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沽军营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沽军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津,随着法兰西、美利坚两国联合舰队抵达天津外洋,整个天津府城一片人心惶惶,城内外众多商铺纷纷关门歇业,城中富商大户亦纷纷出城避难,驻防天津的各营官兵亦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谁也不清楚会不会爆发战事。

    大沽口炮台,与英吉利爆发战争之后,大沽口炮台得到了朝廷极大的重视,这几年来先后建成大炮台五座、土炮台十二座、土垒十三座,已初步形成炮台群。

    “威”字大炮台上,年近六十的直隶总督讷尔经额紧抿着嘴唇眺望着东方海面,钦差大臣,南洋提督易知足独自乘船前往西洋舰队与对方使节谈判迟迟不归,让他心里有些不安,眼见的日头西沉,他心里不由的担忧更甚,他既怕易知足出事,又担心西洋人挑起战端。

    “回来了!回来了!”站在他身后的副将胜魁边说边将手中的望远镜递了过来,一脸欣喜的道:“钦差大人回来了!”

    讷尔经额举起望远镜望过去,见的易知足乘坐的那艘船身瘦长的西洋船慢慢返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放了下来,转身下了炮台,走向码头。

    “飞燕”号抵达码头,身着一袭长衫的易知足快步踏上码头,见的讷尔经额一众官员迎上来,拱手笑道:“已经谈妥了,对方使臣和战舰官兵皆不登陆,不过,得给他们补充足够的补给,他们开了一张清单......。”说着便递过一份清单。

    听的对方不上岸,讷尔经额心里长松了一口气,至于谈判事宜,他根本就不关心,那不是他的差事,而且他也听不懂,接过清单瞟了一眼,见全是一些鬼画符,他连忙,“这些洋文可没人认识,还的劳烦钦差大人翻译......本部堂也好安排人采买。”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另外,还的劳烦部堂大人准备好快马,谈判订立的草约要连夜送往京师,不能让这些西洋战舰长时间停泊在这里,以免夜长梦多。”

    这么快就谈妥了,还订立了草约?讷尔经额心里暗自感慨,颌首道:“钦差大人放心,快马随时恭候,大半日就能抵达京师。”

    易知足正准备回大营去将草约翻译过来以便尽快送往京师,却听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抬眼望去,就见二十欲骑迅速的冲向码头而来,令人瞩目的不是骑手而是马匹,竟然都是清一色的高头大马,神俊异常,一眼就知是难得的好马。

    他心里暗自诧异,这大沽口哪来的如此多的好马?待的看清马上骑手人人腰间都系着金黄色腰带,他登时明白过来,是那批宗室子弟到了,也不怪突然冒出如此多骏马。

    讷尔经额也猜出了这批骑手的身份,他可不想跟这帮黄带子照面,当即拱手道:“本部堂还有要务,先走一步。”

    一群宗室子弟领头的正是肃顺,在距离易知足还有十多步远,他就利落的翻身下马,快步迎上来,躬身见礼,“见过军门。”

    他身后一众黄带子纷纷有样学样,齐齐下马上前躬身见礼,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发现居然还有几个熟人面孔,而且这一帮人年纪似乎也不都小,都在二十以上,看了肃顺一眼,他才道:“怎么着,都想来海军博取军功?”

    肃顺一笑,“回军门,也不尽然,有不少是看好海军前程。”

    看好海军前程?易知足点了点头,一指那些骏马,道:“这些马不错,南方难得一见。”

    听的这话,肃顺笑道:“在下等纵马前来,这些马自然也归属南洋海军。”说着,他将自己的马牵了过来,道:“请军门上马。”

    易知足也不客气,一撩长衫,翻身上马,道:“回营。”

    回到大帐,易知足先将与法美两国使节订立的草约以及购物清单翻译过来,交付快马急递京师,这才将肃顺召了进来,道:“你们是来打前站的?”

    没有外人,肃顺也随意的多,颌首道:“咱们一行是前来打探一下,看看国城兄是如何安排的?”

    “有多少人?”

    “宗室觉罗子弟五百人,京师八旗子弟一千人,总计是一千五百人。”

    易知足一阵无语,这得对南洋海军有多不放心?竟然安排了五百宗室觉罗子弟,京师八旗子弟还有一千,道光就不怕这些个京油子败坏海军风气?略微沉吟,他才道:“着他们尽快赶来天津,乘法兰西、美利坚两国战舰南下。”

    肃顺一楞,连忙道:“那些西夷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南洋海军初建,急需西洋战舰,我准备向他们购买至少十艘战舰作为训练。”

    “国城兄可真是大手笔。”肃顺笑道:“我可是听闻西洋战舰不便宜,连带火炮要四十万左右一艘,一次购买十艘,朝廷眼下怕是拿不出那么多银子。”

    “南洋海军初创,朝廷总该凑一笔创建经费。”易知足含笑道:“放心,皇上会同意的。”

    圆明园,正大光明殿,西暖阁。

    看完易知足送来的折子,道光一脸的苦涩,开口就要四百万,这小子难道不知道目前户部银库是空的?默然半晌,他才看想穆章阿,道:“你是何看法?”

    穆章阿连忙道:“与法美两国订立的草约,皆是遵循《江宁条约》有关四口通商贸易条款,并无违碍过分之处。”顿了顿,他才接着道:“至于采购战舰,一则海军初建,再则眼下国库空虚,实不宜大量采购,二三艘倒是可以。”

    二三艘?道光微微摇了摇头,他清楚易知足急于买战舰的原因,有这十艘战舰,南洋海军明年就有可能会腾出手来征伐倭国,略微沉吟,他才道:“朕让内务府银库划拨一百万两,你着户部筹措一百万两......,剩下的元奇自然会想法子。”

    听的着话,穆章阿连忙道:“皇上,南洋海军如今能调动的大小西洋战舰已有三四十艘,再添置十艘.
重生之恰恰年华全文阅读
......?”

    “无须多说。”道光沉声道,他清楚穆章阿担心什么,纯粹是瞎担心,三十、四十、五十,有什么区别?易知足难道还敢造反,率领舰队北上攻打天津京师不成?

    “是,奴才遵旨。”穆章阿连忙道。

    天津大沽口军营,大校场。

    易知足端坐在阅兵台上看着手下亲卫**昨日才赶来天津的一千五百新兵,约莫盏茶功夫,一千五百人才排列成三个整齐的方队,横看竖看斜看都是一条线,不过,因为没有统一的军装,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八旗子弟披甲当差素来皆是自备号褂武器,不过听闻海军是新军,军装与八旗绿营号褂不一样,所以没有人浪费银子置办号褂,至于武器就更不消说了,传闻海军的火枪是大清最好的火枪,一枝火枪都要一百两银子,就是有银子也没地方买。

    已换上元奇团练新式短袖夏军装警卫连连长乌蒙天以标准的姿势小跑到阅兵台下,立正敬礼,高声道:“报告军门,队伍已集合完毕。”

    易知足扫了三个方队一眼,道:“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们站军姿。”

    “遵命。”乌蒙天敬礼道。

    待的乌蒙天小跑离开,易知足看了一眼日头,摸出一支雪茄慢条斯理的点燃,道光给他出了个难题,他很清楚,道光这是希望通过这批宗室觉罗子弟来窃取海军的控制权,如此一来,就会彻底打乱他利用海军学院培养海军中低级军官的设想。

    其实创建一支近代军队最好的模式莫过于是先建校,再建军,先建立军校,培训出大批骨干,然后再招募士兵,这些骨干就是军队的骨架,只不过,知道归知道,他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时间,元奇团练的组建太过仓促,原因就是时间来不及。

    原本广州、上海两个海军学院的建立让他充满信心,但道光却又玩起了花样,想利用宗室觉罗子弟来掌控海军,这些子弟能够转化为合格的基层军官?很难!他们在意的只是满族。

    要不,干脆将他们丢在定海封闭式训练,将他们与海军新兵隔离开来,大不了,以后不进京!再过三五年时间,朝廷还敢跟他翻脸不成?就算是翻脸,到时候也不怕。

    没这么简单!道光不会不预防这一点,他真要如此干的话,道光怕是又会玩出新花样!元奇团练如今已被纳入朝廷经制之师,道光可以玩的花样太多了。

    就在他纠结之时,几骑飞驰而来,一瞧骑手的装束,他就知道是京师的快递到了,果然,骑手快步上前,躬身道:“禀钦差大人,京师六百里加急。”

    拆开快件,先是四份已经用印的条约正本,这是易知足送往京师审核的条约正本,道光已经用印,则只须法美两国皇帝或总统御览钦定批准,双方交互存照,条约便正式生效。

    随后是道光的一道谕旨,着其将钦差关防大印交与直隶总督讷尔经额带回,不必回京,直接返回东南。

    终于可以离开京师了,易知足心里暗喜,说实在的,他太不喜欢京师了,因为一入京师,他就有种身家性命都被人掌控的感觉,瞥了一眼下面的三个方队,他吩咐了一句,“站一个时辰。”说完便快步走下阅兵台。

    “你算什么玩意?也配在爷面前吆五喝六的!”一声喝骂传了过来。

    易知足一眼瞟过去,正见一个黄带子指着他的一个亲卫鼻子喝骂,这一声喝骂中气十足,整个校场都为之侧目,这一群宗室觉罗子弟平日里都是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这种苦,站军姿看着轻松,实则时间稍长就特累,尤其是对第一次站军姿的。

    不用问易知足也知道,定然是那黄带子动作走形被亲卫呵斥,心里憋屈,一嗓子吼了出来,眼见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那黄带子越发的来劲,一拽腰间的金黄色腰带,满脸傲气的道:“小子,这是黄腰带......。”

    “出列!”易知足冷声喝道。

    那黄带子显然没听明白出列是什么意思,楞了一下,易知足已是沉声道:“带他出列!”

    亲卫一听,一手掐住那黄带子的脖子,直接就将他拉出队列,易知足快步走到他跟前,狞笑道:“精力旺盛的很嘛,他们站一个时辰,你站两个时辰!站好!”

    “凭什么?”那黄带子索性豁了出去,梗着脖子嚷嚷道,一脸挑衅的看着易知足,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神情。

    “顶撞上官,不尊号令,依照军规,如何处置?”易知足看着亲卫问道。

    “回军门,依照军规,当处以十军棍!”

    易知足面无表情的道:“行刑。”

    一听要挨十军棍,那黄带子跳着脚道:“老子不干了,宁愿去盛京也不当这鸟海军!”

    听的着话,易知足心里一动,冷冷的看着他,肃顺担心易知足下不了台,连忙出声呵斥道:“巴托,不得胡闹!”

    见易知足不吭声,巴托胆气更壮,冲着队列喊道:“不愿意在这里受这窝囊气的跟我走!”

    “想走?”易知足冷笑道:“可以,打了十军棍再走,来人,行刑。”

    巴托高声道:“爷不当海军,你一个奴才,凭什么管爷!”

    一听着话,一众黄带子红带子登时心思都活泛起来,挨十军棍就会被赶出去?不过,很快他们就想到,挨了十军棍回京,是不是不会被发遣盛京或是吉林了?真要如此,倒也值得,不过,人少了,显然不成,可若是人多呢?有道是法不责众,若是有一二百人,道光总不能将他们全部都发遣盛京吧?

    海军乘战船出海风险大,一众黄带子红带子都清楚,军功爵位虽好,却是不及自家小命重要,不少人都是被家里逼着来的,或者应该说是被道光逼来的,一见有机会,哪有不动心的,当即纷纷交头接耳或是眼色交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