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直捣黄龙

第五百一十五章 直捣黄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道光着令东征倭国,并委任易知足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四省水师的谕旨四天之后就抵达定海。

    皇帝的谕旨,分明发和廷寄两种,明发交内阁发布,发抄邸报,明谕天下。廷寄是交由军机大臣专寄给外省将军、都统、督、抚、钦差等大员,可以说是密旨。

    道光着令东征的谕旨就是采用的廷寄,易知足却是不管什么密旨不密旨,见的道光下旨东征,便召集一众营团级军官当众宣读谕旨,并着众人传阅,以稳定军心。

    亲眼看过谕旨,麦廷章等一众广东水师武将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一个个皆是兴奋不已,这下总算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参与东征了!

    冯仁轩等一众士子出身的军官也都暗暗松了口气,奉旨征讨,那可就是堂堂正正,师出有名,如今他们可不是元奇团练,而是朝廷经制之师,擅自出兵征讨倭国开启边衅,即便是东征大捷,也难免不被追究,易知足没好果子吃,他们也会跟着被牵连,更别提什么战功了。

    燕扬天等一众元奇义学出身的军官倒是无所谓,奉旨不奉旨,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就算是不奉旨,易知足下令,他们也会遵行不误。

    肃顺、奕增、载钊等宗室子弟也都是长松一口气,这几日军营中盛传海军要东征,而且东征关乎元奇的长远利益,这几日他们可谓是提心吊胆,生怕易知足是不奉旨而擅自出兵,毕竟之前就有擅自出兵安南的先例,真要是如此,他们的处境可就难堪了,不遵令吧,在海军的日子可想而知,遵令吧,又如何向朝廷交代?如今总算是好了,既是奉旨出征,他们也就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眼见的众军官将谕旨传了回来,易知足朗声道:“抓紧时间准备,舰队择吉日出征。”

    待的众军官退出,易知足看了看手中的谕旨,微微摇了摇头,道光也忒小气了点,征讨安南,惠亲王绵愉是大将军节制东南数省军政民政,如今东征倭国,却只给了他一个钦差的头衔,节制四省水师,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话说回来,道光能够委任他为东征主帅,也算是难得了。

    首里城——琉球国都城。

    王宫里,三十出头的琉球国第十八代国王尚育站在宫殿外遥望着西北方的定海,满脸忧色。琉球是大清的藩属国,他这个琉球王是道光十八年,大清遣翰林院修撰林鸿年、编纂高人鉴为正副册封使,捧诏敕御书临国册封的。

    琉球虽小且孤悬海外,却是东北亚与东南亚海上贸易的中转站,商贸发达,有着‘万国津梁’之称,不过,这都是陈年老黄历了,近数十年来,琉球的海贸一年不如一年,他继位这几年,已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主要还是来自倭国的压榨,名义上大清是琉球的宗主国,但实际上倭国也算得上是琉球的宗主国,琉球每年都要向萨摩藩和江户幕府朝贡。

    不过,令他忧心的却不是财政,不是倭国,而是大清,大清南洋海军居然要借道琉球征伐倭国,闻知这个消息,他连着几日都是忧心忡忡,既担心大清假道伐虢顺势吞并琉球,也担心倭国得知真相后怪罪琉球。

    他可是两边都得罪不起,大清是宗主国,对于琉球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倭国虽小,却是强盗本性,至今还强占着琉球的北部五岛,年年逼迫他们朝贡,向倭国朝贡可不比向大清朝贡,向大清朝贡,那是赚钱,向倭国朝贡,却是实实在在的进贡。

    琉球虽孤悬海外,但尚育对于大清沿海一直是极为关注,清英战争,元奇团练,南洋海军,征讨安南这些事情,他都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清楚,他才担心,担心野心勃勃的南洋提督,元奇大掌柜易知足不会轻易的放过琉球,试想想,对方连倭国都不放过,又怎会放过琉球?

    与倭国联手,他不敢想,那无异于是引狼入室,倭国必然会乘机吞并琉球,如果注定琉球要亡国,相较而言,他宁愿被大清吞并,毕竟与倭国相比,大清要仁厚的多,再说了,倭国国力岂能与大清相提并论?就算是要抱大腿,也要抱一条粗大腿,才能护的琉球子民安全。

    当然,宁为鸡首不为牛尾,若是能够保住琉球不亡,自然是最好的,不过,尚育觉的这个希望太过渺茫。

    五月初,南洋海军舰队抵达那霸港,琉球国王尚育亲率一众文武大臣到那霸港迎接,繁文缛节之后,自然是盛大的宴请,易知足是头一次来琉球,最令他意外的还是,琉球上下居然都是着汉家衣冠,看的出来,应该是沿袭明朝的,这令他颇为新鲜,之前,他还只是知道安南和朝鲜是汉家衣冠,没想到琉球居然也是,看来,满族的发式衣冠极不得人心,否则一众藩属国也不至于都沿袭汉家衣冠。

    散席之后,尚育邀请易知足进入自己的书房,琉球的官文语言是汉语,两人的交流并无障碍,也无须翻译,落座之后,易知足便径直道:“此番借道征讨倭国,主要是因为琉球年年到江户朝贡,熟悉海上航线.......。”

    这事,易知足之前就已派人与尚育交涉过,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如此说不过是出于礼貌,尚育连忙道:“上使放心,一应船只,向导,水手、船员、翻译皆已安排妥当,随时听候调遣。”

    易知足听的一笑,“郡王爷无须担忧,此番征讨倭国,必然令倭国将强占琉球的北部五岛尽数归还,以后也无须向倭国朝贡,大清作为宗主国,未能尽到保护之责,之前是没有实力,如今有这个实力,必然不会再让琉球受委屈。”

    南洋海军舰队的规模,尚育这次是亲眼目睹,强大的超乎他的想象,出兵的规模亦是令他惊叹,而且听对方这话的语气,似乎并没有要吞并琉球的意思,他心里不由一喜,当即连忙拱手道:“多谢上使成全,上使但有所
小米虫的古代逆袭全文阅读
需,琉球必定倾国支持。”

    吞并琉球之心,易知足自然是有的,不过,他并不着急,以南洋海军如今的实力,小小琉球,要吞并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没必要在征讨倭国这节骨眼上节外生枝,这次这所以要绕道琉球,为的还是航线。

    倭国闭关锁国,大清商船只能与长崎港贸易,一二百年下来,对于倭国其他港口航线,大清几乎没人知道,唯一稳妥的法子,就是让年年都要去江户朝贡的琉球人领路,而且琉球与倭国有仇,无须担心琉球人使坏。

    他当即便微笑着道:“琉球乃我大清之藩属国,为琉球讨还公道,大清义不容辞,郡王爷能有这份心意,本钦差心领了。”

    这么好说话?尚育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略微沉吟,他才道:“琉球虽是兵微将寡,战船稀少,却也能凑出千余水师,能否随同上使一同征伐倭国?”

    对方这是见他们舰队强大,想打着联合出兵的幌子,以期望能够顺利的回收北部五岛,甚至还反过来割占倭国的一些岛屿?易知足心里暗笑,他并在意让对方占便宜,当即便颌首道:“如此甚好,不过,要尽快,为防走漏风声,舰队在那霸只修整一日。”

    “上使放心,断然不会耽搁舰队行程。”尚育满面春风的道,略微一顿,他接着道:“倭国萨摩藩派遣有官员在首里以为监视,本王已着人全部控制起来,还请上使处置。”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笑,语气淡然的道:“祭旗,首里城的所有倭国人,包括官员和商人在内,全部祭旗!”

    尚育心里一惊,合着对方早就派人监视首里城的倭国人了!

    五月下旬,南洋海军庞大的舰队突然出现在江户湾口的浦贺海面,消息传到江户,阖城震惊,敌人舰队居然直接开到了江户门口!太平了二百多年的江户城在这一瞬间根本不知所措,第一反应就是祈祷,向上天和神灵祈祷,祈祷上天和神灵再刮一场飓风,将可恶的入侵者全部送入海底。

    江户城内,将军府,五十出头的德川幕府第十二代将军德川家庆气急败坏的道:“西洋战舰?是哪一国的?英吉利?”

    年轻的老中阿部正弘沉声道:“随同敌人舰队前来的还有琉球的旗号和清国的旗号,不是英吉利,应该是清国!”

    “清国?”德川家庆惊愕的道:“清国拥有庞大的西洋战舰舰队?”

    阿部正弘低下头道:“清国与英吉利一战,听闻缴获了不少西洋战舰。”

    清国的舰队?德川家庆一时间有些失神,虽然长期闭关锁国,但日本对外界并非是一无所知,清英那场战争,日本朝野上下都是极为关注,对那场战争的结局,对英国舰队纵横清国东南沿海,对元奇团练在广州、宝山、镇江击败英军的情况,多少都了解一些。

    半晌,他才开口道:“是元奇的舰队?”

    阿部正弘沉默了一阵,才道:“应该是清国的舰队,元奇大掌柜易知足,是清国一等子爵,是南洋海军提督。”

    若是元奇的舰队,无非是通商,若是清国的舰队,那就是要日本臣服向清国称臣!德川家庆一时间心乱如麻,五十多艘西洋战舰,上百艘补给船,这得有多少兵力?至少也得有一二万兵力吧,这可是能正面打败连荷兰人都畏惧不已的英军的元奇团练,仅靠江户这六七万直属旗本、家人,如何抵抗?

    南洋海军舰队,旗舰甲板上,易知足将望远镜递给身旁的肃顺,道:“看看,这就是江户湾,倭国幕府将军的将军府就在前面的江户城。”

    奕增却是大为意外的道:“倭国的京师居然建在海边?”

    “江户并非倭国的京师。”易知足解释道:“倭国的京师叫京都,并不靠海,不过这江户虽无京师之名,却是有着京师之实,乃是倭国实实在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兴,在倭国,幕府将军才是实际上的统治者,倭国的天皇不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肃顺笑道:“如此说来,咱们这是直捣黄龙?”

    “对,直捣黄龙!”易知足笑道:“咱们要以最小的代价逼迫倭国臣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自然是最好,若是他们不识趣,那也只好让他们见识一下咱南洋海军的实力。”

    见的易知足兴致高,肃顺连忙问道:“倭国有多少兵力?”

    倭国有多少兵力?易知足也答不上来,毕竟对倭国的情报收集时间短了点,而且倭国长期闭关,想要收集情报的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好在琉球对于倭国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却也甚是模糊。

    略微沉吟,他才道:“倭国闭关二百年,外人根本无法刺探到倭国的具体情况,听闻倭国人口有三千万左右,二三十万常备军应该是有的,不过,江户一地能够有十万之众,就已经是极限了。”

    “十万?”奕增倒吸了口冷气。

    “怎么,吓着了?”易知足瞥了他一眼,哂笑道:“倭国已经太平了二百年,别说十万,就是二十万,也不是咱们二万海军的对手。”

    两万海军,有一万是新兵,肃顺心里暗忖,真要打起来,他们这些个新兵怕是根本派不上用场,能指望的只有元奇团练那一万老底子,不过,元奇团练那一万老兵,已算得上是久经战阵,连号称西洋第一强国的英军都堂堂正正的打败过数次,还会怕这些个二百年没经历过战阵的倭寇?他当即笑道:“军门所见极是,一旦开战,必然是摧枯拉朽!”

    “对,必须要有信心。”易知足微微颌首道:“海军初创,对于大清来说,每一个海军官兵都是宝贝疙瘩,身为南洋提督,本爵岂会轻易让你们犯险?不妨明白告诉你们,元奇团练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如今南洋海军也是如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