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亲民举措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亲民举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夹着雪茄缓步走出帐篷,已经入秋,海风吹拂,不再是舒爽而是带着一阵阵寒意,望着一个个透着点点烛光的帐篷,吹着海风,听着松涛,他心里无比宁静。

    定海虽悬于海上,但军营在平日里并不严**信往来,这群宗室觉罗子弟也必然与京师保持着书信往来,与肃顺等人夜谈,他不仅是打算通过这种方式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批宗室觉罗骨干,也打算通过他们之手向京师传达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思想。

    “校长——。”随着话音,陈洪明缓步走了过来,道:“新营条件简陋,校长还是回老营,住进总镇府吧,待的新兵训练结束,再回来也是一样。”

    不必。”易知足道:“真要带他们去了老营,无形中就分了彼此,不利于在军营中灌输平等的观念。”

    陈洪明却是生怕太简陋,担心易知足在这里住不习惯,略微沉吟,他才道:“有船有马,与新营往来总镇府也方便......。”

    “没多大的区别。”易知足笑道:“何必来回奔走。”

    见他这态度,陈洪明没敢再劝,转了话头道:“秋长水上午没有冲撞到校长吧?”

    “秋大人怎么说也是定海知县,言语间还是要尊重一些,你是团长,你的态度会影响到下面所有的军官和士兵。”易知足语重心长的道:“部队驻扎一地,必须与地方士绅商贾百姓处理好关系。

    与英吉利一战,地方官员感慨,江浙半是汉奸,为什么会如此?就是因为八旗绿营与地方百姓关系处理的不好,军民关系恶化,军民对立仇视,英军入侵,百姓才会漠然处之,甚至唯利是图,给英军做向导,提供情报,供给物质,给予种种便利。

    咱们不能继续步八旗绿营的后尘,必然尽量的改善军民关系,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保家卫国!如果军民关系是对立或是仇视,又奢谈什么保家卫国?”

    “学生明白。”陈洪明沉声道。

    “过几日我在总镇府设宴宴请定海县衙几位大人,团营级军官都参加。”易知足道:“顺带也讨论下如何促进军民亲善关系,这些事情不能停留在嘴上,要落到实处。”

    “学生遵命。”陈洪明连忙立正肃然应道。

    五日后,定海县城各处张贴出告示,易知足以南洋提督的名义在告示中写明,南洋海军乃朝廷新建之军,有别于八旗绿营,海军的职责是保家卫国,保护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海军官兵来自百姓,是百姓的子弟兵,军民应该团结如一家人。

    告示中还郑重许诺,但凡是海军有侵占地方百姓利益,买卖不公,强买强卖,强行征派,官兵仗势欺人,寻衅滋事等不法之事,可以直接到县衙或是总镇府告状,有状必接,接状必在一月之内做出处理。

    在张贴告示的同时,定海城内以及城外码头都竖立起了大幅的广告牌——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亲如一家人!

    同日,一营新兵拿着扫帚开进定海县城,将县城内外清扫的干干净净,挑水劈柴等粗活也没少做,另外,还给一些孤寡老弱送去了不少粮食。

    定海的官绅士民哪里见过这等新鲜事,纷纷奔走相告,引的满城热议,以前定海驻扎的绿营水师也有一二千人,虽是驻扎在城外,但扰民之事却是层出不穷,也正是因为这原因,听闻南洋海军总部设在定海,将会驻扎上万新兵,定海百姓才会感到惊恐,加上因为海军展开的大规模修建,加征了不少力役、军役及其他杂役,引发的怨言不少。

    可谁也没想到那个行商出身的南洋提督易知足坐镇定海之后,居然会如此重视军民关系,谁也不清楚这只是做做样子,还是真的会长期贯彻执行下去,真若长期如此,那可真就是地方之福了。

    新大营,中军大帐,易知足将收集采录的定海百姓的议论丢在桌子上,扫了陈洪明等一众团营级军官,道:“这些议论你们应该好好的看一看,亲民爱民必须长期不懈的紧抓,必须长期的贯彻落实,要将亲民爱民作为一个优良传统和作风,传承下去。”

    “属下等遵命。”一众军官轰然应道。

    “目前亲民爱民活动才是开始。”易知足缓声道:“还只是停留在表面,应该深入下去,真正做到军民亲如一家......。”

    “军门——。”一个营长迟疑着道:“有些士兵对于亲民爱民活动有些抵触情绪.....军营里对此有不少议论。”

    抵触?易知足心里暗忖,招募的新兵绝大多数都来自农户,自小就做惯了农活,有抵触情绪的应该是那些个养尊处优的宗室觉罗子弟和八旗子弟。

    “抵触情绪还比较严重。”陈洪明接着道:“宗室觉罗子弟和八旗子弟就不消说了,不少农户子弟对此也是颇为抵触,一则是难为情,再则就是觉的有**份,属下了解了下,主要是百姓对他们并不热情,反而是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

    “万事开头难。”易知足含笑道:“百姓对此不理解,士兵年轻脸皮薄,习惯了就好,你们想想,若是驻扎在你们家乡的官兵也是如此亲民爱民,是不是心里就会平衡一点?朝廷要革新兵制,南洋海军就是将来新军的榜样,你们要做好下面官兵的思想工作。”

    说到思想工作,他随口问道:“各团营选送的教导员培训班军官何时会到?”

    “这几日应该就会陆续抵达。”陈洪明连忙回道。

    “将定海开展的亲民爱民活动总结一下。”易知足吩咐道:“以后便于各地驻军推广。”

    晚上,肃顺又带了几个宗室觉罗子弟来到易知足的中军大帐,人数比上次还多了几个,足足一个班——十二人。

    待的众人见礼落座,易知足便径直问道:“听说宗室觉罗子弟、八旗子弟众有不少人对于开展亲民爱民活动颇有微词?”

    “军门,这是在所难
纨绔御灵师:废材大小姐帖吧
免的。”奕增抢先开口道:“不说宗室觉罗,就是一些八旗子弟,平日里也是游手好闲,自觉高人一等,给这些个平头百姓清扫院子,挑水劈柴,嘘寒问暖,那能有不抵触的?”

    “抵触——?”易知足顿了顿,道:“明天就安排你们017营去开展亲民爱民活动,这次不用扫大街,清理疏理定海城内的下水道污水沟,算是为定海百姓做件实事。”

    清理疏理污水沟?一众人不由的面面相觑,略微迟疑,肃顺才道:“军门,咱们倒不是推脱,清理疏通污水沟,咱们可真是不会,若是因此影响了海军的声誉,可就得不偿失了。”

    “知道为海军的声誉着想了,有进步!”易知足含笑道:“清理疏理污水沟不是什么技术活,只要不怕脏不怕累就成,一天做不好,两天,三天,直到做好为止。”

    肃顺心里暗暗叫苦,这事一传开,非的炸窝不可,他们几个怕是也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就算是要他们宗室觉罗子弟做表率,也用不着如此狠!

    见的众人都不吭声,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看向载钊道:“载钊,你来说说,为什么要你们去做最脏的活?”

    迟疑了下,载钊才开口道:“咱们身份在军中最为贵重,若是连咱们为了亲民爱民活动去掏污水沟,军营中就再不会有人对此说三道四。”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要做表率,本爵亲自去秀一场,比你们的效果更好,让你们去扫扫大街,也能起到表率作用,为什么要让你们去掏污水沟?”

    听的这话,肃顺试探着道:“军门是想让咱们不怕脏不怕累?”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你们一个个生于钟鸣鼎食之家,自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估计不少人都有洁癖,实在不是入行伍的料,不过,你们既然来了,就必须的想法子适应,上次也说了,在战场上一人犯过,可能会拖累不少战友,若是身为军官,后果更严重。

    战场上什么情况都有,有的环境比污水沟还要脏几分,就说安南吧,气候潮湿闷热,战壕里都是泥浆,还有残肢断臂,敌人炮轰,你们趴不趴得下去?会不会因为壕底太脏而迟疑?很有可能就是迟疑那一下,就能让你送了命。

    再则,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句话你们应该很熟悉,军营里上行下效的风气十分之重,你们将来都是要成为军官的,你们若是一个个都有洁癖,你们带领的部下会是什么情形?是不是打仗还要挑选一个干净的战场?”

    听的这话,众人发出一阵轻笑,肃顺颌首道:“军门训诲,属下等谨记在心,回去就做他们的工作......不愿意的,让他们乘早滚蛋。”

    宗室营——017营开展亲民爱民活动,为定海县城清理疏理污水沟的事情一传开,在军营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八旗子弟全部失声,连宗室觉罗子弟都去掏污水沟了,他们哪里还敢再叽叽歪歪。

    其他那些个新兵则是满心的欢快,一直以来,宗室觉罗子弟们的身份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虽说教官一再反复的说,在南洋海军中,所有的士兵都是平等的,但还真没几个人相信,如今,见到宗室觉罗子弟去掏污水沟,他们才开始有些相信。

    海军又派兵前来为县城清理污水沟,这事很快就在定海县城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这次可不是象上次那样只是扫扫大街,对于定海城内来说,这是实实在在的好事,这让城内的士绅商贾百姓意识到,海军亲民可能不只是说说而已。

    不少商贾百姓都留意到,这批新兵不仅说一口好听的京腔,而且一个个细皮嫩肉的,压根就不象是庄户人家的子弟,而且一个个压根就不会干活,有看他们笑话的,也有指点的,还有人干脆帮着他们干,不少人为他们送水送茶。

    县丞唐仁辉匆匆走进县衙,在签押房见到知县秋长水,便笑道:“海军又派人来清理城內的污水沟,引起的轰动可不小。”

    秋长水点了点头,道:“看来,易军门不只是说说而已......。”

    “海军如此亲民,咱们以后的日子也就能清闲些了。”唐仁辉说着话头一转,“这次来帮咱们清理污水沟的,似乎都是宗室觉罗子弟,领队的就是那个肃顺。”

    秋长水一楞,连忙站起身,道:“你没看错?”

    “那怎么会错?”唐仁辉笃定的道:“肃顺,下官断然是不会认错的,他手下的那些个兵,一个个也是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而且个个都是一口京腔,应该都是宗室觉罗子弟,下官琢磨着,咱们是不是派人协助一下,也算是结个善缘。”

    秋长水微微颌首道:“那些宗室觉罗子弟会干什么活,县衙出银子,聘请一些有经验的苦力去协助他们,不过,人不能太多,要恰到好处,不可喧宾夺主,否则可就适得其反了。”

    “还是大人考虑的周到。”唐仁辉笑着拱手道:“事不宜迟,下官先行告退。”

    “等等。”秋长水连忙叫住他,沉吟着道:“不能以县衙的名义帮忙,告诉那些个苦力,就说是他们自愿帮忙的。”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骗得了年帮宗室觉罗子弟,还能骗的了县城的百姓?唐仁辉略微斟酌了下,才道:“易军门本意就是促进军民团结,清理污水沟乃是利民之举,县衙与海军联手,也不失一桩美谈。”

    “倒也不无道理。”秋长水颌首道:“去吧。”

    待的唐仁辉离开,秋长水才缓缓落座,易知足居然让那些个宗室觉罗子弟来开展亲民活动,自个先前是不是多虑了?对方并非是为了邀买人心,而是实实在在的要促进军民融洽,不过,对方手段也着实了得,居然能让一帮宗室觉罗子弟乖乖听话,来县城做掏污水沟这种脏活。(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