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一石数鸟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一石数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宽阔的交易大厅里挤满了人,门外还拥堵着无数挤不进来的人,看着听着不断创下新低的标价牌,议论声抱怨声叱骂声连成一片,交易厅内外都充斥着一片焦躁和恐慌的气氛。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交易厅大门内的霍启正却是压抑不住心里的狂喜,这才大半天时间,元奇银股居然就已经跌到了七钱一股,这让他既是紧张又是兴奋,看这势头,怕是今天就会跌到六钱,甚至是五钱一股。

    就在交易厅一片乱糟糟的时候,交易的柜台上却猛然传出“啪”的一声巨响,随即就有人高声喝道:“一等子爵,南洋提督,易大人到!肃静!”

    这一声高喝自然是出自孔建安,他担心易知足镇不住场面,出现意外,先将易知足的官身亮了出来,这一声高喝果然有效,整个交易厅里迅速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望向交易柜台,门外众人也都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易知足身着一袭长衫,缓步走到柜台前,随即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站上去,扫了众人一眼,他才朗声道:“诸位都是元奇股东,所以这里没什么一等子爵,南洋提督,有的只是元奇大掌柜。”

    大厅里众人谁也没有料想到易知足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交易大厅,一个个也都预感到事情可能会有变化,登时都一脸热切的盯着他,倒也没有人造次,毕竟对方的身份可不是唬人的,那是实实在在的一等子爵、南洋提督,等闲难得一见的正经八百的一品大员。

    易知足刷的一下打开折扇,缓缓的摇着,不紧不慢的问道:“挤的象这样子,你们热吗?”

    天气本来就热,数百人挤在交易大厅里,哪能不热?一个个都满脸是汗,前襟后背都已汗湿了一片,听的这一问,都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今天是元奇银股上市的第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急于抛售手中的元奇银股俸股。”易知足早就习惯了对元奇团练官兵训话,面对这场合一点也不怯场,说话中气十足,声音在交易大厅里回荡,大厅里人人都听的清楚。

    “短短不过大半天,元奇股价就从一两跌到了七钱。你们可真是让我这个大掌柜大开眼界!”顿了顿,易知足提高声音道:“我不知道诸位为什么要急于低价抛售手中的元奇银股,不过,我想提醒诸位一声,今天在这里的都是元奇股东,换句话说,诸位都是来卖银股的,而不是来买银股的,你们只看到卖盘价格,没见到买盘价格,是不是?

    买卖,买卖,有买有卖才能形成市场,元奇银股上市公开挂牌自由交易,这是为了促进大清金融投资交易市场的形成,这个市场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和时间!

    不过,诸位今天一口气就将元奇银股的股价创下跌幅三成的壮举,会极大的缩短这个市场的形成过程和时间!在这里,我的感谢诸位!

    诸位虽说功劳不小,但身为元奇大掌柜,我得善意的提醒诸位一声,不要被恐慌情绪影响和左右你们的判断能力!”

    说完,易知足转身下了椅子,快步走了出去,进的院子,他才返身看了孔建安、金掌柜一眼,吩咐道:“吃,七钱的价位,吃进五十万!我来开这个头。”

    随着易知足的离开,交易大厅里随即“轰”的一声议论开来,易知足这番话不痛不痒,但目的无外乎是阻止大家继续低价抛售,而且这话里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元奇银股上交易所公开交易是为了促进金融投资交易市场的形成。

    “原本一直琢磨不明白,易大掌柜为何多此一举,让元奇银股上交易所公开挂牌交易,如今总算是明白过来,这是要将这西关证券交易所办成咱大清第一个金融投资交易市场!”

    “若非易大掌柜亲口说出,还真是没人能猜到。”

    “何为金融投资交易市场?”

    “你不看《西关日报》的?股票交易所就是金融投资交易市场。”

    “看来,易大掌柜这是准备利用西关证券交易所发行股票。”

    “这跟咱们卖元奇银股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易大掌柜无非是想利用元奇银股交易来吸引人气。”

    “怎么没关系?没听易大掌柜说,这市场现在还没形成,咱们没必要傻乎乎的低价贱卖手中的银股,卖也没人买。”

    听着众人的议论,霍启正心里是又惊又疑,原本他认为易知足让元奇银股公开上市交易,是为了购买的方便和利于打压元奇股价,不想易知足居然是这个意图!看来自个的猜测有误,易知足并非是为了借这机会低价收收购元奇的银股,否则也不会出面阻止股价暴跌了,那自个还要不要购买?

    就在他心里犹豫不定的时候,突然有人喊:“成交了!成交了!快看,七钱一股有人买了!”

    “天!三十多万股,全部成交了!”看着卖价七钱一股价位上累积的三十多万数字变成了零,整个交易大厅里一片惊呼。

    第一笔姗姗来迟又是突如其来的大额交易让整个交易大厅都振奋起来,即便是七钱一股,也令众人大为振奋,一股银股是二千小股,这个价位对于扩股三倍的股东来说,也就意味着一股银股这次的账期分红获得二千八百两银子的红利,对于扩股两倍的来说,也有一千四百两的红利。

    要知道这几年钱庄的生意可不止是不好做那么简单,江浙可是有无数的钱庄倒闭破产,而元奇不仅是快速扩张,给朝廷大额捐输,还能给股东回馈如此丰厚的红利,这就极为难得了!

    一时间,交易大厅乱作一团,有人忙着去下单,有人忙着去撤单,议论也是一面倒,变成对易知足这位大掌柜的称颂,在没有现银分红的情况下,能采取这法子让股东获得实质性的红利,确实是难得!

    不过,很快众人就发觉不对,因为七钱一股的价位上又很快积累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三百六十多万!而且还在不断的往上累加。一瞬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先前的那一笔交易,极有可能是易大
大宋巨星小说5200
掌柜出手购买以调节气氛的。

    交易厅后院,听闻金掌柜禀报,易知足揶揄道:“看来是低估了他们抛售的热情。”略微一顿,他吩咐道:“六钱的价位,挂四十万买进。”

    待的金掌柜离开,易知足看了向孔建安,道:“总号应该筹备了一笔资金罢?”

    孔建安点了点头,道:“在大掌柜筹措资金的时候,总号也开始调集资金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数量不大,只七百万。”

    “我考虑了下。”易知足沉吟着道:“总号买进银股,也不是不可以,可以作为公积金,不过,占用如此多资金,会否影响周转?”

    “影响周转这是肯定的.......。”孔建安谨慎的道:“要么买二百万?”

    “看情况吧。”易知足闷声道:“看后继情况发展。”

    听他如此说,孔建安便知他心里其实没把握,动用元奇公款托底元奇股价,如果盈利了,自然没人敢说闲话,可如果是亏了或者是造成资金占用积压,那绝对会招来不少的非议,如果易知足有把握盈利,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让元奇总号资金介入。

    想到这里,他不担心的道:“大掌柜,银股资金规模太大,就您一人之力,怕是兜不住。”

    易知足听的一笑,“凭我一人之财力,自然没法托底,但是别忘了,我身后可是整个元奇,名下有着十多万职员。”

    孔建安一楞,“大掌柜是要发动元奇职员购买银股?”

    “元奇职员能够获得顶身股的毕竟是少数......。”易知足沉声道:“我希望元奇是所有元奇人的元奇,让所有职员积极购买元奇的银股,对于元奇来说是件大好事,我希望每一个元奇职员都能成为元奇的股东,伴随元奇成长分享元奇的财富,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坚持将银股分解成小股的原因。”

    竟然还有这层意思在内?孔建安楞了楞,才道:“扩股分红,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有这方面的考虑,但不完全是。”易知足颌首道:“稀释银股,利于调动交易的积极性,也利于促使金融投资交易市场的形成,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公司通过咱们的交易所发行股票,筹措资金。”

    “大掌柜下的这盘棋可着实不小。”孔建安感慨了一句,他现在是完全明白过来,扩股分红,银股上市,这是一石数鸟,唯一会被损害利益的就是那些对元奇没有信心,急于抛售手中银股的股东。

    想想他又觉的不对,略微沉吟,他才迟疑着道:“元奇股价能够升回到一两一股?如果不能,对于两江那些新入股元奇的股东来说,可就有失公允了,可能会影响元奇在两江的扩张。”

    “元奇会在上海另外开办一个交易所,两边分割开来,不会有什么影响。”易知足说着一笑,“总不能让两江的股东跑来广州交易,那不现实。至于元奇股价,升回一两的价位,这是肯定的,但要多长时间,就难说了,可能是一两个月,也可能是一个账期。”

    交易大厅,六钱一股的买价一挂出来,立即引起了关注,此时,七钱的价位上已经累积挂了四百多万股,众人心里都清楚,这个价位成交的希望并不大,但一下子跌一钱,还是很让人犹豫,一钱之差,可就是二百两银子!

    “这压价也压的忒狠了,居然一钱一钱的压!”

    “对,压的确实太狠了,咱们不卖!”

    “即便是六钱,转送两股的每股也依然有二千四百两红利,喏,有的是人卖......。”

    “这次可只有四十万股,是不是银子不足了?要卖可的赶紧。”

    “我看倒是不必着急,明天或许前来购买的人会更多,说不定价格会上涨。”

    “这可说不好,这次扩股,银股放大两倍不止,红利摊薄,怕是未必有人愿意买。”

    听的众人议论,看着陆续有人前往柜台交易,霍启正有些犹豫,要不要购买?在他看来,相对于这次扩股而言,这个价位还是有些偏高,即便是以平均扩股两倍来说,五钱一股才是合理的。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六钱一股的价格,有人惜售,有人却是甘之如饴,急于将扩增的股份兑现成现银红利,有人则是心里犹豫,暂且观望,后面才挤进大厅的则是跺脚擂胸,抱怨不迭,急匆匆的冲向交易柜台。

    柜台上的处理交易的一众伙计手脚麻利的忙碌不停,利索迅疾的处理一笔接一笔的交易,不过一刻钟,四十万挂单便被扫空。

    看到求购的牌子被摘下,很多人心里都有些患得患失,心情复杂,不过,很快他们就振奋起来,求购的牌子又挂了出来,待的看清楚价格,一众人心里都是一凉,五钱八厘,五十万。

    一看这是节节下降的节奏,不少人登时不淡定了,蜂拥着上前抛售,毕竟与六钱相比,这次只下跌了两厘,如今谁也不清楚这银股究竟能值多少,还是赶紧的将这次的分红兑现成现银落袋为安。

    交易大厅外的院子里,有伙计高声叫道:“五钱八厘,五钱八厘,有愿意交易的速度报名!大厅内外,一视同仁。”

    求购价格一路走低,五钱八厘,五钱六厘,五钱四厘,五钱二厘,五钱!

    价格最终稳住在五钱一股的价位上,因为四钱八厘的求购价只收购了十二万便无人再卖,易知足不得不将价位恢复到五钱一股,但一众人显然学乖了不少,见到价格回弹,一个个都不再急于出手。

    后院,闻报之后,易知足长松了口气,一个个总算是学乖了,孔建安也是暗松了口气,方才见易知足一路压价收购,他可是心惊肉跳,略微沉吟,他才试探道:“大掌柜是在试探他们的心理价位?”

    易知足笑了笑,“股价越低,越能吸引人来购买,终究是需要足够的人气才能形成市场,当然,仅有人气是不够的,还需要暴利的神话,明天股价一反弹,必然能够吸引足够的买家入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