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真能吹

第四百五十六章 真能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西关,豆栏街,洪福记茶楼。

    这是一家开张不足两年的茶楼,规模宏大,远胜西关老字号——天海阁茶楼,而且在西关独树一帜,在茶楼内首开女宾区和洋人区,有专门的女茶博士和会夷语的茶博士,生意很是兴隆。

    二楼女宾区,是女宾区,这里其实是不禁止男人进来的,不少男人带着家眷来吃早茶,女宾区没有大堂,都是一个个封闭的雅间,互不影响,连话声都听不见,颇受女宾欢迎。

    南边尽头临街靠窗一个雅间,金兰香身着一件颇为流行的低领蓝衣紫裙,一边品着茶一边轻声的与同桌的女伴伍慧玲交谈着,眼见的一壶茶将近去了一半,她忍不住道:“怎的还不见她俩来?”

    “怕是不会来了。”伍慧玲着掏出怀表看了一眼,轻声道:“快九了,这个时候她俩还没来,看来今天是来不了了。”着,她不无惋惜的道:“嫁了人就是不自由,象易大掌柜那样开明的男人实是太少了。”

    听她提起易知足,金兰香心里暗叹了一声,都已经一年多时间没见面了,去年过年两人都在广州,却是无缘得见,难不成真的有缘无分?这次听闻磊园创办女校招聘女先生她毫不迟疑的前来应试,无非就是希望能够有机会见面,总是找上门去,她也有些抹不下脸面。

    见她愣愣出神,伍慧玲轻声试探道:“姐姐待字闺中,双亲就不催促吗?”

    金兰香冷声道:“我只想追求一份自由......不自由,毋宁死。”

    “不自由,毋宁死!”这句警句与那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两年可是脍炙人口,流传甚广,伍慧玲自然知道,当下心里就是一紧,听的出来,对方语气甚是坚决,怕是早已尝试过以死相逼了。

    洪福记茶楼外,易知足下的轿来,略微打量了一下,心里不由暗自感慨,豆栏街繁华无比,占用七八个门脸铺开茶楼,可要些气魄,料想不错的话,这家茶楼的东家应该是乘着爆发战事的时候盘下的这些铺子。

    白雪下的轿来,便迎了上前,轻挽着他胳膊进了茶楼,在伙计的引领下上的二楼,随口问道:“秋海棠雅间来了几位女客?”

    “来了两位。”

    走到门口,伙计上前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门一开,易知足就觉的这女子有些眼熟,伍慧玲见到易知足也是大为意外,连忙福了一福,道:“见过易大掌柜。”

    金兰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瞬间就明亮起来,一颗心呯呯直跳有若鹿撞,拱了拱手,又发觉不对,连忙跟着福了一福,轻声道:“易兄怎的来了?”

    看到金兰香,易知足瞬间就想起来了,另外一个是伍慧玲,伍长青的堂妹,曾经见过两次,见的金兰香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他笑了笑,道:“原来是金姐伍姐,都是朋友,那就无须拘礼,都随意一些。”

    落座后,了茶水早,待的伙计出了雅间,易知足才笑道:“女子学堂招聘女先生,我特意过来看看,不想居然是二位......。”着,他眼光在两女身上转了一圈,犹豫着道:“你们还没......成亲?”

    不怪他诧异,认识两女都已经四五年了,怎么两女也应该有二十左右了,这个年龄还没成亲的女子可实在是凤毛麟角,况且两女都是大家闺秀,这事实在是不正常。

    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伍慧玲不由的白了他一眼,道:“易大掌柜不是也还没有.....成亲?”

    “好,不提,不提。”易知足连忙摆手笑道:“不过,我在上海遇上了一个熟人,许怡萱。”

    金兰香一楞,连忙道:“萱姐姐不是远嫁洞庭冲喜,怎会出现在上海?”

    易知足也不隐瞒,将许怡萱的情况了一遍,听闻许怡萱如今已是自由身而且还在上海筹办《女报》和女子学堂,金兰香心里不由的又是欢喜又是羡慕。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白雪打开房门,一个伙计禀报道:“易大掌柜,外间有位叫燕扬天的先生有急事要见您。”

    燕扬天居然找到这里来了?易知足心知肯定是非同一般的急事,连忙起身拱手道:“诸位慢谈,我有事先走,有机会咱们再聊。”着快步出了雅间。

    金兰香、伍慧玲都没想到他如此快就离开,心里都不出的怅然,白雪看了两人一眼,笑道:“还真是让人意外,原来两位妹妹都是爵爷的旧识......。”

    易知足一出雅间,燕扬天便快步迎了上来,低声道:“安南有变。”

    “去船上细。”

    在码头上了船,进了船舱,燕扬天才禀报道:“冯仁轩急报,安南绍治王征调二十万大军水陆并进,分三路攻击鸿基。”

    这个消息易知足已经从林大安哪里听过,丝毫也不意外,他意外的是燕扬天风风火火的前来找他,这家伙难不成是坐不住了,想领兵去安南?略微沉吟,他才道:“冯仁轩求援了?”

    “没有。”燕扬天斟酌着道:“不过,学生窃以为这一战不可觑,从这几个月获悉的情报来看,安南兵的战力恐怕比八旗绿营还要高一些,从武器来看,安南兵使用的大多是燧发枪,而且水师还有二十余艘蒸汽炮船,军事训练,安南军采用的是法兰西教导的西式训练.....。”

    法式训练?易知足心里暗笑,这可是老黄历了,阮朝开国之时,确是法兰西帮忙提供火器和军官帮助训练了五万欧式陆军,不过,早就已经被阮朝放弃了,如今的安南兵虽然是用燧发枪,但装备的比例只有一半,属于半冷兵器半火器部队,与八旗绿营是半斤八两,否则也不会被真腊兵打败了。

    不过,蒸汽炮船是怎么回事?根据林大安提供的情报,1829年,法国领事欧仁归国,法兰西与安南就变相中止了邦交,如今安南境内看不到西洋人踪迹
灭世史诗无弹窗


    难道十几年前法兰西就为安南提供了二十艘蒸汽炮船?这应该不可能!半晌,他才道:“二十余艘蒸汽炮船,情报没错?”

    “应该不会错。”燕扬天缓声道:“根据情报,十年前,安南明命王就下令开设“水火记济车厂“,在法兰西人的协助下制造蒸汽机,这批蒸汽炮船是这两年才新制造出来分配到水师的。”

    这还真是有些出乎易知足的意料,水火记济车厂,安南的近代化起步居然比大清还早,可惜他们没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略一沉吟,他便问道:“安南的蒸汽船都是明轮吧?就是船舷两侧安装水轮的那种。”

    “这一,冯仁轩没有额外明,应该与英吉利的蒸汽船是一样的。”

    易知足微微颌首道:“明轮蒸汽船装载不了几门火炮,主要作用在于提供动力,无须担心,鸿基港地形易守难攻,而且咱们的战船和武器——米尼枪和火炮都占据绝对的优势,无须担心。”

    见易知足似乎无意调派部队去安南,燕扬天索性主动请战,“校长,如能一战歼灭这二十万大军,安南可一战而定!机会难得,仅靠二旅,怕是难竞全功......。”

    易知足沉声道:“眼下不急,先看看看战局如何变化,不过,一旅要做好准备,传令,从顺德团练抽调一个团进驻花地大营。”

    “学生遵命。”燕扬天心里暗喜,广州不可能没有团练驻扎,从顺德抽调兵力,就是为一旅远征安南做准备。

    易知足掏出一支雪茄燃,缓缓吸了一口,二十万大军,安南也真是敢吹!整个安南经制之师也不过十五六万,二十万大军,这怕是将挑夫都算在内了,不过,这事他也不破,二十万就二十万,让安南帮着吹嘘一下元奇团练的战力也不是什么坏事。

    黄昏时分,易知足才返回磊园,晚饭后,他独自到后园散步,今天去长乐和了洛溪的弹药局,主要是商议两个厂子分迁上海的事情,广州虽然不会落后,但上海的发展前景无疑会更好,机器制造厂、弹药厂、造船厂、炼钢厂都要相继分迁去上海,这不仅是为了培养如此方便,也是为了分担风险,当然,更是为了发展的需要。

    机器制造厂仿制蒸汽机已经没有问题,难在于没法大量生产,因为无法大量生产合格的钢材,象什么蓝月亮等几个部件需要硬度高强度大的耐磨损的钢材,指靠元奇自己的技术能力怕是没有三五年鼓捣不出来,这不仅需要技术创新和积累,也需要人。

    人才光是引进也不行,还的培养自己的人才,虽然慢了,但毕竟是属于自己的人才,没有自己的人才,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买!先从花旗国或者是英吉利、法兰西采买合格的钢材,蒸汽机的批量生产不能往后拖延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的轻叹了口气,要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当务之急还有个水泥,水泥也是必须要自己建厂的,买的话,豆腐盘成了肉价钱。

    “爵爷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白雪快步追了上来,柔声问道。

    易知足停住脚步看了她一眼,自嘲的道:“心太大了,所以不顺心的事情多。”

    白雪破颜一笑,“爵爷既然明白,又何须自寻烦恼?”

    “有些事情,不是你明白就能放得下的。”易知足着话头一转,招聘女先生的事情如何?”

    “还不错,其实仅是西关就有不少大户人家女子上过私塾,世道变换,家道破落的也不少。”白雪缓声道:“咱们招聘女先生的待遇不低,消息放出去,感兴趣的不少,不过,今天这两位却是有些奇怪,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家境不俗......。”到这里,她抿嘴一笑,“以妾身看来,应该都是冲着爵爷来的吧?”

    伍慧玲是不是冲着他来的,易知足不清楚,不过他敢肯定,金兰香必然是冲着他来的,他是真没想到金兰香居然还没出嫁,应该二十了吧?在后世这可是花一般的年纪,但在这个年代,却是属于剩女之列了。

    许怡萱、金兰香两女的心思,他不是不清楚,但他不敢招惹,两女不是户人家女子,招惹上了就要明媒正娶的,别看他现在是一等子爵、南洋提督,身份尊贵,但他自己清楚,他是在玩火,在刀尖上跳舞,不定哪天就会被朝廷逼迫成为反贼,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再则,实话,对于两女,他确是有好感,但没到心动的地步,没到冲动的地步,他身边毕竟从来就没缺过女人。

    见他不吭声,白雪轻声道:“能巴巴的等到这年纪不出嫁,不知道了多大的压力,爵爷若是.......。”

    易知足接过话头道:“若是不喜欢,就干脆直接的挑明,让她们死心是不?”

    楞了下,白雪才强自笑道:“爵爷什么都明白,看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只不过我这本经特别的厚。”易知足自嘲的笑道:“顺其自然吧,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有些事情,不能快刀斩乱麻,想通了就好了。”

    话才落音,春梅一溜跑追了上来,道:“爵爷,苏掌柜来了,在东院候着。”

    苏梦蝶?易知足一笑,回来有些日子了,没顾得上去看她,居然自个上门来了,当即快步赶了过去,进的房间,迎面就见苏梦蝶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一双美眸亮晶晶的,他不由的一笑,“这些日子忙着账期分红的事,一直没抽得开身.....。”

    苏梦蝶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那奴家手中的银股,倒是卖还是不卖?”

    挥手屛退丫鬟,易知足缓缓在她对面坐下,道:“那的看你手中的银股是谁的了?”

    “是黄公子的当如何?”

    “那就留着。”

    “若是奴家的呢?”

    易知足笑道:“自然卖了,卖与本爵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