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六十章 独角戏

第四百六十章 独角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奇股价腰斩,消息传开,满城哗然,阖城官员士子缙绅商贾对此议论纷纷,就连平头百姓对此也是热议不休,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对于广州来说,元奇可说是已经渗透到千家万户,元奇的荣辱兴衰与大多数广州人都息息相关,由不的他们不关心。

    元奇扩股分红,上市交易,有不少人都预料到元奇股价会跌,但却没人预料到股价会被腰斩,无数拥有银股俸股的元奇股东和职员面对此忧心忡忡,与元奇息息相关的人们则是担心元奇会因此出现重大变化。

    有人忧愁自然有人喜,顺利将银股兑换成现银的心中窃喜,眼热嫉妒却无门路入股元奇的则是幸灾乐祸,被元奇断了财路和对元奇看不顺眼的则是长舒了一口在胸中积压已久的闷气。

    城南濠畔街,天成亨票号广州分号掌柜任天德快步走进日升昌后院,进的厅堂,见山西票号一众掌柜都已到齐了,当即团团一揖,笑道:“没想到在下居然是最后一个。”

    “任掌柜到了,人也齐了。”王德昌说着扫了众人一眼,缓声道:“元奇扩股分红,银股上市,皆是未有之举,此番股价腰斩,诸位且议议,咱们山西票号,是援手?还是掺和?”

    员辻宽朗声道:“元奇垄断广东,又扩张两江,更随铁路沿线将手伸向北方各省,可说是咱们山西票号的头号大敌,此番可谓是自作孽,咱们为何要援手?”

    “自古同行是冤家。”范器贵缓声道:“但元奇强势无比,咱们山西票号即便联手怕是也难以抗衡,还是谨慎为上,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任天德道:“我觉的观望最好,没必要自寻麻烦。”

    一时间一众西票掌柜议论纷纷,各抒己见,赞成掺和的不多,赞成援手的也不多,大多赞成观望。

    员辻宽看向王德昌,道:“王掌柜是什么想法?”

    略微沉吟,王德昌才道:“元奇的崛起,咱们可谓是亲眼目睹,易大掌柜的手段,咱们也是了解的,你们该不会忘了他当年在茶市翻云覆雨的手段罢?我觉得,掺和进去风险不是一般的大,再则,即便咱们掺和进去,也不可能将元奇一棍子打死。

    观望也不妥,毕竟咱们这些年跟元奇多少也结了些善缘有些情分,如今元奇究竟是不是有难,尚且难以确定,若是观望,不啻于是浪费这次机会,我觉着,咱们应该援手!至少应该借这机会向易大掌柜表明咱们的愿意大力援助的态度。”

    “援助元奇,咱们有什么好处?”员辻宽道:“元奇野心勃勃,一旦壮大起来,必然会断绝咱们山西票号的财路。”

    “元奇野心勃勃不假。”王德昌沉声道:“但元奇不可能垄断大清钱业,朝廷也不会允许,虽说同行是冤家,但票号和钱庄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咱们山西票号以后极有可能会与元奇联手,多结些善缘,以后或许对咱们整个山西票号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我赞成。”范器贵颌首道:“元奇扩张两江,并未敢垄断,说不定,咱们以后与元奇联手的机会还很大。”

    “我也赞成。”任天德跟着道。

    见这情况,协成乾、新泰厚、百川通、日升昌、蔚长厚、协同庆、蔚泰厚、源丰润等票号掌柜纷纷表态赞成,员辻宽笑了笑,道:“咱们票号同进退,既然大家都赞成,志成信也没意见。”

    王德昌点了点头,道:“那好,各位报个数罢。”

    河南岛,长乐机器制造厂,厂部,大会议室。

    将近六十,一头发白头发的主管萧明亮扫了台下众人一眼,朗声道:“薪金百两是外人,身股一厘自己人。这句话,你们想必都听说过吧?”

    元奇推出顶身股后,这句话就在元奇广为流传,在座众人都是长乐机器厂的高层中层骨干,手中都或多或少拥有身股,岂能没听说过这话,只不过,一时间都不明白萧明亮想说什么。

    “顶身股不是轻易能够获得的,元奇也不可能给所有职工都奖励身股。”萧明亮提高声音道:“但是,现在就有机会,让每个职工都有获得元奇银股的机会,大掌柜号召我们积极踊跃的购买元奇银股,让每一个元奇职工都成为元奇的股东,分享元奇快速发展所带来的财富!”

    话一落音,众人轰的一下便议论开来,当即就有人站起身道:“萧总管,听说元奇银股今天可是跌的不象话,五钱银子一小股......。”

    “怎么?担心买银股亏钱?”萧明亮瞥了他一眼,不屑的道:“咱们长乐上下,以前哪个不是苦哈哈?一颗汗珠子摔八瓣,一个月也就能糊口,怎么的,红苕屎还没拉干净,就他娘的不认人了?”

    站起身说话的是锻造车间的王小七,被萧明亮劈头盖脸一通损,他苦笑着道:“萧总管误会了,没有元奇,哪有咱们现在的好日子,咱们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咱的意思,元奇股价跌的那么低,大掌柜怕是有麻烦,咱们的勒紧裤袋买,为大掌柜尽一分力。”

    “什么臭毛病?说话说一半。”萧明亮说着伸手招呼他坐下,朗声道:“大掌柜没麻烦,之所以号召大家买元奇银股,是为了大家着想,也是为了元奇着想,有了元奇股份,你们才是真正的元奇人!才会以元奇为家!

    大掌柜说了,买元奇银股比买田置地合算,而且,你们一个个也不会投资,手头有点银子都糟蹋完了,还不如都买元奇银股,总之一句话,你们不相信谁都可以,但不能不相信大掌柜!大掌柜也不会害咱们!

    我带个头,买三百块大洋的银股,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你们下去组织各自车间的职工,人人都必须买,五块大洋起底!上不封顶!记住,这事要保密,不准对外说!”

    “那明天是不是放假?”

    “美的你们,这次统一购买,不要你们去交易所。”

    “萧总管。”王小七再次开口道:“咱们车间花旗技工不少......。”

  
贴身御医sodu
  “一视同仁。”萧明亮道:“另外,先给你们透露一个消息,以后咱们厂里的洋技工也都有机会获得元奇的顶身股。”

    次日一早,西关交易所大门外跟昨日一样被挤的水泄不通,易知足和孔建安也是早早就赶了过来,为了便于及时掌握交易情况,两人没进后院,直接进了交易柜台旁的一间账房。

    一开盘,易知足便吩咐金掌柜道:“五钱的价位,挂一百万买单。另外,五钱五厘的价位,挂一万卖单。”

    怎的又是买又是卖?金掌柜心里疑惑,重复了一遍,见易知足点头,赶紧出去吩咐伙计挂单,随即又折了回来,道:“属下愚钝,不解大掌柜为何又买又卖?”

    “今天的目是拉抬股价。”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股价起起伏伏才能调动人气,才有盈利的机会,才能吸引人进场。”

    今天一众股东显然都学乖了,没人急于低价抛售,倒是五钱五厘的卖单开始有人跟风,见的有人跟风,易知足随即开始小额小额的吃进,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反应,跟风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挂出的卖单也越来越多,很快,卖单数额就超过了二十万。

    “五钱六厘、七厘、八厘的价位,各自挂五千卖单。”易知足吩咐道:“将五钱五厘的卖单全吃进,如何小额吃进六厘卖单。”

    这一变化使的整个交易大厅里的气氛为之一振,不少人脸上都露出喜色,眼见的股价上涨,一众人反而惜售起来,最明显的就是六厘的卖单逐步减少。

    “大掌柜,是否接着小额吃进七厘的?”金掌柜轻声问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易知足说着取出一支雪茄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道:“还是没人跟着买进?”

    “没有。”金掌柜连忙摇头道。

    老是一个人唱独角戏可没意思,易知足慢条斯理的点燃雪茄,缓缓的抽了一口,估摸着,应该是看见股价回弹,所以没人出手,他也不着急,慢慢的等就是。

    交易大厅里,眼见着五钱六厘的卖单被扫空后就没了动静,一众人心里疑惑,轻声的议论,猜测着,不过盏茶时间,有人沉不住气开始继续在五钱六厘的价位上挂出卖单。

    “吃不吃?”金掌柜轻声问道。

    “等。”易知足道:“这就跟钓鱼一样,必须沉得住气,这个时候不吃,会让他们患得患失,咱们等积累多了再一口吃掉。”

    “大掌柜今天的目的,不是要拉抬股价吗?”金掌柜不解的道:“为什么不乘这机会直接拉抬上去?”

    易知足笑道:“这么早就将价位拉抬上去,今儿一天可就没戏了。”

    这时,一个伙计匆匆进来道:“大掌柜,有人买进,五钱六厘的价位买了一万二。而且这人昨天在五钱的价位上也买进了二万股。”

    哦?易知足有些意外,这人看来是昨天没有足够的银子,今天筹了银子又来,五厘没买,六厘却买了,这人不仅谨慎,而且看的得出大势,略微沉吟,他才道:“能否请他来谈谈?”

    对于易知足的邀请,霍启正也颇觉意外,不过却是欣然前往,毕竟以易知足如今的身份地位,不是熟识之人,等闲是难得一见的,缓步走进房间,看飞快的瞥了对方一眼,他便拱手一揖,道:“在下广州霍启正,见过易大掌柜。”

    “霍兄无须多礼,请坐。”易知足伸手请坐,顺带打量了对方一眼,这霍启正瞧着四十出头,颇为清瘦,五官端正,双眼有神,蓄着一缕长须,举止稳重,不卑不亢,应该是个士子。

    见他态度随和,霍启正有些意外,略一拱手,便大大方方的落座,道:“不知易大掌柜相召,有何吩咐?”

    “霍兄无须客气,只是随意聊聊。”易知足说着吩咐上茶。

    一番交谈,易知足得知这霍启正是个秀才,家境颇为富足,以前与人合伙开过钱庄,早已息了科考的念头,如今赋闲在家,也确实如他所料,昨天只筹了一万两银子,买了二万股,今日筹了银子再来。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外间五钱六厘的卖单已经累加到了四十万,听闻禀报,易知足摆了摆手,霍启正含笑试探道:“大掌柜今日可是想拉抬股价?”

    闻言,易知足一笑,“霍兄似乎对金融投资颇有兴趣。”

    “让大掌柜见笑了,在下不过是跟在大掌柜后面赚几个散碎银子罢了。”

    易知足没心思兜圈子,径直道:“霍兄可愿来元奇屈就?”

    “交易所?”

    易知足颌首道:“如今西关证券交易所缺乏象霍兄这样的人才。”

    略微沉吟,霍启正才道:“承蒙大掌柜厚爱,不过......有些突然,容在下考虑一下。”

    易知足笑道:“交易所二掌柜之位虚悬以待,随时恭候霍兄。”

    送走霍启正,返回房间,易知足随即吩咐道:“全部清空五钱六厘的挂单。”

    到的中午,股价涨到了五钱八厘,易知足一千五百万的本钱也只剩下了六百万,好在孔建安赶了过来,一进门便禀报道:“机器厂、造船厂、弹药局、铁路公司、天宝表厂等几家厂子的银子已经送了过来,总计有二百三十七万八千多。东煌来信,着总号先垫付二百万,银子明后日解押过来,如此,就是四百三十七万八。”

    易知足却道:“元奇团练呢?”

    “团练没见人来。”孔建安道。

    元奇团练速度应该是最快的,怎么回事?易知足一转念便猜到有可能是元奇团练的团勇们平日里都将银子邮寄回家了,估计筹的银子太少,略微沉吟,他才道:“昌化铁矿的银子估计一时半会也押解不来,干脆,总号也先垫付二百万,多出的算是总号的,少了,我给他们匀。”

    “没问题。”孔建安连忙点头道:“如此,就是六百三十七万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