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二十章 了解情况

第五百二十章 了解情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鹿儿岛港海面,旗舰‘镇江’号甲板上,易知足负手而立,静静的望着对面山上游动不休宛如一条火龙的火把长队,那是兵丁在连夜搬运鹤丸城里的金银财物,由于黄金数额巨大,为免夜长梦多,也是为了保密,他下令将黄金连夜转移到战舰上来。

    萨摩藩的富有着实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倭国的富足,闭关锁国二百多年,偏安一隅,没有遭遇外国入侵,国内也极少有动乱,而且本身就盛产金银的倭国,数百年下来,究竟积累了多少金银?

    看来,勒索德川幕府三百万两黄金,应该是太少了,也难怪德川家庆答应的如此爽快,不过,话说回来,他还指望着幕府继续维持对倭国的统治,将幕府榨干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倒是可以通过元奇银行通过商贸,持续不断的在倭国套兑黄金。

    作为国际硬通货币,白银是处于不断贬值的状态,能够保值的唯有黄金,元奇必须逐步的用黄金取代白银,元奇发行的纸钞也必须逐步与黄金挂钩,虽说倭国的黄金储量不小,但还是远远不够,还的继续向外掠夺黄金。

    转而他又想到,这次倭国赔付的黄金应该向朝廷上缴多少?该上缴多少才合适?这是个令他头疼却又不得不仔细考虑的问题,觉的有些心烦,他缓缓的点了一支雪茄,才吸了一口,警卫便上前提醒,“军门,晚上在甲板上吸烟,容易暴露。”

    易知足没吭声,乖乖的将雪茄递给了对方,收了雪茄,警卫接着道:“还请军门换个位置。”

    这些东西还是他教的,易知足有些无语,却是依言向船头踱去,南洋海军是朝廷的经制之师,东征,也是道光下旨,从这个方面来说,倭国赔付的黄金应该如数上缴,一百万两黄金乖乖上缴,他显然是不甘心的!即便是全部兑换成白银上缴,他也不甘心!

    南洋海军基本都是元奇的底子,可以说基本上是他一手一脚筹建的,朝廷对于南洋海军的筹建根本没投入什么银子,战利缴获全部上缴,换了是谁,都不会甘心,尤其是元奇和他个人为此投了不少银子!

    但不上缴,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上缴少了都不行!他得让朝廷尝到对外扩张侵略的甜头,唯有如此,朝廷才会积极的支持海军发展,纵容海军对外扩张。

    但是上缴的多了也不行,不能惯坏毛病让朝廷形成惯例,海军以后是要频频出征的,必须有一个适当的比例,再则,朝廷金银多了,底气足了,对元奇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冯仁轩走到他跟前,敬礼道:“军门,岛津齐兴再三恳求要见您。”

    岛津齐兴要见他,无法是想知道,会被如何处置,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带他过来,另外,将家老调所广乡一并带来。”说实在的,他很好奇,萨摩藩究竟是怎么积累下如此一大笔巨额财富的。

    岛津齐兴和调所广乡以及一众缴械投降的萨摩武士都被羁押在鹿儿岛城,很快,两人就被带到了‘镇江’号官厅,待的两人躬身见礼,易知足语气温和的道:“坐。”

    一落座,岛津齐兴便径直道:“钦差大人,对于侵占的琉球北方五岛,我们愿意无偿的退还,不过奄美诸岛的黑砂糖贸易,还希望交由萨摩藩经营。”

    听的这话,易知足暗自好笑,这家伙难道认为他会轻易的放过萨摩藩不成?居然还想着黑砂糖的贸易,略微沉吟,他才道:“黑砂糖的贸易对于萨摩藩十分重要?”

    “黑砂糖在鄙国属于大宗贵重货物,也是萨摩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对于萨摩藩来说,极为重要。”调所广乡缓声道:“从本州到九州的各种地方点心以及传统的酒酿,制作时都需要黑砂糖,奄美诸岛是黑砂糖最大出产地。”

    “萨摩藩的财富不是靠黑砂糖积累起来的吧?”易知足看着他道:“听说萨摩藩之所以如此富有,完全是因为你倡导的改革?”

    “让大人见笑了。”调所广乡微微欠身谦逊的道。

    易知足好奇的道:“说说看,你是如何免除了江户、大坂等地豪商债务的?”

    见问起这事,调所广乡老脸难得一红,当年那些事情他完全是耍**,岛津齐兴对次事自然是极为清楚,他也知道这事调所广乡不好说,当即开口道:“不是什么光彩事,当年也是被逼无奈......。”说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岛津齐兴的爷爷——岛津重豪担任家督时推行了一系列的文化教育改革——诸如创办学校,编撰图书等,而且重豪生活奢侈,爱好收藏,还曾为了面子跟佐贺藩主锅岛齐直和将军德川家齐进行过荒唐的斗富比赛,以至于债台高筑,萨摩藩财政创下惊人的万的赤字。

    也正是因此欠下了江户、大坂等地豪商巨额的债务,萨摩藩的信用也彻底丧失,无论是高利贷,还是藩之间的借贷都遭到拒绝,巨大的债务令萨摩藩的财政宣告破产。

    为了解决债务问题,调所广乡通过大阪商人向各地的债主发出信件,称萨摩藩准备还清债务,所以请债主们把凭据(借据)带来以备重定新的借据。

    将债主们齐集一屋后,调所广乡借口方便统计,先把债主们的借据骗到手,然后堆了起来,接下来,当着众债主的面点火把借据当场烧了个精光。

    随后,调所广乡公开了他的还债方案,在三年内还大约二万两,剩下的债务一律改为250年内还清,并且该方案以取消一切利息为前提。为此,官司一度打到了幕府将军面前,但最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听完岛津齐兴的讲述,易知足不由的大为惊愕,看不出这老家伙居然如此无赖,二百五十年内还清,还是无息贷款!这跟赖账有什么区别?

    慢条斯理的点了支雪茄,易知足才开口道:“改革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无非是开源节流,节流措施
后途无弹窗
——私造劣币,裁撤官员,厉行节俭。”岛津齐兴不敢有所隐瞒,而且对方是清国钦差,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开源措施——对奄美诸岛黑砂糖实行军管,低价强买,禁止私留黑砂糖,对岛民生活所需实行配给制,制定严苛的律法保障黑砂糖的产量,同时加强专卖制度,保障黑砂糖的利润。”

    除此之外,还有扩大走私,开发新田,尝试种植烟草、油菜籽、芝麻、香菇、郁金香等经济作物,并对萨摩藩原有的特产品硫磺,樟脑等实行专卖......。”

    走私?这才是快速积累财富的主要手段吧?易知足伸手打断他话头道:“详细说说走私情况。”

    “说是走私,实则就是正当的海贸。”调所广乡开口道:“主要是一些干制的海产品如海参,鱼翅和鲍鱼和优质海带,这些东西贵国有着极大的需求,咱们通过渠道调集过来,通过琉球卖给贵国海商,换取贵国的特产品如中药、染料后运回国内销售。”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这么些年下来,你们应该建立了庞大的走私渠道了吧?”

    “大人明鉴。”调所广乡欠身道:“从盛产优质海带和干货的虾夷地区到富山、金泽、萨摩、坊津、琉球,这一条线,咱们经营了数十年。”

    易知足抽着雪茄默不吭声,萨摩藩通过琉球与清国走私数十年甚至更久,在倭国拥有庞大的走私渠道,如果能为元奇所用,或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这比简单直接灭了萨摩藩更为有益。

    岛津齐兴与调所广乡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些忐忑,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如今性命就捏在对方手里,生死就在对方一念间,说不怕是假的。

    良久,易知足才看向岛津齐兴,道:“你对天皇是什么态度?”

    天皇?岛津齐兴一楞,暗忖对方是不是不清楚日本的情况,当即迟疑着道:“大人问的是幕府吧?二百年来,幕府对萨摩尽极打压之能,屡屡压榨,咱们跟幕府,可说是苦大仇深。”

    易知足沉声道:“我问的是天皇,你孝忠天皇吗?”

    “天皇不过是一傀儡。”调所广乡反应快,连忙抢着回道:“只是因为是天照大神的子孙而受人尊敬,就好像贵国的孔家后裔,萨摩人只崇拜强者!”

    岛津齐兴反应也不满,连连点头道:“说的是,萨摩人只崇拜强者,崇尚武力!我岛津一族是中国秦人的后裔,祖先是随徐福东渡的秦人......。”

    将天皇与孔子后裔相提并论,这倒是有点意思,不过,对这回答易知足颇为满意,至于岛津家是秦人的后裔,他懒的多问,这事根本就问不明白,对方如此说,无非是想拉近关系而已,有这个态度就足够了,略微沉吟,他才看向岛津齐兴,道:“愿意入股元奇吗?”

    入股元奇?拿什么入股?所有家当都被你洗劫一空,你现在问愿不愿意入股元奇?不过,岛津齐兴一转念就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愿意,当然愿意,能入股元奇,是岛津一族莫大的荣幸。”

    “先下去吧。”易知足淡淡的道,是否利用萨摩藩,他还需要好好权衡一下,方才不过是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

    “砰”一声沉闷的枪声打破黑夜的宁静,易知足快步走出官厅想看看出了什么事情,却被两警卫拦住了,刚刚退出官厅的岛津齐兴、调所广乡两人惊疑不定的停住脚步。

    很快,一颗烟花在鹿儿岛内海湾上空绽放开来,瞬间将整个内海湾照的仿如白昼,随即再度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不过,很快又归入沉寂,不多长时间,就有军官前来官厅禀报,是停泊在内海湾的商船上一些商人准备乘夜逃跑,被巡守的士兵发现击毙。

    听完禀报,易知足稍稍沉吟,便道:“岛津家督,劳烦你去安抚他们,擅自逃跑,杀无赦,我不希望他们白白送掉性命。”

    听的他称呼自己岛津家督,岛津齐兴大为欣喜,连忙道:“钦差大人放心,我这就去,保证不会再有类似情况发生。”

    天渐渐亮了,海湾里一片安静,聚集在内海湾里的大量商船都静悄悄的,这**不少人提心吊胆的睡不着,谁也不知道今天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命运,虽说昨晚有岛津家督的安抚,可岛津家督自己都是阶下囚,对他的话,谁敢相信?

    岛津齐兴也是**未睡,倒不是担心,调所广乡鼾声震天,搅的他根本睡不着,想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他感觉就象是做了一场噩梦,仅仅只半天,连半天都不到,他辛苦十多年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家当就被洗劫一空,还成了阶下囚,这在之前根本就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醒醒!天亮了!”他没好气的推了推调所广乡,亏的这老家伙还睡的如此沉,不过,对方的鼾声也让他心安不少。

    调所广乡坐起身,见的对方双眼不满血丝,担忧的道:“主公昨晚没睡?”

    “心里不踏实。”岛津齐兴闷声道:“对方是看上了咱们的走私渠道?可清国如今根本就用不着走私......。”

    “对方应该是想利用萨摩藩,否则不会问主公是否孝忠天皇。”调所广乡缓声道:“若是一会能见着对方,不论对方提什么条件,都先答应下来,萨摩藩这些年对琉球盘剥的不轻,琉球对咱们恨之入骨......。”

    岛津齐兴打断他话头道:“我琢磨了一晚,就算对方想利用我们,可如何才能让对方放心的利用我们?我看对方的态度有些犹豫.....换做我是对方,必然要想方设法掌控咱们,若是不能掌控,谈何利用?”

    调所广乡看了他一眼,道:“主公忘了对方另一个身份,对方还是元奇大掌柜,如今萨摩藩一贫如洗,对方能够通过商贸轻易的掌控主公!”(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