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打擂台

第四百六十四章 打擂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水师上下,任凭差遣。”对这话易知足报之一笑,所谓任凭差遣,自然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一月白白送出万吨煤炭,他要的回报可不是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

    虽说鸿基煤矿有的是煤,而且也不要钱,但一月万吨煤,也是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采掘运输,成本也不算低,一句任凭差遣,他自然不会满足。

    “二位无须客气,元奇与广东水师几番联手抗击英夷,关系非同一般,自然不会坐视水师上下受穷。”易知足说着伸手请二人落座,这才接着道:“都是多年交情,咱们也没必要兜圈子......。”

    关天培连忙道:“知足尽管直言。但凡是水师上下力所能及之事,咱们必然极力配合。”

    易知足也不客气,径直道:“元奇虽然占了鸿基煤矿,但每年要向朝廷缴纳不菲的税银,这煤从煤矿采掘出来,再运输到码头装船,都需要大量的人力,每月给水师一万吨煤,这人手,须的水师提供。”

    “没问题。”关天培爽快的道,水师绿营兵丁大都是当地人,谁家没有兄弟和三亲四戚,组织一批挖煤工前往鸿基挖煤,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见他答应的爽快,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一月万吨,至少需要一千五百人,当然,他们在完成任务之后,也可以为元奇采煤,元奇按采煤数量付款。”

    听的这话,麦廷章灵机一动,试探着道:“水师家属能否购买煤船贩煤?”

    易知足本就有意往这方面引导,听的如此问,不由的暗笑,略微沉吟,他才道:“当然可以,不过,为了方便管理,鸿基煤矿不接受散船,所有的运煤船都归属于几支船队,一旦有煤船违规,整支船队受牵连......。”

    顿了顿,他才笑道:“既然是做好人,干脆这好人就做到底,广东水师驻防广东沿海府县,就由水师牵头,组织家属组建一支船队专门贩运安南煤,既解决了水师饷银不足的难题,也能为家属谋些福利。

    元奇名下就有造船厂,还有银行,你们自行筹措一部分资金,不足的向元奇借贷,然后向造船厂定购煤船,如何?”

    对于广东水师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银子,两人连忙拱手没口子的道谢,易知足掏出一支雪茄点燃,笑着道:“二位先别急着高兴,为广东水师解决饷银不足的困难,元奇也是有条件的。”

    听的这话,关天培不以为意的道:“有什么要求,知足尽管提。”

    “那我就不客气了。”易知足缓声道:“有了这条财路,广东水师上下必须彻底禁绝鸦.片,缉拿走私,尤其是鸦.片走私,以后仍然是广东水师的主要任务。”

    “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关天培道:“从今日起,广东水师上下,但凡是发现有人假借缉私之便、收受贿赂,放任走私,发现一个严惩一个,武将参劾,兵丁开革,绝不姑息。”

    “好,日后若是听闻水师有放纵鸦.片走私之事,就停止向水师供煤。”易知足道:“另外,水师官兵中,凡是吸食鸦.片者,必须一律开革,再则,水师训练,亦须象元奇团练一般,****不辍。”

    关天培原本还担心他提出什么为难的条件,听的这话,朗笑道:“知足放心,水师上下必然严加训练,不会成为元奇团练的累赘,也必然竭心尽力协助元奇团练征讨安南,一举踏平安南。”

    “说的好!”易知足笑道:“一举踏平安南,此番不彻底将安南纳入大清疆域,元奇绝不收兵!”

    听的这话,麦廷章不由的一阵心热,大清最重军功,尤其是开疆拓土之功劳,真要能将安南纳入大清疆域,他这品阶不仅能升一升,说不定还能捞个爵位光宗耀祖。

    “知足有此壮志,老夫拼却这把老骨头也要竭力协助!”关天培说着一瞪麦廷章,笑骂道:“还不快去置办酒宴,今日要一醉方休!”

    听的喝酒,易知足心里就有些个发憷,连忙道:“喝酒没问题,不过,还有件事的劳烦军门,遣人去新安,通知新安知县、九龙巡检司来虎门,后日虽我一道去九龙海面。”

    “这是小事。”麦廷章笑道:“末将马上派快船去通传。”

    两日后,易知足在关天培的陪同下率领十余艘大小米艇来到九龙海面,眺望着对面的香港岛,关天培不胜感慨的道:“英夷强行租界香港岛,九龙海面一带,俨然已成英夷的地盘.....。”

    易知足道:“水师战船难道不来这一带海面巡逻?”

    “英军蛮横无礼,每见水师巡逻船队,都会百般阻扰。”关天培一脸苦涩的道:“琦部堂多次告诫,小不忍则乱大谋,要水师隐忍,以免再起战端。”

    “小不忍则乱大谋.....。”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耆部堂说的不错,大清现在是非是英夷之敌,且隐忍一些,埋首二十年,再与它计较!”

    关天培不无伤感的道:“二十年,老夫怕是看不到哪一天了。”

    易知足笑道:“二十年,军门也不过才八十有余,军门是武将,打熬的一副好体魄,定能够看到那一天。”

    “知足可真会说话。”关天培笑道:“好,老夫就等着那一天再闭眼。”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几艘小米艇靠了过来,一个一身老儒生打扮的小老头站在船头拱手朗声道:“新安知县梁星源拜见二位大人。”

    “让他上船来。”易知足边说边打量着对方,他初步了解过这位新安知县梁星源,据说对方自幼聪明好学,但家境贫寒,是靠其胞兄打柴卖草供养,后考取邑庠生,受聘教书。嘉庆二十一年中举,历任广东鹤山、新安知县。

    上的船来,梁星源再次见礼,易知足还了一礼,径直道:“此番请梁大人前来九龙,有一事劳烦。”

    梁星源连忙拱手道:“大人有事尽管吩咐,劳烦二字,下官万不敢当
二次元英雄系统最新章节
。”

    “香港岛对面的那一片地方。”易知足伸手指着九龙沿海轻轻一划,“包括那座小岛在内,全部以元奇的名义买下,元奇可以给予公道的价格。”

    梁星源听的一呆,巴巴的叫他赶来,就为了这事?元奇要买地,自个去找地主商议便是,何须让他堂堂一个知县来操办这事?

    关天培也是一脸纳闷,他倒是极少看见易知足有如此跋扈的一面,转念一想,他才试探着道:“元奇买下这快地方可是为了与英夷打擂台?”

    “建码头建港口。”易知足道:“以后水师的战船打着元奇的旗号过来巡逻。”

    关天培听的一笑,“这擂台打的好。”

    “不只是打擂台如此简单。”易知足缓声道:“也是为了防范英夷向九龙扩张,这一片海湾是天然良港,两岸可说是浑然一体,英夷迟早会得寸进尺,索要对岸的九龙,元奇买下这块地方,英夷就只能干瞪眼,日后只能局限在香港岛。”

    关天培若有所思的颌首道:“还是易大人考虑地长远。”

    易知足笑了笑,他考虑的可不只是限制英人向九龙扩张,而是考虑与英人一起将这个港口发展起来,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然优良港口,而且地理位置极好,在风帆船时代或许不被重视,但等到了蒸汽轮船时代,这个港口就是从欧洲前往上海的必然停靠点和加煤站。

    而且将这快地方掌握在元奇手中,会对以后元奇的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再则,如今购买这块地方完全就是白菜价,凭什么不买?

    略微沉吟,他才看向梁星源,道:“梁大人是新安知县,这香港岛是英夷租借,依然是新安县地盘,且随本爵一道前去,与英夷谈谈相关事宜,至少一年的租金是多少应该定下来。”

    听的这话,梁星源沉吟着道:“澳门如今一年租金是五百两白银。”

    “五百两可不够。”易知足笑道:“这好歹是大清第一次租借地盘,可不能太便宜了,另外,澳门的租金也该涨涨了。”

    香港岛码头上,义律以及驻香港分舰队海军司令官伯麦、陆军司令官布尔利三人站在码头上注视着缓缓驶进港口的水师船队,他们昨天就已经得到广东水师的通知,且不说易知足、关天培这两位是清国一品大员的身份,仅仅是易知足元奇大掌柜的身份,他们就不得不来码头亲迎。

    英军在元奇团练手下吃的亏可不小,定海、上海、吴淞、镇江,英军面对元奇团练可是打一仗输一仗,完全被元奇团练打的没有脾气,三人都清楚,得罪清国的官员没什么,但得罪元奇,绝对是极其不明智的,英吉利与清国的贸易,绝对是绕不过元奇的。

    在军乐声中,义律三人满面春风的迎了上去,仿佛多年老友似的握手寒暄,易知足将关天培和梁星源介绍了一番,免不了又是一番客气见礼,梁星源是满肚子郁闷,这些鸟语,他一句也听不懂,真不明白易知足带他来做什么?

    一行人离开码头进入已初具规模的维多利亚城,义律一路走一路介绍,这座维多利亚城在伯麦等驻守香港岛期间就开始修建,但因为无法招揽到足够的人手,修建速度较慢,说着他貌似随意的道:“如今战争已经结束,我们打算从广州招募一大批工匠来香港。”

    易知足笑了笑,道:“广州如今也在大兴土木,工匠可不好招,诸位应该从英吉利招募大量的工匠前来,修建具有英吉利特色的城池和建筑。”

    义律笑道:“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仅是香港。”易知足道:“我希望在上海也能看到具有贵国特色的优秀建筑,不过,说到建筑,不得不提到水泥,我希望贵国能够协助元奇在清国挑选适合的地方建立水泥厂。”

    建立水泥厂?义律楞了一下,才道:“阁下消息可真是灵通,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水泥制造工艺如今还很不成熟稳定。”

    水泥制造工艺还很不成熟稳定?易知足不知道他说的实情,还是推诿,水泥在近代是堪称具有战略意义的基础物质,这玩意,是必不可少的,略微沉吟,他才道:“听闻贵国发明了一种水泥,叫什么波......?”

    “波特兰水泥。”义律微笑着道:“我说的就是这种水泥,不瞒阁下,目前这种水泥质量很不稳定,在我国的名声很糟糕。”

    易知足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暗忖,必须尽快派船队前往英吉利、花旗国和法兰西,以便能够及时准确的掌握了解西洋的新发明新技术,也方便引进技术和挖掘人才。

    一行人来到半山腰一栋简陋朴实的木屋,招呼众人进屋落座,奉上茶水之后,义律试探着道:“听闻元奇在越南打了一个大胜仗?”

    易知足笑道:“想不到香港的消息也如此灵通。”

    “这事广州都传遍了,香港哪能不知道?”义律微笑着道:“不过,我得提醒阁下,法兰西对越南似乎有着浓厚的兴趣。”

    怎么着?这是想埋刺?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越南是我国的藩属国,最近不太听话,我国皇帝陛下已经下旨征讨,这属于我国内政。至于法兰西,退出越南已经很多年,如今的越南可是见不到一个欧洲人。”

    “我只是善意的提醒阁下,法兰西在越南经营了多年。”义律神情郑重的道:“若是元奇扩大在越南的战争,可能会刺激法兰西出兵。”

    顿了顿,他补充道:“不知道阁下是否知道,就在前年,越南国王派出使团前往巴黎求见法兰西国王路易·菲利普,希望与法兰西重建外交关系,并表示可以商讨基督教之事。”

    易知足摊开双手,轻笑道:“阁下不会认为法兰西会愚蠢到为了越南而与元奇开战吧?退一步说,若真是出现这种情况,我相信贵国和美利坚一定十分乐意在暗中资助元奇,一举将法兰西踢出东西方贸易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