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安南情报

第四百五十五章 安南情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河南岛,伍家花园,延辉楼。

    一身青衫的伍秉鉴把玩着手中小巧的紫砂壶,静静的听着伍绍荣叙述发生的那一幕,待其住口,他才悠然问道:“你如何看?”

    伍绍荣看了一眼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老爷子,略微沉吟,才开口道:“元奇这几年虽说赚了不少银子,发展也迅猛,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但身为大掌柜的易知足任性妄为,频频捐输巨额银两,不少东家对此颇有非议,此番,银股上公开交易,估摸着有不少东家会抛出银股以兑换现银。

    易知足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借机抛出鸿基煤矿的估值,希图小说 zhuzhudao.com以此来阻止元奇银股价格暴跌。”

    缓缓抿了一口茶,伍秉鉴接着问道:“你对元奇银股可有兴趣?”

    老爷子是什么意思?让伍家托底?伍绍荣迟疑了下,才道:“元奇锋芒毕露,风头太盛,且元奇团练规模不小,战力强横,始终是朝廷的心病,孩儿一直觉的元奇是在弄险,随时都有被朝廷抄没的可能。

    再则,朝廷根本就是个无底洞,即便将元奇整个儿填进去也不可能满足,况且,孩儿认为开办工厂、修建铁路,投资巨大,见效甚慢,说实话,对于元奇银股,孩儿兴趣不大。”

    伍秉鉴放下手中的紫砂壶,往后靠在椅背上,拍了拍肩头,道:“捏捏。”伍绍荣连忙走到他身后,不轻不重的揉捏起来。

    半晌,伍秉鉴才坐起身道:“行了。”随即指了指椅子道:“坐下罢。”待其落座,他才语重心长的道:“为父知道,你素来心高气傲,一直以来对易知足都是心有不屑,不错,易知足能有今天,咱们伍家帮衬了不少,但你想过没有,伍家能有今天,也是因为有潘家的帮衬,如今潘家子弟可有轻视咱们伍家?”

    这话直指他心里,而且不可谓不重,伍绍荣连忙站起身,有些惶恐的道:“孩儿知错。”

    “元奇一直是在与虎谋皮,在刀尖上翻跟斗,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也全是易知足的功劳。”伍秉鉴翻了他一眼,道:“别说是你,就是为父,也自忖及不上他万一,如此人物,岂是你能轻视的?”

    这番话从伍秉鉴嘴里说出来,伍绍荣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他可是再清楚不过,老爷子内心是极为自负的,平日里甚人夸赞人,更不会妄自菲薄,今天却如此评价易知足!

    “你说的不错,元奇从一统广州钱业那天起就一直在弄险,要说被朝廷抄没的风险,确实有,但那是从前,从元奇出兵安南那天起,朝廷就已经不敢再抄没元奇!”伍秉鉴沉声道:“没有十足的把握,易知足敢擅自出兵安南?你以为元奇出兵安南,是为了鸿基煤矿?

    他这是在挑战朝廷的底线!试探朝廷的反应!鸿基煤矿只是一个台阶——让朝廷体面默许的台阶,不出意外,元奇还有后手,而且,元奇出兵安南,极有可能是为了大幅扩军,否则招募海军不会闹出那么大的声势。”

    伍绍荣脑子里有些发蒙,失声道:“元奇想做什么?难道打算造反不成?”

    “元奇不可能造反!除非朝廷抄没元奇,逼的元奇走投无路,这种可能性不大。”伍秉鉴沉声道:“元奇看似庞大,但元奇的基础是地方的士绅商贾,正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士子、缙绅、商贾是不会愿意造反作乱的,一旦元奇有造反之心,元奇也就会在**之间崩塌。

    易知足之所以要壮大元奇团练的实力,不仅是为了保护元奇,也是为了对外扩张,他建立元奇的初衷,便是要将元奇打造成象英吉利东印度公司一样庞大的公司。”

    东印度公司垄断东西方商贸一二百年,担当了几年行商总商的伍绍荣自然清楚它有多庞大,在感慨易知足野心的同时,他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气,就好,伍家家大业大,而且与元奇有割舍不断的关系,可不想被元奇裹挟。

    冷静下来,他才试探着道:“父亲是打算积极抢购元奇银股?”

    “你应该知道东印度公司的组织结构和管理制度。”伍秉鉴缓声道:“元奇迟早要采取规范的管理制度,手头没有足够的银股可不成。不过,也别吃的太多,看准时机,购买一百万。”

    伍绍荣有些意外的道:“不托底?”

    伍秉鉴缓缓摇了摇头,道:“需要托底的时候,易知足会开口的。”

    磊园,静心阁。

    负责广州情报刺探收集的林大安脚步沉稳的走进房间,瞥了易知足一眼,微微躬身呈说一本折子,道:“爵爷,这是从安南收集的情报。”

    易知足接过翻开,略微看了几眼,神情便认真起来,安南现在是阮朝,国王是三十六岁的阮宪祖阮福暶,前年才登基,年号绍治。

    早在十七世纪初,法国的传教士和商人就已进入安南,如今安南阮朝的开国者阮福映一统安南,就曾得到法国的军事援助。

    但在阮圣祖阮福晈在位期间(1820——1841)却开始排斥法国,1825年下达禁教令,1829年,法国领事欧仁归国,两国变相中止了邦交,如今安南境内看不到西洋人踪迹。

    如此说来,退出安南已有十几年了?这倒是个难得的机会,易知足暗松了口气,元奇还准备与法兰西在军工方面合作,他可不希望因为安南的事情而与法兰西翻脸。

    不过,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毕竟法兰西在随后不久就会卷土重来,重新将安南变为法兰西的殖民地,最后还导致了一场清法战争,必须利用这段难得的真空期,一举将安南纳入版图,否则,变数就大了。

    接着往下看,阮圣祖阮福晈博览群书,擅长汉文诗,精通儒学,崇尚孔孟之道,在位期间致力于推广儒学,文庙遍布越南各大城镇,每逢春天、秋天举行都会为孔子举行隆重的祭
天地有寿小说5200
典。

    并以属国国王的身份,奏请道光帝向安南颁发《康熙字典》,以便安南人可以学习汉语,并规定学校教学、政府文书、科举考试一律要采用汉字,不准使用或混用喃字。

    且规定安南七八岁儿童就读蒙学时,塾师首先要教授忠、孝两经,以及朱熹的《小学集注》,先读四书,然后再读五经。且诏谕将四书五经和朱熹的《小学集注》等书大量印行,同时允许民间印刷销售,以至于这些书籍广泛流行于安南境内。

    安南兵种分为步兵、水兵、象兵、骑兵、炮兵五种,但安南重文轻武,各地官员对于军事训练敷衍了事,军事器械陈旧落后、士兵训练不足,将领虚报名册,吃空饷情况严重,军队衰败更甚于八旗绿营。

    看到这里,易知足心里暗喜,这位阮圣祖阮福晈大力推广汉语汉字,大清吞并安南,必然能收事半功倍之效。不过,这些并不是他最关心的情报,他需要的是能够让朝廷出兵征伐安南的情报。

    瞥了林大安一眼,见他依然恭谨的站着,当即吩咐道:“坐,不用拘礼。”说完翻过一页。

    第一页基本都是收集的能够堂而皇之征伐安南的罪证:

    1826年,安南吞并万象(老挝)大片领土,设置七个府,1832年,安南改土归流,彻底灭亡占城,1834年出兵征伐攻占真腊。

    1839阮福晈下诏,擅自将大清嘉庆赐予的正式国号“越南”改为“大南“。并制作了“大南天子之玺”。

    看到这一条,易知足脸上终于露出来笑容,私改宗主国颁赐的国号,还敢用“大南天子之玺”!区区一个国王也敢妄称天子!这是僭越为皇帝,欲与大清皇帝平起平坐!有这一条,就足够了!

    略微沉吟,他才道:“可能想法弄到以大南天子之玺发布的诏书、谕旨、谕令什么的?”

    “能!”林大安毫不迟疑的道:“如今的安南国王仍然沿用的是大南天子之玺,这事不难,另外,安南国的官方史书也改名为《大南实录》。”

    “自作孽,不可活!”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鸿基的兵马可有动静?”

    “正要向爵爷禀报。”林大安连忙站起身,道:“新安府被攻占,安南国王阮福暶大为震惊,调遣二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前往鸿基,意图收复新安府。”

    二十万大军,易知足吞的一笑,“我说那阮福暶怎会如此沉得住气,原来是在调集兵马,这下省事了。”

    听他语气丝毫也没将安南二十万大军放在眼里,林大安有些担忧的道:“爵爷,那可是二十万大军。”

    “兵败如山倒!”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传令给冯仁轩,狠狠的打,争取毕其功于一役,至少也要打掉安南抵抗的信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元奇扩股分红,银股上交易所公开交易,定价一两一股,元奇团练强占的鸿基煤矿价值惊人估价高达二十亿,一条接一条消息从西关传扬开来,越传越广,很快就传遍了广州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扩股分红,这在大小票号银号钱庄都是没有先例的,争议自然不小,但元奇银股上交易所公开交易,又为银股提供了兑现的交易平台,说是现银分红吧,他不分现银,说不是现银分红吧,他又能兑换现银,焦点就在于元奇银股在交易所能不能卖的出去?能卖多少银子一股?

    就在满城热议之时,《》公开刊载了元奇分红的方案——扩股分红,所有银股身股皆按入股元奇的时间扩股,最高送两倍,最低送三成。允许交易所公开交易,定价一两一股,自由买卖,银股无限制,身股仅能出售三成。

    报纸一出,全城轰动,若是在太平年月,这个分红算不的什么,但这几年却是一点不太平,从道光十九年开始,就几乎是一日一惊,元奇也频频出现挤兑,这三四年时间,江浙倒闭破产的钱庄银号足有上千家之多,元奇能够坚持不倒闭关门就已经不错了,还能如此扩股,实是出人意料。

    不过,元奇银股究竟能卖多少银子,这才是关键!一时间众多猜测,都盼着一个月后的元奇银股上市之日。

    敲定了扩股分红事宜,易知足也放松下来,难得的睡了一个大懒觉,一直到日上三竿,白雪推门进来才将他惊醒,见他睁开了眼睛,白雪笑吟吟的道:“出去喝早茶,爵爷可去?”

    翻身坐起,易知足才道:“你们不会是一大群女人出去喝早茶罢?”

    “如今西关风气可是为之一变。”白雪抿嘴笑道:“女人出门喝早茶上酒楼,可不是什么稀罕事,不少茶楼酒楼都有专门为女宾开设的雅间,说起来,这还是得益于的影响。”

    她这一说,易知足就明白过来,缫丝女工手头有钱了,休闲之时,三五成群的来西关或是广州游玩开眼界见世面,免不了要进茶楼酒楼,有道是钱是英雄胆,腰包有钱,女工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起身穿衣,他随口问道:“巴巴的来叫我,该不会是只是为了喝早茶吧?”

    “爵爷不是吩咐妾身筹办女校吗?”白雪笑道:“今日喝早茶就是约了几个女先生,让爵爷帮着镇镇场面。”说着,她对外吩咐道:“快进来侍候爵爷梳洗。”

    易知足有些不解的道:“为何不请她们来府里,却要去茶楼?”

    “约在茶楼见面也是考核。”白雪道:“虽说现在女子进茶楼不稀罕,但勇于抛头露面的女子毕竟不多,女校的先生是要抛头露面的。”

    去茶楼应试也算是考察?易知足笑了笑,道:“约见的人不多吧?我下午可是还要去长乐。”

    “不多,就四个。”白雪道:“耽搁不了爵爷的正事。”

    易知足笑道:“你这也是正事,本爵应该大力支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