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一十六章 一谈再谈

第五百一十六章 一谈再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轰轰轰。”沉闷的炮声在海面上回荡,这是南洋舰队在清除倭国在浦贺水道两岸架设的海防炮台,易知足举着望远镜细细查看,果然如琉球人所说,两岸虽有炮台,规模却是甚小,一个炮台不过七八门老式火炮,能够威胁到战舰的大口径火炮不过两三门。

    各海防炮台上的倭兵也不知是未战先怯还是太平日久缺乏训练又或许是老式火炮本身就缺乏准头,一轮炮击,居然没有一发炮弹命中战舰,一字排开的八艘战舰再没给他们第二轮炮击的机会,轮番齐射下,很快就将炮台彻底摧毁。

    看着这一幕,肃顺爽朗的笑道:“倭国这些炮台,纯属虚设,根本就是摆设。”

    “别笑他们。”易知足道:“咱们大清以前比他们也强不了多少。”说着,他转身吩咐道:“传令,让新兵也练练手。”

    让新兵练手?肃顺有些意外的道:“军门不打算速战速决?直接兵临城下?”

    易知足一笑,“急什么,让他们调集兵力防守江户,一旦要开战,咱们也能毕其功于一役。再说了,也要给他们点时间商议一下,究竟是战是和?”

    江户城里此时已是乱做了一团,飓风没来,炮声却是越来越近,城里大街不时能看见一队队脚步匆匆全副武装的兵丁,似乎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硝烟味,无数人开始向城外逃离,一片兵荒马乱景象。

    将军府里此时却是激烈的争执着,几位深受德川家庆倚重的大臣——阿部正弘、水野忠邦、土井利位、筒井政宪、户田氏荣、松平近直等因为意见不统一,正激烈的争论着,德川家庆脸色阴沉的端坐在首位沉吟不语。

    年轻的老中阿部正弘主张和谈,理由是元奇团练能够正面击败英军,在宝山、镇江连番大败英军,逼迫英军投降,以江户的兵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一旦开战,兵力损耗严重,将动摇幕府的根本。

    年老但却激进,因为推行天宝改革而下台,今年刚刚回归首席老中的水野忠邦却是坚持抵抗,理由是清国大举入侵,其目的必然是逼迫他们臣服,向清国称臣纳贡,逼迫他们开放港口通商,若是和谈,会极大的动摇幕府的统治。

    双方各执一词,都有道理,德川家庆却是左右为难,打与不打,都将极大的动摇幕府的统治,让他如何抉择?

    “报——。”一个武士在门口跪奏道:“敌人舰队沿途清除两岸海防炮台,如今已进入江户湾!”

    不能再犹豫,再犹豫敌人舰队可就兵临城下了,德川家庆扫了几人一眼,开口道:“即便要进行顽强的抵抗,也需要争取时间以调集周边的兵力,不妨先派人与对方接触,探明对方意图,再做打算。”

    浩浩荡荡的南洋舰队进入江户湾之后一路向前,根本就没遇上任何抵抗,不过,出于谨慎,易知足没敢让舰队直达江户,而是令舰队在距离江户不远的江户湾西侧的一片开阔的港湾驻泊。

    从琉球人获得的情报来看,江户城外的港口狭窄,不利于战舰机动,他可不敢冒险,而且南洋海军依仗的还是陆战队,主要是陆战。

    舰队刚刚驻泊下来,幕府将军派来的使团便赶了过来,带队的正是主张和谈的年轻老中阿部正弘,闻报之后,易知足在向琉球人打探了阿部正弘的情况之后,觉的对方够分量,这才决定在旗舰——“镇江”号上见对方。

    老中是什么?幕府的老中,在易知足看来与大清的军机大臣差不多,这个分量自然是足够,不过待的阿部正弘上船,他还是有些意外,因为对方看起来太年轻了,与他年岁相当。

    大刺刺的端坐着,待的阿部正弘报上官职名字见礼之后,听完翻译,易知足才开口道:“我是大清帝国东征钦差大臣,南洋水师提督,易知足。”

    听的东征二字,阿部正弘心里不由一沉,当即便沉声道:“素闻贵国是礼仪之邦,敝国长期闭关,不知何处开罪贵国?”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贵国丰臣秀吉当年出兵朝鲜,是什么理由?元朝忽必烈大帝出兵贵国,又是何理由?”

    这话摆明了,就是不讲道理,阿部正弘心里憋屈,但人在屋檐下却是不得不低头,对方舰队规模庞大,大多数官兵都是身着西式军装,装备的清一色西洋火枪,军容整肃,军纪森严,再加上对方的身份,他百分百敢肯定,这支部队就是打败英军,在大清赫赫有名的元奇团练。

    就凭江户这几万兵马,打,绝对是打不赢对方的,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不知贵国东征是何目的?”

    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支雪茄,易知足才缓声道:“一,向大清帝国称臣纳贡。二,贵国天皇反正也是傀儡,迁居我大清京师。三,贵国所有港口向大清帝国开放。四,允许元奇银行在贵国各地开设分行。五,赔偿战争军费五百万两,黄金。六,开放三港口允许大清帝国海军驻兵。”

    这何止是狮子大开口,压根就没打算和谈!阿部正弘内心愤怒无比,两眼一翻,沉声道:“贵国有两句话,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有一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阁下是不是太高估你们幕府兵的战力了?”易知足冷笑道:“很好,本钦差也想见识一下幕府兵的战力,咱们打过了再谈。”说着,便沉声道:“送客!”

    待的阿部正弘悻悻离开,燕扬天便请示道:“军门,何时开始攻城?”

    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让部队修整三日,再开始攻城!”

    “军门。”冯仁轩迟疑着道:“江户既是倭国中心,江户告急,各地必然派出援兵增援....,咱们是远征,即便粮草可以就地征集,弹药却无法补充,这一战,须的速战速决,不宜持久。”

    “你不了解倭国情况。”易知足磕了磕烟灰,道:“一旦重创了江户的幕府兵,幕府将军也就失去了震慑各地大名的资
超级走私系统小说5200
本,倭国各地大名不仅不会前来增援,反而会拥兵自重,届时,整个倭国都会大乱。

    连日海上航行,不少官兵都不适应,修整三日,足以让一众官兵尽快恢复状态。再则,这三日时间,也足以让德川家庆将能够调集的兵力都集中到江户来,咱们争取一战解决问题。”说着,他吩咐道:“让琉球人将江户城的情况详细述说一下,最好是画图。”

    阿部正弘回到将军府,将在战舰上会谈的情况详细的述说了一番,德川家庆与一众臣子不由的面面相觑,这些条件不是一般的过份!以天皇为质,五百万两黄金赔款,港口驻军,这根本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水野忠邦恨声道:“天皇即便没有实权,也不能送往清国为质!若是应允,必然举国沸腾!如今天灾频频,接连歉收,遍地饥馑,地方动荡,五百万两黄金赔款,这是无论如何也赔付不出的!至于在港口驻军,更是奇耻大辱,对方根本就是逼迫咱们开战!”

    开战?目前这情形,开战是什么结果?德川家庆阴沉着脸没吭声,对方明摆着是逼迫他们应战,如此有恃无恐,说明对方有着强大的自信!打过了再谈?真要开打了,就没有谈的余地了!

    半晌,他才开口问道:“对方有多少兵力?”

    “大小战舰五十余艘,另有运输船只百余艘。”阿部正弘谨慎的道:“预计兵力在一万五至二万,甚至高于二万,绝大部分都是身着西式军装,挎着火枪,应该是属于元奇团练。”

    既然是元奇大掌柜易知足为东征主帅,他麾下自然是以元奇团练为主,德川家庆暗叹了一声,才缓缓开口道:“据悉,元奇团练战力强悍,在上海吴淞野外,曾经以零伤亡全歼英军一千人,在宝山、镇江也歼灭不少英军,逼迫的英军投降,此事可是属实?”

    这些消息都是来自长崎的‘阿片风说书’,德川家庆这纯粹就是明知故问,但意思却是很明显,作为首席老中的水野忠邦刚刚才回归,也不敢过分固执,当即沉默不语。

    阿部正弘试探着道:“对方明显是有意的激怒,或许所提条件只是漫天要价,明日一早再遣人去谈?”

    一直没吭声的松平近直这时开口问道:“五百万两黄金,可有明言是清国的‘两’,还是咱们的‘两’?”

    听的这话,阿部正弘不由的暗道糊涂,连忙道:“为曾明说,对方显然不知道两国的两有着极大的差异。”

    德川家庆心头也是一亮,日本金币一两约莫只是清国一两的三分之一,若是谈判能够谈到一、二百万,倒也是能够勉力赔付,一旦开战,就算是江户城毁于战火,损失也不止这一二百万金币。

    水野忠邦却是闷声道:“易知足是行商出身,岂有不计较之理?即便能蒙混过去,赔付之时,发现数目不对,亦会强讨,给是不给?”

    一瓢冷水浇的众人都不再开口,半晌,德川家庆才沉声道:“如今地方动荡,西南诸强藩虎视眈眈,必须尽量避免开战!战与不战,都会极大的动摇幕府的根基,但两者有着极大差别。

    不战,丧失的只是威信,战,损失的则是实力!一旦实力不存,地方强藩必然乘机发难,届时,必然天下大乱,因此,必须尽量避免开战!忠邦,明日你去见见那位元奇大掌柜。”

    水野忠邦心中戚然,不过想想这话也不无道理,当即默默的躬身领命。德川家庆接着道:“孙子兵法中有句话,不战而屈人之兵,对方没理由非逼迫我们开战,跟他们好好谈!”

    次日一早,易知足还未起身,燕扬天便前来禀报,“幕府首席老中,水野忠邦,前来拜见。”

    易知足赶紧一咕噜翻身起**,连日来在海上睡吊**摇摇晃晃的几乎没能睡个安稳觉,好不容易上岸睡个安稳觉却又被搅了清梦,边起身传衣,他边调侃道:“如此早就赶了过来,看来是怕咱们一早就发起攻击。”

    “昨日来的是老中,今日来的是首席老中。”燕扬天含笑道:“看来倭国是真的怕开战,咱们总不能就这么转一圈就回去了罢。”

    “当然不会。”易知足道,他急于东征,为的就是要开战,以便于掌控海军,哪能就这么轻易返回?

    谈判就在中军大帐里进行,易知足今日给了对方足够的礼遇——让座奉茶,客套之后,易知足径直道:“阁下一早前来,是为拖延时间,还是诚心和谈?”

    听的翻译,水野忠邦暗忖对方看来是个爽直的性子,当即便回道:“自然是诚心和谈,将军大人不忍两国交兵,希望通过和谈化干戈为玉帛,只是钦差大人开出的条件实在是让将军大人难以接受。”

    易知足取了一支雪茄慢条斯理的摆弄着没吭声,水野忠邦只得接着道:“我国是大君外交,将军作为大君在处理对外事务时是最高身份,但称臣纳贡,却是必须由我国名义上的天皇向贵国递降请封,天皇远在京都,此事商榷,需要时间。”

    易知足听的一笑,“将贵国天皇迁居我国京师,乃是为你们将军着想,怎么,他不领情?”

    “钦差大人见谅。”水野忠邦连忙道:“天皇乃是我国名义上最高元首,国家象征,岂能为质?”

    “最高元首,国家象征。”易知足讥讽道:“不过也就是一个傀儡,幕府既然能将其架空,而且是一架数百年,什么时候如此在乎过?况且一旦称臣纳贡,天皇声誉地位也随之一落千丈.....。”

    “还请钦差大人见谅。”水野忠邦鞠躬道:“此事,将军大人无能为力。”

    易知足将雪茄放在鼻端轻嗅了嗅,易知足才缓声道:“你们可的想清楚,一旦咱们缔结条约,必然群情汹汹,引发大规模倒幕风潮,若是天皇仍在京都......。”(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