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以点带面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以点带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没料到王鼎会提出这个要求,与两年前那次见面相比,王鼎似乎苍老了不少,精神也差了不少,想到对方已是七十四五的高龄,他不由的暗叹了一声,或许此番离京,便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略微沉吟,他才道:“江南一战,虎头蛇尾,匆匆与英夷签订《江宁条约》,听闻中堂对此颇为不满?”

    听他如此问,王鼎慢条斯理的擦脚穿鞋,又披了一件外套走到门口吩咐下人退出院子,这才在易知足对面坐了下来,开口道:“几日不来,可是怕老夫不待见?”

    易知足一笑,“在下是怕让中堂失望。”

    “林则徐上过一份折子——《师夷长技以制夷》,老夫看过,也赞成。”王鼎缓声道:“不过,对于《江宁条约》老夫确实不满。”

    点了一支雪茄,易知足才道:“早在元奇创建之时,在下就曾说过,眼下大清是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这个大变局,不仅是指东西方格局和世界格局,也是指整个人类社会,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等各个领域。

    与英吉利一战,我们不要只仅仅看到英吉利的军事实力——船坚炮利,更应该看到英吉利船坚炮利背后所隐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思想。”

    说到这里,他一顿,“与英吉利一战已经过去一年,中堂对这场战争以及《江宁条约》的签订是何看法?”

    王鼎还在琢磨那句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听的发问,他不假思索的道:“屈辱!”

    “朝野上下的看法估计都差不多。”易知足轻叹道:“不过,在下却是觉的庆幸!”

    “庆幸?”王鼎讶然道:“庆幸英吉利为大清带来这一数百年罕见的奇耻大辱?”

    “知耻而后勇。”易知足沉声道:“没有这一场战争,朝野上下,官绅士民依然沉浸在泱泱天朝上国的美梦之中,这一场战争若是再推迟十年二十年,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堪称理想的结果!”

    王鼎一阵无语,“这个结果还堪称理想?”

    “确实是堪称理想!”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如今西洋各国诸如英美法德意俄等国都在加快推行工业革命,大力发展工业,积极发展军事工业、船舶制造,这场战争若是推迟十余年,将会吸引西洋所有强国参战。

    东西方贸易存在着巨大的利润,而且大清富裕辽阔,拥有四万万人口,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商品倾销市场,所有西洋强国对于军事力量薄弱的大清都垂涎欲滴,只要有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王鼎听的一阵无语,只是一个英吉利就能打的大清焦头烂额,若是有五六个强国联手来打,那后果简直是不敢想象。

    缓缓的喷出一团烟雾,易知足接着道:“《江宁条约》的签订,结束了这场战争,制止了战争无限扩大升级的可能,四个通商口岸的开放,为大清提供了一个全面了解西洋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的平台,也为大清提供了一个快速发展工业的机会。

    这一场战争,为大清赢得了二十年时间的黄金发展机会,让大清有了与西洋各国公平竞争的机会,以大清的富饶和充裕的资金,大清完全有机会赶超其他西洋各国,及时赶上抢夺殖民地,瓜分世界的最后一次浪潮。”

    抢夺殖民地,瓜分世界?还浪潮?最后一次浪潮?王鼎彻底的无语,愣愣的望着他出神,早知道这小子野心大,却没料到竟然如此之大,居然要跟西洋各国争抢殖民地,瓜分世界,这小子难道真有不臣之心?半晌,他才闷声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易知足一楞,随即反应过来,轻笑道:“抢占殖民地是为了进行经济掠夺和打开市场,在下身为元奇大掌柜,自然不甘心错失这难得的良机。”

    听的这话,王鼎暗松了口气,道:“说说你的大致设想吧。”

    呷了口茶,易知足才道:“总的来说,是以点带面,先集中元奇的财力物力人力在广州、上海两地大规模发展工业、金融和军工,督促、支持朝廷在天津,山西票号在太原发展工业,同时尽快壮大海军,以保证大清拥有足够自保的军事实力,然后,再以这四地为中心逐步带动本省以及周边各省工业。

    当然,这期间还需不断的进行铁路修建,海军也会向周边藩属国进行扩张掠夺,如此十年,能初见成效,二十年能有小成,届时,朝廷的财政危机也能完全解除,工业以及铁路的发展和商贸的繁荣,会为朝廷带来巨额的收入,甚至能够超过农业的赋税收入。”

    听的这番话,王鼎不由的微微颌首,京师本就是财富集中之地,山西票号亦是财力雄厚,先发展广州、上海、天津、太原四地,然后以点带面,可谓是循序渐进,不急不躁,十年,二十年,他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了。

    默然半晌,他才道:“工商业赋税能够超过农业的赋税收入?”

    “肯定能!”易知足语气笃定的道:“超过是一定的,在下说过,如今咱们正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这是一个在各方面都快速发展的时代,咱们正在从农业时代转向工业时代,从植物时代转向矿物时代!一切都才是开始!”

    王鼎听的一头雾水,沉吟片刻才道:“这个时代,那个时代,老夫总之是看不到了,时辰也不早了,先回去吧。”

    这就下逐客令了?易知足觉的有些怪怪的,还只道王鼎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也没多想,便起身告辞。

    待的易知足出了院子,王鼎才轻声道:“出来吧。”

    话音一落,从屏风后转出来两个人来,王鼎稍稍沉吟了一下,才道:“赶紧整理出来。”

    半个时辰后,王鼎仔细的反复的将整理出来的谈话记录看了两遍,几次提起笔来又放下,几番犹豫,他还是提笔将有关抢占殖民地、瓜分世界的那一段话涂抹了,随即吩咐道:“重新誊写一
全能怪人的异界幸福生活全文阅读
遍。”

    次日早朝之后,这篇谈话记录就出现在道光的手里,细细的看了一遍,又默神思忖良久,道光才看向王鼎,问道:“定九是何看法?”

    王鼎沉声道:“考虑长远、细致,可行。”

    “他昨日下午与山西票号的蔚字号东家侯荫昌详谈了一下午。”道光放下手中的折子道:“是他真实的想法。”

    王鼎闷声道:“易知足乃难得的人才,微臣恳祈将其留在京师,户部、工部、兵部、礼部,他皆能胜任。”

    道光盯着他看了半晌,才轻叹了一声,道:“朕何尝不想将他留在京师,可筹建南洋海军,却是非他不成,缓两年罢。”说着,他摆了摆手,“跪安罢。”

    待的王鼎躬身退出,道光再次拿起折子细看了一遍,随后拿过一个密折匣子,将折子放了进去锁好,这才起身踱到窗边,推开窗子眺望窗外的景色,脑子里却翻来覆去的想着,二十年黄金发展时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工商业赋税超过农业赋税,工业时代,矿物时代。

    半晌,他才长叹了一声,十年初见成效,二十年能有小成,他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不过,不得不说,那小子确实是难得的人才,满朝文武没人有他那样长远的眼光,也没人象他那样对西洋各国有着全面和透彻的认识,在经济方面,更是无人更及,或许,是该考虑将他留在京师......。

    “皇上。”总管太监曹进喜躬身进来禀报道:“穆章阿在外递牌子求见。”

    “让他进来。”道光头也不回的道。

    穆章阿快步进来,见礼后便急切的道:“皇上,广州、上海八百里加急,美利坚、法兰西两国联合舰队自广州、上海北上,目标是天津。”

    道光一楞,急忙接过折子,两份折子分别是两广总督琦善、上海南洋大臣耆英呈报的,美利坚、法兰西两国各自派遣了使节团和一支舰队,在广州组成了联合舰队总计三十二艘战舰北上天津。

    放下折子,他沉声吩咐道:“马上召易知足觐见。”待的曹进喜躬身退下,他才看向穆章阿,道:“美利坚不是一向与元奇往来密切,怎会与法兰西舰队一同前来天津?”

    穆章阿也是摸不着头脑,略微犹豫,他才道:“去年英吉利侵犯吴淞,两国皆派了战舰前到吴淞观战,听说.....易知足前后数次接见了两国战舰的将领。”

    道光没吭声,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这几日与易知足的谈话,心里隐隐已是猜到着两国联合舰队前来天津的意图——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这事经易知足开导,他已不在乎,但动不动就派舰队前来天津,威胁意味十足,这令他极为恼怒!

    京师确实是离海太近了,得尽快加强天津的防务!得尽快让南洋海军形成建制,组建舰队!道光心里暗下决心,不能任由西洋战舰在大清海疆来去自由,动不动就派舰队前来天津,大清颜面何存?

    易知足急匆匆赶了过来,见的穆章阿跪在一旁,心里暗自诧异,连忙见礼,道光也不废话,径直将折子递了过去,看完折子,易知足心里暗松了口气,美利坚、法兰西两国联合舰队前来天津,这是去年他刻意要求的,以为两国争取与英吉利一样取得平等的通商权利。

    将折子呈返回去,他才开口道:“禀皇上,微臣去年在上海见过美利坚东印度舰队司令海军少将劳伦斯·加尼,以及法兰西‘爱里贡’号舰长则济勒。

    两人对于《江宁条约》都极为眼热,极其希望能够仿效英吉利与大清签订同样的条约,他们认为,以条约确定两国的政治关系和商贸关系是最为妥善的,此番派遣使节团前来,应该就是为了缔结条约而来。”

    听的这话,穆章阿连忙道:“美利坚、法兰西欺人太甚!《江宁条约》岂可轻签?”

    易知足连忙道:“美、法两国所求签订条约,只是希望能够与大清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和通商权利,在通商口岸享有与英吉利一样的权利,并不会要求割地赔款等过分要求,而且双方签订的条约亦是对等条约,大清商贾在两国港口亦享受同样的条件。”

    听的不会有割地赔款等过分要求,穆章阿立马闭嘴,他很清楚,与西洋使节团谈判是易知足的长项,他没必要多嘴。

    略微沉吟,道光才看向易知足道:“朕不希望法美两国舰队在天津逗留时间太长,也不允准两国使节团进京,委任你为钦差大臣,前往天津与两国交涉。”

    “微臣遵旨。”易知足连忙道,心里却是暗骂着两国舰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着个时候前来,希图两国舰队前来天津炫耀武力是没指望了。

    见的易知足要跪安,道光开口道:“你留下,穆章阿跪安罢。”

    待的穆章阿离开,道光才道:“你当初上折子建言在山西和直隶试行元奇模式,理由是山西生产优质煤,晋商资金雄厚,可还有其他原因?”

    怎么突然问起着事?易知足心里一紧,道光难道知道了他昨日与侯荫昌和王鼎的谈话?心念一转,他连忙道:“回皇上,微臣是考虑借用晋商的雄厚资金修建铁路。”

    这小子是打的着个算盘?道光颇有些意外,催促道:“接着说。”

    “晋道之难不亚于蜀道和闽道,修建铁路造价极高,而山西地理位置又极为重要。”易知足斟酌着道:“一旦山西修建铁路与京杭铁路连接起来,日后修建西安兰州要修建铁路则要容易的多,如此就能轻易的将西北与京师连接起来。”

    他说的有些乱,道光却是听明白了,这是打算用铁路将西北与中原连接起来,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

    “主要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易知足连忙顺着话头道:“西北若能与中原铁路连通,将极大的利于朝廷巩固西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