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思想教育

第四百六十一章 思想教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六百三十七万!易知足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个数目看起来很大,但相比元奇一亿三千万的银股来说,实在是少的可怜,差不多也就百分之十,不过,他也清楚,能筹出这六百多万,元奇的职员也是尽了力,毕竟他们也才过上两年好日子。

    见他皱眉,孔建安沉吟着道:“大掌柜可是担心银子不足?”

    微微摇了摇头,易知足才道:“即便是五钱一股,这些银子所能购买的银股也占不到总股数的百分之十,相差悬殊,只能用顶身股慢慢提升。”

    孔建安缓缓点了点头,道:“其实,几个厂子都问过,能不能借贷?有不少职员手头紧,希望能够借贷买股,考虑到目前现银周转不足,没敢同意......。”

    “借贷就不必了。”易知足道:“这次鼓励职工买股,本就是福利,再说,今明两年要是是银子周转。”

    中午休息了半个时辰后,继续开盘交易,虽然手头资金再次充足起来,易知足却仍是耐着性子在六钱以下慢慢的震荡吸筹,开盘时间不长,金掌柜就进来禀报,“河南大营,燕旅长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易知足吩咐道。

    燕扬天穿着一身短袖夏装,走进房间,敬礼后有些讪讪的道:“禀校长,河南大营只筹集了三万大洋......取款耽搁了些时间。”说着,他瞥了孔建安一眼,他去趟总号,却扑了个空。

    易知足道:“是不是觉的三万大洋有些拿不出手?”

    “是。”燕扬天毫不隐讳的道:“团勇上下一般都按月寄饷银回家,手头留的不多。”

    易知足点了点头,看向孔建安,道:“给他们预支三个月军饷,分半年扣完。”

    听的这话,燕扬天不由大喜,连忙敬礼道:“谢校长!”

    易知足道:“花地大营远在安南,这好事不能拉下他们,按河南大营标准,一例预支。”

    “大掌柜可不能偏心。”孔建安微笑着道:“元奇银行的掌柜伙计怎么办?”

    “定个标准,总号垫付。”易知足说着一摆手,“去忙吧,银子尽快送来。”

    “六钱!终于上六钱了!”交易大厅里一片喧哗,看着股价攀升到六钱一股,所有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欣喜和振奋,股价在五钱七厘、八厘、九厘上下波动的时间太长了,如今终于上了六钱,一个个自然兴奋。

    究竟是卖,还是不卖呢?不少人心里都在纠结,今天股价从五钱直接拉升到了六钱,说不定还会持续上涨,可说不好也会跌破六钱,经历过昨天五钱的低价之后,六钱这个价位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颇为满意的了,只是谁不想多卖点银子?

    就在众人纠结犹豫之时,股价又跌了下去,求购价直接便成了五钱八厘,这让不少人暗自懊恼,别小看一厘二厘的,这一厘之差,对于手中握有数千股的人来说,就是数十两银子,虽说心里懊恼,不少人还是在六钱的价位挂上卖单。

    看着六钱价位上卖单数目不断增长,易知足不慌不忙的吩咐道:“在八厘、九厘边卖边买,拖延下时间。”

    吩咐下去之后,金掌柜小心翼翼的道:“大掌柜,一旦手中掌握了足够的银股,又拥有大额资金的话,岂非能在交易所翻云覆雨?”

    易知足笑了笑,才道:“问的好,为防止交易所为大户操纵,必须要制定一系列的交易制度,你考虑下,应该订立哪些交易制度才能有效进行防范人为的操纵股市。”

    六钱价位可说是一个众人心理上比较容易接受的价位,易知足操纵股价数次冲击六钱价位,给人造成后继无力的感觉,导致在六钱价位的成交量急剧扩大,距离收盘还有两刻钟,他已顺利的将一应工厂、银行、团练筹集的银子全部换成了银股。

    取了一支雪茄点燃,易知足掏出怀表看了看,两天时间,消耗了一千八百万现银,三千多万银股易手,如今他手头只剩下六百万银子,预计抛售的银股可能还有将近四千万股,如今要做的就是将股价全力拉上去,即便明天被打压下来,也应该会有人来接盘了。

    金掌柜匆匆走进来,道:“大掌柜,六钱又累积了六十万挂单,是不是继续吃进?”

    再次看了看怀表,易知足沉声道:“吃!逐步清扫七钱以下包括七钱在内的所有卖单!一直持续到收盘!”

    这是要全力拉抬股价了?金掌柜心头一震,连忙沉声道:“是。”

    “等等,六钱五厘以上要预先挂上数目不等的卖单!”

    “六钱一厘!六钱一厘被扫空了!创新高了!”交易大厅里一片沸腾,苦苦等了一天,终于看到股价突破了六钱这个关口,所有人都是一片振奋和兴奋,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六钱二厘价位上挂的卖单又被全部清空。

    股价一路直上,直到六钱五厘才停了下来,大厅里外一片喧哗,无数人忙着冲向交易柜台去下单,可还不等他们下等,大厅里又传出呼声,“涨了!又涨了!六钱六了!”

    不等众人改完单,股价再次清空六钱七厘的卖单,见这情形,一众准备挂单售卖的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填写什么价位好,股价这一会儿冲的太快了,所有人都隐隐预感到股价还会向上冲。

    果然,股价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下一路快速的清空所有的卖单,在六钱九厘的价位上稍稍停留了一阵,随即清空七钱价位上的卖单。

    “七钱了!七钱了!赶紧下单!”整个交易大厅一片哗然,谁也没料到在最后这一刻,股价居然会直接上涨,短短不过盏茶时间居然一路冲到了七钱!交易柜台一瞬间就被人潮淹没。

    直到收盘,股价始终稳定在七钱一股!

    整个交易所都为之沸腾起来,一众人纷纷议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股价在快收盘时,如此迅猛的上涨,以七钱一股卖掉的兴高采烈,之前便宜卖掉手中的银股的则后悔不迭。

    不过,元奇银股股价回升到七钱一股,终究是件令
冷王,医妃要私奔无弹窗
人高兴的事情,毕竟大多数股东都只是卖掉了扩股分红赠送的银股,并没卖出自己的老股本,股价上涨,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是件好事。

    消息很快从西关传到广州,再次引发了全城热议,也就在这时,一条消息也随之散播开来——元奇大掌柜易知足为了稳定股价,号召元奇所有职员积极购买元奇银股。

    这个消息一散播开来,就迅速得到了证实,毕竟广州城里外有无数人家跟元奇有着直接或是间接的关系,要打探这个消息的真伪实在是太容易了,各个工厂那么大的动静根本就瞒不住有心人的细心打探。

    易大掌柜要护股!这消息很快就被传的沸沸扬扬,仔细一琢磨,这事其实也正常,元奇扩股分红、银股上市,都是易大掌柜一手促成的,若是元奇股价跌幅太大,易大掌柜必然会被人诟病非议,他岂能不维护股价?

    想明白这层,不少人都后悔不迭,有不少人是后悔过早的低价卖掉手中银股,也有不少人则是后悔错失了一次赚取暴利的机会,从五钱到七钱,整整两钱的差价,一两天时间,四成的获利!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大好机会,居然就眼睁睁的错过了!

    经过这一次元奇银股股价的起伏,也让不少人意识到了西关证券交易所是一个难得的投机赚钱的地方!

    花地大营。

    开晚饭时,一则消息传遍了整个大营,一等子爵、南洋提督,元奇大掌柜易知足前来视察了,而且与一营的官兵一同在食堂吃饭,还是一张桌子,吃的是与他们一样的饭菜。

    消息传开,立时就引起了争议,“这不可能,一等子爵、南洋提督,堂堂一品大员,怎么会跟咱们这些小兵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不是认错人了吧?”

    “说的也是,别说一品大员了,就连七品知县大老爷,也不可能跟咱们这些人一桌子吃饭。”

    “爱信不信,反正我是听教官说的。”

    “吹牛,咱们教官算个啥?能认识易军门?”

    这话才落音,说话的新兵常富贵就发觉突然一下没了声音,见的众人都看向他身后,他隐隐感觉不妙,迟疑着转过身,果然就看见教官黑着一张脸站在他身后,他登时就傻了眼。

    张攀登斜了他一眼,道:“老子原名张板凳,是坐的那个板凳,攀登这个名字还是大掌柜给改的,你说老子认不认识大掌柜?”

    一众新兵谁也没想到这位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一天到晚板着个脸,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教官,居然真认识在他们眼里如同天人一般的易军门,而且连名字都是易军门改的,一个个都有些傻眼,常富贵心里暗道要坏事,只怕又要被罚跑圈了。

    瞥了众人一眼,张攀登才道:“你们知道个啥,大掌柜爱兵如子,来军营一般都会检查伙房,与士卒同桌而食也是常有之事,咱们元奇团练军官与士卒同桌而食的优良作风就是大掌柜带出来的。”

    食堂里,穿着一身短袖夏军装的易知足扒完一碗饭,抬眼看见燕扬天快步而来,便放下碗道:“你们吃,我吃好了。”说着起身离开。

    待他转身离开,一个新兵才问道:“这人看着不象是教官,怎么来我们班吃饭?”

    话才落音,后脑勺就挨了一记,那新兵回过头来,一眼瞥见燕扬天向易知足敬礼,易知足他不认识,但燕扬天他却是见过的,登时就有些蒙了,那人是谁,连旅长燕扬天都要向他敬礼?

    出了食堂,易知足径直去了中军大帐,落座后便问道:“这里的教官都是出自一旅?”

    “回校长,所有教官都是义学学生。”燕扬天沉声道:“都是一旅班排连一级军官,若能划归海军,有助于校长掌控。”

    “这是海军,不是元奇团练。”易知足缓声道:“没必要,所有军官直接从新兵里选拔表现优异的,满汉各一半,否则朝廷就会直接委派大量武官下来。”

    听的这话,燕扬天一楞,迟疑着道:“那新兵训练是否.......?”

    “与元奇团练一样。”易知足道:“朝廷筹建海军,就有训练新军之意。”

    略微沉吟,燕扬天才道:“那咱们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先将嫁衣做好,至于最后谁穿,还的看各自的本事。”易知足沉声道:“元奇团练在安南扩军未必就瞒得过朝廷,海军暂时不宜伸手,否则吃相就太难看了,朝廷也不可能容忍。”

    燕扬天连忙点头道:“学生明白。”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对于新兵的思想教育可以开展,一忠君爱国,保家卫国。二,强权即是公理,强兵才能富国。三,对外掠夺扩张是强国之路。四,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以竭尽忠节为本职。”

    “学生明白。”燕扬天说着,赶紧起身用纸笔将这几句话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

    次日一早,西关交易所外依然是人满为患,不少原本因为股价太低而没打算抛售的元奇股东也因为股价的回升而赶了过来,还有不少则是对交易所产生了浓厚兴趣的士绅商贾,当然大多数还是打算将手中扩股分红得来的银股兑现成现银的股东。

    交易所的一众掌柜伙计也是一早就起来忙碌,一到起点,金掌柜率领众人精神抖擞的等候在后院,等着大掌柜易知足的到来,不过,一直等到开盘,也没见到易知足的人影。

    花地,榕青园,后院、正房。

    苏梦蝶一脸满足象小猫一般缩在易知足的怀里,轻声道:“三郎今儿真不去交易所?”

    “今儿可没我什么事了。”易知足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轻笑道:“难得偷一回闲,喂喂你这只馋猫。”

    “你才是馋猫?”苏梦蝶说着故意扭动了几下****,“啪”,易知足轻拍了一掌,道:“说你馋,还不认帐,瞧瞧,又馋了不是。”

    察觉到有反应,苏梦蝶迅捷的溜下**,一边穿衣一边低声笑道:“奴家可不敢再馋嘴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