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章 鱼与熊掌

第五百章 鱼与熊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京杭铁路可以说是易知足一手促成的,对于铁路修建进度,他比道光更着急,但他心里清楚这事急不了,他要利用这条铁路带动大清的基础工业,诸如大型的钢铁厂,锻造厂之类的,并利用这个机会培养第一代技术工人,急是急不来的,路得一步步走。

    道光沉吟了一阵,又问道:“铁路在大雪冰封的情况下是否也能正常营运?”

    “能。”易知足笃定的道:“铁路并不受恶劣气候影响,即便是封冻,也能正常行驶。”

    如此说来,一旦京杭铁路开通,即便是在冬季也能正常保证京师与江南的大宗货运,保证京师的供给,道光暗自感慨,这铁路果然是优势明显,他隐隐意识到铁路可能会给大清带来极大的变化。

    略微沉吟,他才道:“英夷深入腹地,沿线勘测,对我大清山川河流关隘等地形了如指掌,当如何防范?”

    这如何能防范?易知足暗自腹诽,木已成舟,能防范如何?不能防范又如何?还能不让英夷勘测了?顿了顿,他才道:“大清疆域辽阔,人口众多,英吉利远离我大清,且人口稀少,兵力不足,并无能力对我大清发动大规模战争,更不会深入内陆,即便是两国开战,亦是依仗海军之利,直接攻打天津,威胁京师,不会,也不可能沿铁路进犯,铁路穿山跨河易于破坏。”

    这话确实有理,真若两国开战,英军不可能舍长就短,铁路易于破坏,若是被两端掐断,后果难以设想,道光也不再纠结这事,话头一转,道:“你官居一品,又是一等子爵,年已二十有四,却迟迟未婚,易遭非议,朕虑及你在地方难觅门当户对者联姻,是以命人在宗室之中为你择一佳偶......。”

    听的这话,易知足连忙起身跪下叩首道:“微臣叩谢皇上隆恩。”

    道光一笑,接着道:“旗民不通婚,乃是祖训,既与宗室联姻,你也该抬籍入旗,念你有功于社稷,朕欲将你直接抬入朕亲领的镶黄旗满洲......。”

    果然是抬籍入旗,而且还是上三旗中的镶黄旗的满洲旗,易知足是知道的,八旗说是八旗其实是二十四旗,每一旗都有满洲、蒙古、汉军三旗,这三旗的地位自然也是有高低之分,一般汉人抬入旗籍,都是抬入下五旗的汉军旗。

    而从下五旗的汉军旗到上三旗的满洲旗,中间隔着很多层,没有特殊的功劳是很难得到的,道光径直将他抬入镶黄旗满洲,对于任何一位汉臣来说,都是天大的殊荣!

    不过,易知足却是不希望抬籍入旗,旗人的身份对于别的大臣来说或许是求之不得,有了这层身份,更容易被擢拔被重用,毕竟镶黄旗旗下已算是皇帝的嫡系,但他却嫌弃旗人的身份,尤其是上三旗旗人,因为一旦入旗上三旗,子孙后代都是旗人不说,他的全家都要迁入京师,他可不想将家安在京师。

    “微臣谢皇上恩典。”易知足说着轻轻的叩了个头,这才抬起身道:“不过,微臣是元奇大掌柜,若是入旗,怕是有违旗民不得经商之制.....。”

    “谁说旗民不得经商?”道光反问道。

    易知足一楞,朝廷难道不是禁止旗人经商逐利?这可是他昨晚想了半晚上才想出来的足以推诿抬籍入旗的正当理由,若是旗人允许经商,他又该如何推诿?

    “朕御极之初,正黄旗满洲大臣武隆阿曾上折子,旗人旧例,并无农工商贾之禁。然旗人之不务农工商贾者,固由于无田地资本,更由于聚族而官,非服官即当兵,食俸食饷,享于尊贵,始则鄙之不屑为,年复一年,性成习惯。”

    道光缓缓说道:“立国之初,八旗人口较少、旗内的官缺、兵缺较多,旗人几乎人人都能有饷,生活富足,渐生鄙夷商贾之心,年复一年,渐成风俗,朕遍翻八旗典章,并无明文禁止旗民经商之令。世祖、圣祖在位期间倒是有旨,禁止旗民经商,但却是有针对性的。

    人关之初,各处庄头入市强买,持强凌弱,鞭挞民商,有违安抚商民之意,世祖遂下旨,禁王府及旗员家人外省商贸。圣祖在位时,包衣下人,王公大臣家人,领资本霸占关津生理,依势欺凌,扰害地方,又有王公大臣囤积居奇,以为牟利,朝廷遂颁行禁止不法经商令。

    由此可见,世祖、圣祖所禁者,乃是旗人王公勋贵经商以及旗人不法经商,并非是禁止普通旗民经商。”

    听的这话,易知足暗忖,咱好歹也是一等子爵,一品大员,算不上王公,也应算是勋贵了吧,是不是也应该在不得经商之列?不过,他也就敢在脑子里想想,不敢吭声,道光明摆着是要破格将他抬入镶黄旗满洲,以便掌控他,再多说也是白搭。

    略微顿了顿,道光接着道:“二百年休养生息,旗人生齿日繁,而旗缺数量未变,官缺、兵缺自难以满足如此众多的滋生人口,既无缺可补,又不农不工不商,以致旗人生计日渐艰难。”

    说到这里,他轻叹道:“旗人乃大清之根本,旗人生计艰难窘迫,实是朝廷一大心病,朕为此亦是忧思难解,将你抬籍入旗,直接抬入镶黄旗满洲,为的便是竖立一个楷模,以破除旗人根深蒂固不农不工不商之习惯。”

    还包含有这层意思?易知足心思电转,旗人生计如今确实已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从雍正、乾隆以来就逐步明显,却一直没能得到有效的解决,道光不会是拿这事来遮掩将其抬籍入旗的目的,那能不能从旗人生计入手?

    稍稍思忖,他才开口道:“皇上,八旗生计问题,微臣窃以为,当从根子上寻找症结所在.....。”

    从根子上?道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考虑过八旗生计问题?”

    旗人生计问题,易知足在闲暇之时与魏源、包世臣都谈及过,不过并不深入,略微
超级废婿全文阅读
沉吟,他才从容道:“旗人生计,乃是国之大政,微臣闲暇之时与江南名士,魏源、包世臣等人都探讨过,魏源曾言,近京五百里所圈之旗地,大半尽典于民。数百万不士、不农、不工、不商、不兵、不民之旗人居于京师,而莫为之所,虽竭海内之正供,不足以赡。”

    虽竭海内之正供,不足以赡!道光不由的大为感触,朝廷花在旗人身上的银子确实是难以计数,局面却是丝毫未见好转,反而是日益严重恶化。

    “一直以来,朝廷皆以旗人为根本。”易知足接着道:“自世祖以来,圣祖、世宗、高宗、仁宗皇帝都一直反复强调——首崇满洲、满洲根本、八旗根本、满洲甲兵根本、满洲甲兵系国家根本、八旗满洲乃朝廷之根本,八旗人员乃国家根本之语等等,屡屡见于诸位先帝谕旨。”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道光,道:“微臣能不能直言?”

    “但说无妨。”道光不假思索的道,易知足说话大胆率直,且敢说实话,他是颇为欣赏的,为此,他连记注官都屛退了,就担心对方有违碍之言。

    “微臣窃以为,正是朝廷为旗人制定的基本国策束缚了旗人。”易知足沉声道:“旗人生计问题,根子在于朝廷制定的基本国策,若说立国之初,旗人是国之根本,到了如今,旗人不仅不是根本,反而成为朝廷的累赘。

    人口基数越大,繁衍越快,旗人如今已有数百万,待的繁衍到上千万规模,甚至是数千万,朝廷又当如何待之?”

    这话极为大胆,说的却也是实情,旗人如今确实是成了累赘!道光默然无语,自康熙晚年开始,历雍正、乾隆、嘉庆四朝,为解决旗人生计问题,朝廷没少采取措施,让汉军人员出旗为民,非正身旗人出旗为民,以减轻八旗人口压力,设立井田,赏赐银两,赎回民典旗地,设立养育兵制度,组织旗民回垦边区等等,银子没少花,却不见成效。

    计八旗丁册,顺治时不过三十四万,康熙时七十万,到的如今,已然三百余万,十倍于顺治之时,不仅令他困扰不堪,亦为朝廷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真要上了千万,会是何光景?

    遏制八旗数量,这显然是不行的,因为民人数量亦在快速的膨胀,顺治之时,大清才多少人口?不过五六千万,如今却已突破四亿!再想回到从前,恢复八旗三四十万的规模,显然是不可行的,尤其是八旗现在已完全的**,不复当年着勇的情况下,他更不敢!

    默然半晌,他才瞥见易知足有些不安,应该是不习惯跪奏,跪的时间长了,便抬手道:“起身,坐下说。”

    易知足还真是跪不起了,很少跪过的他确实不耐跪,闻言暗松了口气,连忙谢恩起身落座,道光看了他一眼,道:“如何才能妥善解决?”

    “废除八旗特权!”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立国两百年,大清正统已深入人心,而且八旗,也负担不起维护皇权,捍卫国家的重任。”

    废除八旗特权,也就等于是废除八旗制度!这小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道光翻了他一眼,却没有出言斥责,这话听着狂悖,却不是没有道理,立国两百年,大清正统已深入人心,已经不需要再靠八旗来维护统治,而且如今的八旗也维护不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废除八旗制度!

    这个想法虽然大胆,却没有错,问题是八旗制度一直以来就是大清立国的根本,让他废除八旗制度,道光自忖没这个胆量,他无法预判,一旦废除八旗制度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见道光没训斥也没恼怒,而是默不吭声,易知足提着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下来,谨慎的道:“废除八旗特权,亦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缓缓图之,逐步取消旗人一应特权,另则,亦可逐步削减八旗数量,对于被削减的旗人,亦应妥善照应,诸如朝廷在天津发展工业开办工厂,就可以安置那些被削减的旗人......。”

    听的这话,道光还真有些动心了,这法子倒也不失稳妥,既削减了八旗,亦不至于寒了旗人的心,逐步废除八旗种种特权,也是大为可行,待的特权丧失殆尽,旗人也就不再留念旗人的身份,也会逐步的自食其力,待的时机成熟,是废除八旗制度还是改良,皆可随心所欲,他当即鼓励道:“接着说。”

    还接着说什么?易知足一阵郁闷,他之前也没想到道光会与他谈及八旗生计,根本就没有充分的准备,他脑子灵活,略微沉吟便道:“要逐步废除八旗特权,当务之急有三点,一是削减旗人俸禄,如今国库空虚,朝廷财政困难,欠债累累,正是削减旗人俸禄的最好借口和机会。

    二是废除旗人仕途特权,户部银库亏空案,震惊朝野,正可借此整饬吏治,大幅削减旗人种种仕途特权,如此,既能得天下士绅称颂拥戴,亦可促使旗员收敛。

    三是消除满汉畛域,或者是说消除旗民畛域,允许旗民联姻,允许旗民杂居,尽量缩小旗民之间的差异,如此一来,逐步废除八旗特权便不会遭遇大的阻力。”

    急切间,都有这份见识,也确实是难得,道光心里暗赞了一声,这三点,可以说都说到了点子上,三管齐下,不仅大幅削减旗人的特权,也促使旗民之间的融合,日后废除八旗特权的阻力会小很多。

    不过,一转念,他就由消除旗民畛域,允许旗民联姻这一条想到了易知足身上,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不愿意抬籍入旗,不愿意入镶黄旗满洲?略微沉吟,他才问道:“你可愿意成为旗民联姻之典范?”

    易知足绕了诺大一个圈子,可不就是为的不入镶黄旗满洲,不过,他却稳重的道:“微臣能成为旗民联姻之典范固然是好,但因此却会错失抬入镶黄旗满洲的机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皇上赏什么,微臣皆欣然受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