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听墙根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听墙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始作俑者的金英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守在门外查探动静,听的里面传出粗重的喘息声,她心里一阵兴奋,成了!这药果然有效!而且还是立竿见影!

    她警惕的看了外面一眼,这地方僻静,是她刻意央求白雪挑选的一个最为僻静的独院,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怕有人过来搅了这桩好事,当即蹑手蹑脚的溜过去将院门上栓,犹豫了好一阵,她又偷偷回到房外的窗户下——听墙根。

    房间里的喘息声已经被一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和压抑不住的**声取而代之,金英年纪已经不小,男女之事多少听闻过一些,只听的面红耳赤,心中好奇的不行,见的房间里依然亮着灯,她有心想到门逢去偷窥,又有些害躁,毕竟是个大姑娘。

    房里的**声一开始还尽量压抑着,后面却是越来越大声,窗户下的金英心如鹿撞,浑身发软,想走却又迈不开步,另外还有些紧张,生怕这奇怪的声音吸引人过来,她心里好奇,师姐平素里那么严肃的人,怎么会叫的那么欢?难道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总算是安静下来,金英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没人过来,正打算离开,却听的白芷轻声道:“金师妹——。”

    金英身子一僵,仿佛是做贼被抓一样,一张脸登时羞的通红,大姑娘听墙根,这要传出去,还真是没脸见人了,不过,转而她就想到,那些个丫鬟也是经常听墙根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芷对金英的性子极为了解,虽然没听到回应,却接着道:“拿套衣物和**单和来换。”

    金英这才反应过来,必然是落红将**单弄污了,当即轻声道:“稍等等,这就来。”

    易知足并未睡着,一通狂风暴雨一般痛快淋漓的发泄,他已完全清醒过来,听的金英果然在外面,自然是明白着了两女的道,当下支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白芷,声音低沉的道:“为什么?”

    白芷没有躲闪,一双亮眸子水汪汪的看着他,道:“我在江浙缫丝女工中传教,被江浙十地大总依专子看上了,逼迫师父将我嫁给他,师父不愿意被他挟持......,师弟是我唯一的选择。”

    这女人上了**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再冰冷反而有股子柔媚,是药效还没消退?易知足也没多想,他一时间无法辨别这话真假,不过,白芷在江浙缫丝女工中借教授女工的机会传教这事是有的,何叔泰还跟他禀报过。

    若真是如此,这事也就不难理解,依真人野心勃勃想争夺青莲教教主之位,岂会甘心被依专子胁迫,还赔上极为出色堪称左臂右膀的白芷,选择他,自然是因为他是元奇大掌柜,有了这层关系,那什么依专子自然不敢再有其他念想。

    见他不吭声,白芷咬了咬嘴唇,道:“师弟若是为难,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易知足还真不是提上裤子不认帐的主,况且对方交给他的还是清白之身,他自然清楚这年头贞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白芷应该比他还大着几岁,以她的美貌能够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可着实是不容易,他又如何能不领情?

    不过,他担心依真人另有所图,这女人年纪不小,可不是金英那小丫头能比的,平躺下来,他才道:“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委屈自己,就算是看在金英的份上,这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事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个事,青莲教区区一个江浙的十地大总而已,他若要诚心对付,真算不上什么难事。

    “说不上委屈,也不全然是被逼的。”白芷缓缓的靠过来,轻声道:“这些年遭遇了很多事,实在是太累了,想借师弟这颗大树遮风挡雨,也顺带还了师父的恩情,了却一桩心愿。”

    这话透着几许心酸和疲惫,易知足微微有些动容,侧过身看着她道:“遮风挡雨没问题,不过,前提是你的安分。”

    白芷嫣然一笑,柔声道:“若是为师弟生下个一男半女,想不安分也不行。”

    易知足还是第一次见她笑的如此灿烂,想想她这话也不无道理,当即伸手轻轻将她揽在怀里,调侃道:“原来你会笑......。”

    这动作和语气,明显是接纳了她,白芷心里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轻声细语的道:“以前冷冰冰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你不知道,这些年我装的好累。”

    “那以后就不用装了.......。”易知足话未说完,就听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转过身一看,就见金英捧着些衣物小心翼翼的进来。

    金英心里确实有些心虚,不知道易知足会是什么态度,进的房间,见的一屋子凌乱,衣物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她心里更是有些慌慌的,瞄了一眼**上,见两人光着身子相拥在一起,这才暗松了口气,任她平日里嘴啐,此时也不敢开口,做贼似的放下衣物就转身开溜。

    次日,日上三杆,易知足才睁开眼,一睁眼就见白芷正支着下巴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当即就将她楼了过来,道:“也不怕着凉。”两人一个是久旷之身,一个是食髓知味,昨日大战了半夜,也不知道战了几个回合,早已融洽。

    白芷乖巧的趴在他胸口呢喃着道:“今儿才知道,为什么人家总说**夫妻百日恩。”

    “食髓知味了不是。”易知足笑道,说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下面,白芷连忙娇笑着求饶,“不行,下面还痛着呢,晚上......晚上成不。”

    “成,晚上再战。”易知足一笑起身,收拾利落出的房间,就见金英在一旁探头探脑,想到这丫头胆大包天居然敢给他下药,而且还会听墙根儿,不由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当即招手道:“你过来。”

    金英情知躲不过这一关,犹豫着挪过来,低着头轻声道:“少爷见谅,我也是没法子,师姐的忙不能不帮,少爷以前对师姐素来不待见......。”

    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易知足也懒的斥责他,略微沉吟才
重生之将星传奇sodu
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你寻个婆家了,李旺那小子怎么样?”

    一听这话,金英便知道这是要赶她走,连忙哀求道:“那家伙有什么好,少爷别赶我走,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易知足认真的道:“李旺很喜欢你的,你离开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闷闷不乐。”

    “我不喜欢他。”金英干脆的道。

    看来李旺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易知足道:“那你就留在广州罢。”说着便快步离开。

    伍家花园,延辉楼。

    伍绍荣快步走进房间,见的老爷子正在品茶,连忙躬身见礼,道:“父亲唤孩儿来有何吩咐?”

    伍秉鉴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说话,这显然是有事要谈,伍绍荣心里暗忖,难道有什么紧要之事?这两日听闻易知足回广州了,难不成是与元奇有关?

    呷了口茶,放下茶盅,伍秉鉴才开口道:“这两年来着你学习花旗语,如今可能流利对话?”

    伍绍荣不知道老爷子怎的突然提起这事,当即谨慎的道:“对话勉强还行,不过读写还稍有欠缺。”

    “能勉强对话也算可以了。”伍秉鉴微微颌首道:“去了花旗国再慢慢练习。”

    去花旗国?伍绍荣一呆,怎的无缘无故的让他跨洋过海去数万里之遥的花旗国?老爷子这身子骨,还能坐几年光景?略微迟疑,他才问道:“为何着孩儿去花旗国?”

    “伍家与易家船队下个月就要随奥利芬行船队前往花旗国纽约港。”伍秉鉴慢条斯理的道:“元奇也要派人随同前往纽约开设分行。”

    伍绍荣一头雾水的道:“该不会是让孩儿去纽约做分行掌柜吧?”

    伍秉鉴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押运两百万银元去纽约,安心在纽约经营,若是发展的好,再逐步增加投入。”

    这是.....避祸?伍绍荣心里一紧,连忙道:“元奇有危险?”

    “用知足的话说,这叫分散投资。”伍秉鉴缓声道:“其实这两年知足通过与元奇关系密切的花旗商行已陆续开始在纽约投资,只是数额不大而已,这次元奇前往纽约开设分行,也挤出了两百万元资金,知足本人估计也会拿出一部分资金。”

    伍绍荣依然还是有些不明白,就算是什么分散投资,也用不着他这个伍家的顶梁柱亲自前往花旗国打理,二百万银元的投资而已,需得着他亲自远赴重洋?稍稍沉吟,他才道:“父亲年事已高,孩儿这个时候怎能远赴重洋?”

    “家中又不只你一个独子。”伍秉鉴翻了他一眼,道:“将家眷都一并带上。”

    伍绍荣还待再问,一个下人快步走到门口禀报道:“禀老太爷,五爷,易爵爷来了。”

    伍秉鉴早料到易知足会来,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每次易知足回广州都会前来拜访,当即便看向伍绍荣,道:“崇耀去迎迎。”

    易知足如今早非昔日可比,对于前去迎接,伍绍荣心里并无抵触,当即起身快步赶了出去,边走心里边琢磨老爷子让他去花旗国的真实意图,很显然,老爷子应该是预感到元奇会有危险,否则不会让他携带家眷远走花旗国,可他为什么不说?是没有把握?

    仔细琢磨了一阵,他又觉的不对,元奇如今可说是如日中天,元奇团练也已被纳入朝廷经制之师,根本不存在有什么风险,难道是易知足有危险?似乎也不可能,易知足如今圣眷优渥,正是春风得意之时,能有什么危险?

    要说对于易知足,他原本是不屑一顾,如今却是钦佩不已,商人能够做到易知足这个份上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也不怪老爷子对他青睐有加,当然,对于老爷子的眼力劲,他更的佩服的五体投地,可为什么老爷子这个时候让他去花旗国开枝散叶?

    一路想着来到码头,正见易知足的坐船缓缓靠岸,他连忙加快了脚步,待的对方踏上码头,他迎上去拱手道:“恭迎易爵爷。”

    “紫垣兄别如此客气。”易知足笑道:“还是叫我知足或是国城吧。”

    国城,国之干城,道光金口赐字,这事在官场已经被传为美谈,伍绍荣自然是知道的,当即便伸手礼让道:“国城兄请——。”

    两人一路前行,因为身边有人跟随,伍绍荣也不好多问,只能旁敲侧击的道:“国城兄这次回广州会逗留一段时间罢?”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大概会逗留半月左右。”说着,他反问道:“紫垣兄有事?”

    “也没什么事。”伍绍荣笑道:“国城兄难得回来一次,在下打算邀约几个行商子弟一道为国城兄接风洗尘。”

    易知足也确实有意与一众行商子弟多联络下感情,以免日久生疏,当即便笑道:“难得紫垣兄有心,定下日子遣人知会一声便是。”

    见他毫无架子,伍绍荣心里暗喜,既然老爷子要他去花旗国,他自然是想找机会与易知足多聊聊,毕竟对方对于花旗国的情况颇为熟悉。

    两人一路说着进了延辉楼,伍秉鉴一如既往的站在厅堂门口迎接,易知足快步上前躬身见礼道:“在下见过平湖公。”

    “知足无须多礼。”伍秉鉴笑道:“进屋坐。”说着又对伍绍荣吩咐道:“水开沸了,去冲壶大红袍。”

    这明显是有意支开他,伍绍荣心里一阵郁闷,却要也不得不去,两人进屋落座,伍秉鉴也不废话,径直道:“朝廷如此重视海军,知足是何打算?”

    易知足听的一笑,“朝廷重视海军是好事,先齐心协力将海军建起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伍秉鉴咂摸这句话,心里有些没底,朝廷对海军的重视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此多宗室觉罗子弟、京师八旗子弟入海军,摆明了是要掌控海军,以后还能有什么事?(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