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看中安南

第四百八十九章 看中安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抛下新兵训练匆匆赶来广州,确实是为安南遣使和谈之事,他缓缓落座道:“王爷一猜即中,安南遣使和谈,当以王爷为主,不知王爷打算将谈判地点选在何处?是安南仰或是广州?”

    “安南。”绵愉毫不迟疑的道:“本王是征南大将军,若是连安南都不踏足,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说着,他反问道:“国城是否参与?”

    “安南是大清藩属国,下官可不擅长与他们谈判。”易知足含笑道:“此番在下带了三艘西洋战舰,正好护送王爷前往安南。”

    一听坐船,绵愉就心有余悸,从京师南下他可是吃足了苦头,晕船晕的昏天黑地,也不知道吐了几天,不过,要去安南,海路是首选,走陆路不仅花费时间长也不安全,看了对方一眼,他才道:“连护送的战舰都准备好了,看来,国城是希望本王去安南?”

    易知足听的一笑,“诚如王爷所言,王爷身为征南大将军,若连安南都不踏足,岂非让人诟病?”

    “少打马虎眼。”绵愉道:“是不是去安南谈判更为适合?”

    “主要是节约时间。”易知足道:“此番与安南谈判,不仅要他们割让新安府,还要求他们割让海防港,另外还要索取巨额的战争赔款,安南估计也没多少金银,五百万吧。”

    “五百万?你可真是狮子大张口。”绵愉笑道:“阮福暶砸锅卖铁也未必能拿的出来,你可知道安南一年岁入是多少?”

    “折合白银的话,大致应该在六七十万两。”易知足道:“安南阮朝虽说立国时间不长,但也有将近四十年之久,七拼八凑也未必凑不齐五百万,再说了,一时不凑手,还可以分期偿还.....。”说着他一笑,“海军新建,急需银子采购战舰,修建港口码头,王爷可别心软。”

    略微沉吟,绵愉才道:“国城不会忘了侵吞安南的五年计划吧,安南割地赔款,双方休战言和,就不虑影响五年计划?”

    “开战借口随时都可以找。”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让安南阮氏交付的赔款数额越大,越能激化安南国内的各种矛盾,以后侵吞安南也就越容易。海防港可以不要,甚至是谅山府也可以退出,但银子一两不能少。”

    “国城这算盘打的精。”绵愉笑道:“得,本王亲赴安南,逼迫阮福暶缔结城下之盟。”

    从钦差行辕出来,易知足又去拜会总督琦善、巡抚怡良,还顺道去府衙坐了坐,与知府余纯保东拉西扯闲侃了一阵,这才出城赶回易府,陪着家人吃了顿晚餐,随即在两老的唠叨声中落荒而逃。

    待的两个儿子相继离开,林氏长叹了一声,幽幽道:“每次提及婚事,老三都敷衍了事,今年都已二十四了,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关做的再大,钱赚的再多,没有子嗣,到头来还不是白忙活一场,老三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在这方面就堪不透呢?”说着,她瞥了一次一眼,道:“总不能老是任他由着性子来吧?”

    “儿大不由爷。”易允昌没好气的道:“老三的性子还不都是你从小娇惯出来的。”

    “没有老三,易家如今能有这般风光?”林氏白了他一眼,道:“知子莫若父,老三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哪知道?”易允昌苦笑着道:“这些年老三仿佛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的心思我怎么琢磨的透。”

    “这么着下去也不是办法.....。”林氏迟疑着道:“要不,咱们私下给他订一门亲事?”

    “你可别添乱,老三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易允昌摇头道:“别到时候弄的咱们里外不是人。”说到这里,他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林氏往磊园跑的勤,当即问道:“是不是春梅那丫头说了什么?”

    林氏不无得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广州金家,知道吧?”

    “四大盐商之一的金家?”

    “四大盐商不假,不过,如今的金家可是科第世家。”林氏笑道:“羊城金醴香员外、张南山师、许宾衢观察、史穆堂太史,四家皆以科名显,这话老爷没听说过?”

    这话易允昌自然听闻过,微微点了点头,他才道:“你想私下向金家提亲?”

    “听春梅说,金家那丫头金兰香对老三一片痴情,都二十出头了,还待字闺中,而老三对那金兰香也似乎有些个意思.....。”

    “且慢。”易允昌连忙打住她话头,道:“你儿子是什么秉性你不知道?真要喜欢,还能轮到咱们来操心?”

    “就算不喜欢,也不反感。”林氏道:“老三与金家那丫头多有往来,依老三的性子和身份地位,若是反感,金家那丫头连面都见不上。”

    这倒也是,易允昌点了点头,这倒是实情,林氏接着道:“青年男女之间,既不反感,就说明有好感,金家盐商出身,如今也算是科第之家,咱家行商出身,虽不是科第之家,但老三却贵为一等子爵,一品大员,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那金兰香既对老三有情,老三又不反感人家女子,这事就有六七成的可能......。”

    “等等。”易允昌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打断她话头,皱着眉头道:“老三会不会是有问题?”

    “有问题?”林氏愕然道:“有什么问题?”

    “老三身边可从来不缺女人。”易允昌压低了声音道:“春梅、夏荷那两丫头可是自小就圆了房的,后来又有白雪、林璇两女,可这些年怎的不见有动静?”

    林氏从来没往这方面想,听的这话不由的一楞,老三这些年迟迟不肯成家,难不成是因为这个原因?略微迟疑,她才道:“要不请郎中看看?”

    易允昌摇了摇头,道:“万一真有毛病,传扬出去岂不有损老三声誉?”

    默然半晌,林氏才道:“不管有病没病,先成家再说,不能生,还不能过继?”

    易允昌稳重的道:“先不急,还是先探探老三
麻衣神算子吧
的口风。”

    “老三的口风是那么好探的?一探准坏事。”林氏表现出少有的果断,道:“不成,不能再拖了,等老三一离开,咱们就向金家去提亲。”

    易允昌登时有些急,连忙道:“金什么香?那丫头你见过没有?老三很挑剔的。”

    “自然是看过了。”林氏轻笑道:“不仅是看过她本人,还详细的打听过了,那丫头容貌身段都没的说,品行也是不差,只可惜没缠足,不过,老三似乎不喜欢小脚。”

    你怎么知道老三不喜欢小脚?话到嘴边,易允昌生生咽了下去,林氏自小缠足,却没缠好,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他可不想没事找事。

    对于婚事,易知足自己却是一点都不着急,他今年才二十三,虚岁二十四,在后世这才刚大学毕业,正是创业打拼的年纪,老两口每次见面都唠叨此事,着实让他有些烦闷,只能是远远躲开,幸好当年买下了磊园分开居住,否则耳根子就没清净的时候了。

    回到磊园,柳总管就匆匆迎了上来,轻声禀报道:“爵爷,有位黄公子求见,说是爵爷故旧,下午就来了,一直在偏院候着。”

    黄公子,除了黄殿元还有谁?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请他去我书房。”说着又问道:“没怠慢吧?”

    “哪能呐。”柳总管连忙赔笑道:“爵爷的故旧,小的们岂敢怠慢。”

    易知足回到后院打算洗漱一下再去书房,不想才进的后院,金英就提着灯笼一脸欣喜的迎了上来,“少爷回来了。”

    这丫头离开可有一段时间了,当初说是依真人相召,易知足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为此李旺可是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不想这丫头又出现了,不过,金英在他身边呆的时间不短,虽说没少让他头痛,但他却对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颇为喜欢,乍一见是她,有些惊喜的道:“你怎回在广州?”

    “上午才到广州,就听的少爷回来了。”金英笑嘻嘻的道:“这些日子可想死少爷了。”

    “你是想少爷的银子吧?”易知足打趣了她一句,道:“在广州呆几天?”

    “少爷可别想撵我走。”金英一双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儿,“不走了,跟着侍候少爷。”

    依真人将金英安插在他身边应该是为了方便联系,易知足也懒的理会,边走边道:“本少爷我如今在定海,是一个小岛,一点都不好玩。”

    “海岛?太好了,早就想学学游泳了。”金英一脸欢喜的道,说着她亦步亦趋,神神秘秘的道:“白姐姐也来了。”

    白芷来做什么?对于那个冷冰冰的美女,易知足没什么好感,皱了下眉头道:“让她先等等,我还有客。”

    略微洗漱,易知足才来到书房,进门见的黄殿元他便笑道:“有容兄怎会也凑巧在广州?”

    黄殿元起身拱了拱手,笑道:“可不是凑巧,安南遣使求和,在下料定知足兄会回广州,特意赶来守候了几日。”

    安南遣使求和跟三点会有什么关系?易知足一边想着一边伸手让座,落座后,他试探着道:“是为安南而来?”

    “特意来探探朝廷对安南的态度。”黄殿元直言不讳的道:“征讨安南,知足兄名为参赞,实为主帅,此番安南割地求和,不知知足兄是何态度?”

    易知足取过一支雪茄,慢条斯理的剪掉茄头,点燃之后抽了一口,这才问道:“南洋天地会想染指安南?”

    “天地会可没胆子虎口夺食。”黄殿元含笑道:“不过,安南汉民众多,天地会在安南有着良好的基础,咱们完全可以联手在安南发展。”

    果然是看上了安南,易知足心里暗忖,朝廷若是侵吞安南,作为新归附之地,朝廷的掌控力薄弱,又是汉民众多之地,确实是适合天地会发展,略微沉吟,他才道:“若说元奇只是看中了鸿基煤矿,能让安南割让新安府便是心满意足,有容兄是否相信?”

    黄殿元微微摇了摇头,道:“知足兄是什么人,岂会为区区一个鸿基煤矿而擅自出兵安南?鸿基煤矿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挑起安南战事,侵吞安南,暗中在安南发展,才是知足兄的如意算盘罢。”

    易知足轻叹了一声,才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听的这话,黄殿元哂笑道:“知足兄也不是一心想做满清的忠臣孝子,咱们完全可以相扶相携。”

    “征讨安南,我是想将安南之地永久的纳入咱们中国版图。”易知足沉声道:“我不希望安南再生祸乱分离出去。”

    听的这话,黄殿元沉默了片刻,才道:“免除赋税徭役,不会是真的吧?”

    “朝廷应该会同意。”易知足道:“除非朝廷不想要安南。”顿了顿,他接着道:“百年王朝,千年世家,满清已经立国二百年,已有衰败迹象,估计也绵延不了多少年,但不论如何改朝换代,领土疆域不能丢,打下安南,我就不会允许它再被分割出去。”

    默然半晌,黄殿元才道:“知足兄似乎对安南很重视.....。”

    “不能不重视。”易知足笑道:“安南的地理位置极好,既可遏制南洋,又能为进攻东南亚之桥头堡,还可将整个北海湾变成内海,而且,安南境内有着丰富的矿藏资源,尤其是发展工业所需的煤铁。”

    黄殿元笑道:“知足兄野心不小。”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斟酌着道:“出兵安南,天地会也出力不小,我也不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人,天地会要在安南发展可以,但必须遵循这个大原则,否则,我不介意将安南境内的天地会连根拔起。”

    听的这话,黄殿元心里一凛,他可不认为对方这话只是威胁,他很清楚,以易知足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和所掌控的财力势力,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