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零二章 发行纸钞

第五百零二章 发行纸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房间里书桌上茶几上两对清花烛台散发着明亮柔和的烛光,易知足就近打量了一眼面前英姿勃勃的少年,才十二三岁的奕訢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举止从容,有着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

    就相貌而言,奕訢与他四哥奕詝并不象,或许是因为不同母亲的缘故,奕詝相貌清秀,但却因为天花留下了一些肉麻子,奕訢瞧着甚是英武,也结实的多,想来应娴熟弓马。

    十二三岁的年龄,在后世还只能算是儿童,但身为皇子的奕訢却已开始在为争夺皇位而拉拢大臣了,易知足心里暗自感慨,不过,他觉的卓秉恬和奕訢还是有些谨慎了些,既要示好拉拢,何必晚上偷偷摸摸的来?相比之下,奕詝的胆子却肥的多,敢明目张胆的向他强讨恶要一百万股元奇银股。

    如今道光年事已高,已经没几年时间好活,有能力争储位的也就老四奕詝和老六奕訢这兄弟俩,他与老四奕詝可以说是已撕破脸面,但他又希望老四奕詝这个短命鬼继承大统,如何面对来自老六奕訢的拉拢?

    三人叙礼落座,卓秉恬掏出一张礼单从茶几上推了过去,道:“国城乔迁新居,抬籍入旗,些许薄礼,是六阿哥的一份心意。”

    奕訢还没分府,年纪又小,哪来的银子送礼?多半还是卓秉恬这个当老师的置办的礼物,易知足含笑道:“六阿哥登门道贺,已是在下莫大的荣幸.....。”

    “国城倡议发行国债,修建铁路,筹建海军,征讨安南,创办工厂.....。”卓秉恬缓声道:“六阿哥对国城素来景仰,不过是借这机会表达一下心意,国城无须推辞。”

    “既是如此,在下就笑纳了。”易知足说着冲奕訢拱手道:“谢六阿哥。”

    见他爽快的收礼,奕訢微笑着还了一礼,道:“易大人跟我无须客气,这段时间在京师,我还想多找机会向易大人请教有关经济与西洋方便的事宜。”

    这话意思是以后要多走动往来?易知足一笑,“经济方面在下不敢夸口,但若论及对西洋对世界格局的了解,在下还是略知一二,六阿哥若有兴趣,随时欢迎。”

    “国城何须自谦?商贸经济,国城若自居第二,谁敢居第一?”卓秉恬笑道:“不仅是六阿哥,就是本部堂亦希望能多寻机会与国城坐而论道,前几次见面,都匆忙仓促,此番可是难得的机会,咱们定会好好叨扰一番。”

    “随时欢迎。”易知足笑道:“在下希望咱们大清能够多一些经济之才,尤其是官员,为官一方,不懂经济,实难以造福地方百姓。”

    听的这话,卓秉恬大为欣喜,笑道:“国城既有此意,不部堂就带几个年轻俊杰过来,让他们旁听。”

    随后几日,道光没召见,易知足也没闲着,拜访了潘世恩、王鼎、祁寯藻几位军机大臣,潘世恩、王鼎是不消说了,既来了京师,自当去拜访,祁寯藻这位新晋的军机大臣兼在户部尚书,元奇以后与户部打交道的机会不少,他自然也要登门拜访。

    再则,道光赐婚赐宅,抬籍入旗,似乎隐隐有将留在京师的想法,他也的走动走动,到时候有人帮着说说话,他可不想留在京师这个四方天里。

    忙忙碌碌了几日,总算是清闲下来,这日上午,易知足正打算出门去买几个丫鬟,诺大的子爵府里没有丫鬟没有下人,就他和一众警卫,还真是事事不方便,前次他来京师还有人送丫鬟,这次却是要定居京师,反倒是没人送丫鬟了。

    个中原因,易知足稍稍琢磨,倒也明白,丫鬟尤其是贴身丫鬟通房丫鬟,那都是身边人,以前他在上海在广州,隔着数千里之遥,送丫鬟无所谓,但在京师,再送丫鬟就有可能让人误会是在他府中安插耳目,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是没人愿意做的。

    刚出大门,就见一辆马车在门外停下,一身男装装扮的金玲跳下车来,他不由一笑,这位姑奶奶怎的今儿个过来了?当即迎上前拱手笑道:“前几日贵府来人道贺,怎的不见金兄过来?”

    金玲白了他一眼,道:“你府上没有女眷,咱们来了连招呼的人都没有,如何能来?”说着上下打量了他两眼,道:“出门有事?”

    “没什么事,打算去买些个丫鬟。”易知足道:“金兄可是有事?”

    “不过是来看看罢了。”金玲道:“若是买丫鬟,还是去牙行,省了许多的糟心事。”

    易知足可没少买丫鬟,在广州、上海、江宁、杭州都曾遣人大量购买丫鬟,从牙行买丫鬟虽说价格贵一些,但确实是省心,一则是合法性有担保,二则是有保障,清楚来路,若是遇上丫鬟出逃,牙行还承担追讨之责,再则就是有‘听悔’的期限,也就是试用期,期限内不满意可以退。

    不过,能被元奇买来的丫鬟都可说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元奇购买的丫鬟都是为了培养女工、女职员、护士、中小学老师、报馆记者等新职业女性,对于她们几乎没什么约束,他自然不担心出现那些个问题,就算出了事,大不了当是做善事了。

    当然,对于金玲的善意提醒,他还是领情,况且这次买的丫鬟多半会留在京师府中,还是稳妥点好,毕竟京师龙蛇混杂,小心谨慎点没错,当即便颌首道:“金兄提醒的是,在下在京师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去牙行稳妥。”

    金玲道:“既是在牙行购买,何须亲去?着她们将人带到府上来挑选便是。”

    看来,这女人有事?易知足原本出门买丫鬟也就是权当散心,当即吩咐人去打探牙行情况,对着金玲笑道:“既然来了,进去坐坐罢。”

    “你府里有什么好坐的?”金玲道:“要不,我带你去逛逛京师?”

    我跟你逛京师算怎么回事?易知足心里纳闷,略微沉吟,他才道:“有什么事尽管说,别藏着掖着。”

    金玲少见的扭捏了下,才轻声道:“我有个族兄想
疯狂神豪玩科技txt下载
宴请你,却是怕请不动你,所以央求我出面。”

    “看来是宴无好宴。”易知足笑道:“先说什么事。”

    既然说出了口,金玲索性直言道:“我族兄松桂勋在京师有几个银号,想入股元奇银行。”

    “这是多大个事,还要央你出面做说客?”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入股元奇银行没问题,不过,元奇在京师这几年不会大幅扩张,主要业务放在汇兑方面,你也清楚,京师银号当铺的水很深,元奇暂时不想试探这潭水的深浅。”

    “这话你自己跟他说。”金玲说着一笑,“算我欠你个人情。”

    易知足一笑,“小事一桩,什么人情不人情的......。”顿了顿,他才道:“帮我个忙,将载通约出来,咱们算扯平。”

    “载通?荣贝勒府的那位?”金玲咯咯笑道:“你这人可真有趣,也忒猴急了吧?”

    “培养下感情。”易知足老神在在的道:“洞房花烛夜,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成,这事包在我身上。”金玲笑吟吟的道。

    “那咱们分头行事,我去赴宴,你去......。”话说到一半,易知足就打住了,苦笑着道:“怕是要改到下午了。”说着下巴朝前扬了扬,金玲转身就看见三个太监急匆匆的赶过来,登时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前来宣易知足进宫觐见的。

    果然,三个太监走到跟前,为首太监就朗声道:“皇上有旨,宣易知足进宫觐见。”

    退避到一边的金玲在一旁看的甚是眼热,这家伙的圣眷还真是深隆,瞧他接旨时漫不经心的模样,显然是习以为常了,易知足接旨起身,熟练的摸出一张银票打赏太监,随即才走过来对金玲道:“中午吧,中午应该就能出宫,你留个地址,我自去。”

    回府换了官袍,易知足才匆匆进宫,进的乾清宫西暖阁,见的军机大臣兼户部尚书祁寯藻跪在道光面前,他心里登时大为警惕,不会是又向元奇要银子吧?这几年朝廷的日子不好过,他是清楚的,黄河连年大水不说还有地震,自然灾害频频,对朝廷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如今已到年底,祁寯藻多半又是来诉苦的。

    见礼后,他规规矩矩的在祁寯藻身后跪下,就听的道光缓声道:“这几年灾害频频,朝廷岁岁入不敷出,元奇可能再拆解些银子与户部?”

    “元奇如今同样是周转艰难。”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实是无力拆借。”

    祁寯藻闷声道:“能否发行国债?”

    “发行无期国债、彩票债券倒是可行,只是需要点时间筹备。”易知足沉声道:“不过,有一点却是不得不说,这几年在民间筹措资金太频繁,不论是无期国债还是彩票债券,销售结果怕是都不会很乐观。”

    顿了顿,他接着道:“微臣建议最好是能缓上一年两年再发行无期国债和彩票债券,至于目前周转艰难,不妨等等,或许惠亲王会给皇上带来好消息。”

    惠亲王绵愉如今正在越南与阮氏小朝廷谈判,听的这话,道光眼睛不由一亮,连忙问道:“越南能支付多少战争赔款?”

    “回皇上。”易知足连忙道:“微臣建言惠亲王索要五百万两白银,一多半应该是有的。”

    祁寯藻道:“皇上,即便越南能赔付三百万,亦还有着三百万的缺口。”

    易知足朗声道:“既是赈灾,可在京师发行彩票。”

    对于发行彩票,朝中一众大臣争议颇大,京师本身赌博风气就重,若是发行彩票,无异于是推波助澜,就连道光也轻易下不起这个决心,见道光不吭声,祁寯藻道:“三百万两白银,对于元奇来说,不会太为难吧?”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三百万,元奇抽的出来,但不能抽,连带国债在内,元奇已给朝廷拆借了三千万两白银,就算是发行无期国债,朝廷也不能毫无节制。再则,元奇如今正是处于起步阶段,朝廷应该扶持元奇进一步壮大,而不是不断的向元奇抽血。

    三百万两白银,对于元奇来说,完全可以筹建一个大型工厂,这样一个工厂,能安置数千名工人,每年能为朝廷带来数万两税银,朝廷应该从长远考虑。”

    这话说的极为生硬,毫无半点君臣对奏时臣子应有的态度,祁寯藻听的暗自心惊,生怕道光动怒,安静了半晌,才听的道光开口道:“先拖一拖,等候惠亲王的消息,跪安罢。易知足留下。”

    待的祁寯藻退出,道光才轻叹道:“朕在位的二十余年间,水灾、旱灾、蝗灾、震灾几乎不断,这几年灾害犹胜以前,朕遍翻记载,似乎跟明末那段时间有些相似,朕担心接下来的数年,甚至十数年都可能灾害频频......元奇纵然发展迅速,亦需要十数年才能略见成效,难道就没有其他应对之策?”

    听的这话,易知足暗自佩服,谁说道光没有远见来着,临近小冰河末期,这段时间确实是灾害频频,略微沉吟,他才道:“应对之策,也并非没有.......大额发行无期国债!”

    大额发行无期国债?道光听的一楞,道:“方才不是才说朝廷不能毫无节制的发行无期国债?”

    “仿效英吉利。”易知足沉声道:“英吉利英格兰银行向英吉利朝廷提供无期国债,以此发行英镑。”

    发行英镑?道光这几年对于英吉利的关注也不少,自然清楚英镑就是英吉利发行的纸钞,他不无疑惑的道:“英镑不是英吉利朝廷发行的?”

    “不是。”易知足道:“英镑是英格兰银行——也就是英吉利的中央银行发行的,但英格兰银行不属于英吉利朝廷,不仅英吉利如此,花旗国也是如此,花旗国的美元,也不是花旗国朝廷发行的。”

    听的这话,道光算是明白过来了,发行纸钞!元奇想发行纸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