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教导员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教导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南洋海军军装不仅仅只是外套,一整套军装除了外套还包括短裤、背心、衬衣、帽子、袜子、鞋子、皮带、腰带等等,与八旗绿营的号褂以及寻常的长袍马褂可谓是截然不同,一众新兵皆觉的新奇有趣,一边更换一边相互打量调侃。

    肃顺心细,更换军装的时候留意到这些军装做工精细,即便是一些细微的地方,也是一丝不苟,皮带腰带都是上好的牛皮,他不由的暗自咋舌,这一套军装怕是花费不小,而且也应该是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因为这军装明显是有别于、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三国的军装。

    还不等他们换好军装,教官便进来催促道:“别磨磨蹭蹭,赶紧换装,互相纠正军容,然后去领被套,蚊帐、铁桶、水壶、饭盒、毛巾、牙刷等必需品,上午学习整理内务。”

    还有那么多东西?肃顺忍不住问道:“都是免费的?”

    “那是当然!”教官瞥了他一眼,道:“海军可不是八旗绿营,海军一应物品全部都实行配给制,统一制式。”说着,他掏出怀表看了看,道:“再给你们五分钟,如何帐外集合。”

    半山腰一座帐篷外,换了一身军装的易知足叼着雪茄,望着下面井然有序的一排排帐篷,自他被委任为南洋提督,朝廷下决心筹建海军开始,广州的军用被服厂也随之扩大规模,象海军配发的新式帐篷、军装等一系列军用品,无一例外都是广州元奇名下的厂子自行生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军鞋,元奇如今没能力大量生产牛皮靴,只能采用手工制作的粗布鞋,他琢磨着,得赶紧订购大量牛皮,尽快生产出制式军械,粗布鞋实在太不协调。

    陈洪明领着两个士兵端着几个饭盒快步赶了过来,待的两个士兵摆好饭盒离开,易知足才开口道:“还没吃吧,一块吃。”

    陈洪明没少与易知足同桌吃饭,也没什么顾忌,径直落座道:“新大营条件简陋,校长还是带那些宗室觉罗子弟以及八旗子弟去原水师老营训练罢,反正现在老营也是空着。”

    “怎么着,这是想将他们赶去老营?”易知足说着拿起一个鸡蛋轻轻的磕着,神态轻松随意。

    “学生这点心思瞒不过校长。”陈洪明缓声道:“不论是元奇团练还是这次海军扩招,所招收的都是庄户人家子弟,那些宗室觉罗子弟以及八旗子弟出自京师,处处都透着一股子油滑,学生实是担心他们带坏了这批新兵。”

    “三两口将鸡蛋吞下,又喝了几口稀粥,易知足才道:“就算是这批新兵被带坏,也不能如此做。”

    陈洪明犹豫了下,才道:“朝廷是让他们来掌控海军的?”

    “唯有如此,朝廷才会放心的壮大南洋海军。”易知足说着便闷头吃早餐。

    陈洪明却没什么心思吃,将南洋海军交给那批宗室觉罗子弟以及八旗子弟统带,那会是什么结果?待的易知足放下饭盒,他才悻悻的道:“看来朝廷需要的不是一支精兵强将,而是一支为朝廷所掌控的海军,如此,不消数年,南洋海军岂非又会步八旗绿营后尘?”

    “想掌控海军,可不是容易事,还得看这些子弟有没有那份能耐。”易知足缓声道:“按照元奇团练提拔各级军官的法子,各级军官自由竞争,凭本事争取,不管是宗室还是觉罗,不管是满人还是汉人,一视同仁,新兵训练结束后,全部打散混编,两个月强化训练后,开始初步选拔军官,把消息公布出去。”

    黄昏,吃过晚饭洗过澡后,肃顺就将自己扔在吊**上,经过一天的新兵训练,着实是累的够呛,他现在是一动也不想动,帐篷里一排十几张吊**上,大多数人都一样,只想着能美美的睡一觉。

    “六爷,六爷。”达海拎着铁桶进来嚷嚷道:“大营里张贴出告示,南洋海军各级军官采取自由竞争的方式,凭本事争取。”

    听的这话,躺在吊**上的众人纷纷坐起身来,肃顺心里也是一惊,却依然躺着,他可是清楚,元奇团练的各级军官就是以自由竞争方式选拔出来的,却没料到南洋海军也会采取这种方式!

    一众宗室觉罗子弟前来海军的目的就是为掌控南洋海军,不能担任军官,做个大头兵,如何去掌控海军?一个个登时就七嘴八舌的问道:“怎么个自由竞争法?”

    “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是三个月后.....。”达海连忙将告示内容简单的说了一遍。

    一听新兵训练结束之后,要将他们全部打散混编,再经过两个月强化训练,然后就开始自由竞争选拔,综合考虑各训练科目成绩以及政治素质、思想素质、知识素质、心理素质、军事素质、管理素质、身体素质等各方面素质作为选拔的标准。

    一众人登时都有些发愣,这样素质那样素质,这都是什么玩意?一个基层军官选拔而已,有没有必要弄的如此复杂?而且这些素质的衡量标准又是什么?

    有人担忧的道:“这该不会是刻意针对咱们来的吧?”

    “别瞎说!”肃顺轻声呵斥了一句,这才坐起身,道:“军门组建元奇团练时就是采取的自由竞争选拔的方式挑选军官,你们放心,不可能是刻意针对谁,这个选拔一定是公正公开的,否则,不足以服众!

    公开告示,就是要打破咱们心里那点子幻想,也就是说,仅凭咱们的身份,不可能成为南洋海军的军官,诸位要想成为军官,就得摒弃掉心里的那点子优越感,踏踏实实去训练,去争取!”

    顿了顿,他才放缓了语气道:“若是只论军事素质以及各科目成绩,那才是真的刻意针对咱们,可是后面一连串的素质,则是明显对咱们有利,怎么说咱们也是天潢贵胄,论才学、见识、阅历、管理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那一群乡巴佬能相提并论的,咱们必须对自己有信心!”

    这番分析不无道理,众人心里稍稍好过一些,肃顺却是吩咐道:“想来后面会陆续公布各项素质的考核标准,大家不用担心,另
魂帝武神帖吧
外,大家平日里训练也都认真一些,我在这里再提醒你们一句,这里是定海,不是京师,这里是军营,不是自个府里,军规军纪大如天,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否则吃亏的是你们自个!”

    次日一早,五公里晨跑,肃顺带队的宗室营——017营最后回到大营,五百人的队伍拉成了稀稀拉拉将近一里的长队,回到大操坪,迎接他们的是易知足、陈洪明两张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的黑脸。

    待的最后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归队,易知足才掏出怀表看了看,沉声道:“一个合格的军官,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

    战争不仅复杂多变,而且充满各种不确定因素,战争不仅是军队素质、武器装备的对抗,也是双方军官的智力较量。军官不仅要付出巨大的体力,而且要付出巨大的脑力,因而对人的体力、体魄、心理素质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要求,没有良好的身体条件不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

    军官考核选拔,身体素质必须达到良好,否则连竞争的资格也没有,还有三个月时间,希望你们好好把握,解散!”

    待的众人离散开,陈洪明才道:“校长,七个素质,身体素质和军事素质最好考核衡量制定标准,其他素质怕是不好考评。”

    “他们都没着急,你倒是急了。”易知足边走边道:“还有三个月才开始,你急什么?有关各种素质的考核标准,我会制定一个详细的考核标准出来。”

    说着,他话头一转,“虽说招兵条件要求粗通文墨,但估计有不少浑水摸鱼者,摸摸底,看看有多少士兵是文盲,晚上时间不能白白浪费,要组织士兵读书写字,海军是一个技术兵种,文盲可不适宜。”

    “学生遵命。”陈洪明连忙道,略微迟疑,他才道:“不是还有陆战队?”

    “陆战队也不能是文盲。”易知足道:“班长都必须是识字,否则不予提拔,这一条必须坚决执行贯彻,部队要长期进行扫盲。”

    “学生明白。”

    “还有——。”易知足沉吟着道:“我打算开办一个教导员培训班,培训一批教导员,以后在营一级设立教导员。”

    教导员?陈洪明一楞,一头雾水的道:“教导员是什么?”

    “跟各级主管平级,营教导员就是营级军官,团教导员就是团级,以后可能还会设连级教导员.....。”易知足道:“教导员职责是组织领导官兵学习文化知识和科学理论,组织开展政治教育,掌握官兵的思想情况和骨干的基本情况,平日里开战思想工作。

    协同军事主官组织指挥战斗,做好战时政治工作,比如战前动员,激励士气。再则就是考核了解军官,对基层军官的培养、使用和奖惩提出意见,帮助军官提高军政素质和工作能力,抓好军官的思想教育和管理工作。”

    监军?这什么教导员可不就是监军?陈洪明心里顿时雪亮,校长居然要在营一级设置监军!甚至是在连一级设置监军!这是要跟朝廷争夺南洋海军的掌控权!

    易知足却是自顾接着道:“通知一旅二旅,各营从排连级军官中举荐一名品德好,信得过,有原则,有口才,善沟通,口碑好的基层军官来定海,还有,要识字的,文盲可不行。”

    “学生马上飞鸽传书通知两位旅长。”陈洪明兴奋的道。

    一晃就是旬日,这一日上午,易知足正率领一众军官抽查各班的内务,负责巡逻的营长蔡胜德匆匆赶了过来,轻声禀报道:“定海知县秋长水,县丞唐仁辉前来求见军门,船已在码头靠岸......。”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让他们过来,另外,叫肃顺过来一下。”

    正在军训的肃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易知足带着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这才笑道:“上次你去赴县衙的接风洗尘宴,没为难他们吧?”

    没有外人,肃顺也显的随意的多,轻笑道:“军门放心,不过是稍稍敲打一下而已,毕竟以后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在下也不敢太过分。”

    易知足那日安排肃顺赴宴,就是相信他能拿捏好分寸,当即点了点头,道:“秋长水前来拜访,我问问情况。”

    肃顺笑道:“秋知县不过是读书读傻了的一个书呆子罢了,本性倒也不坏。”

    “难得你还能为他说句好话。”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

    “在下不过是说句公道话。”肃顺连忙解说道:“可没拿他什么好处。”

    “他能给你什么好处?”易知足道:“还须的解释一句。”

    “军门明鉴。”肃顺说着一笑,随意道:“军营纪律森严,在下冒昧问一句,晚上可能去寻军门?”

    “有何不可?”易知足道:“有好苗子顺带一起带过来。”

    “在下明白。”肃顺说着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兴冲冲的离开。

    码头上,秋长水心情有些忐忑的等候着,他倒不是真的读书读傻了,而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易知足是靠元奇和元奇团练一路平步青云,象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难有善终,更何况他与南洋海军关系闹的很僵,所以见着易知足时刻意的摆出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肃顺在那日的接风酒宴上透露了一些消息,他这才知道易知足两次进京陛见,道光皆是连日召见,圣眷之深浓,比当年的林则徐尤胜几分,而且京师宗室勋贵,满汉大员,两江总督林则徐、闽浙总督邓廷桢,对于易知足皆是赞赏有加,极为青睐,简而言之,易知足一句话,就能决定他这个同进士出身的知县的仕途荣辱。

    他原本是打算待易知足回总镇府,再登门拜访,不料易知足竟然长住新大营,惶恐不安中等了几日,他终究是熬不住,前来新大营拜访,就在他满怀忐忑之时,营长蔡胜德快步折返,道:“秋大人,军门有请。”(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