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五十章 不做恶人

第四百五十章 不做恶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州、花地大营。

    元奇出兵安南,花地大营几乎是倾巢而出,只留下了一营兵丁驻守大营,占地宽阔的大营顿时变的冷冷清清,不过,随着朝廷招募海军和广州海军学院招生的消息传开之后,花地大营再次热闹起来,随着西南几省各个府县前来应征应试的队伍陆续抵达,大营内外也就一日比一日喧哗闹腾起来。

    “元奇长乐机器制造厂招聘工人和学徒!学徒包吃包住,一个月工钱一块大洋!”

    “铁路公司招收学徒!招收木工。”

    “钢铁厂招收工人和学徒。”

    “建筑公司招收泥瓦匠和学徒。”

    “耀华玻璃厂招收工人和学徒,待遇从优。”

    “元奇日化招人了!”

    “天宝表厂招收学徒。”

    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听着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望着大路两边一长溜桌子和迎风招展的幌子,何德祐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是招募海军和广州海军学院招生的地方?怎么看着象是各个厂子招工的市场?

    他是元奇广西梧州府容县分号的二掌柜,这次是带着容县二百多人前来广州应征应试的,

    也是头一次来广州,根本没想到这地方会如此热闹。

    见他迟疑,负责引领他们的广州本地元奇伙计邱晓久不由的笑道:“何掌柜,应征应试都在大营里面进行,这些招工是针对落榜的。”

    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流,何德祐心里一沉,“落榜的很多?”

    “十有六七都会被淘汰。”邱晓久道:“其实何掌柜想想就能明白,你们一个县就来了二百多人......。”

    听的这话,何德祐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这次招募海军和海军学院学员可是面向大清所有行省,一个县就二百多人,竞争岂能不激烈?虽说他容县这二百多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可其他府县又何尝不是精挑细选的?元奇各地分号可都是将这件事情当做大事要事来抓的,否则也不至于让他一个二掌柜带队来广州。

    穿过这片嘈杂的招工区域进入花地大营,登时就清净下来,一应考核根本无须何德祐费心,率队进入大营,报上府县名交上花名册之后便没他什么事了,穿着怪异军装的元奇团勇们轻车熟路的将他所带来的队伍领走,然后有条不紊的进行一项项考核。

    不过一个时辰,考核就结束了,只有七十三人被留下,没被录取的都在操坪角落排成整齐的队伍,何德祐看着面前一个个满脸沮丧的小伙和半大小子们,心里也有些替他们难受,这些人基本都是来自农户家庭,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改变命运的机会。

    “何掌柜,能不能借一步说话?”邱晓久凑上来轻声道。

    何德祐略微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随他走开,来到一片树荫下,邱晓久才开口道:“外面那些招募工人和学徒的,都是元奇名下的厂子。”

    听的这句话,何德祐登时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略微沉吟,才道:“是大掌柜的意思?”

    邱晓久笑了笑,道:“在下不过一伙计,哪能见的着大掌柜。”

    何德祐看着他,道:“这些人可都是我从容县带出来的.......。”言下之意是要对这些人负责,这些人毕竟都是冲着海军和海军学院来的,让他们进工厂,回去可不好跟他们家长交代。

    “何掌柜难道还没看出来,大掌柜这是借招募海军和学员的机会为元奇扩招工人和学徒。”邱晓久笑道:“何掌柜且安心在广州驻留几日,大掌柜不来,总号孔掌柜亦会接待诸位掌柜,如今元奇账期将至,估摸着大掌柜可能会抽空回广州一趟。”

    何德祐当然清楚,如此大的事情,肯定是出自大掌柜的授意,之所以如此问,不过是出于谨慎,听他如此说,当即点了点头,道:“能够留在广州进入元奇,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难得的机会,不过,我得征询他们的意见。”

    “这是自然。”邱晓久含笑道:“外面招聘工人和学徒的工厂不少,而且随时在增加,何掌柜先带他们熟悉了解一下,虽说都是元奇名下的工厂,但毕竟是有差别的,征询他们的兴趣爱好和意见之后再决定也不迟。”

    何德祐拱手道:“道谢提点。”

    “何掌柜无须客气,这是在下职责所在。”邱晓久微笑着道:“何掌柜在广西分号,对广州的情况可能不甚了解,不论是元奇银行还是元奇名下的厂子,都统属于元奇,进入元奇名下的厂子做工人或者是学徒,就跟元奇银行的伙计学徒是一样的待遇,有一点,何掌柜可能不清楚,海军学院的学员日后毕业出来,大多数也都会进入元奇名下的这些工厂。”

    听他如此一说,何德祐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当即便道:“放心,我会尽力说服他们加入工厂。”

    黄埔港,自三月开始,花旗商船便开始陆续抵达广州,仿佛是为了弥补和挽回两年战争带来的损失,今年花旗国的商船不仅来的早,而且也来的多,除了带来大量元奇急需的商品外,还带来了大量前来广州淘金的商人和技术人员。

    这几年花旗国爆发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大量的工厂倒闭停产,各个行业都遭受沉重的打击,一方面大量的商品卖不出去,一方面大量的商人、技术人员、工人失业,即便在职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工资也是大幅度下降,购买力急剧下降。

    而广州这几年却是以花旗国三倍的工资招聘各行各业的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并且还以提供低息贷款,免税等优惠政策吸引破产的商人来广州开办工厂,这自然是吸引了大量的勇于冒险的花旗商人和各行各业的技术人才和技术工人前来广州。

    这两年清英爆发战争,但元奇与花旗国的贸易并未断绝,从来不缺乏冒险精神的花旗人一直在陆陆续续的涌入广州,战争结束,
仙界小商女吧
前来广州的花旗人更是成倍增长。

    黄埔港码头也跟花地大营外一样,摆了一长溜桌子,各个工厂打着各种各样的英文招牌,桌子后,一个个半大小伙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招揽刚刚抵达广州的花旗人,甚至还有提供开办工厂的,有要求有技术又能通过元奇审批的,就能获得低息贷款和相应的帮助。

    “与美利坚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加尼森挥舞着手中的雪茄,高声道:“先生们,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就能在这个神奇的地方找到令你满意的工作!甚至能够创造奇迹!没错,这里就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地方!”

    一大群刚刚从船上下来的花旗人顾不上远航的疲惫,迅速的越过加尼森涌向那一长溜挂着招聘牌子的长桌,经历过长时间失业的他们太清楚一份高薪稳定的工作有多么重要了,没人愿意去听加尼森的废话。

    “哦,该死的。”加尼森无奈的耸了耸肩,骂骂咧咧的道:“有必要那么着急吗,这里有数不尽的机会。”

    “亲爱的加尼森,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迎上来,热情的握住他的手道:“这次有多少好货色?”

    “唐,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被称做唐的唐世成满脸笑容的道:“当然可以,不过,喝什么酒,得看你带了多少好货色。”

    “这一次,保证你满意。”加尼森笑着搂着唐世成的肩膀,边走边道:“这一次我带来的人都是清一色的技术人员,足足四十二个,涵盖了机械、造船、纺织、冶炼等几个行业,说好的二十银元一个,不会变卦吧?”

    “待他们验证过后进了工厂签了合约,就少不了你的。”唐世成满脸笑容的道:“走,请你喝最好的白兰地。”

    西关,十三行码头,望江楼。

    望江楼是一栋临江的茶楼,二楼、三楼可以俯瞰整个白鹅潭,加上十三行码头异常繁忙,因此生意一直都不错,不过,今天诺大的三楼却孤零零的只坐了两位身着长袍马褂的茶客——微服出行的两广总督琦善和师爷高元忠。

    高元忠不过,四十出头,留着长须,颇为清瘦,看起来颇为儒雅,他不知道琦善今儿为什么会突然来兴致微服私访,见他眺望着花地和河南岛方向,估摸着是为元奇的事情烦心,沉吟半晌,才开口道:“听闻这次招募海军和海军学院招生,考核极严,十取二三。”

    琦善看了他一眼,径直道:“元奇这次是借机为工厂招募工人。”

    见他说的直接,高元忠索性把话说透,“招募工人倒不为惧,怕就怕元奇团练借机扩张实力。”

    “元奇团练要扩军也不会在广州。”琦善缓声道:“元奇分号遍及六省各府县,元奇岂敢明目张胆的在广州扩军?”

    “还是侯爷看的透彻。”高元忠道:“不过,数万青壮集中在广州近郊,而且都是归属于元奇名下......。”

    琦善摆了摆手,道:“如今易知足上折子建言在各省推广元奇模式,要大举兴办工厂,广州乃是试点,不宜多说,静观便是。”

    高元忠心里大为郁闷,既是不担心元奇,难不成巴巴跑来这里是为了欣赏江景?就在他心里纳闷之际,琦善却是开口道:“易知足在上海为西洋各国官员商贾开辟租界,若是广州也要开辟租界,哪里最为适合?”

    租界?是为了租界而来?高元忠快速的想了想,才道:“侯爷可是想让西洋各国在对岸开辟租界?”

    琦善端起茶杯啜茶不语,易知足去年在上海股提出开辟租界虽然还没实施,但却颇受洋人欢迎,上个月驻在香港的英夷已向总督府提出在广州建租界的要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不清楚易知足是出于什么考虑,不过,洋人真要在广州建租界,还真是不宜在西关,对岸最好,只怕洋人未必会同意,这事只怕还得着落在易知足身上。

    沉吟了片刻,琦善转移了话题,道:“此番招募海军和海军学院招生,皇上极为关心,广州首当其冲,须的详细禀报.....。”说着,他望向对岸的花地,“如实拟份折子,不必添油加醋,这恶人犯不着总督府来做。”

    这话是什么意思?高元忠一转念便反应过来,琦善这是想让粤海关监督豫堃来做这个恶人!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道光放下琦善的折子,随即又拿起豫堃的折子,略微一看,他就微微皱起了眉头细细的看下去,豫堃在折子里直言不讳的指责元奇借招募海军和海军学院招生之机,肆意的扩大广州工人数额,并且招募的海军数额到目前为止就已经超过了原本计划的数额,且近段时间前往安南的补给船队,不仅频繁而且规模亦有所扩大,一切迹象指明,元奇团练有可能在安南扩兵。

    看完折子,道光沉吟了一阵,才将折子递给跪在跟前的穆章阿,快速看完,穆章阿沉吟了下才道:“皇上,若是确定元奇团练在安南扩军,不妨驱使元奇扩大在安南的战事。”

    默然半晌,道光才开口道:“朕担心,吞并了安南,元奇势大难控。”

    穆章阿沉声道:“元奇凭一己之力,打下安南,也应该元气大伤。”

    道光微微摇了摇头,道:“元奇如今也是元气大伤,不可能有充足的财力支撑安南的战事,即便是驱使,元奇也未必会愿意扩大安南战事。”说着,他摆了摆手,道:“先跪安吧。”

    穆章阿知他心里还拿不定主意,也不敢多言,连忙起身行礼告退,他刚刚退出,一个太监便进来禀报道:“皇上,上海易知足的密折。”

    这小子密折里会说什么?待的太监将密折匣子放在桌子上,道光连忙吩咐取来钥匙打开匣子。(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