣子私自保存,一些极度私密之事,上了折子基本就是留中,不可能有朱批答复。

    易知足上密折恳请在安南训练新兵,道光为着身前身后名着想,要么是留中(不朱批不发还。),要么就是拒绝斥责,不可能会允准。

    听的这番话,易知足心里一凉,看来想名正言顺的在安南扩军是行不通了,只能是偷偷摸摸的进行,如此一来,可就有些麻烦,毕竟数额太大,说不的,只能扩大安南的战事了。

    进他不吭声,包世臣忍不住道:“爵爷急着扩大元奇团练规模,是为了吞并安南?”

    “不只是安南,也是为了与西洋各国争夺南洋。”易知足随口道,之所以如此说倒不是不相信对方,而是怕对方接受不了元奇出兵倭国的想法,这年头可没人象他这样仇视倭国,也根本没人将尚在闭关锁国的倭国当回事,他不想多费唇舌解释。

    南洋的重要性,包世臣是听易知足多次提起过,倒也没多问,沉吟了一阵,才道:“即便朝廷有借元奇之手吞并安南的意思,也不会容忍元奇团练扩大规模,对于朝廷而言,元奇和安南打个两败俱伤,这才最合朝廷心意。

    元奇团练扩军,还须谨而慎之,缓缓图之,切忌操之过急,一旦引起朝廷警觉,必然弄巧成拙。这次建言各省推广元奇模式,好不容易让朝廷对元奇有些松懈,可别因为扩军一事而功亏一篑。”

    易知足点了点头,这是老成谨慎之言,自个确实有些操之过急了,眼下元奇根基并不算稳,不论是明里暗里,都不宜与朝廷起冲突,顺势而为是最好的选择。

    见他点头,包世臣心里暗松了口气,话头一转,“广州长乐机器厂能够仿造蒸汽机了?”

    “仿造并不难。”易知足道:“但目前无法大量生产,有些部件对铁材硬度要求高,高硬度钢铁广州目前无法大量生产,还处于摸索阶段。”

    包世臣听的一笑,“也就是说,所谓各省推广元奇模式不过是画饼充饥。”

    “两年。”易知足伸出两跟手指比划着道:“两年时间,绝对能够自行生产蒸汽机,元奇为此可是高薪聘请了大量的花旗技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